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我就想着万一小澜怀了孩子,在妈那边受了委屈
    “差不多结案了,爷爷有别的看法?”

    “总觉得不简单,怕是有幕后之人,虽然华源公司也看中了那一块地,这么一说倒是让人信服,你有什么看法?”顾老爷子反问。

    “没什么看法,只是暗中继续调查,只怕若是有幕后之人那就是冲着我来的,上回是我与宋微疏忽了,往后不会了,所以爷爷不需要再操心这些事情。”

    顾老爷子点头,“爷爷老了,这些事情也不打算去参与,既然已经将顾家的产业都交给你,便是相信你可以处理好!偿”

    两人静默了些时候,不过才下了几子胜败就已经可以看得出来,顾老爷子眉头一皱。

    “你这臭小子心不在焉的,平日里都不见得你手下留情,今儿是……”

    想到这里,顾老爷子就笑了起来,“你这是担心那小丫头在你妈面前吃了亏?你妈是不喜欢那小丫头,但起码懂得分寸,就是给她点儿委屈受罢了,你这突然给她找了个媳妇,总得让你妈出口气,别老憋着!”

    若只是找点儿委屈受,他还不至于如此,毕竟他母亲再狠绝的事情也做过了。

    顾琉笙笑了笑,“就担心妈又羞辱小澜了,我们这些时日恩爱得很,我就想着万一小澜怀了孩子,在妈那边受了委屈,情绪不好,怕也要对孩子不利。”

    说着落下一子。

    顾老爷子手里的黑子就要落下,听得顾琉笙这么一说,也有些担心了起来。

    “那小丫头真有孩子了?”

    顾琉笙摇头,“尚未清楚,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颗黑子一直被顾老爷子捏在手里迟迟没有落下,顾琉笙见此,心里头一笑。

    被顾琉笙这么一说,顾老爷子也有些担心,于是喊来了个女佣。

    “你去看看夫人与少夫人两人正在做什么,偷偷去看,别吱声。”

    “是!”

    女佣应了声很快就离开了。

    而后看向自己的孙子,“这样可能放心了?”

    顾琉笙摇头,“没有亲眼目睹还真不放心,而且不知道小澜需要过来跟妈学习多长时间,毕竟现在都已经开始上班了,平日里也忙得很,加上我那边也有不少的事情!”

    “一周学这么点儿时间,也不知道那小丫头能学多少,要不就先以半年的时间试试看效果吧!有你妈教导爷爷还是比较放心的,你妈还有两个你那两个婶婶相比,还是你妈更胜一筹!”

    想到半年的时间每周自己的孙子孙媳妇都能回来几次,顾老爷子的脸色带着几分愉悦。

    半年……

    顾琉笙确实蹙了下眉头,“我倒是认为没有必要学习这么长时间,先看看妈的教导成果吧,若是不成的话又非要小澜学习这些,我可以找人过来教导她,不如先以三个月为期限,爷爷觉得如何?”

    本来他还想着两个月的,就是一个星期他都不想回来。

    “你小子一下子就给砍去了一半的时间,罢了,三个月就三个月!若是悟性高的话,三个月的时间也能学到不少,若是悟性不好,三年也学不了什么。”

    顾老爷子说着将黑子放在了之前想放的位置上,而后喝了一口热茶。

    两人又下了一会儿,刚才离开的女佣很快就回来了。

    “老爷子,少夫人正在给夫人泡茶,但泡了几次夫人都不满意,我听说一会儿夫人会亲自教导少夫人泡茶。”

    顾老爷子让女佣离开之后看向顾琉笙,“这下你该放心了吧!你妈虽然不喜欢那小丫头,但毕竟还是懂得分寸的,这事情既然你妈揽了过去,必定会做好的!”

    对于这个大媳妇,顾老爷子还是很满意的。

    顾琉笙却不这么想,可此时人在这里也不好丢下顾老爷子过去,于是按耐着性子陪着顾老爷子下着棋。

    因为注意力并不集中,几次自己的局势岌岌可危。

    **

    “太淡了,重新来!”

