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你别把我的嘴给亲花了,我可是涂了口红的
    “她对你来说确实是洪水猛兽!”

    看到前面红灯,顾琉笙将车子停下,右手离开了方向盘,抚摸这她的小脸。

    “我不需要你成长多少,一直都这样就挺好的!顾家那边的事情由我来!偿”

    他只想让自己的女人在他的羽翼下痛快地生活,他也有能力护着她一世安乐撄。

    简水澜却不这么认为,“人人都说我配不上你,我确实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所以尚需努力!好在我还年轻,很多不懂的可以好好地学,对了回头空了让朗月教我一些防身的招式吧!”

    这么一来遇上危险,她也能尽上最大的能力保全了自己。

    绿灯亮起,前方的车子缓缓过了斑马线,顾琉笙的车子也缓缓跟上。

    “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你自有你吸引人的地方,只是他们不识货!”

    说到这里顾琉笙缓缓勾起一抹浅笑,“至于你想学几招招式也不是不行,我教你就是,何须劳烦朗月?”

    简水澜想起顾琉笙的伸手似乎也不错,特别是那一股狠劲从不轻易留情。

    有这么个师父教导她,倒也挺好,一定不会藏私,于是欣然答应。

    **

    因着昨天那一通电话,大年初二晚上简水澜将自己细细打扮了一番,让自己看起来特别精神,美丽大方。

    打算让云盛知道她简水澜离开了云家生活得更好,再不是过往的水深火热。

    依旧一身大红色的长款外套,黑色的紧身牛仔裤,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为纤瘦高挑了几分,头发也盘了起来,露出美丽修长的颈子,透露出几分优雅的气韵来。

    其实不过是很简单的穿着打扮,可是放在她的身上却是格外合适。

    就是顾琉笙见着了也觉得美丽不可方物,他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女人的一双眼睛极为吸引人,其余的倒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一张脸只能称之为清秀罢了。

    可是怎料看到后来越来越是觉得她好看,以至于现在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似的。

    一番惊艳之后,顾琉笙拉上了她的手,“怎么办,不想让你出门叫他人瞧见你美丽的样子!”

    他倾身过去,一记吻落在她嫣红的唇上。

    简水澜立即将他推开,抿着唇,“别把我的嘴给亲花了,我可是涂了口红的!今天非要让云盛那混账东西看看他不要的女儿离开了云家生活过得多么精彩!”

    只是轻轻一吻怎么够?

    不过等晚上回来了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顾琉笙倒是特别期待,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先去将云盛给打发了!

    表现好的话,说不定晚上简水澜还能更热情一些。

    “今天这样的打扮很惊艳!”他不吝啬赞美她!

    简水澜得意一笑,抬手捏了捏他的俊脸,“有眼光!”

    顾琉笙哑然失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他却没打算守着时间过去,这云盛狼心狗肺,之前抽离所有的合作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让他老婆不痛快,他会让他更为难过的。

    两人磨磨蹭蹭地等到了快晚上七点的时候才出发,到了宴氏私房菜已经是7点半的时候了。

    而此时云盛一家子为了今天晚上能够与顾琉笙吃一顿饭,已经准备了许多时候。

    本来就不好定桌位,特别还是过年的时候,好不容易托着别人的关系订到了位置。

    当天晚上不到五点他们一家子就都过来了,一直生怕哪儿做得不好惹得顾琉笙不高兴。

    一家三口都是经过特别打扮的,就是怀了身孕的云水溶也打扮得光鲜。

    不过为了这个孩子好,她还是穿着平底鞋,毕竟这是薛家的嫡长孙,马虎不得。

    三个人从天还是亮着的一直等到了天完全暗了下来,虽然心中有怨言,偶尔抱怨上几句,可也不敢说得太大声。

    毕竟对方是顾琉笙,能来一趟也算是给了面子。

    可云盛一想到这些时日忙得焦头烂额,公司一点儿气色都没有心中自然是怨恨的。

    若不是为了公司他昨天怎么会低这个头去给那个孽女电话,还低声下气的,一开始他都以为没戏了,没想到那个孽女还真的同意了。

    能来就好,只要顾琉笙放过他们云家一马,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眼看都已经七点半了,云水溶便有些不耐烦。

    她卫生间都去了两趟,怎么还不见人,不禁抱怨,“姐姐是不是耍着我们玩呢?说好了六点的时候到,这个时候都七点半了!”

    云夫人虽然不耐烦,但还是坐得规规矩矩。

    今天的她也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本就生得不错,加上这些年来在云家养尊处优的,倒也看不出她的年纪,见云水溶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免不得出声提醒。

    “别囔囔的,一会儿他们若是来了,听到这话可就不好收拾了,你爸爸可是拉下了脸面才让他们愿意过来一起吃个饭的。”

    云水溶点头,“爸妈,我知道了,如今姐姐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自然不同往常,但不管怎么说爸爸也是她的长辈,让长辈等这么久委实有些不好了!”

    云盛也等得很是不耐烦,如果不是顾琉笙今天也要过来,他都想直接走人了。

    听得云水溶这么说也想到简水澜依旧叛逆得过分,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虽然已经断绝一切关系,可一想到养了她这么多年可到最后他得到了什么?

    还因她的关系让他努力了大半辈子的事业都赔了进去。

    可云盛也是个能隐忍的人,“兴许一会儿他们就来了,记得今晚别给我出了什么差错,那个孽女的脾气记得顺着她就是,多说点儿感人追捧的话就是,别的不用多说。”

    云夫人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听到云盛这话,也很快点头。

    “你就放心吧,这一点我还是懂得的,溶溶的脾性向来好,温婉可人的,也不会出了差错。”

    云水溶立即点头,“爸爸就放心吧,我知道今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对于这个女人云盛向来是放心的,听到她这么说此时更是放心了!

    “还是溶溶懂事!”他满意地夸赞了一声。

    三人正聊着,远远地就看到了前方不远处两道极为惹眼的身影。

    男的高大英俊,矜贵清冷,女的明艳动人,气质极好,两人站在一起极为般配,在明亮但显得温和的灯光中,两个人极为耀眼夺目,不禁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

    更是有人认出了顾琉笙来,可也知道他的脾气,不敢上前与他攀谈。

    看到是顾琉笙与简水澜,云盛也有些诧异简水澜会是这样的明艳动人,眉目间与简韵有几分神似,然而却更多了几分灵动与狡黠。

    顾夫人的目光也落在了简水澜的身上,又见她站在顾琉笙的身边,眉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而云水溶却是将手紧紧的握住,心底有些不甘,为什么简水澜会得到最好的?

    三人的心思各不相同,可看到他们两人过来也不敢表露出情绪,云盛很快起身,其余母女两人也很快起身,带着得体的笑容跟在云盛的后面。

    云盛迎了上去,直到简水澜在顾琉笙的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加上今天主要是宴请简水澜于是先冲着简水澜走去。

    毕竟这么多年没有亲近过,走到她的面前也没有表现得特别热络地去抱她。

    “水澜,爸爸知道错了,这些时日一直都在反思,觉得自己真是该死没有做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前几日就让你、你蒋姨给你电话想要一家人一块儿聚聚,正好前天是除夕,想着一起吃一个团圆饭。不过没有关系,今天吃也是一样的,只要我们聚在一起就是!”

    而后他朝着顾琉笙望去,含着笑容朝着顾琉笙伸出了手。

    “顾总,谢谢你将水澜照顾得这样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