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可她不想要一个对自己不忠的丈夫
    而后他抬手揉了揉她的柔软的发丝,“别胡思乱想了,别人的话总是比不得我的话吧,我不会对你撒谎。”

    他夹了一块香酥肉放到她的碗里,“对了,今天接到了晏家的请柬,明天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出席,承祯等人都会出现,所以明天下午就不去上班了,我带你好好打扮,顾家少夫人可不能够穿得太过寒酸,明晚的晚礼服我也给你挑好了。”

    所以说,这是说到了重点上了撄?

    简水澜以手指抠了抠桌面,嘟着嘴不瞒地盯着他看。

    可最后什么都没说,她总不能将容承祯给供了出来吧偿!

    见她不语,很明显还是不愿意相信他。

    “我是否如你所言心里出轨,时间能证明一切!”

    **

    隔天下午,简水澜请了一个下午的假,白莲看着旁边又请假的空位,心底也有一股气。

    当初她姐就曾跟她说过,简水澜三两天就请个假,看来确实如此。

    不过她可是顾家的少夫人,就算不来上班也没人胆敢拿她怎么样吧!

    说到底,还是仗着权势罢了!

    这么久都没有进展,看来她得好好地想想法子了!

    华美的礼服,精致的妆容与发型,奢华的首饰,简水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几乎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却不知道那个晏家的姑娘是怎么样的姿色,竟然可以与顾琉笙青梅竹马,让他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甚至在他的心里有一定的地位。

    于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有些没自信了!

    毕竟那宴姑娘身为晏家的女儿,家世背景完全可以甩她简水澜好几条街!

    而且还是顾夫人所喜欢的,又在顾琉笙的心底有一定的地位,说到底这个宴姑娘与先前的华楚楚、沈蓉蓉或是苏燃还是不同的。

    再说容承祯也说了那宴姑娘小时候就长得粉雕玉琢的,格外地讨人喜欢,这长大之后应当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所以,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

    想了许多,又觉得自己白白担忧了,如果顾琉笙心中真有对方的存在,她再如何也是比不过的,若是顾琉笙的心里真有对方,那么她也不想要这一段婚姻了!

    纵然会有所不舍,可她也不想要一个对自己不忠的丈夫。

    这么一想反倒觉得心底舒坦了许多,又复杂地想着为何自己不信任顾琉笙?

    从头到尾,这些话都是她从容承祯的口中得知的,并非亲眼目睹或是顾琉笙告知。

    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又对于顾琉笙产生怀疑,简水澜觉得自己的状态特别糟糕。

    连着镜子里那美丽妆容都掩藏不了她这一股怨气,最终全都化为深深的一声长叹。

    不管顾琉笙是不是真的心底有着别的女人,今晚去了晏家就会知道了!

    今晚的宴姑娘会是宴会上最为瞩目的,若顾琉笙真是为了她而去,必然逃不过她的双眼。

    他若敢出轨,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想到唐卿当时在机场所说的那一句话:“你放心,你若是离婚之后跟了我,我只会比他对你更好,对你一心一意,而非这边娶了你,那边又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顾琉笙若是敢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简水澜捏紧了拳头,眼里带着狠意。

    她可是会不管不顾地狠狠将他揍上一顿!

    顾琉笙推门而入,正看到简水澜发狠的样子,心底便有些悚然。

    这个女人从昨晚上开始就有些不大对劲,昨晚上竟然还跟他闹脾气死活要他睡外头,最后还是他半夜悄悄拿了钥匙开门,但早上还是一个没注意让她一脚给踹下了床。

    他这是哪儿惹到她了?

    顾琉笙想了想自己最为的行为,也没有跟哪个女人走得近,就是公司里他的秘书与助理也都是男人为主,想到此,更是一头的雾水。

    不过看到她身上那一身红艳的礼服时眼里还是闪过一抹惊艳的色泽,简水澜的皮肤本就白皙,身段玲珑,这一身大红色的礼服穿在她的身上极为夺人眼球。

    礼服在设计上还是选择了保守,除了两条白嫩紧致的胳膊别的都没露出来,可是她的身段本来就好,加上礼服是紧身类型,该细的地方不盈一握,该大的地方绝不含糊。

    下摆则是不规则的繁复设计,让裙子看起来生动了许多。

    顾琉笙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真好看,这礼服特别适合你。”

    量身定做,设计稿还是他最终确定的,当时他就想着她穿上这一件礼服的模样,在脑子里勾勒了半天,可还不如他今日这么一瞧。

    简水澜一下子就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转身看他。

    “时间应当差不多了吧!”

    “六点的宴会,还有点儿时间,不急。”

    他重新走到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见到她指甲上涂着美丽的指甲油,一双手看起来修长纤细,柔弱无骨,握在手里十分地舒服。

    “你这气从昨天中午到现在都没消停,到底有什么可怀疑的?”

    简水澜沉默不语,甩开了他的手,走到一旁换上了一双细高跟,整个人看起来更是高了几分,然而站在顾琉笙的身边也不过是到他的下巴。

    见她依旧这样一幅气呼呼的神色,顾琉笙只得又走了上去,在她的面前站好。

    “一会儿参加宴会,顾家少夫人总不能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感情不和!”

    “你放心,一会儿在众人面前我不会给你丢脸!”只怕给自己丢脸的是你自己吧!

    然而后面那一句话,简水澜也没有说出口。

    六点的宴会已经差不多了,这一次来晏家的人不少,外头停了长长一排的车子。

    在车上简水澜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然而下了车的时候,立即露出得体的笑容,乖巧温顺地站在顾琉笙的面前。

    看得顾琉笙一愣,这才想起刚领证的时候为了回来应付顾家的长辈时,简水澜为了协议上的事情在这一方面一直都做得很不错。

    在长辈面前与他恩爱有加,对待长辈也都是有礼的,这笑容便如当初的一样。

    一想到此,顾琉笙心底就有几分不大痛快,似乎两人回到了刚领证的时候。

    他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要是不痛快就别这么笑着,脸部不酸吗?”

    “怕给你丢了脸啊!不知道晏家那姑娘长什么模样,但能让你念念不忘的怕是不简单!”

    说完这话的时候,简水澜就嗅到了一股酸味,她这是在吃醋吗?

    好像还真是吃醋了!

    晏家姑娘……

    看来还真是容承祯跟她说了什么话,怕是也让她知道了他母亲前几日过来晏家,就是为了有意晏家那小姑娘吧!

    顾琉笙看到她这一副模样,突然有些明白了,他老婆这是吃醋了!

    于是不顾人在外头还有不少人路过,他低头在简水澜嫣红的唇上落下一吻。

    “别乱想,那是妈看上的女人,对于妈来说只怕她们与华楚楚、沈蓉蓉或是苏燃是一样的存在,我自然不会看在眼里,纵然出身晏家也是一样的!”

    “况且晏家的姑娘个个都是心高气傲,我已经结婚,她们应当也是知道的,所以她们不会看上我的。我倒是听说承祯他母亲有意与晏家联姻,看中了晏家的一个小姑娘,所以承祯要是跟你说了什么话,别放在心里,他肯定别有目的!”

    这个容承祯让他白白受了两日冷落,回头这一笔账非得与他算上了!

    听到顾琉笙这么一说,简水澜蹙了下眉头,想到这些话是容**oss跟她讲的,难道真是容承祯造谣出来的?

    她看了看顾琉笙,又垂眸想了想,有些拿不定主意,“你跟宴姑娘真的没有什么?”

    宴姑娘……顾琉笙的脸色微微一变,说到宴姑娘的时候,他突然就有些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