    简水澜也不知道自己泡了多少次,每次都被嫌弃,不是太淡就是苦涩,无法入口。

    对于茶艺她以往也是学过的,虽然学的时间并不长,然而悟性还算可以,泡出来的茶水也不至于被顾夫人嫌弃成这样,

    十几遍了还是无法通过,而顾夫人也没指点过,只一味地嫌弃。

    她知道顾夫人不过是借此为难她罢了!

    “顾夫人要是觉得我泡的茶水不行,不如请指点我一些我一定好好地学。”

    “你再泡一杯我看看!”

    简水澜点头,她将之前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再重新全部重复了一次。

    洁具、赏茶、置茶、洗茶、冲泡、分杯,动作流畅自如,一直到完成之后,她将刚泡出来的茶水端到顾夫人的面前。

    “顾夫人请再品尝看看!”

    顾夫人笑看了她一眼,抬手就要端过她手里的杯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杯刚冲泡出来的茶水直接洒在了她的手背上,疼得顾夫人突然就尖叫出声。

    杯子里的水都洒了出来,简水澜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跳开倒是没有洒到她的手,杯子也应声掉了下去,摔成了碎片。

    此时顾夫人捂着自己的手,疼得脸上一片煞白。

    “简小姐,你这是……这是打算报复我对吗?我耐着性子教你,而你就这样不耐烦,还用茶水烫伤我,简直是……”

    “我……我没有!”

    简水澜也没想到这一杯热茶会烫上她的手上,此时已经红了一片。

    外头的江姨听到顾夫人的尖叫声,立即跑了进来,就看到顾夫人惨白着脸捂着自己的手,地上摔了一只杯子,而被她捂住的手边上一片泛红。

    “夫人这是被烫到了?”

    江姨立即过来将顾夫人搀扶起来,也看到了她手背上的烫伤,立即带着她朝着卫生间走去,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冲在烫伤的地方。

    镜子里,顾夫人因为忍着疼,眼底都是泪光。

    “你去找阿笙过来,让他先带着简小姐回去,我今天手背受伤,怕是教导不了了,等过几日我这手好些了再继续教导。”

    江姨点头,“那夫人先用冷水冲上二十分钟,我让人联系医生马上过来一趟。”

    江姨安排好一切,便离开了。

    顾夫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勾起一笑。

    想跟她斗,今晚怎么也要让她不好过!

    简水澜沉默地站在客厅里,回想着刚才的情况。

    她的杯子还是端得很稳当的,绝对没有因为生气而将杯子里的茶水洒在孤夫人的手背上,分明是她接过杯子之后才……

    可又有谁会相信顾夫人这是自己故意洒在自己手背上的?

    毕竟那是刚刚烧开的水,一会儿顾琉笙来了,会相信她吗?

    江姨很快就到了顾老爷子的书房,她敲响了门。

    “少爷,夫人被烫伤了,说今晚怕是教导不了少夫人,让少爷先将少夫人带回去吧,等夫人手背的烫伤好了再继续教导少夫人!”

    一颗白子本要落下,却因为江姨的话一偏,旁边的棋子顿时被碰到了别的位置,辨别不出。

    顾琉笙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一次怎么换成他母亲受伤了?

    顾老爷子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怎么你妈被烫伤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去看看!”

    毕竟坐了有些时候,顾老爷子拄着拐杖起身,顾琉笙也过来搀扶着他。

    “爷爷不如就别过去了,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就是!”

    “哼,谁晓得你是不是要站在你媳妇那边了!一起去看看怎么回事,不是泡个茶水吗?怎么还烫到手了。”顾老爷子加快了脚步。

    两人到了客厅的时候,只见简水澜沉默地站在那里,地上碎了一只杯子,卫生间传来流水的声音。

    顾琉笙走了过去,拉过了她的手,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才问,“有没有烫到?”

    简水澜摇头,“我没事,但你妈妈被烫到了,似乎伤得不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