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她都忘记了顾琉笙还欠了她一个婚礼
    顾琉笙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云盛的手,却没有伸手的打算。

    “我是小澜的丈夫,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上菜吧,小澜肚子饿了。”

    他看了一眼饭桌的位置是在中间,虽然每桌都隔着不小的距离,然而他并不习惯坐在这样瞩目的位置,更喜欢旁边的靠窗角落清静许多。

    毕竟是晏家的地方,这家极为火爆,云盛能够在大年初三订到位置怕也是找了关系的偿。

    顾琉笙牵着简水澜的手朝着位置走去,挑选了最好的位置入座。

    云盛看着自己依旧伸出去的手只好尴尬地收回,心中虽然有气却也不敢直接发怒,否则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看到云夫人与云水溶站在那边站得比他还要尴尬,但听到简水澜饿了,他还是很快让服务员上他们这一桌的菜,而后朝着云夫人使了个眼色。

    云夫人立即会意转身也朝着位置走去,等云盛入座之后她们母女才入了座,云夫人一直都带着浅笑,朝着简水澜望去。

    “好些时候不见,倒是见你出落得越发地漂亮了,跟顾总站在一起还真是适合得很,刚才一看我都有些不敢认你了!”

    以往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还有点儿姿色,然而现在那一种美丽特别惹眼。

    听到云夫人违心的赞美,简水澜嫣然一笑,几分懒散地出了声,“我妈简韵当年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我也就只继承了她小部分的美丽!”

    可惜了怎么就嫁给了云盛,她母亲什么都好,唯独眼光太差劲!

    听到这话的时候云夫人的眼里有些黯然,“我本该好好地照顾你,谁知道后来……也都怪我,那些年让你受苦了,溶溶她很想你。”

    说到云水溶的时候,云夫人的脸色更是柔和了几分,“你们还不晓得吧,溶溶现在怀了长轩的孩子,前几日也将婚期给订下了,就在下个月的初二,到时候你们可要一块儿去喝杯喜酒。”

    “对了这么一说还能一起扯上点儿关系,也算是亲上加亲了,如今你们是溶溶的姐姐与姐夫,等溶溶过了薛家的门,还得跟着长轩喊上一声表哥与表嫂!”

    说到这里的时候云夫人给云水溶使了个眼色。

    云水溶娇羞一笑,“我觉得姐姐与姐夫喊着更是亲切一些!婚礼就在下个月的初二,目前已经开始印制请帖了,还希望到时候姐姐与姐夫一块参加!”

    说到这里,云水溶突然想起一事,“对了,之前是听说姐姐与姐夫领证了,不知道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顾家的婚礼一定盛大,想想都觉得好羡慕姐姐!”

    云水溶说到婚礼的时候一脸的憧憬,心底却在想着他们领证这么长时日,也不过是私下偷偷领证的。

    顾琉笙也没有给简水澜一个婚礼,看来简水澜在他的心底可能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样重要吧!

    如果真的有那么喜欢的话,这婚礼不是早就该出现了吗?

    原本简水澜听到他们的话是无动于衷的,可是听到婚礼的时候眸子微微一动,很细微。

    她都忘记了顾琉笙还欠了她一个婚礼,可是婚礼的事情顾琉笙从未提及。

    他们两人只有领证,然而从结婚之后还真的从未提及过婚礼一事,想到顾琉笙的性子,估计是不喜欢这样的热闹吧!

    女孩子总是憧憬过自己穿上婚纱的模样,她也不例外。

    可如果顾琉笙并不喜欢婚礼的话,她倒也不会逼迫他。

    再美好的形式,还不如两颗相爱的心。

    任凭他们三个人都说了不少的话,顾琉笙与简水澜都看起来无动于衷的样子,不过这个时候倒是招牌菜一道道地摆了上来,满满地摆放了一桌,还打开了一瓶红酒。

    顾琉笙却有些看不上那红酒,看向服务员。

    “给我们一扎胡萝卜苹果汁。”

    而后他看向云盛,“今天开车就不喝酒了。”

    而后动了筷子开始给简水澜布菜。

    云盛看着已经打开的酒一阵阵的心疼,这一瓶酒可是要十几万的价格啊!

