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小澜,你觉得我还有额外的时间出轨?
    还是别回忆了,那秦筝完全就是个开飞机的。

    简水澜倒是不觉得怎么样,况且顾琉笙看着还挺乐在其中的。

    于是老实点头,“确实如此!”

    容承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取出了手机,在他们五个人的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惊天消息,堂堂顾总上下班竟然由他老婆接送偿!

    简水澜也是带了手机的,所以当容承祯一发消息她就收到了,打开一看,忍不住一笑。

    “有必要这样惊讶?”

    顾琉笙倒是很快回了信息:老婆心疼我,你们就羡慕吧!

    苏焕:这恩爱秀的,我当做没看到。

    姜紫瑜:没什么可羡慕的,他最近肾虚!

    看到容承祯突然就笑出了声,简水澜默默地腹诽:这个真的是他们那个高冷总裁?

    但是看到姜紫瑜的话时,简水澜也就沉默了。

    她才发现这个姜紫瑜有些时候还挺毒舌的。

    容承祯问她,“不会真肾虚吧?姜院长可还真有不少这方面的偏方,要不要去问问他?”

    简水澜当即就皱起了眉头,这个顾琉笙怎么就交了一大群的损友?

    “他才不需要!倒是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不娶老婆?你妈不逼你吗?”

    容承祯默默地闭了嘴,他最近快被他妈给烦死了!

    **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去猜测,要选择相信,然而还是忍不住地会去胡思乱想!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纵然长大后没有走到一块儿,可小时候却说出长大要嫁给他的话。

    想到这里,简水澜还是忍不住地吃味了!

    却不知顾琉笙对于那个宴姑娘是什么样的态度,加上顾夫人又是个闲不住的主,没有看到她跟顾琉笙离婚,怕是不会甘心。

    想到这里忍不住就头疼起来!

    车子一路上平稳地开到了顾氏集团大厦的大门口,倒是看到正掐着时间走出来的顾琉笙,心底陡然就升起了一股怨气。

    这个成日里只会招蜂引蝶的男人!

    顾琉笙走了过来,拉开了副驾驶座上的门,坐了上来,系好了安全带,才抬手去揉简水澜柔软的头发。

    “中午去宴氏私房菜吃吧,我已经让宋微订好了饭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吃饱回去正好可以休息。”

    要是平日里顾琉笙提议去宴氏私房菜吃饭,简水澜是第一个举双手同意的,可今天就觉得自己心中有一股邪气横生。

    “为什么又选择去宴氏私房菜吃饭?”

    莫不是为了回忆那个宴姑娘?

    听到简水澜的声音与平日里有些不大一样,顾琉笙微愣看向她,“怎么了?”

    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将心底的邪气狠狠压住。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怎么老是选择宴氏私房菜,我觉得回家吃饭挺好的,我烧个饭菜也不需要用到太多的时间,这几天中午不都是我烧饭吗?怎么,难道你不喜欢洗碗?大不了中午的碗我洗就是!”

    顾琉笙倒是没多想,只是松开了揉着她发丝的手,轻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转过了脸与他对视。

    “这几天你太过辛苦了,所以想着到外头吃饭,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吃宴氏私房菜的那些招牌菜?若是吃腻了,我们换一家就是。要不就去我们家楼下的那些餐厅选择一家吧,那些餐厅卫生做得不错,菜色也不错,吃完饭直接上楼就到了家里,倒也不错。”

    “那就回去楼下的餐厅吃!”

    简水澜傲娇地回答,她还真没什么心思再去宴氏私房菜了。

    谁晓得顾琉笙每次去那里,是不是在心底里回忆他的小青梅!

    原来这样冷情的男人也曾与人青梅竹马,想到这里简水澜就觉得更不是滋味了。

    西江月圆的餐厅自然也是不错的,毕竟来这边吃饭的大都是西江月圆的住户居多。

    两人选了一处风评不错的餐厅,简水澜就点了好几样菜,而后将菜单递给顾琉笙。

    “想吃什么,自己点!”

