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薛少结婚不结婚似乎跟我老婆没有关系吧?
    唐卿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而后看向简水澜旁边的空位。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介意!”

    简水澜直接拒绝,“这是容二少的位置,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偿”

    姜院长却是唯恐天下不乱,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唐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坐我的旁边吧!唐先生这一双眼睛长得可真是好看,该不会是整来的?”

    “姜院长多虑了,不过是天生长这般,听闻与顾家的二少爷有些相似。不过这天下有些相似的人也不奇怪,比如说水澜就与我一个故人给人的感觉很相似,虽然长得不像!”

    唐卿笑了笑,在姜院长的身边入座,目光扫了一眼距离他两个位置的简水澜,这一身红艳的礼服在今晚还真是炫耀夺目。

    确实与他印象中的顾琉璃有那么点儿相似,然而一旦多相处一些,便感觉到两人的不同。

    简水澜却没打算跟唐卿有太多的牵扯,朝着顾琉笙伸出了手。

    “刚才看到晋晗他们也来了,我这个大嫂既然见到了也不好不去打个招呼!”

    顾琉笙握住了她的手起身,朝着顾晋晗他们的方向走去,那边顾晋晗、顾晋暄与顾璟还有几个名门公子与名门千金聚在一起。

    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走来,顾晋晗立即上前,“大哥、大嫂,你们也来了!”

    而后顾晋晗朝着一群人介绍,“这是我大嫂,简水澜!”

    简水澜大方得体地与他们打过招呼之后,便看到薛长轩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薛长轩是知道今晚上简水澜也会出现的,所以来之前还将自己特别打扮了一番。

    当他看到今晚的简水澜目光一亮,只觉得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都让自己感到惊艳。

    薛长轩将她打量一遍,由衷地赞美,“水澜!今晚的你,真的特别耀眼夺目!”

    他当时是眼睛瞎了还是脑子装了水泥,这么就选择了云水溶?

    明明珠玉在前,最终却选择了一块破石头。

    简水澜冲着薛长轩笑了笑,“怎么不见你未婚妻过来?我还以为这样的场合是云水溶最为喜欢的,不来还真是可惜了!听闻薛大少爷二月初二就要结婚了,在这里我就先祝福你们两人百年好合!”

    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在一起得了,千万别出来害人。

    薛长轩当时就急了,“水澜,我不会跟她结婚的,日子是长辈定下来的,但与我无关!”

    顾琉笙看到薛长轩看他女人那一副痴情的模样,眉头轻蹙了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朝着薛长轩望去。

    “薛少结婚不结婚似乎跟我老婆没有关系吧?”

    走来这里不过是为了避开唐卿,没想到又让薛长轩缠上,他看着身边的女人,暗暗想着她闹了两天的别扭。

    那他遇上这样的情况,岂不是得将自己给活活闹死?

    于是带着简水澜朝着另一旁的角落走去,一路上都有人过来敬酒,顾琉笙抬手一挡直接拒绝了。

    众人也知道顾琉笙的性子,被他拒绝倒也算不上尴尬,若是真喝了他们敬的酒,估计明天都能够上个头条了。

    在一堆口味不同的蛋糕当中挑选了一个可可慕斯蛋糕递到简水澜的面前。

    “先吃上一些,一会儿还会有不少的食物!”

    而后取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在一旁。

    简水澜虽然不爽顾琉笙与那个宴姑娘有所牵连,然而看到那形状好看又可口的蛋糕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也不管自己的妆容直接咬了一口,许是因为这甜味都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

    看到这样容易满意的简水澜,顾琉笙宠溺一笑,抬手擦拭去她唇角上的蛋糕。

    这一幕虽然有些远,然而还是落在了唐卿他们这边的眼中,唐卿见此不过是蹙了下眉头。

    想到琉璃的存在,等她回来了顾琉笙也会结束这边的闹剧,一如以往那样一心一意地对琉璃好,心里的抑气也消散了几分。

    容承祯远远地看着顾琉笙难得流露出来的温柔,又见唐卿如此神色,便将目光收了回来,落在唐卿的脸上。

    “唐先生似乎对我三弟妹有很浓郁的兴趣?”

    唐卿也没掩藏心中的想法,“确实如此,正打算等他们离婚之后接手水澜!”

    “噗——”

    一旁的姜紫瑜听到这话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你就这么确认他们会离婚?”

    苏焕也没想到唐卿还存着这样的心思,捏着杯子的手微微用了些力道,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唐先生是在白日做梦吧,琉笙与水澜两人的感情极好,又岂会离婚?”

    唐卿没有笑,目光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看似亲密的那一对夫妻,眼里染上几分嘲讽。

    “他们现在是不会离婚,可是等琉璃回来了之后呢?琉璃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若是回来,顾少夫人还能是水澜的?只怕到时候就该换人了!”

    姜紫瑜等人是知道琉璃的存在,听到唐卿这么说,微微一眯起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琉璃的存在?”

