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与其看一个陌生男人,你不如多看看我
    听到赵弦的问题,秦筝倒是很主动地坦白了。

    “当然知道了,我妈说了他们学校有个老师挺不错的,想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所以才有了今晚上这一场……嗯,切确地说应该是相亲!”

    这个丫头倒是坦白得很,“我也感觉到了你父母的意思,那你呢?”

    怎么都问她偿?

    秦筝白了他一眼,“赵老师是挺不错的,可我秦筝没打算异地恋,异地恋大都不靠谱,万一你在这里给我弄一顶绿帽子戴戴,那我岂不是太亏了?或者我一个耐不住寂寞了,红杏出墙,看起来也是挺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今晚上我父母的意思,赵老师可以不必放在心里,我初八就要离开晋城了,一年到头大概也就回来晋城一两次!”

    她觉得往后见面的几率为零。

    听到她这样坦率直白的话,赵弦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女孩倒是不让人生厌。

    比起那些想着法子想要引起他注意的女人,可爱了许多。

    “有带手机下来吗?”赵弦朝着她伸出了手。

    秦筝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做什么?”

    赵弦取过她手里的手机,很快在上面输入了一串号码并且拨通,他口袋里的手机也响起了铃声,随即挂断,输入了他的名字,这才将手机递还给她。

    “这是我的号码,有空可以联系!还有……”

    赵弦看着她蹙眉的样子,又是一笑,“燕城是座不错的城市!”

    秦筝接过手机,不明白他最后那一句话的意思。

    赵弦走了,他前脚一走,秦筝就转了身噔噔噔地爬上了楼梯。

    听到身后轻快的脚步声,赵弦回头看了一眼。

    回到家里,秦父就朝她看了过来,“怎么这么快?”

    秦筝白了她一眼,“难不成还要我送他回家?”

    秦母从厨房走来,笑眯眯地盯着她看。

    “我们赵老师怎么样?”

    “就那样呗!我初八就要走了,再好也带不走啊!再说了人家还不一定能看得上我呢!”

    秦筝决定不理会他们,也没告诉他们赵弦刚才要走了她的手机号码,便朝着房间走去。

    “我洗澡去了,你们别胡思乱想了!我可没有现在交男朋友的心思!”

    之前是有过这样的心思,然而她都被拒绝了,现在交男朋友的心思是彻底没了。

    再说了,赵弦不过就是见了一面,她能有什么心思?

    而且赵弦刚才的举动也许就是礼貌罢了,她秦筝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洗完澡之后,秦筝就窝在了被窝里,将她偷***的那一张赵弦的照片发给了简水澜。

    此时简水澜正窝在顾琉笙的怀里安稳地拿着手机看小说,突然听得有消息提示音,她立即打开了微信。

    见是秦筝给她发来的消息,她很快打开,果然看到了秦筝给她发来的照片。

    照片中虽然是***的,有些模糊,不过看似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坐在餐桌前的男人长得很清秀年轻,五官都很不错,组合在一起还是挺耐看的。

    她立即将这一张照片给顾琉笙看,“这个男人看起来怎么样?”

    一听到简水澜这么问,顾琉笙没有去看手机里的照片,而是危险地眯起了双眼看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再怎么样的男人也比不得你的男人!”

    听到他这般狂傲的话,简水澜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凑了过去在他的脸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而后拍了拍他的胸口,催促,“快看看,这是秦筝他父母给她看上的男人,是大学老师,今晚上秦筝她父母邀请这个男人去他们家吃饭,可以说是给秦筝安排的相亲!”

    顾琉笙这才瞥向照片里的那个男人,随即问她。

    “那容昭熙怎么办?”

    当日他们两人滚到一起睡了一晚上,第一个发现的可是他!

    简水澜也是这么问过秦筝的,所以当顾琉笙这么问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

    “看来秦筝确实不喜欢容昭熙,所以没打算让容昭熙负责,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容昭熙单方面喜欢也没用,喜欢秦筝的人多得去了,又不是只有他容昭熙一人,如果非要都回应的话,那岂不是得忙死秦筝?”

    顾琉笙看着照片上的男人,“看照片哪儿看得出来人品如何,或者适合不适合。”

    “我就问你他长得好看吗?”简水澜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没我好看!与其看一个陌生男人,你不如多看看我!”

    这是顾琉笙的结论,而后继续看着手里的企划案。

    简水澜觉得跟他无法沟通,果然三岁一个代沟,他们的代沟有太平洋那么宽。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偷***了一张,糊了点儿,不过那个赵弦真人还是比照片好看那么一丢丢,人也挺有礼貌的,我爸妈似乎都挺喜欢他。

    翦水清澜:长得还挺不错的,看起来又年轻,看来你对他的印象还挺好!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印象还成,但是没打算这么快交男朋友,而且我初八就要离开这里。

    翦水清澜: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倒是可以多多交流观察,毕竟是你爸妈给你相来的,知根知底,要是喜欢的话就尝试交往看看,哎呀,容昭熙虽然恋爱手段不够高明,但模样也不错,容家家世也好,你将来要是嫁到燕城那该多少,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

    虽然交通方便,然而燕城距离晋城还是需要将近两个小时的飞机。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我也想啊,但是我爸妈这边尚且不好说,不过未来的事情谁晓得!至于容昭熙那货从来就不再我的考虑范围当中,再说了,容家也算得上豪门世家,那日子我可过不来,看看你在顾家我就觉得害怕,幸好顾大男神护着你。

    简水澜一想也是,豪门日子不好过,秦筝说话率直,容易得罪人。

    翦水清澜:看缘分吧,你年纪又不大不着急,我当时是为了寻求保护才结婚的,一开始也是各种不顺畅,各种抓狂!再说了除了容昭熙那货,公司不是好有几人喜欢你,你瞧瞧有没有看得上眼的,没有的话,回头我问问顾琉笙有没有宴会之类的,我把你带过去,咱们一起挑挑,然后制造几场偶遇。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行了行了,不跟你扯这么多,我又不着急,大后天我就回去了,你要是有空就开车去机场接我,我要睡了,这几天串门子每天都累得很。

    翦水清澜:行,初八我去机场接你,上飞机的时候给我说声。

    秦筝回了一句,将手机一扔窝在了被子里,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只好又爬起来取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差点儿就将手机给扔远了。

    才走了没多久的赵弦这个时候给她电话是几个意思?

    她以为与他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啊!

    接或是不接?

    此时手机在她的手里犹如个烫手山芋。

    响了好几声之后,秦筝才下了决心去接,“你你你……你不是才走吗?怎么就给我电话了,该不会是有东西落在我家了?可是赵老师你也该给我爸妈电话才是啊!”

    听到秦筝略显慌张的声音,那边的赵弦似乎轻笑了声。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到家了。打给秦主任或是宋老师的话,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是否休息了!”

    “哦,那我知道你到家了。没事就挂了,没事的话也少给我电话!”

    那边赵弦很快出声,“等等!”

    “做什么?”秦筝不解。

    “你似乎……对我有点儿意见。”

    秦筝当下就懵了,反问,“我对您老能有什么意见?”

    “那为什么没事的话也少给你电话?秦筝,虽然我也明白你父母的意思,但不管怎么样,你的父母是我的同事,我也到你们家吃过饭,见过你,算起来也认识了。今晚上就算是个相亲的场面,看不上眼也没必要就跟陌生人一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