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你离婚了,我打算接手,就这么简单。
    苏夫人心里崩溃地拒绝,“南先生,你别喊我一声妈了,我承受不起!”

    此时苏焕终于开口,“你能好好开车吗?不行的话你下车换我来!”

    这个人不是向来高高在上、沉默寡言,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态度吗撄?

    怎么一遇上他母亲话就这么多了?

    南青岳这才闭嘴了偿。

    心里却是暗暗想着这个苏夫人的承受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没有被他那一声妈给吓晕过去。

    至于脆弱的苏父……

    一会儿喊他不晓得可否承受得住。

    车子在苏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苏夫人带着苏燃下了车,头疼地看了一眼正打算下车的南青岳。

    都送到了家门口,总不能不让人进去吧!

    苏焕却没打算让南青岳下车,看到他打开了车门,直接将车门给关上。

    “回去千禧园,今天还不是时候!”

    他可不想又将他父亲给气到住院,而且这个时候压根就不能再受刺激了。

    见此,苏夫人一句话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苏燃回去了苏家。

    南青岳摇下了车窗,目光淡然地盯着苏焕看。

    “第一次来苏家,就这样被你拒在门口?”

    “南青岳,你今天吓到我妈了,她这些时日为了燃燃的事情操了不少的心,你能别来捣乱吗?我爸身子不好,这要是吓出个好歹来……”

    未等苏焕说完,南青岳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那你说说何时一本正经地将我介绍给你的家人?你知道我南青岳向来没有多少耐心的!”

    “我为何要将你介绍给我的家人?南青岳,你我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复杂吧!”

    南青岳目光一冷,直接伸出了车窗拉住了苏焕的手臂。

    “苏焕,我以前好好地还对女人有那么丁点儿的兴致,也知道自己往后纵然不爱,也会娶一个女人传宗接代,然而你却硬生生地将我掰弯,你既然让我看上了你,是否就该对我负责到底?我耐心有限,别让我发狠!”

    苏焕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死死地被他握着,“放手!”

    “我问你,什么时候将我规矩地介绍给你家人?我们寻个时间出国将证给扯了!”

    苏焕垂下了眼眸,没有看他,而是抬手一点一点地将他的手指掰开。

    “给我时间再好好的考虑,首先我家人不会那么轻易接受你,想必你的家人更不可能会接受我,你可能不知道吧,我苏焕是有未婚妻的,虽然我是不承认,然而始终存在。至于你……我也听说南家给你订下了妻子人选。”

    “那些都不是问题,我要的是你的一个答案,什么时候?”

    “下辈子!”

    苏焕淡淡地出声,转身就回了苏家,顺道让人将大门给锁上了。

    南青岳看着那紧紧关闭的大门,心底谈不上气,两家确实都不容易接受,可只要他南青岳不放手,便不会有人胆敢逼迫他接受。

    今天让他母亲知道他的存在已经够了,至于苏父……

    再找个适合的时机吧!

    南青岳并没有在苏家门口逗留太久,很快开着车子离开。

    **

    初八,秦筝回来燕城的日子。

    11点的飞机,飞到燕城也差不多快要一点了。

    然而遇上飞机晚点,简水澜也有些无奈,眼看还要多等半个多小时才到燕城,她只好找了一处咖啡厅坐下来等。

    已经一点半了,她是空着肚子过来的,难免有些饿,又没打算独自去吃。

    想等秦筝下了飞机再一块儿吃点儿东西,于是就点了一杯咖啡,等待秦筝下飞机之后给她电话。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此时正朝着柜台的方向走去,看到那个人时,简水澜在心中直呼怎么世界这么小?机场的咖啡厅也能够遇上!

    她想着是不是该溜走,但看了一眼才刚刚送来的热咖啡又觉得浪费。

    也许唐卿不会发现她的存在!

    想到之前两次堵她的时候,就跟个疯子似的,她干脆从一旁取出一本杂志翻开放在桌上,正好挡住了她的脸。

    希望别让唐卿给发现,心里默默地念叨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然而她的遮掩与念叨全都白费了,唐卿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咖啡往桌上一放,人高马大地简水澜的面前。

    看着以书遮脸的简水澜,提示她,“这样是遮不住的,我唐卿没瞎!”

    听到对方的声音,简水澜将杂志放了下来扔到了一旁,哼了声,“这世界真小啊!”

    也就他当天跑得快,否则让顾琉笙看到了非打断他一条腿!

    唐卿在她的对面入座,“来这里等人?”

    “我等人需要你管吗?”

    简水澜睨了他一眼,低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没打算理会他。

    “那真是巧了,我也在等人!”

    简水澜没理会他,取出手机把玩着,偶尔看一眼时间,就想着时间过得快一些

    看到简水澜没理会他的打算,唐卿并不打算放过,搅拌了几下咖啡之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不过是轻扫峨眉罢了,一张脸就显得格外生动。

    “这么久不见,你就不问我伤势好了没有?”

    “你伤势要是没好能过来机场蹦跶?还有我对你的印象只存留在两次差点儿让我撞车,所以唐先生,我们似乎没有好到在外头碰面了需要打招呼的程度吧!”简水澜继续睨他。

    唐卿倒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反倒低低地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离婚?”

    这是遇上了疯子?

    “不会离婚!”

    觉得与他没有话说,简水澜拿着手提包端起咖啡朝着另一边的空桌走去。

    入座之后,就想着这咖啡厅为什么不弄点儿单人桌?

    唐卿很快也端了咖啡过来,依旧是在她的对面入座,“我也觉得这个地方不错!”

    唐先生,你这样子是不是很幼稚?我离婚不离婚关你什么事情?

    “你离婚了,我打算接手,就这么简单。”

    “不会离婚的!”简水澜再次强调。

    顾琉笙对她这么好,处处能够维护她,也会在必要的场合里给足她面子,她疯了才会跟他离婚!

    虽然不喜欢顾夫人,可她没必要因为一个老妖婆就放弃自己所喜欢的男人。

    “会不会离婚你说了不算,我拭目以待!”

    他抬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却又让她无处躲避,“简水澜,我不介意你已婚,可是别让我等候太久了!”

    看到她愤怒的目光,唐卿满意地松开了手。

    “你放心,你若是离婚之后跟了我,我只会比他对你更好,对你一心一意,而非这边娶了你,那边又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得到自由之后,简水澜擦了擦被他碰过的下巴,只恨不得将杯子里的咖啡朝着这个男人的脸泼了下去。

    “唐先生,我们见面次数不多,实在没有必要谈论离婚或是接手的问题,还有你这样诋毁顾琉笙,就没想象出后果,顾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顾琉笙跟哪个女人卿卿我我了,她怎么不知道?

    “顾家人是不好惹,然而我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唐卿也不欲多说,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我等的人差不多也该到了,就先走了,有空电话联系,别想着拉黑,否则下回可不是捏你下巴那样简单,兴许会……”

    说到这里,唐卿看着她娇嫩浅粉的唇,最后什么都没说,起身离去。

    桌上还有一杯只喝了一口已经逐渐冷却的咖啡。

    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看着那一道高大的人影大步离开。

    大年初八,不宜出门?

    真是倒霉,怎么来个机场也能遇上?

    简水澜又等了些时候,终于接到了秦筝打来的电话,“我下飞机了,你在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