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所以说,顾琉笙,你信我?
    她一下子也不想解释了,就等着顾夫人先来说就是。

    顾琉笙点头,“你先到沙发上坐着,我去看看妈怎么样了!”

    此时顾老爷子已经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正看到顾夫人的左手正在水龙头下冲着,明显可见手背上大片的泛红。

    他皱了下眉头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好好教导她,怎么还烫伤了自己?偿”

    此时顾夫人的眼里有些泛红湿润,看到是顾老爷子过来,轻叹了声而后摇头。

    “不就是烫了些伤罢了,没多大问题,就是手有些烫伤这两天怕是不能够教导简小姐了,也怪我可能太过心急,妄想一晚上教导她能泡出一杯像样的茶水来,怕是简小姐学得有些不耐烦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老爷子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顾琉笙走了进来,看到他母亲手背上泛红一片,此时还用冷水冲着降温,顾老爷子朝着顾琉笙望来。

    “阿笙,你这事情你怎么解决?”

    “小澜的性子我是知道的,她年纪虽然不大,但做事沉稳,心地善良,纵然学得再不耐烦,再不喜欢妈,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对妈故意动手,所以这一件事情上不是妈故意用苦肉计,便是自己不小心洒手背上了,不知道我说得是否正确?”

    苦肉计……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顾夫人深呼吸了口气,“阿笙,那是刚泡的茶水,我就算对自己再怎么狠也不可能洒在自己的手背上吧,我自幼在薛家被一众长辈捧在掌心里长大,后来嫁到顾家,也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你觉得我会这样狠用这样的开水烫自己?”

    眼底的红意越来越是明显,顾夫人朝着顾老爷子望去,“爸,你觉得我会这样狠心吗?”

    顾老爷子轻叹了声,“会不会是那小丫头不小心洒在你妈手上了?”

    “能否请妈将刚才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他倒是想听听他母亲的说辞。

    顾夫人点头,“你们去了书房之后,我留在客厅里教导简小姐,就想着教她茶艺,然而泡了几次我都不满意,就提了几句,结果当她倒好了茶水之后递给我,我才堪堪接住她就松开了手,也不知是不是松得太快茶水就洒在了我的手背上。”

    此时江姨已经带着医生过来,顾老爷子便带着顾琉笙走了出去,将地方留给医生与顾夫人。

    而江姨也让佣人将地上的碎杯子都打扫干净。

    简水澜依旧是站着的,卫生间里面的话她还是听得清楚的,看到顾琉笙走来,眼里便有些雾气。

    刚才那一番话,足够证明顾琉笙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顾老爷子走了过来,站在了简水澜的面前,他本就生得高大,纵然已经上了年纪,那气势却没有减弱,手里拄着拐杖,在地上轻敲了几下。

    “小丫头,换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简水澜垂下了眼眸,看着一旁走来的顾琉笙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

    心中的委屈倒是因此消散了许多,她抬起泛红的眸子朝着顾老爷子望去。

    “爷爷,我没有用茶水洒顾夫人,我不会笨到在爷爷与琉笙的面前做这些事情,当时顾夫人已经接过了茶水,却不知道怎么就打翻了,我怕被溅到所以就急急后退了一大步,躲避开来,没想到顾夫人的手已经通红一片。”

    此时顾夫人已经冲凉了好些时候正要出来让医生上药,听到简水澜的话,不过淡淡地应了声,“那就当做是我不小心洒到自己手背上算了,怎么说我也是长辈,难道我还要跟你一个小姑娘计较这么许多?”

