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他绝对不会跟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
    两人就在周围走着,没多久就看到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宴氏私房菜的门口,而后有人被送上了担架。

    隔着有些远,但简水澜的视力很不错,看清楚了上了救护车的哈有云盛与云夫人,很快救护车就又开走了。

    顾琉笙也看到了,眉头轻蹙了下,只见简水澜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撄。

    “怎么了?”顾琉笙问她。

    “被抬上救护车的是云水溶,刚不是好好地,怎么被抬上去了?偿”

    她觉得被抬上去的若是云盛还更有可能,毕竟刚才那些话足够让向来心高气傲又爱面子的云盛气出毛病来。

    “那是他们云家的事情,跟我们无关,走吧!”

    简水澜虽然好奇不过也没打算去插手云家的事情,她指着前方一条热闹的街道。

    “我们去那边走走,顺道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买。”

    两人在街道上闲逛,偶尔看到精致的店就会进去走走看看,买上几个小玩意。

    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简水澜瞥了一眼,有些心动,却也没有表露出来。

    顾琉笙也看到了那一家婚纱店,虽然挂在外头的婚纱在他眼里看起来一般。

    可是他刚刚看到了简水澜眼里那一闪而过的亮光,她一定也很想要一个婚礼吧!

    想了想从结婚到现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她倒是从未提及过婚礼的事情。

    还以为不会在意,原来所有的女孩子都对婚纱持有幻想,她也不例外。

    顾琉笙看着外头模特身上的婚纱,只觉得那些婚纱配不上他的女人。

    **

    一直到了夜里,云水溶肚子里的孩子才算保住了。

    不过却需要在医院住上几天,这一点云家人自然同意。

    只要孩子没出了什么事情就好,此事他们却不敢告知薛家。

    毕竟这个孩子跟他们所知道的月份还差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万一被薛家的人知道了,怕是所有的一切就都毁了。

    云盛在得知孩子没什么事情之后就离开了医院,留下云夫人一人单独照顾云水溶。

    此时云水溶的脸色有些苍白,腹中的疼痛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剧烈,然而还是隐隐觉得不舒服,但一想到孩子已经没事,忍不住还是松了口气。

    这个孩子,她还是很喜欢的,虽然他不是薛长轩的种,但是陆萧的种啊!

    云夫人得知孩子没事也松了口气,看到脸色煞白却无睡意的云水溶,轻叹了声,“早知道如此今晚就不让你过来了,看看简水澜那一副得意的样子,真以为有顾总撑着她就可以无法无天?想要对付她的人多的去了!今晚上你这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她的!”

    “妈,你说那简水澜怎么就这样命好,有顾总那样的男人护着,我当初要是攀上的是顾总那该有多好,燕城还不是我们云家说了算?”

    如果她成为顾家的少夫人,到时候就只有别人想要攀上她的嘴脸,而且这样清风霁月的男人,凭什么让简水澜得到?

    今晚上顾琉笙处处护着简水澜的态度,真的让她很窝火。

    说到这事情云夫人也觉得来气,“我怎么知道顾总的眼光这样低,随随便便一个被云家赶出去的女人他也眼巴巴地凑上了,早知道如此咱们还攀什么薛家,直接顾家就够了!”

    最起码当初云水溶还有云家支撑着,可简水澜那是完全什么都没有。

    许是心中有气,影响到了胎儿,云水溶疼得又哼叫了起来,云夫人见此连忙安慰。

    “行了行了,你现在的情况就该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刚才医生也说了你得静养一段时日,别的事情都别去想,好好地养着孩子将薛家的嫡长孙生下来,知道吗?至于简水澜那个贱丫头,今天给你爸爸的耻辱,你觉得你爸爸能够放过她?”

    云夫人冷冷一笑,眼底都是狠绝,“别说你爸爸不会放过她,就是顾夫人也容不得她,还有顾总这样的男人喜欢他的多的去了,那些女人随便使点儿手段简水澜就能活不下去!”

    云水溶点头,“知道了!”

    可她就是不甘心!

    但一想到她母亲所说的也没错,简水澜就算有好日子过怕也不会让她享受太久。

    想到这里,云水溶松了口气,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养好自己的身子。

    下个月初二与薛长轩顺利完婚即可,然后生下这个孩子,往后过的就是荣华富贵的生活。

    **

    大过年的,得知云水溶离开了薛家,薛长轩才回了薛家。

    但一想到他房子里放置了不少云水溶的东西,也懒得去扔,直接换了个房间,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搬走。

    他虽然不喜欢云水溶肚子里的孩子,然而他父母却对这个孩子极为重视,现在也找不到机会让云水溶去打胎。

    一想到那个孩子的存在,薛长轩就觉得烦躁。

    特别是他父母私自做主订下了结婚的日子,那就是下个月的农历二月初二。

    剩余一个月!

    而他绝对不会跟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就算她怀了孩子也不会!

    大不了孩子生下来放在薛家里养着,云水溶要多少钱他都给,只要滚出他的世界。

    否则一旦结婚之后,他与简水澜就更没有机会了。

    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聚在一起,薛长轩却是一脸的阴沉,薛父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薛母默默地吃着,只觉得这个年过得真是糟心。

    吃了一半,薛长轩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双手环胸,紧紧盯着坐在他对面的薛父。

    许久之后终于开口,“爸、妈,我不会跟云水溶结婚的,你们私下定了婚期可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不爱云水溶,你们为什么非要为了一个可能不是我的孩子而让我跟她结婚?”

    “放肆!”

    薛父狠狠一拍桌子,锅里的汤都差点儿因此溢了出来。

    “说要跟溶溶在一起的是你,说要订婚的是你,现在都有孩子了,你就想着反悔?薛家的骨肉绝对不会流落在外!”

    薛母被这一声响吓了一跳,平复了呼吸之后,看向脸色不善的薛长轩。

    “孩子怎么就不是你的?溶溶向来乖巧听话,一心一意地对你,我可从未听过她跟别的男人有传出什么不好的绯闻来,反倒是简水澜都已经跟顾总结婚了,还私下里跟你见面,破坏你与溶溶的感情,如今你为了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女人与孩子都不要了吗?”

    薛长轩冷笑了声,“水澜没有私下跟我见面,而是我想尽了法子跟她见面,我爱她,爱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忘记,当初我为了薛家能有更好的发展选择了云水溶是我错了,如今我是不会一错再错的!”

    “至于云水溶这个女人,她在你面前不过是装出来的乖巧听话,你可知道云水溶还做过公然勾引顾总的行为?谁知道除了顾总她还跟什么男人接触过!”

    薛夫人却还是不相信,“我不信溶溶会是那样的女人!”

    薛父冷冷一笑,“如今为了不娶她,这样的话你都说得出口,长轩,你真让我太失望了!”

    薛长轩没有再说什么,拿着筷子默默地吃着,既然他们执意要举行婚礼,那么到时候婚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别怪他!

    薛父见薛长轩这一副态度也没胃口,直接起身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薛夫人担忧地看了一眼那一道身影,轻叹了声,“长轩,我与你爸爸是为了你好!”

    “那不过是你们自己认为的所谓的对我的好,明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却死活要塞给我。妈,你们要真为了我好就别让云水溶进入薛家的门,那个孩子就算是我的,我也不稀罕!还有年后你们什么时候让云水溶过来,我就离开,这个家,有我薛长轩就没她云水溶!妈,你自己考虑清楚了!”薛长轩扔下了筷子也离开了餐厅。

    一桌的饭菜,才没吃多少,可是一个个都走了——

    题外话——谢谢春天的芭蕾chl送给本文6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