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
    苏焕看着那两人,他这是交了什么朋友?怎么一个个都想撬他墙角?

    不过……

    南青岳真不是他男人!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来了短信提示声,便松开了秦筝,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打开一看是南青岳发来的短信偿。

    此时的苏焕也醉了,便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有个小姑娘想要撬你!

    升职,涨薪水……

    秦筝摇头,直接挤在了容承祯与容昭熙的身边,抬手抱住了容承祯的手臂。

    “容**oss,你不知道何为道德吗?撬人家的墙角不得好死!”

    容承祯甩了几下没有甩开秦筝的手臂,又听得秦筝抱着她的手臂一脸的哀怨。

    “你的弟弟摸我屁

    股,这事儿还没完呢!”

    被挤到一旁的容昭熙不舒服地换了个姿势接着睡,一直觉得有个东西挤他,索性一手拍了过去,正好拍在了简水澜的臀

    部上。

    下一刻凄厉惊悚的尖叫声响起,吓得已经睡着的容昭熙都清醒了过来。

    “臭流氓,你又摸我,不得好死!”

    秦筝一掌打向了容昭熙,差点儿将他打得吐血。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容昭熙捂住了被打疼的胸口,这女人的手劲是打算让他胸口碎大石?

    秦筝的声音不小,就连屋子里醉得迷迷糊糊的简水澜都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顾琉笙。

    “你们谁欺负秦筝了?”

    听到简水澜的声音,秦筝立即泪眼汪汪地朝她小跑过去。

    “呜呜……娘娘有色

    狼轻

    薄奴家,你要让人将他给阉了!”

    “本宫立即让人将他给阉了!不过那色

    狼……是谁?”

    简水澜的目光落在餐厅中那一堆人身上。

    还清醒的姜紫瑜立即摇头,绝对不是他!

    苏焕直接指向了容昭熙的方向,容承祯怕被牵连,连忙朝着一旁挪去。

    谁知道醉得糊涂的简水澜在看到容昭熙之后,意味深长地出声了,“哦!他喜欢你,摸你不是很正常吗?没事儿,咱们让他接着摸……”

    随即冲着旁边的男人笑了起来,“他也喜欢我,他也是老喜欢摸

    我……”

    顾琉笙有些无语,他看了一眼时间,拉住简水澜的手。

    “不理他们,我们回去休息!”

    而后看向屋子里唯一还清醒的姜紫瑜,“剩余的交给你了!”

    他也有一个小酒鬼要照顾,没时间搭理这么多人。

    姜紫瑜看着乱糟糟的餐厅,还有这一群人,他觉得他也应该喝醉了才好。

    一个美人在怀,其余的都醉了,唯独他还清醒着。

    不公平!

    让他接着摸……

    秦筝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走到了容昭熙的面前,冲着那张漂亮的脸蛋摸了下去,一脸的认真。

    “你喜欢我那你就接着摸吧,我不叫就是……”

    容昭熙:“……”

    容承祯:“……”

    此时的苏焕已经跑到了客厅,在沙发上横躺了下来,早已不知睡到哪个世纪。

    姜紫瑜觉得真污,不适合他这个大龄儿童观看,于是也朝着客厅走去,找了一张沙发躺下,都在这屋子里,也发生不了什么。

    这么晚了,他可没有精力将他们一个个送回去,就是他也都不想回去了。

    容承祯也是喝多了,觉得头疼,看到他们一个个都有地方躺着,剩余最后一张沙发,想也不想走了过去,一个人也霸占了一张。

    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拉到了浴室,嗅得她身上都是啤酒的味道,自然不敢将她单独一人扔在这里洗澡。

    而且此时醉得糊涂,难免洗一半就跑去跟秦筝玩,便一件件解开了她的衣服,又往浴缸了放了热水。

    因为家里暖气十足的缘故,所以简水澜也穿得单薄,一件长袖连衣裙,后面有扣子,腰间有拉链。

    顾琉笙给她解开了后面的扣子,又打算去拉腰间的拉链,一拉开,简水澜立即又给拉上了,他只得再拉开,才一拉开,简水澜又迅速地拉上了。

    并且觉得很好玩,吃吃地笑着。

    小酒鬼,一喝酒必定要醉!

