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他们不是一起烫火锅吗?怎么烫到床上来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又比刚才清醒了那么些许。

    被吓的!

    “你你你……咱们好好说话好不好?偿”

    他无助地四处张望,都没有看到容承祯的身影撄。

    什么应寒,什么从楼上下来,他是容昭熙啊!

    容昭熙尝试了几次想要将她推开,结果都没有成功,反倒让对方越抱越紧。

    最后怀里的人声势是小了许多,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衬衣惨不忍睹,而她则是睡着了。

    站着都能睡着!

    “你这死女人,老女人,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要不是我哥他们在,我绝对将你扔垃圾桶里!还不松开,喂——松手啊!”

    秦筝睡得毫无反应,倒是一双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恨不得将自己的双手打成死结。

    容昭熙回头朝着客厅的方向望去,见着他们几人竟然都已经占领了沙发,一张都没有给他留下,难道要他抱着这个女人睡地上?

    “喂,你醒醒!”

    容昭熙索性拍着秦筝的脸,然而没有丝毫的反应,就跟睡死了一样。

    无奈之下,他只能搂着她的腰艰难地行走,却不知道要去哪儿。

    总不能就这么两人搁放在一张椅子上一晚上吧?

    打量了一眼这屋子的情况,房间似乎不少,他拖着秦筝一路朝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推开了几间屋子的门,不是卫生间就是书房,似乎都不是睡觉的地方。

    于是又继续往前走,这一回看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

    他在门边找到了灯的开关,而后扒拉着秦筝的手。

    “老女人快放手,你这手是打了死结吗?放手啊!你这么样子怎么睡?放手!”

    然而秦筝依旧毫无动静!

    真是服了这个女人了,睡觉都能抱得这样紧,她是有多么担心那个应寒跑了?

    没想到他容昭熙竟然也有被当成替身的一日。

    可两人总不能够这么抱着站上一晚上吧!

    容昭熙觉得只能牺牲自己的贞洁了,他带着怀里抱得死紧的女人艰难地朝着床的方向挪去,两人双双到在了床上。

    容昭熙这才松了口气,他看着胸口埋着的那一颗脑袋有些无语,怎么就到了同床共枕的地步了?

    然而没有想太多,容昭熙也沉沉睡了过去。

    **

    隔天顾琉笙依旧起了个大早,看到怀里的女人还在沉睡,也没有打扰她,只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这才放轻了动作下了床,又掖好了被子。

    梳洗之后,打开了房间的门,只嗅得屋子里都是酒臭与食物的味道,熏得他立即皱起了眉头。

    屋子里开着暖气,窗户都是紧闭,昨晚上吃剩的东西全都尚未整理,整个餐厅乱糟糟一团。

    而客厅里也是混乱的一片,还有占领着沙发的三个男人此时躺得横七竖八。

    顾琉笙顿时就起了心思,下回不能再让他们过来这里烫火锅、喝酒了。

    他走到了窗边将窗子打开,还有阳台的门也打开,外头的冷空气吹了进来,带着冰冷,但也吹散了不少屋子里的气味。

    回头看到那三个横躺在沙发上的人,知道姜紫瑜喝得不多,直接踹向了他垂落下来的腿,姜紫瑜立即睁开了双眼,抱着腿瞪他。

    “去给我找一条被子过来,要冷死我吗?”

    之前还睡得挺舒服的,怎么突然就冷了下来。

    “你就这么安顿他们的?”

    顾琉笙回头看了一眼睡得昏沉的苏焕与容承祯,突然觉得似乎少了两个人!

    “容昭熙还有秦筝哪儿去了?”

    姜紫瑜坐起了身在屋子里环视了一番,随即摇头。

    “我哪儿晓得!”

    昨晚上秦筝那小姑娘发起酒疯,吵得屋顶都快塌下来了,他可是好不容易才睡下的。

    顾琉笙也在屋子里环视了一番,没有找着那两人的身影,莫不是大半夜都回去了?