    顾琉笙接过菜单,又点了几样简水澜喜欢吃的,这才将菜单递给服务员,而后看向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简水澜。

    “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公司里谁给你气受了?不如就辞了这一份工作,到我那边我给你安排一份你喜欢的工作好不好?对了,我那边这阵子缺了一个插画师,我见你画得很不错,不如你去当个插画师也好。”

    顾琉笙想了想也觉得这样很不错,“先去那边当个半年的插画师,回头我给你整个公司由你自己经营,自己当老板,而且你现在的资金也足够你开家小公司玩玩了,要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可以将宋微借你用几天!”

    插画师,开家公司……

    老实说简水澜还是挺心动的!

    在致远这一份工作对于她来说确实很不错,而且与秦筝都在这里时常可以打打闹闹,有个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加上办公室的人员还是有不少对她挺好的。

    现在任凭她卡里的存款想要开家小公司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现在的话题似乎不是这个啊!

    简水澜暗自生着闷气,没有回答顾琉笙的话,一直等到服务员将饭菜都送来了,便默默地吃着。

    顾琉笙给她夹了几样菜,见她都默默地吃了二不是夹到一旁去,便知道她这气也不是太过厉害。

    暗暗想着自己这是哪儿得罪她了!

    回想到今早群里的话题,莫不是……

    “难道是因为姜院长那一番话?为夫是否肾虚我想你应当最清楚!”

    简水澜立即瞪他一眼,“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出轨了?”

    正握着筷子打算夹菜的手微微一顿,顾琉笙将筷子搁放好,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所以说这个女人这个时候闹脾气,是怀疑他出轨了?

    “你从哪儿发现我出轨的?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了白天几个小时在公司里,一日三餐都跟你一块儿吃饭,每天晚上也跟你寸步不离,小澜,你觉得我还有额外的时间出轨?”

    这点简水澜也是知道的,“可谁晓得你心里是不是出轨了!”

    “那你觉得谁能让我心里出轨?”顾琉笙一本正经地问她。

    “谁晓得你心底里到底居住了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嗤笑了声,也不再理会,默默地吃饭,心里却有些酸涩,明天她倒是要去会会晏家那个姑娘。

    顾琉笙听她这么一说,也知道事情必定不会简单。

    “你怎么突然会这么怀疑?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些什么?”

    如果不是有人跟她碎嘴,简水澜断然不会突然这么问他,而且大早上的一切都还好好地,也就是中午突然就对他有了怀疑,一定是早上见了什么人。

    然而简水澜却没理会他!

    顾琉笙也知道如果简水澜不说,那么自然无法从她口中知道些什么,于是他直接拨打了朗月的号码。

    朗月很快接起,“顾总有何吩咐?”

    “早上少夫人主要见了什么人?一一说来!”

    简水澜抬眼看了他一眼,能这么问的,大概是找上朗月了吧!

    朗月细细想了一番,“早上少夫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除了办公室的白莲,还有杨络,还有陆屿办公室的几个人,后来少夫人去了一趟容总的办公室,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出来的时候还见了秦小姐,下楼的时候碰到了容昭熙。”

    顾琉笙掐断了通话,见这些人都还算正常,难道问题出在了容承祯那边?

    “是不是承祯跟你说了什么话?”

    除此之外,她所见的这些人有一半不清楚她的身份。

    “所以说,你这是心虚了?”

    “当真是承祯跟你说了什么?”

    随即又觉得不对,“不管承祯跟你说了些什么都别去相信,我心底眼里有什么人你不是应当最为清楚的?至于出轨……我顾琉笙不至于会在婚内出轨,而且能够让我出轨的女人尚未出生!”——

    题外话——谢谢h_lkwvqzdr送给本文3张月票,龙卷旋风送给本文6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