    他只得哄着,“乖,把衣服脱了洗干净就让你睡觉。”

    “你喜欢我吗?”她突然问。

    “喜欢!”

    “喜欢就摸啊!”

    “……”

    顾琉笙看着她娇憨而认真的表情,突然觉得偶尔醉了也挺好的。

    “咱们先把裙子给脱了好不好?”

    “嗯,好!”简水澜立即点头。

    只是当顾琉笙一将她腰间的拉链拉开,她很快地又拉上了。

    两人玩了半天,一件连衣裙还依旧穿得好好地。

    **

    秦筝拍着那张此时显得有些呆滞的俊脸,“怎么不摸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容昭熙一手捂着胸口,目光几分迷离,随即将秦筝的手拂开。

    “别吵我……不喜欢……”

    谁知道下一刻秦筝直接靠在了他的怀里,“你们男人最是薄情……无情……绝情……”

    似乎突然就想到了伤心事,一颗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滑落下来,打在了容昭熙的胸口。

    有些冰冷,容昭熙一摸自己刚才被砸疼的胸口,竟然摸到了一口的水渍,抬手看了半天,才发现好像是这个女人哭了!

    “你哭了?”

    他被吓得连醉意都清醒了几分。

    可秦筝却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她走到了阳台处,打开了阳台的门,突然冷风直接灌了进来。

    她双手攀在门上,虽然衣着单薄,却似乎无惧外头的寒冷,一双眼睛都是泪意。

    她突然朝着外头的夜空凄厉地喊了起来,“应寒……应寒……你喜欢我啊!应寒……”

    此时正打算睡下的应寒,只觉得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然而又听得不真切。

    该不会是疯狂的粉丝追到了楼下?

    可一想他这里可是17楼啊!

    一定是这几天太累了,都累出幻觉了!

    “应寒,你喜欢我会死啊,我那么喜欢你,应寒……应寒……救救我啊……”

    容昭熙本不想理会她的,可是阳台的门一打开屋子里的暖气都被吹散。

    他在屋子里也就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冷气灌进来的时候整个人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再看秦筝那货穿着夏日的短裙就站在风中凄厉地哭喊。

    这是失恋了?

    容昭熙虽然醉意朦胧,但还是取出了手机将这一幕给录了下来,回头看他不整死这个老女人,让他丢尽了脸面。

    “应寒,我那么喜欢你,那么那么喜欢你,你回应我一下啊!应寒……应寒……我是你忠实的小雪花,是你永远的小雪花……应寒,我是你的小风筝啊……小风筝好难过……”

    快要睡下的姜紫瑜听到这鬼哭狼嚎,立即用双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这女人是失恋了?

    发起酒疯还真是可怕!

    能不能将阳台的门关上,考虑下他们衣着单薄地躺着睡。

    觉得自己拍够了,容昭熙才扔下了手机,朝着阳台走去,一把将秦筝抓了起来,反手将阳台的门关上,隔绝了外头的冷空气。

    秦筝尚未喊完,突然被容昭熙这么一拉,立即回头要去瞪他,然而看到那一头柔软的头发,好熟悉的发型。

    接下来目光落在那一张清秀年轻的脸庞上,与她日思夜想的那一张脸庞重叠一起。

    她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将小脸埋在了他的怀里。

    “应寒,应寒你是不是从楼上下来了?是不是听到了?呜呜呜……我找不到更好的男人了,我一直喜欢的想要的都是你,只有你……我和水澜都那么那么喜欢你,你不能不要我们啊……”

    容昭熙手足无措地看着怀里哭得畅快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

    题外话——还会再更新一章哒!等白天再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