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你,我爱你一生一世
    她看着上面的数字,5201314,这不是……

    能一口气给她发这么多钱的人……

    简水澜朝着顾琉笙望去,抬手戳了戳他的胸膛,而后将手机递给他看撄。

    “你给我的?偿”

    “喜欢吗?”顾琉笙问她。

    他觉得所有的东西还不如这个实用!

    能不喜欢吗?

    这可是钱啊!

    而且还一口气给这么多,土豪级别人士的表白太伤钱了!

    5201314……

    想到这一串数字的含义,简水澜笑了起来,轻声问他,“你就这么喜欢我?”

    “嗯!”

    顾琉笙轻轻点头,也不在乎这里是否还有别人,直接拉住简水澜亲吻了下去。

    最后还是简水澜捂着脸离开了他的唇,脸上有些发烫,而后她看到屋子里的人个个都朝着她这边望来,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

    她忍不住就瞪了一眼顾琉笙,怎么就不看场合啊?

    顾二夫人最先笑了起来,“新婚蜜月的倒是让人羡慕,不过阿笙也要注意场合,这屋子里还有个小孩子呢!”

    “没关系啊,我捂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顾琋捂住了眼睛。

    顾夫人一口气一晚上都没地方撒,反倒是将自己憋得有些心口疼,只得抚着额头朝着顾老爷子勉强一笑,她道,“爸,这大过年的我脑子有些疼,就先回房休息了,晚上让他们一群人陪着,等春晚看完了,爸也早点儿休息!”

    想要收拾这个碍眼的女人时间有的是,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惹得老爷子不开心,还让自己的儿子拿她的秘密来威胁她。

    顾老爷子倒也没所什么,只是轻轻地点头,表示同意。

    等顾老爷子同意,顾夫人什么都没说就先离开了大厅。

    顾安扬冲着顾琉笙一笑,“没想到阿笙也有这么一天啊!”

    顾安然也点头表示,“真是让人惊讶,还以为是颗捂不热的石头。”

    顾四夫人轻哼了声,这一次却没有忍住,“这一边跟着阿笙亲亲我我,我却听说水澜私下还跟着薛家的少爷来往,听闻薛长轩都好久没有回薛家住着了,而且那薛家未过门的媳妇如今可是挺着个肚子了,大过年的因为这事情都给气回云家了。不管怎么说,身为顾家的少夫人还是要懂得避嫌,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忠诚于自己的男人,别给我们阿笙抹黑了!”

    “你少说两句!”

    顾安然轻叱了声,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懂得看场合说话。

    简水澜也觉得几晚上这个四婶似乎对她很有意见,没想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上这些话,于是勾唇一笑。

    “不知道四婶哪儿听来的这些话,我这个当事人却不懂得。”

    虽然被自己的丈夫给叱喝了,然而顾四夫人并没打算就此作罢。

    “听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得安守本分,阿笙是宠着你没舍得说你半句,可我这个做长辈的既然已经知道了若是不说点儿可就过不去了,水澜,你觉得四婶说的对吗?”

    简水澜低低一笑,“四婶说的对,只不过前面的话却是失实的,我与薛长轩的事情,琉笙也很清楚,至于薛长轩是否回去薛家住这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在乎他回不回家!所以我希望四婶说这些话的时候先去查明真相,别被人当成棍子使!”

    其实不用问也能知道顾四夫人这些话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一次顾夫人倒是放聪明了,直接让四婶来对付她。

    被简水澜这么一说,顾四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这是当着众人不给她面子!

    一直没有出声的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一眼顾四夫人。

    “四婶似乎管得太宽了,小澜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我自己心中有数!不过小澜最后那句话说得不错,四婶还是别让人当成棍子使!”

    而后他拉着简水澜的手,“坐了这么久,我们到外头走走吧!”

    简水澜点头,此时顾老爷子正朝着他们看了过来,简水澜冲着他露出一笑。

    “爷爷,我们到外头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顾老爷子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继续将目光落在电视上。

    他们两人一走,其余的几个同辈也都没了继续抢红包的热情,便也就闲聊着。

    只有顾四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好,她这是在孩子的面前失了脸面啊!

    到底是简水澜的手段太高明,还是她真让大嫂给当成棍子使了?

    顾晋晗给顾四夫人倒了一杯茶水,“四婶怕是有所误会了,大嫂挺好的女人,倒是薛家与云家四婶还是少去接触,如今薛家的生意受阻,怕是薛夫人心里着急找了大伯母说了什么话。”

    他笑了笑,没有再继续点破。

    大伯母不给简水澜脸色看,这是他们所知道的,所以顾四夫人今晚上的表现,怕是与大伯母有关。

    顾安然也看了自己的夫人一眼,“你是没脑子吗?”

    顾安扬无声一笑,“行了,大过年的爸还在这里呢,都少说两句!这水澜我倒是看着挺有意思的,能让阿笙这样处处维护,必然有她的特别之处,至于与薛家有什么牵扯我倒是不相信的,看看阿笙能比薛长轩差劲吗?”

    “爸说的是!”一旁的顾晋暄也附和了声。

    **

    除夕的夜还是很凉的,虽然没有下雪,然而风有些犀利,吹在脸上都有些生疼。

    因为穿了大衣,简水澜索性将自己的小脸藏了小部分在领子里,倒也觉得舒服了许多。

    顾琉笙牵着简水澜的手,直接放在了口袋里,温暖着。

    两人走到静谧的小道上,周边每隔几步就有一盏红色的灯笼,古典喜庆。

    夜是漆黑的,然而顾家的灯光开得十足,加上有这样灯笼的照耀地板的路看得清清楚楚。

    “四婶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怕是前些时日薛夫人因为金荣业务的事情所以过来找妈了,顺道跟妈扯了这些事情,而妈又跟四婶说了。”

    薛长轩一个已经出局的人,他还不至于放在眼里,只不过这么隔一段时间就要在简水澜面前蹦跶一下,确实挺碍眼的。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也不是事实,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

    从头到尾承认她身份的人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至于别人怎么说她,只要顾琉笙相信她护着她,别的也不放在心上了。

    “小澜,我爱你!”

    从喜欢一点一点地汇成爱,这一句话他从未对别人说过,今晚上却很想说给她听。

    虽然有些爱用行动就可以证明,然而他就是很想说出来给她听。

    听到顾琉笙这样的表白,她柔软的心微微一颤,随即高兴起来,以前很想听他说一声喜欢,而他却很少直接回答。

    而今,他说爱她,却已经比喜欢还要喜欢了!

    “所以你就用转账的方式告诉我,爱我一生一世?”

    “其实我应该发给你52033。一生一世怎么够?”他上前一步单手将她扯到了怀里。

    “我爱你生生世世?”

    她贴近着他的胸膛,眉眼里都是笑意。

    虽是疑问句,然而顾琉笙还是权当了简水澜对他的表白。

    低头吻住了她上扬的唇角,灯笼的照耀下,他亲密地吻着怀里的女人,在客厅里那浅浅一吻怎么够?

    越吻越深,越吻越浓,彼此的身子都燥热了起来,倒是驱散了这夜里的冷意。

    怀里的女人柔软得犹如水一般,顾琉笙只恨不得在这里就要了她。

    可到最后关头还是停住了,只是一双手还在她的衣服里享受着里面的软玉一般的触感。

    简水澜双颊泛红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身子在他的怀里软得不像话,整个人几乎是靠着他的支撑才勉强站住。

    她微哑着声音问他,“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对我做了,所以才带我出来?”——

    题外话——不行,太甜了!快要蛀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