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不喜欢的情况下,他娶谁都是一样的
    “睡一块儿,什么意思?”

    看到一旁的枕头秦筝直接抓了起来朝着容昭熙的脸就砸了下去,“你这货又想占我便宜?”

    她先检查了自己的衣服,依旧是昨晚上穿着的白色短裙,除了有些发皱之外,规规矩矩地穿在她的身上。

    容昭熙一脸正色地在床边坐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昨晚上确确实实地睡在一起了,我容昭熙也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你要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我可以承担这个责任!偿”

    虽然他觉得自己更亏,被这个老女人给抱着睡了一晚上。

    刚醒来,秦筝只觉得头疼欲裂,一颗脑袋装的不是脑子是水泥,沉得不行。

    此时听得容昭熙这么说,她便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她抱着发疼的脑袋,又觉得特别冷,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不是简水澜的房间吗?

    她将一旁折叠整齐的被子抱了过来,将自己包裹起来。

    这才看向容昭熙,“谁跟你睡了,我那是跟……”

    她是梦到抱着应寒睡了一晚。

    应寒怎么可能被她抱着睡了一晚!

    秦筝不管头疼欲裂,看向容昭熙的时候就跟见了鬼一样。

    该不会昨晚上将这个男人当成应寒抱着睡了一晚吧?

    太惊悚了,容**oss知道她睡了他弟弟,会不会打死她?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就跟这个男人放一块儿了?

    秦筝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仿佛到了世界末日一般,为什么她抱着睡一整晚的不是应寒?

    不——应寒也绝对不会让她抱着睡一整晚的!

    她这纯属痴心妄想!

    “你你你……你出去,让我冷静冷静!”她真的需要冷静。

    容昭熙却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若是临阵脱逃,那就太不是男人了!

    “昨晚上虽然你将我当成那什么应寒了,死活推不开地抱着,但是既然都躺一张床上了,我觉得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你说吧,想要我怎么负责!”

    他虽然不喜欢这个老女人,但以往也没喜欢过什么人,若是将来非要将她给娶了……

    反正不喜欢的情况下,他娶谁都是一样的!

    “去去去……谁要你负责了,你别让我给你负责就成,没看到我衣服还穿得好好地,你就这么想着对我负责,还说不喜欢我呢!不喜欢我你能抱着我睡意晚上,赶紧给我滚出去,我秦筝需要你负责?”

    看到还有一只枕头,秦筝立即抓起又朝着容昭熙砸了过去。

    她需要静一静!

    怎么说也是黄花大闺女,怎么就跟个男人给抱在一起睡了一晚?

    抱谁不好,她还抱上了容昭熙那货!

    她秦筝就这么饥不择食?

    看到眼前的女人一张脸不停地变换着表情又是诧异又是苦恼还有怨恨,容昭熙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只是他尚未出声的时候,秦筝又出声警告,“还有这事情你可别传出去!我告诉你,我秦筝是不可能对你负责的,你可不是我喜欢的货色!”

    她喜欢的如果不是应寒这一款,那也应该是南青岳那一款!

    不行的话,姜紫瑜那一款也是很好的!

    她怎么就不是抱着容承祯睡一晚?

    这么多的选择,怎么偏偏抱上了容昭熙?

    秦筝想到这里,苦恼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完全不知道原本高高盘起的头发被她揉得就像鸟巢一样,上面那一朵白色的碎花也掉落下来。

    听到秦筝的话,容昭熙还真松了口气,最起码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这样不用担心秦筝因此黏上他了吧!

    不喜欢最好不过了!

    但是……

    容昭熙也懊恼地抓了几下那一头棕色的头发,“老女人,这事情最先发现的是顾总!”

    如果不是顾琉笙过来一趟,他们现在还在执行错误当中!

    抱在一起就是个严重的错误!

    秦筝震惊地朝着他看去,“顾大男神亲眼目睹?”

    完了,这是被抓

    奸

    在

    床!

    容昭熙慎重地点头,“所以,我必须给你一个交代!”

    秦筝乜斜了他一眼,“我压根就不需要你来交代!咱们什么都没发生!”

    她不需要一个对她一口一个老女人喊着的男人来给她负责!

    秦筝懒得理会他,下了床就朝着柜子走去,从里面找出简水澜的衣服,取了几件就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没多久里面就传来流水的声音。

    容昭熙一脸的懊恼,昨晚上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

    他起身朝着外头走去,客厅里一片冷意,几个男人还保持着昨晚上的睡姿,一人霸占一张沙发,只不过身上都多了一条被子。

    倒是姜紫瑜醒来了,身上裹着一床厚厚的棉被,躺在那边正朝着他看来,咧嘴就是一笑。

    “啧啧——小小年纪就这么污,直接睡一块儿了,说说,你打算对人家小姑娘怎么负责?”

    容昭熙找到自己的外套披了上去,眼底略显几分哀怨。

    “昨晚上你不是没喝醉吗?怎么就不懂得阻止下?”

    “是没喝醉,但睡下了!”姜紫瑜一脸的无辜。

    容昭熙才不相信呢,昨晚上秦筝鬼哭狼嚎地喊着,他能睡得着?

    姜紫瑜知道容昭熙最怕的人就是容承祯的,于是从被子里伸出了脚朝着容承祯的方向指了指。

    “那小姑娘是你大哥的小秘书,你这么睡了他的小秘书,你大哥会怎么处置你呢?”

    他可是知道容承祯最烦跟公司的员工有什么关系,若是他知道他的小秘书被自己的弟弟给睡了……

    看来容昭熙的小日子是不大好过了!

    “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自然不会不负责,等那老女人自己提出条件吧!”

    大不了就是豁出去他一辈子的幸福,谁让他昨晚上被当成了替身。

    那个应寒是什么东西?

    等等,怎么有点儿耳熟,似乎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姜紫瑜噗嗤笑了起来,“看来容家要有喜事了,你爸妈知道后肯定高兴!”

    这个时候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速度很快,可想而知对方的刀工如何。

    容昭熙也正觉得渴,毕竟是第一次来到整理对这里的摆设并不了解。

    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以为是简水澜正在厨房里忙碌,便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当看到里面围着特别卡哇伊的围裙的男人时,还真有些吃惊。

    “顾总……”

    这个男人怎么穿这样子在厨房里?

    顾琉笙瞥了一眼容昭熙,手里的动作没停。

    “可想过怎么对她负责了?”

    为什么一个个问他要负责?

    “我只是问问顾总热水在哪儿?口渴!”

    “餐厅就有,客厅也有。”顾琉笙没有再理会他,继续忙碌。

    容昭熙默默地离开了厨房,果然在客厅的桌上看到了一只水壶,他找了找,找到一只杯子,倒了一杯,见是温水便一口气灌了下去。

    此时秦筝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换了,头发也重新清洗了一遍,吹干之后披散下来,穿着白色的棉布拖鞋朝着客厅走了过来。

    屋子里虽然开着暖气,但门窗打开,外头的冷风灌了进来。

    可尽管如此,还是嗅到了一股酒臭的味道,不是很浓,但明显存在。

    看到正在灌水的容昭熙,秦筝嗤笑了声,随即看到客厅躺得横七竖八裹着被子的几个男人。

    啧啧,她可真有眼福,一觉醒来就看到这么多美男横睡在这,要是能拍个照片留念多好!

    而后瞥见餐厅的方向,昨晚上还是一片狼藉,现在已经清理干净,莫不是这么早简水澜就爬起来了?

    一想到刚才被顾琉笙抓包的事情,便有些心虚,不晓得简水澜还得怎么取笑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