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所以我一直觉得你还是醉酒之后可爱且诚实
    看到简水澜的话也能够想到她现在激动的模样,苏焕不禁一笑。

    心底想着若是苏燃能够像简水澜这样那该多好,最起码不需要他操心这么许多。

    于是苏焕又喊来了服务员一口气点了十几样糕点与饼干,每样都来两份。

    “帮我将这些打包送到西江月圆!偿”

    而后他给了具体的地址,还有联系电话与联系人。

    整个过程南青岳就安静地在一旁看着,一直到苏焕忙完了之后才出声,“顾总的女人你这样照顾着,似乎不大妥当吧!”

    出来吃点儿茶点也要给她打包一份送去,这个女人面子真大!

    要不是她已经结婚了,而且与顾琉笙的感情看似深厚,只怕他是要多想了。

    “有何不妥当?”

    他反问,见着南青岳不说话,苏焕又笑了,“对于水澜我可是比琉笙早了那么几分钟认识的,那一晚上水澜的家里遭遇了小偷,她一个女孩子从十六楼的阳台爬到了隔壁的阳台,就这么闯入了我的眼帘。”

    “倒是个有趣的女孩子,要说他们能成事,我还是出了点儿力气的,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与平常所见的不大一样,或许对于琉笙来说是特别的!”

    一切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而后便是同居,然后结婚,委实让他诧异了好久。

    南青岳喝了一口茶水,看向他的时候目光幽幽。

    “也幸好简水澜已经成为顾少夫人,否则我可要多想了,你苏焕何时对女人有了兴致!”

    苏焕低低一笑,他倒是想对女人有兴趣,奈何这么多年来还是提不起兴致来。

    于是他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既然来到燕城,住在哪儿?”

    “若我想住在苏家你会同意吗?”

    苏焕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别,我爸这一阵子身子不好,看到你住到苏家怕得发病!在燕城苏家还是有几处酒店的,随你住都可以,或者……我在千禧园那边有套房子,你在燕城的时候可以住在那里。”

    虽然不能住入苏家,但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如此不明朗,也不是个法子。

    看来他得做点儿让苏家发现他存在的事情了!

    南青岳点头,“那就住在千禧园吧,晚点儿你送我去那边,对了,晚上还要留在医院?”

    “嗯。燃燃的情况我还是不大放心。”

    说着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将杯子搁下后,取了块蛋糕吃了一口。

    南青岳有些心疼苏焕眼底的青黑,“找几个佣人去守着她不就行了,还需要你这样每天亲自照顾,看你这一阵子没有休息好,黑眼圈都出来了!”

    说着南青岳倾身过去,伸出长臂,柔软的指腹轻轻地覆在那一片淡淡的青黑上,只是很快让苏焕给躲开。

    南青岳收回了手,眼里带着几分戏谑。

    “我在想什么时候加深你我之间的关系,也许坐实了关系,你就不会这样时刻想着逃避我了,苏焕,你可是说过的,我是你的!”

    “请你注意下场合!时间差不多了,医院就我妈留在那边照看,我送你去千禧园,一会儿就回医院了。”

    苏焕唤来了服务员结账,南青岳却已经从皮夹里取出了银行卡递过去。

    看到苏焕与南青岳两人,一看就是南青岳不好惹,服务员默默地接过了南青岳的银行卡。

    两人出了茶馆,苏焕还是有些不大自在,南青岳却将他的所有情绪都看在眼里。

    苏焕在上车之后,只说了一句:那不过是醉酒之后的话,不得当真。

    “所以我一直觉得你还是醉酒之后可爱!”

    **

    隔天,办理了出院手续,东西都让管家让人过来搬走。

    苏夫人与苏焕带着苏燃出院,苏燃还是有些疑神疑鬼,一路上念念叨叨,时而神色恐慌。

    苏燃紧紧地握住苏燃的手,这些时日唯一欣慰的就是苏燃还记得她,偶尔还能喊上一声妈。

    至于苏焕确实是认得的,然而一激动就是各种求饶或是各种埋怨。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刚带着苏燃走出了病房,南青岳也出现了。

    苏燃一看到南青岳犹如撞上了厉鬼一样,突然就惊叫了一声,瑟瑟发抖地缩在了苏夫人的怀里,甚至犹如孩童一般嚎啕大哭出声。

    苏夫人一面安慰苏燃,眼尾偷偷打量着对方气势逼人的男人。

    而苏焕没想到南青岳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脸色微变,打算当做不认识,也希望南青岳可以配合一些,奈何南青岳走了过来,朝着苏焕望去。

    “知道苏燃今天出院,我特意过来接你们!看样子苏燃的病情似乎没有好上多少。”

    苏夫人听到这话,默默地看着南青岳,难道这人是她女儿的什么人?

    例如……

    爱慕者?

    看对方生得人高马大,气势逼人,容貌俊朗,一看就是个不可少见的男人。

    若是对她的女儿有意,她倒是有些心动,就是燃燃现在这一副样子……

    就不知道这是哪一家的少爷,怎么看着面生得很。

    苏焕一下子也不知该如何接话了,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如今他想当个陌生人都不成了!