    简水澜还想再说的,可是想到顾老爷子也在此,事情扯大了也不过是让顾琉笙难堪罢了。

    她抿着唇不再说话,顾老爷子看了在场的人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一直等到医生给顾夫人包扎好了手上的伤,又让江姨送了医生离开。

    顾琉笙也没打算继续多留在这里,“妈,爷爷说了教导的时间为三个月,虽然今晚上发生了这样不开心的事情,但过几天等妈手上的伤势好了,我还是会将小澜送来给妈继续教导,希望妈别再这样处处刁难。”

    看到顾夫人脸色逐渐煞白的样子,顾琉笙的眼里更是冷了几分。

    “倘若今天真是小澜用开水烫了妈的手,我想也是你应得的,当初小澜车祸,流了那么多的血,怕是你也还不了!”

    他走到一旁取走简水澜的包包,又让让佣人取来简水澜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等她穿好之后,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等到他们两人离开之后,顾夫人气得有些发狠。

    今晚她总算是看透了这个儿子!

    本以为她今晚上这一举动,顾琉笙必定要占在她这边的,毕竟她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纵然之前有诸多的不对,可她始终是他的母亲啊!

    今天这个伤,可是白白地受了!

    原本以为自己的儿子会站在她这边,再不济,老爷子也会为她说几句话。

    然而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看到桌上的茶盏,她气得一挥手全都砸在了地上,只觉得发泄之后心里才顺畅了点儿。

    **

    外头的风夹杂着一股刺骨的冷意,周边的灯笼尚未撤走,一到晚上就全都亮了起来。

    简水澜的手被顾琉笙紧紧地握住,两人并肩而走,期间简水澜因为情绪不高,走得很慢,顾琉笙也只有放缓了步子。

    而后捏了捏掌心里的柔嫩的小手,声音染上了几分轻快,“心里头还是觉得不舒服,是不是听到我说了过几天还要过来跟着妈学习?”

    简水澜摇头,“也不是,但今晚我真的没有故意去泼你妈妈,我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去烫伤她,我也没想让你插在我跟你妈之间难堪。”

    “我知道!我认识你的时间虽然不长,然而也是你最为亲密的人,我知道你的秉性如何!”

    顾琉笙停下了脚步,灯光中他看着身边情绪不高的小女人,便走到了她的面前。

    “将妈晚上怎么教导你泡茶的事情事,无巨细地都跟我说一遍。”

    简水澜想了想,便将自己泡了十来次的茶水都说了一遍,“她一直嫌弃我不是泡得太过寡淡无味,就是嫌弃苦涩让我重新来,一直到了后面烫到了手就说是我学得不耐烦了烫她手的!”

    “我知道你母亲之前说出这样的要求,必定不会让我好过,所以也有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她会用这样的手段,毕竟那茶水是真的刚烧开泡上的茶。”

    听到简水澜这么一说,顾琉笙蹙起了眉头。

    “期间妈没有说一会儿要教导你如何泡茶?”

    “没有!”简水澜疑惑地摇头。

    顾琉笙沉默地取出了手机,很快给江姨拨打了个电话。

    “江姨,将今晚在爷爷那边值班的那个女佣开除了,我顾家用不起喜欢谎话连篇、造谣生事的佣人!”

    他很快掐断了通话,看到简水澜不解的目光,便解释,“今晚我并不放心你单独在妈那边,所以爷爷就派了人去你们那边看看,却说你正在给妈泡茶,然而妈一直觉得泡得不好,说一会儿要教导你,爷爷还觉得很欣慰。”

    “今晚上爷爷离开没有处理这事情,想必也是想通了这一点,所以就先离开了,并非是相信了妈所说的话。只是妈毕竟是长辈,又是很得他信任的大媳妇,所以也在我们这些晚辈的面前留给她一些面子。”

    听到他的话,简水澜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抬起小脸的时候,眼里有着晶莹的泪珠。

    “所以说,你相信我?我是恨你母亲的狠心,当初可以那么对待我,可我真的没有烫伤她!”

    今晚上她确实觉得很委屈,若是伤在她的手上,还不至于这样被动。

    可是伤到了顾夫人的手上,她可算是百口莫辩,谁会相信顾夫人是自己故意烫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