    “我是琉璃的同学,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存在?读书的时候最经常看到的就是顾总亲自去接琉璃,琉璃对于顾总是什么心思想必你们这些人会比我还要清楚,况且他们并非亲兄妹!所以说等琉璃回燕城了,顾家还会有水澜的位置?”唐卿反问。

    一席话说得他们几个人都沉默了,倒是苏焕并不这么认为。

    “如果琉笙对于琉璃真有感情早就娶了,还会等到水澜的出现?所以我并不认同唐先生的话!”

    姜紫瑜听到苏焕这么说,也对简水澜重拾了点儿信心。

    “我倒是赞同苏焕的话,当初琉笙确实与琉璃走得近,然而在我看来琉笙不过是将琉璃当成自己的妹妹,就算他们后来不做兄妹了,然而依旧是兄妹之情。倒是唐先生也未免太过天真,以为他们就算真离婚了,我三弟妹就会看上你,况且这一段婚礼,琉笙并非儿戏!”

    唐卿对于姜紫瑜的话倒是不以为意,“我想这个时候水澜一定还不知道琉璃的存在吧?”

    一直没有出声的容承祯终于在这个时候出声,“我想我们与唐先生意见并不一致,若是谈生意的话我们欢迎,若是谈他人私事的话,就别多八卦了!”

    而后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轻叹了声,“这宴会的时间早就过了,怎么还不见宴姑娘出来?”

    台上主持人终于在这一刻说出了一句激动人心的话,“接下来我们有请这一场宴会的主角,晏殊先生。”

    四周掌声响起,就是简水澜听到晏殊后面的那个称谓时也愣住了!

    晏殊先生?

    先生……

    她记得顾琉笙与她说过今晚上的主角就是宴姑娘,而宴姑娘的名字是晏殊!

    怎么会是晏殊先生?

    是不是主持人弄错了?

    可台上那主持人还是他们地方台有名的主持人,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简水澜朝着顾琉笙望去,眼里带着疑惑。

    宴姑娘怎么就成为晏殊先生了?

    此时顾琉笙只是柔柔地盯着她看,一只手轻搂着她纤细的腰肢。

    “晏殊先生,小时候因为长得粉雕玉琢像个女娃娃,所以很多人都喊他一声宴姑娘,你被承祯耍了!而我想过来看看儿时的玩伴,不过是想看看这么多年没见,当年那个粉雕玉琢的宴姑娘现在长成什么模样,姜院长等人出席这个宴会,大都是抱着这样好奇的心思。”

    听到顾琉笙的解释,简水澜只觉得自己在松了口气之后,心底衍生出一股愤怒,可恶的容承祯竟然将她耍得团团转。

    “可不是有个被你妈看上的晏家的姑娘吗?”

    “那是晏殊的妹妹宴桐,也不过才大学毕业,不过是被容夫人看中了,打算给承祯的,结果容夫人去晏家的时候也看到了我妈。对于我妈来说宴桐与华楚楚等人是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也没有放在眼里,但我会阻止这事情发生,晏家能不得罪就尽量不去得罪。”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简水澜都快将自己郁闷死了,敢情她这么郁闷了两天,结果就是一开始被容**oss给耍了,后来还让顾琉笙给耍了!

    顾琉笙低低一笑,有些无可奈何,“谁让你不相信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而冷落我,我对天发誓,我心里只有你一人,当真没有丝毫宴姑娘的存在!”

    两人谈论的时候,晏殊已经上了台。

    当年的晏殊粉雕玉琢犹如个女娃娃,如今的晏殊站在台上,合身的深色西装颀长挺拔的身姿,一张脸已无当年的女气,然而还是比一般的男人要显得秀气了许多。

    此时他一双漂亮的眼睛扫过众人,薄唇轻缓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很多年没有回来燕城了,往后应当会留在燕城,很感谢今晚上你们能够过来。在场的应当有不少当年认识的朋友,希望往后还能够继续联系。”

    很简单的一句话,晏殊便将台上交给主持人,而后下了台,手里拿着香槟,很多人都去敬他,晏殊倒是来者不拒。

    简水澜倒是没有多少觉得这个名为晏殊的男人有多么女气,也无法想象出当年的他是个什么女娃娃的模样能被称为宴姑娘,不过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好看!

    还是拍个照片给秦筝鉴赏鉴赏!

    顾琉笙也看到了晏殊,多年不见,那个女气的娃娃倒是长成了个男人的样子。

    还真有那么点儿新鲜!

    简水澜看着顾琉笙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晏殊,心底还生着闷气。

    “回头找你算账,还有容**oss的账也得记着,怪不得他还不让我跟你说他找我所说的事情,原来心虚着呢!”

    “嗯!所以往后外人的话别信,我是你老公还能骗你不成?”

    “你是不会骗我,只是会隐瞒我!会耍我!”

    简水澜哼了身,而后从手拿包里取出手机,悄悄将镜头对准了晏殊的脸,没想到对方也正朝着她这边看来。

    按下的时候,正好将晏殊的正对面拍了进去,特别清楚,也特别完美!

    顾琉笙取过她的手机就要将照片删除掉,简水澜立即抢了回来。

    “你做什么?”

    “你拍他做什么?”

    “舍不得你的青梅竹马被我拍到?”简水澜瞪了回去。

    “胡说什么,将他删了,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

    “我瞧着就很不错,发给秦筝鉴定美男!”——

    题外话——《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