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什么事都没发生,需要他负责吗?
    她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却见顾琉笙正在里面忙碌,身上还围着一条粉色的可爱围裙。

    这么禁欲系的男人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她忍不住想简水澜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忍不住想要将对方扑倒?

    “顾……顾总!呵呵,我以为水澜醒来了呢!”难道餐桌上最后还是顾琉笙收拾的撄?

    也是,简水澜那么懒,平日里去她那边吃顿饭都不爱洗碗的,一双筷子都要她来洗偿。

    顾琉笙朝着秦筝望去,眼里带着几分歉意,“很抱歉来我们家里,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让容昭熙给你一个说法。”

    秦筝立即摇头,“不不不……完全不需要!什么都没发生过,完全不存在负责一说!”

    果然顾琉笙是知道的!

    “可不管怎么样,吃亏的还是女孩子,秦小姐作为小澜的朋友,定然不会让你受着委屈!”

    这事情若是没有处理好,简水澜还不与他闹翻了!

    “不不不——顾总,不需要的,真的!我又不喜欢容昭熙那货,让他负什么责啊?”

    看到秦筝一副坚决的样子,顾琉笙也就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只以为她是脸皮薄。

    “餐厅里有早餐,饿了就先去吃吧!”

    秦筝立即点头,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

    简水澜是在十点的时候让尿给憋醒的,从卫生间出来,打算再继续睡一会儿,便见着顾琉笙走了过来。

    “既然醒来了,就起来吃点儿东西,我熬了你喜欢喝的海鲜粥。”

    简水澜在床上滚了一圈,将自己裹在被子里面成为了蚕宝宝的样子。

    “不去,我再睡一会儿,头有些疼。”

    “让你喝了这么多的酒!”

    顾琉笙见她头疼,还是轻揉着她头部的穴位,好一会儿问她,“可舒服点儿?”

    “嗯!”她舒坦地出了声。

    顾琉笙却在想着怎么跟她讲秦筝的事情,“那个……”

    “怎么了?”

    难得吞吞吐吐的,可真不像平常的他。

    “跟你说个事情,你可别着急,其实也不是特别的严重!”

    看到早上的那一幕,两人虽然是抱在一起睡了一晚上,然而衣服都好好地,应当没有发生什么才是!

    这么严肃!

    简水澜觉得能让顾琉笙用这样的语气来说,怕事情并不简单。

    于是睡意也去了几分,“发生什么事情了?”

    “早上起来,我看到了……容昭熙那小子跟秦筝抱在了一起……”

    “容昭熙强迫秦筝?”

    简水澜立即翻了几圈,将自己从被子里解脱出来。

    这臭小子没被抽过?

    竟然在他们的地盘上强迫秦筝,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会比这个还要严重一些!”

    “秦筝被他给……”

    难道是昨晚上容昭熙喝醉了之后兽性大发将秦筝给……

    想到这里,简水澜瞪大了双眼,她非要阉了那货不可!

    看到这么激动的简水澜,顾琉笙觉得容昭熙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于是他便将今天早晨看到的那一幕给说了,“虽然是抱在一起睡了一晚上,不过当时我看到的他们的衣服还算整齐,应当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才是。”

    一翻话说完,简水澜已经风风火火地下了床,披了一件外套连梳洗都没有就跑了出去。

    顾琉笙也只有连忙跟上。

    简水澜本来还以为这个时候秦筝得大发雷霆将容昭熙猛揍一顿,或是凄凄惨惨地裹着被子在屋子里扎小人诅咒容昭熙。

    没想到一走到餐厅就看到正在大口吃着包子的秦筝,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今日的她已经换下了昨天的打扮,穿着她的衣服,显然是沐浴过的。

    她瞥了一眼客厅里裹着被子躺得横七竖八的三个男人,最后在容承祯的旁边看到了正在揉着太阳穴一脸发愁的容昭熙。

    因为屋子里开着门窗的缘故,冷风吹了进来,吹散了屋子里的冷气。

    她走了过去将几个门窗关上,走到秦筝的旁边拉了张凳子挨着她的身边坐下,就看到秦筝一脸心虚地朝着她瞥了一眼,随即又埋头继续啃着包子。

    “听说昨晚上你们……秦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定给你做主!”

    秦筝心虚一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

    她朝着不远处的顾琉笙挑眉,“被你老公给抓

    奸

    在

    床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负责什么的压根就不需要,你也知道我又不喜欢那货!”

    睡了一晚上,她就当做自己抱了一只大熊布偶取暖,也没什么损失的。

    秦筝不喜欢容昭熙,简水澜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你们昨晚上怎么就抱着一起了?”

    “就……就发了酒疯,也不知怎么的,可能是因为冷的吧……呵呵。”

    她尴尬地笑了声,狠狠地啃了一口包子。

    “真不用他负责?”简水澜不放心地问。

    “什么事都没发生,需要他负责吗?”秦筝反问。

    看到秦筝确实是不需要负责,再说也就抱了一个晚上罢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简水澜慎重地点头。

    “你说的也没错,就算是容昭熙那货想要负责,咱们还不一定要他负责呢!”

    见没什么事情了,简水澜一拍秦筝的肩。

    “我去刷洗,中午就留在这边吃了!”

    秦筝一听到有吃的,马上点头,“一定一定!”

    这里的东西可不是平日里都能迟到的,就是这包子也特别可口,她都吃了三个了还是觉得不够,这肯定是西江月圆里面专门卖给这边住户的包子,可不便宜。

    简水澜回头的时候狠狠地冲着容昭熙瞪了一眼,容昭熙简直是有苦说不出,他虽然跟秦筝搂着睡了一晚,一个个都问秦筝需要负责吗?

    他活了这么多年,清

    白都让一个女人给毁了!

    就没有人关心他?

    哀怨地瞥了一眼旁边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容承祯,他怀疑这是个假的大哥。

    **

    一直到了大中午,还在沙发上横着的三个人,终于还是让看不下去的顾琉笙给喊了起来。

    姜紫瑜虽然早早醒来,然而想着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便又躺着继续睡,其余两人是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

    醒来两人还明显有些发懵。

    但还是下了沙发,跑去浴室里梳洗,顺道取了顾琉笙的衣服冲了个热水澡。

    这屋子虽然不大,但也算是两间合并一起的,卫生间都留了下来,三个人沐浴倒也足够。

    三个人出来的时候,都神清气爽的,反倒显得容昭熙有些萎靡不振。

    容承祯走了过来摸了摸他有些凌乱的头发,这小子平日里最看重他这一头头发,摸下都不行,今天怎么让自己变成这样了?

    “你这是怎么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容昭熙哀怨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又垂下了眼眸,继续玩着手机。

    从后面走过来的姜紫瑜笑得一脸的暧昧,“大清早地就听说了,昭熙将人家小姑娘搂怀里睡了一晚上,真污啊,幸好那场面没让纯洁的我看到!”

    容昭熙朝着姜紫瑜瞥了一眼,这个姜院长的嘴这样贱,是怎么活到这个时候的?

    容承祯听到这话的时候看向姜紫瑜,“这话是什么意思?”

    昨晚上这屋子里就两个女人,一定是顾琉笙的老婆,自然不可能搂着她,难道是……

    他的小秘书?

    姜紫瑜笑了笑,没有说话,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中午因为人多的缘故,所以顾琉笙也没亲自下厨,索性一个电话打给宋微,让他解决,宋微便让酒店里的人送来了一桌的饭菜,一大张餐桌摆得满满的。

    见姜紫瑜走开,容承祯将目光落在了容昭熙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