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顾琉笙,你别辜负了我,好不好?
    “要不是今晚需要守岁,我都想带你回房间了。”

    他再次低头含住了她的柔软的唇。

    一番缠绵之后,两人都差点儿失控,可这边毕竟是园子里,怕是有佣人路过,加上灯光耀眼,顾琉笙也没打算在这里要了她。

    他将手从她的身上恋恋不舍地缩了回来,为她整理好衣服,便一直将她抱在了怀里偿。

    简水澜也乖巧地靠在他的怀里,平息着被他撩起的火。

    “刚才你说爱我的时候,我想了想,觉得除了喜欢你,应当也有爱的成分吧,我没有爱过人,所以不知道那算不算爱,我只知道跟你在一起其实很开心。所以……顾琉笙,你别辜负了我,好不好?”

    只要他不辜负了她,她简水澜愿意一辈子不离不弃。

    “好!”

    他低沉地笑出了声,“跟你在一起我也觉得特别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所以,恢复上班之后,以后早晚我都去公司接你好不好?”

    又来了……

    简水澜无声一笑,“你就这么想着去接我?我自己有车,不然我那车子放在车库里落灰吗?现在都已经有一辆豪车扔在里面落灰了。”

    “接老婆上下班是丈夫的责任!”

    “偶尔吧,每天都去接我不是太过麻烦,而且这车子我不开的话早晚得生疏了。”

    顾琉笙见她退了一小步,便也只好点头,“好吧!”

    总比不让他去接送来得好了。

    两人牵着手走了一段路,简水澜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十一点了。

    “对了,你给我那么多的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花呢!”

    她现在别的银行卡还存了不少钱,如今花的钱都是她的工资,那些大笔的钱一直都没动过,包括那张黑卡她使用次数也很少。

    “想买什么就去买,不够的话跟我说,别给我省着钱。”

    简水澜却觉得自己没什么想买的,很多东西家里都有,衣服首饰,还都是名贵的。

    两人在外头走了些时候,一直到了快十二点顾琉笙带着简水澜到了三楼的地方。

    周边都是玻璃隔绝了外头的风寒,也不怕一会儿烟火炸开的时候星星点点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简水澜站在大片的玻璃边想起顾老爷子寿辰的时候,他们也在这里看烟火,而且顾琉笙还吻了她。

    想到刚才那热吻,此时简水澜还觉得有些脸红。

    顾琉笙却看着手腕上的表进入了倒计时,“10、9、8……”

    简水澜凑了过去,跟着他的节拍数了起来。

    “5、4、3、2、1!”

    “砰、砰砰、砰……”

    一道道绚丽的光芒在新年的第一时间冲上了天际,紧接着又在空中炸开出更多的烟火,一朵朵极为绚烂,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起来。

    远处的地方也有不少人家放了烟火,整个城市的夜空被烟火点缀,简水澜看着这样美丽的烟火,忍不住打开了拍摄功能将这一幕美丽绚烂的夜空录了下来。

    外头的烟火与鞭炮声很响,就是玻璃隔绝还是可以清楚地听到。

    顾琉笙却没有怎么看外头的景色,只是看着身边的女人柔美的侧脸。

    他希望每年的今天都能够陪伴在她的身边,两个人一起守岁,将来还有他们的孩子。

    今年过年,似乎与往年不一样了!

    拍够了之后简水澜收起了手机,才发现顾琉笙一直盯着她看,忍不住一笑。

    “外头烟火这么好看,你瞧着我做什么?”

    “你比烟火好看!”

    他欺了过来,一记吻落在她的唇边。

    半个多小时之后,顾家的烟火算是放完了,远处的烟火也逐渐减弱,顾琉笙带着简水澜下了楼,回到了客厅,春晚的节目正好结束。

    顾老爷子每年都会将春晚认真看完,看完今年的春晚。

    他给江姨吩咐了几句,没过多久,江姨就取了一只红色喜庆的袋子过来,顾老爷子接过袋子取出里面事先准备好的红包一个个给孙子辈的人一个个发了下去。

    简水澜双手接过顾老爷子给的红包,笑得极为开心。

    “谢谢爷爷!”