    又觉得不可能,昨晚上两人喝了不少的酒,他们怎么回去的?

    他将屋子里的几间客房一间间打开,连同书房也没有放过,最后在简水澜未婚妻前自己居住的那一间房间找到了他们,房门并没有关上,屋子里还亮着灯。

    看到那两人抱成一团睡在一起,顾琉笙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疼了起来。

    完了,这是出事了?

    如果是别的女人与容昭熙抱成一团他倒是无所谓,然而秦筝可是他老婆最好的朋友。

    若是秦筝在这里吃了亏,他也无法跟简水澜交代。

    他们两人怎么就抱在一块儿睡下了?昨晚上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不能将他们交给姜紫瑜,那个不靠谱的!

    不过看到他们身上还穿着昨晚上的衣服,虽然凌乱,但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他伫立在门边,只想着趁简水澜尚未醒来将这事情给处理好。

    最后,顾琉笙头疼地敲响了房门,连敲三下,然而床上熟睡的两人并没有反应。

    可能觉得睡得有些冷,反倒越抱越紧了。

    顾琉笙只得再敲门,“容昭熙,你再不醒来,你大哥可要进来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容昭熙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不耐烦地动了几下,许是觉得冷,又将怀里带着暖意的东西抱得禁了一些。

    顾琉笙的耐性全无,一看到旁边桌上一只小熊布偶,直接拎起朝着容昭熙砸了过去。

    这一下砸得精准,直接砸在了容昭熙的脸上,并没有碰着秦筝分毫。

    容昭熙这一回是真的醒来了!

    他不耐烦地睁开了眼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到是顾琉笙那张阴沉的俊脸之后,所有想要骂人的话,全都吞咽了下去。

    却见顾琉笙抬手指了指他的身边,容昭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躺在他怀里的那一团东西的时候,整个人被吓得睡意全无。

    握草!这是发生了什么?

    他连连往后挪去,“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被吓得脸色都有些惨白了。

    秦筝那个老女人怎么就睡在了他的床上?

    此时温暖来源不见,秦筝迷迷糊糊中朝着旁边扒拉了几下,没有抓到任何东西,冷得将自己又缩成了一团,双手还冷得打着颤,光溜溜的两条胳膊都起了鸡皮疙瘩。

    容昭熙脸色煞白地看了看秦筝,又去看顾琉笙,一脸的莫名其妙。

    他怎么就跟秦筝睡在一起了?

    昨晚上不是烫火锅吗?怎么烫到床上来了?

    “顾总……”

    这一刻,容昭熙不晓得该怎么解释了,他若解释一定越描越黑。

    “容昭熙,你就这么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我想你必须给她一个交代,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若是睡了别的女人我不管你,但秦小姐不一样,她是我老婆请来的客人!”

    顾琉笙也没有打算等秦筝醒来,率先离开了屋子。

    容昭熙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许是昨晚上没有盖被子的缘故,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而秦筝也让对方这喷嚏声给吵醒,或者该说她冷得有些受不了。

    睁开迷糊的眼睛,却看到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容昭熙,两人的眼神就这么交汇一起,一个有一种被抓包的感觉,另一个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个混账怎么会在这里?

    秦筝从床上爬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怎么这么冷?

    她抱着自己光溜溜的两条胳膊,梦里似乎挺温暖的,她抱着应寒睡了一晚上!

    应寒……

    而后秦筝继续盯着容昭熙,最终迅速地爬了起来,“容昭熙,你这货怎么会在这里?”

    容昭熙扶着酒后发疼的脑袋,他觉得自己还是疼死算了。

    但男子汉敢作敢当,他心痛地看向秦筝,“秦秘书,我们昨晚上睡一块儿了!”

    让他大哥知道他将他的小秘书给睡了,他再也不用笑着活下去了!——

    题外话——谢谢h_600p27ybh送给本文1个188乐文币荷包,还有6张月票,今天更新了一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