    之前这么点儿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然而现在公司一直处于败落的状态,赔了不少,生活一下子显得有些拮据起来,可没想到最后他们竟然找了个开车的理由!

    云夫人笑了起来,“要不喝点儿酒,回头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简水澜却是将红酒取过来一看,没一会啧啧出声,将红酒递到云盛的面前。

    “琉笙喝不惯这个价位的酒,我们家珍藏在酒窖里的酒最差的都比这一瓶后面加个0!所以我们还是喝果汁好了!”

    其实简水澜也并不是很懂得酒,但宴氏私房菜的酒定然也是价值不菲。

    然而见着顾琉笙只是瞥了一眼红酒之后就叫了果汁,便猜想顾琉笙这是看不上这一瓶酒了。

    有那么一瞬间,云盛的脸色极为难看,可是他还是很好地掩藏住了。

    云夫人也有些尴尬起来,“那就喝果汁吧,女孩子喝果汁多好!”

    云水溶看着在她面前明艳动人的女人,而她今天虽然也是仔细地打扮过,然而那一头让她添加几分自信的乌黑长发已经不见,脸型上的缺陷便有些无法阻挡。

    就算脸上妆容精致,可与简水澜坐在一桌就显得完全被比了下去,该死的还生出了一股自卑感来。

    简水澜没有说话,只是吃了起来,吃到觉得不错的就会给顾琉笙夹上一筷子。

    “你尝尝,味道还不错,看来云先生为了跟我们一块儿吃顿饭,还是下了心思的!”

    云盛立即点头,“确实是下了点儿心思,就是说来忏愧,点菜的时候才想起我竟然不知道水澜喜欢吃什么菜,记忆中似乎是个不挑食的,而且还挺能吃辣的!”

    其实云盛对于过往的记忆并不喜欢,简韵还在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很少一块儿吃饭,特别是到了后面那几年。

    “无妨,我知道我夫人喜欢吃什么就足够了。”顾琉笙夹起简水澜夹给他的菜吃了起来。

    云盛见此也示意云夫人与云水溶吃饭,“都吃,难得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

    云夫人与云水溶这才动起了筷子,要是过往简水澜也不会与他们同坐一桌,而顾琉笙更是不可能与他们坐在一起吃饭了。

    他本来没什么胃口,但看到简水澜给他夹菜,还是吃了。

    倒是简水澜吃得津津有味的,期间云盛一直想说些话来着,然而看到简水澜吃得这样欢畅,反倒有些不好打断。

    因为只要他想要开口,顾琉笙那边就缓缓投来一瞥。

    他也是在商场上混了大半辈子的人,然而对于顾琉笙那一记眼神还是感到背后一冷。

    百盛之前虽然比不得以往,然而也是不容小觑,否则薛家也不可能会看上云水溶,然而这时顾琉笙一句话,就让百盛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危机。

    云夫人也着急,这个小贱人怎么就只懂得吃呢?

    难道她还真以为他们云家请她过来,还真是为了吃饭?

    云水溶本来就没多少胃口,又被简水澜给堵了气,她刚才说了那么许多,可是简水澜压根就没有回她一句话,就这么看不起她云水溶吗?

    吃了好些食物之后,简水澜突然朝着云水溶望去。

    “云水溶我记得你这身孕应该也有将近五个月了吧,要说近五个月的肚子也应当可以明显地看到了,我怎么觉得你这肚子不明显?”

    她的眼里都是笑意,她还真想看到薛长轩知道自己被戴了这么大的绿帽子会是如何?

    有那么一瞬间云水溶是心虚的,目光直直地盯着简水澜看,倒是一旁的云夫人就含笑出声了,“溶溶的肚子确实不显怀,有些人啊近五个月的时候已经很明显了,但有些人却是要晚些,但胎儿是正常的就没有关系。”

    说到这里,云夫人随即一笑,冲着他们两人看去,“你们也领证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水澜现在可有情况?如果有的话,今年可是好几个喜临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