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苏焕,你还是挺介意的对吧?
    听到赵弦这么说,秦筝也觉得自己好像对他挺有意见的。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反感相亲这样的事情,我还是更喜欢自由恋爱,虽然父母介绍的可能知根知底,然而心底有些抵触这样的,跟赵老师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想了想觉得自己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便又说道,“当然了,多一个朋友也是不错的,但如果我跟赵老师联系的话,我担心我父母会误会,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

    “我不反对你的观点,但如果担心你父母误会的话,这一点就不必放在心上,若是没有感觉你可以直接跟你父母说,我能理解。就是觉得你不需要这样抵触我,好了,有些晚了你早点儿休息,晚安!偿”

    秦筝也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心想这个赵弦的脾气看起来还挺好的。

    她都这样的态度了,也不见他发点儿脾气。

    于是秦筝也相信了她母亲所说的赵弦上课的时候教室都是挤满了人,就连窗子都能趴上几个。

    这样长相清秀耐看,又是未婚的男人放在学校里可是比起学校的男同学要有魅力许多。

    **

    苏家这个年并不好过。

    苏父是在后面才知道苏燃的事情,虽然心疼但更多的还是气愤。

    过年的时候也就苏父与苏夫人两人在家里过,苏焕则是留在了医院照顾苏燃。

    整个苏家虽然也是张灯结彩,然而还是笼罩着一股阴郁之气。

    苏父得知苏燃住院的事情,也就去了一趟医院,而后就没再去过。

    苏夫人每天还是会去一趟医院照顾苏燃,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苏焕留在医院亲自照顾。

    这个时候的苏燃差不多都恢复了,除了精神上的。

    时常疑神疑鬼,时常口中念念有词,容易担惊受怕。

    苏焕以前觉得苏燃脑子有病,如今是真的病着了。

    就想着等出了院之后,带她去看已经联系上的心理医生。

    “哥,我错了,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哥……”

    “苏焕,都是你害我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造成的!我恨你恨死你了……”

    看着苏燃一会儿怒骂一会儿求饶,从她醒来到现在整个人的精神都处于这样的状态。

    苏焕的脸色很是不好看,苏夫人也是一脸的酸楚无奈。

    苏夫人更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这是疯了!

    苏焕轻叹了口气,看着她的母亲,“妈,我出去走走,顺道办理下明天出院的事宜。”

    苏夫人点头,“去吧,我看着燃燃。”第一次过这样糟心的年。

    此时苏燃正在病床上磕拜求饶,看得苏焕心底一沉,回想到年少时那个娇俏可爱识大体的妹妹,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改变了?

    他本想去想姜紫瑜喝杯茶水的,去了他的办公室并没有找到人,只得朝着外头走去。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苏焕看着从黑名单恢复过来的熟悉号码,犹豫了下这才接起。

    “有事?”

    “我到燕城了,你在哪儿?”南青岳的声音很平静。

    然而苏焕可不平静了,之前南青岳就想过年来找他的,可他这边因为需要照顾苏燃只得拒绝。

    “在燕南医院,你在哪儿?”

    “在医院门口等着,我十分钟后到。”南青岳说完就掐断了通话。

    苏焕收起了手机,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

    南青岳是个对时间很有观念的人,他说十分钟之后,分秒不差地将车子停在了燕南医院的大门口,摇下了车窗,示意苏焕上车。

    苏焕上了车子,系好了安全带,便听得南青岳问他,“苏燃的情况如何了?”

    “身子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精神出了点儿问题。我倒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将燃燃掳走,查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没有丝毫的线索,本以为燃燃醒来就可以从她口中问出,可是问她任何话她都无法表达。”

    想到苏燃的现状,苏焕也很是无奈。

    “倒是难为你这个兄长了!”

    南青岳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车子朝着前方开去。

    苏焕看了一眼时间,正是下午3点,于是问他,“这是去哪儿?”

    “正是下午茶的时间,想必这些时日你也没有出来的心情,正好今天我来了,就一起吃点儿东西。”

    说到这里,南青岳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焕,“你倒是消瘦了不少!”

    这个苏燃放回来还是让苏焕操心,真应该等年后再放回来的。

    如今苏焕尚未查到丝毫线索,证明并没有怀疑到他的身上。

    也是,好端端的怎么会怀疑到他身上?

    而苏燃那边的情况他还能不清楚?

    “这个年过得还真是糟心!”

    他抓了抓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好些时日没有好好的休息,此时倒还真有些疲惫,索性闭上了双眼。

    那张异常俊秀的脸上,透露出白皙,因此眼睛下方的那两道青黑更是明显了些许。

    看到苏焕闭目养神也不知是否睡下,南青岳开足了暖气,车内极为暖和。

    车子一直开到了一家门面精致的茶馆,南青岳将车子停好才下了车,与苏焕双双入了茶馆,朝着窗边的位置走去。

    南青岳点了一壶茶,几块蛋糕,还有几样口味不同的饼干。

    苏焕平常还是挺喜欢吃点儿甜食的,这一点南青岳自然清楚。

    两人一入座,苏焕就感觉到南青岳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他却是疲惫地往沙发上一靠。

    这些时日他几乎都在医院里度过,母亲大了也不好让她晚上留在医院里,苏燃不分白日黑夜地折腾,几乎不让他安生。

    就算是睡着了也是在极度紧绷地状态下,没多久就醒来闹。

    南青岳看到苏焕这样的状态,便问,“苏燃那边什么时候出院?”

    “明天就能够出院,我打算给她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姜院长觉得苏燃应当是受到惊吓与刺激,心底恐惧,那些时日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将她折磨得精神错乱。”

    这也许就是苏燃撞上的南墙,只希望好了之后她能够放下所有,而非撞破了南墙,继续执着。

    “明天啊……那就先送她去看看心理医生,没什么效果的话,北川有认识还不错的心理医生,可以将苏燃送去北川治疗,我安排人照顾她,你也能够省得每天这样我她操心。”

    有这样的妹妹就是没有早点儿给她点儿教训,既然舍不得那么他只好暗中出手了。

    想到这里,南青岳微微勾起一笑,他平日里还是很少笑的,所以当苏焕睁开双眼的时候正好捕捉到南青岳那一丝尚未来得及收回去的笑容。

    苏焕还真有些错愕,没想到这个时候会见着南青岳的笑容,这家伙当他的面偶尔还能笑上一两次,但不频繁。

    不过对于南青岳的提议,他倒是没什么意见。

    “行,我这边先送燃燃去看看,若是效果不佳的话就送到北川,北川距离燕城有些远,就让燃燃在那边多待上一段时日,也当做散心!”

    想了想苏焕又问,“你是今天才到燕城的吗?”

    听他这么问,南青岳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

    “你不会是以为我这一次来到燕城没有先见你反倒先去找了旁人?苏焕,你还是挺介意的对吧?”

    对于这话苏焕没有理会,倒是服务员送来了茶水与点心。

    看着冒着热气的茶水,还有桌上几样精致的糕点,却想这这些食物简水澜应当会喜欢。

    想了想,他取过手机拍了一张满桌糕点的图片,而后直接发送给简水澜:喜欢吃吗?

    那边简水澜倒是回复得很快:喜欢喜欢!你要给我送过来吗?我在家里!

    苏焕:那你等会儿,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翦水清澜:苏焕你最好了!吃个下午茶还能想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