    还是苏夫人先开的口,“苏焕,这是燃燃的朋友吗?”

    苏燃从住院之后,虽也有人过来探望,然而来的都是以往还算交好的千金名媛。

    可苏燃现在的样子他们也没让人过来见她,都是在病房外坐坐就送走了。

    南青岳看向苏夫人,“妈,我是苏焕的朋友!”

    一句妈,让两个人犹如晴天霹雳,苏夫人更是脸色都煞白一片。

    苏焕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就这么愣愣地盯着对面的南青岳,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说话,怎么突然就喊妈了。

    他的母亲是比他父亲的心脏要强壮一些,可也不能这么受刺激。

    怀里的苏燃依旧瑟瑟发抖,脸色比他们两人还要惨白,甚至一声都不敢吱。

    苏夫人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她还以为这是心仪苏燃的男人,没想到……

    难道苏焕已经如此猖獗到将男人都敢带到她面前的程度了吗?

    这一声妈喊得她一颗心都揪疼了!

    苏夫人没有看南青岳,目光落在苏焕的身上,颤抖着出声,“苏燃,这是怎么回事?”

    “妈,这里人多,我们回去再说。”

    苏焕知道今天怕又是一场浩劫了,这事情若是让他父亲知道……

    而后给南青岳使了个眼色,声线泛冷,“你先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

    南青岳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退缩从来就不是他的风格。

    “妈,我送你们回苏家吧,具体事宜我自然会一一给妈一个交代!”

    苏焕有些头疼,这个南青岳今天是来捣乱的?

    苏夫人的神色逐渐泛冷,没有再搭理他们,带着苏燃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怀里的苏燃瑟瑟发抖,一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抓得她手疼。

    她想着身后苏焕与那个男人,又看看了怀里的苏燃,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身后苏焕看向南青岳,“你今天这是发了什么疯?”

    南青岳放缓了步伐跟上,“你迟迟没有给予我答案,我只好自作主张了,这一声妈早晚是要喊的,现在不过就是让咱妈早点儿适应罢了!”

    “南青岳,你实在是……你就这么确定我苏焕看上的是你?”

    苏焕没有再理会他,直接追上了他的母亲与苏燃。

    南青岳并不以为然,苏焕这人在感情方面便是喜欢口是心非,甚至喜欢纠结。

    电梯的空间本是不小的,然而四个人,还有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进来突然就让人觉得变狭小了许多,苏燃压根就不敢去看南青岳,那是她的噩梦。

    全程都缩在苏夫人的怀里,整个人颤抖得厉害,嘴里小声地念念有词,一双眼睛充满了惊恐与绝望,任由苏夫人怎么安慰都没有效果。

    到了停车场,最终还是坐上了南青岳的车子,尽管苏夫人一百万个不愿意。

    然而南青岳强悍的气势就在那里,就是苏焕也耐他不得。

    苏夫人早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性向问题,可也从未如此明目张胆地带回来。

    甚至也未曾提起过与谁有过亲密些许的关系,如今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

    南青岳开车,苏焕坐在副驾驶座上,后车座坐着苏夫人还有一直扒着苏夫人不放的苏燃。

    想到尚未自我介绍,南青岳便出了声,“妈,我是南青岳,家在北川。”

    苏夫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心头猛然一跳,北川的南青岳……

    难道是……

    那个北川第一富南青岳?

    她们苏家在燕城有头有脸,还挤入燕城三大家之一。

    身为苏家的夫人对于各地的一些重要人物还是有所听闻,北川第一富南青岳在北川的地位就相当于燕城顾家的顾琉笙。

    不过南青岳向来低调,很少露面,苏焕是什么时候与他扯上关系的?

    而且还是这样让人无法接受的关系!

    苏夫人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带了个男人回来,“南先生别喊我妈,我只有苏焕一个儿子,这么让人知道了是要笑话的!”

    苏焕头疼地闭了闭眼,对于这样的状态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南青岳倒是不将苏夫人的抵触放在眼里,认真地开着车,又说了句,“妈,苏燃的精神似乎有些问题,苏焕说了已经给她找了心理医生,若是效果不好的话,我倒是建议将苏燃送到北川,那边我有认识的心理医生,再说了给苏燃换一个环境兴许会好一些。”

    这一句话确实说到了苏夫人的心坎里去,然而苏夫人并不打算领情。

    “不必了!”

    那一口一句的妈喊得她一颗心颤抖不停,心中更是乱得不行。

    怎么就带了个男人回来啊!

    还是个不好得罪的人,对于南青岳的手段,她还是有些听闻的。

    这是个狠戾的男人!

    怀里的苏燃似乎是听懂了南青岳的话,整个人颤抖得更是厉害,口中表达的声音也清晰了许多。

    “不要……不要……饶了我吧,大哥快来救我,救我……不要不要去……”

    苏夫人心疼地抱紧了苏燃。

    南青岳却没有放弃的打算,“我倒是觉得妈可以考虑看看,兴许对苏燃有所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