    看到简水澜一晚上没犯什么大错误,顾老爷子才脸色好看些地点头。

    每个孙子辈的都收到了红包,就连顾琉笙也不例外。

    顾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春晚也有些疲惫了,便拄着拐杖离开了客厅。

    剩余的三个长辈自然也给晚辈准备了红包,不过都由自己的夫人将红包送出去,顾安歌尚未结婚,自然是亲自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发了出去。

    顾家的红包虽然是放在红包袋里的但也不会少,每一个红包拿在手里都是厚厚的一叠。

    拿到红包之后,顾琋迫不及待地拆开了红包一个个数了起来。

    简水澜也特别想去数数红包,然而年纪摆在那里,顾璟的年纪与她相差不大都那么淡定地将红包塞入了包里。

    她若是跟顾琋一样,怕要被长辈笑话。

    于是也默默地将红包放到了包包里,顾琉笙哪儿猜不出她的小心思,便也将他手里收到的四个红包也一并递给了简水澜,给你,回头数数长辈给了多少钱。

    简水澜欣喜接过红包,塞到了包里,一下子包里被塞得鼓鼓的。

    几个长辈也习惯了除夕守岁,所以早早让佣人给他们准备了麻将,五个人占据了一桌。

    其余的小一辈倒也对麻将没多少兴趣,倒是顾晋晗取了一副牌过来,打算一块儿玩。

    顾琋毕竟还小,熬到春晚结束之后就有些昏昏欲睡,顾四夫人就让佣人带顾琋回房睡觉。

    少了一个顾琋,他们这一组同辈的也就剩余五人,顾琉笙没打算打牌,就坐在简水澜的身边看着她玩,偶尔说几句悄悄话。

    屋子里一边是麻将的声音,一边是打牌的声音,还有电视机的声音,倒也热闹。

    天逐渐亮了,玩通宵的一群人倒也开始觉得疲惫。

    打麻将的那一桌长辈已经收拾好,往年大年初一早晨就开始有客人过来顾家拜年,今年也不例外。

    虽然不少人是为了顾琉笙而来,然而顾琉笙却从未去接待,一般都让顾家的几个长辈接待,偶尔来的是可以说得上几句话的,顾老爷子也会亲自出面。

    今晚顾老爷子是希望顾琉笙也去接待,还有他们这一辈的几个孙子也必须出场。

    然而顾琉笙很明显没有这个兴致,天亮的时候,看到长辈离开,他便也拉着简水澜回到房间补眠。

    一晚上未眠倒也没什么,然而要支撑到晚上便有些累了,顾琉笙洗漱之后,便躺在了床上。

    简水澜此时也从房间里的浴室里出来,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玩了一晚上确实累了。

    她一路打着呵欠回到了床上,朝着温暖的来源挪去。

    双手怀抱住对方的脖子,问道,“几位叔叔还有婶婶都去接待客人,你身为顾家的掌权人而且还是顾氏集团的总裁若是不出去接待,会不会落人口舌还引起爷爷的不满?我看晋晗、晋暄还有顾璟也都去接待了,就我们两人窝在这里。”

    虽然是有些困了,可还是觉得这么躲在这里睡觉有些过意不去。

    “往年也都是如此,有他们接待就够了,而且相信里面还有人不喜欢我出面,省得抢了他们的风光,再说了这样的场合我也不喜欢,与其与那些人周

    旋还不如睡个好觉。昨晚上一整晚没睡,你还有精力想这些东西,要不……我们大战几回?”

    顾琉笙建议,昨晚上憋了那么久才将体内的火给压了下来,必须好好补偿。

    那最后的意思,简水澜自然清楚,她立即摇头。

    “别,我困了!”

    大战几回之后,她今天估计就别想起来了。

    要是在西江月圆那边还没什么,在这里毕竟都是长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