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我好疼,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不着急!”

    简水澜淡淡地应了一声,堵住了云夫人的话,随即又看向云水溶。

    “肚子确实不怎么显怀,不过这脸上的肉倒是长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都结实了不少,我记得薛长轩似乎都喜欢娇娇柔柔的样子,哎呀,不对,应当说男人都喜欢娇娇柔柔的,这熊腰虎背的怕是不怎么讨人喜欢,过往你不就是用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迷住了薛长轩?偿”

    云水溶听到这话差点儿就忍不住,这是说她胖撄?

    她最近确实是长了那么点儿的肉,气色也都好了起来,然而怎么可以说是熊腰虎背?

    看到云水溶就要发怒,云夫人担心功亏一篑,立即在桌下握住了云水溶的手。

    “怀了孩子都这样,等到水澜什么时候怀上了孩子也就知道了,再说了薛家对溶溶很好,很在乎这个孩子,所以在薛家的时候每天都是各种补品,就是溶溶回到了云家,薛家也还派了厨子过来负责溶溶的一日三餐,为了孩子好,长得壮实些也没什么。”

    简水澜要笑不笑地瞥了她们一眼,云盛见此立即出来打圆场。

    “来来来,接着吃,咱们一家难得聚在一起,得好好地吃一顿饭,也希望咱们一家子往后相聚的聚会越来越多,水澜,爸爸希望你有空了就常回来云家看看,云家也是你的家!”

    “去云家就算了吧,百盛强大的时候云先生将我视为洪水猛兽,将我赶出云家,如今百盛都快倒闭了,云家就成为我的家?云盛,这世上所有的便宜可不会都让你给占了去!”

    她娇娇一笑,看着云盛一家子心底都气得想要将她大卸八块了,然而因为顾琉笙的缘故却也只能咬碎一口银牙也得挤出那么点儿笑容出来。

    顾琉笙果然特别好用!

    今天让她够解气!

    伶牙俐齿的,一点儿都不会吃亏,从不对恶势力低头,他就喜欢她这样的性子。

    明艳中带着几分张扬的味道,特别吸引他的目光。

    比起那些装得楚楚可怜的女人,他更庆幸找到这样的女人。

    云盛隐忍着,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

    虽然心里已经“孽女、孽女”地喊了好几遍,可他还是自责地开口,“你说的也是,是爸爸的不对,伤了你的心,你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因为一顿饭,因为我们这三言两语就原谅我们,不过爸爸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回来云家!”

    “得了,少一口一个爸爸了,我没有爸爸,难道云先生忘记了吗?”

    她嗤笑了声,夹了一块鱼肉吃下,觉得还不错,于是也夹了一块去了刺儿直接放到顾琉笙的碗里。

    “尝尝!”

    顾琉笙其实更喜欢她直接喂他吃下,但还是拿起筷子夹起鱼肉尝了一口,确实鲜美滑嫩。

    眼见简水澜又吃了起来,云盛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朝着顾琉笙举杯。

    “顾总,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今天陪伴水澜过来。”

    但见顾琉笙没有理会,云盛举着杯子有些尴尬,最后默默地喝下了杯子里的红酒。

    气氛很是尴尬,几个人想要说话,但是又觉得自己找出来的话题他们又不接话,都是他们在说也没什么意思。

    简水澜便是全场吃得最为欢畅了,而顾琉笙看到她胃口不错,也跟着吃了不少,反倒其余三人的胃口看起来似乎更不好了。

    云盛觉得这么下去,一直到了桌上的菜吃完也聊不到主题,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说出今天的目的。

    “顾总,你看咱们也算是亲家了,我承认过往是我的不对,让水澜受了很多的委屈,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应该让水澜离开云家,水澜也是云家的人,所以我希望顾总可以看在水澜的面子上,放过百盛!我知道只要顾总一句话,百盛的危机就可以解除!”

    简水澜立即摇头,口中还塞了一块排骨,她将骨头吐到了碟子里。

    “不不不,真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百盛,我面子没那么大,再说了我面子大似乎也跟百盛没有任何关系吧?”

    简水澜的一句话让对面那三个人面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云水溶最先忍耐不住。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也是从云家走出去的,我的爸爸也是你的爸爸,你当初被赶出云家也是咎由自取,再说难道你忘记了爸爸给予你生命,养了你这么多年?”

    一句话说到了云盛的心坎里,纵然再如何,也确实养了她那么多年。

    顾琉笙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淡淡地等着简水澜出声。

    简水澜也没让他失望,低低一笑,将杯子的果汁喝下,又取了纸巾擦了擦唇角。

    “请我们吃饭那就好好吃饭,不谈事!这饭我们也吃过了,吃饱了,剩余的你们慢慢吃!我们走!”

    顾琉笙轻轻点头,拉过她的手,起身就要朝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了头,看向他们这一桌。

    “云盛,往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别给我老婆电话,还有云夫人与云小姐也是一样!”

    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顾琉笙带着简水澜离开了宴氏私房菜。

    而被留下来的一家三口在看到他们两人携手离去之后,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云盛更是气得直接将桌上的饭菜都挥到了地上,一下子噼里啪啦地响声四起,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个孽女,当初怎么就将她生下来了,应当掐死她的!”

    因为生气的缘故,额头上青筋都曝起,胸口起伏着,就是喘息也加重起来。

    云夫人被这突然的动静给吓了一跳,而云水溶更是吓得不轻,一下子脸色煞白起来。

    只觉得腹中疼痛异常,额头上都有冷汗冒了出来,她一手捂着肚子,惊恐地去拉云夫人的袖子。

    “妈……我肚子疼,肚子好疼……妈……”

    云夫人被云水溶这一副样子给吓了一跳,她毕竟是过来人,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忙朝着还在生气的云盛喊道,“云盛,快叫救护车,溶溶肚子疼,怕是孩子要出事!”

    云盛被云夫人这么一喊,当即才回了神,看到以地上的狼藉也知道自己没有控制好自己,今晚在这里他可是丢了不少的脸面。

    此时又见云水溶煞白的脸,一手更是捂住了肚子,一下子也被她给吓到了。

    简水澜那一条路行不通,薛家这一条路可不能再给自己堵死了!

    他立即拨打了120,说清楚了地址,才朝着云水溶走去。

    “溶溶这是怎么了?”

    云水溶疼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爸爸,我好疼,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我怕,爸,妈……我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能失去,除了需要靠他拉拢住薛家,还有他是陆萧的孩子!

    陆萧那么喜欢这个孩子,也期盼着孩子的出生,她不能弄没了孩子。

    此时云水溶特别后悔为什么今晚上她要跟着出来这一趟……

    一离开宴氏私房菜,简水澜心情特别好的笑了起来,双手抱着顾琉笙的胳膊。

    “痛快!”

    看到她笑得明媚如花,顾琉笙也低低笑着,但更多的是心疼,毕竟与她对峙的人曾经是她最为亲近的人。

    这个云盛真是找死!

    简水澜晚上是吃了不少,然而顾琉笙并没有吃多少,便问他,“你晚上就吃那么点儿,咱们再找个地儿吃点儿东西!”

    “你没吃饱?”难道胃口变大了?

    听说孕妇都挺能吃的,难道这是有了?

    简水澜摇头,“我吃饱了,就是见你没吃上多少东西,都是我夹给你的。”

    此时顾琉笙倒是没什么胃口,而且刚才已经吃了不少她夹的菜。

    “不用了,现在还早,我们就在周围四处走走,等晚点儿的时候再去吃点儿夜宵,你觉得如何?”

    简水澜也觉得这建议不错,“那好吧,就到周围走走逛逛,当做消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