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对于这个女人的喜欢,一日深过一日,不可自拔
    说着迅速将手机塞回了手拿包里面,一脸的得意,总算是能扳回一局了!

    姜紫瑜的目光尾随着晏殊,啧啧出声,“怎么长得有些硬气起来了,还以为长大后会弄个娘娘腔出来,那才好玩啊!”

    容承祯看了看晏殊又看了看姜紫瑜,“我怎么就觉得他跟你的风格有些相似?撄”

    苏焕忍不住一笑,幸好口中的香槟刚才就咽下去了偿。

    姜紫瑜一拳头直接打在了容承祯的胸口,“你说跟谁像呢?我哪儿娘娘腔了,今天没说清楚你就别想从这里出去!”

    容承祯捂着胸口,笑了起来,“不都长得美琴木屑的,用琉笙的话来讲那就是小白脸。”

    苏焕默默地喝着香槟不理会他们,长得清秀的就是小白脸,他倒是想起了南青岳那张英俊冷硬的脸庞。

    刚想到南青岳,手机铃声就响起,苏焕取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见是那一串熟悉的号码,便直接接起,而后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容承祯朝着姜紫瑜一挑眉,“看看,我猜一定是南青岳打来的!”

    姜紫瑜冷哼了声,“别转移话题,也不看看你,不也是眉清目秀?小白脸!”

    容承祯朝着顾琉笙的方向努了努嘴,“那你觉得琉笙呢?小白脸?”

    姜紫瑜懒得理会他,朝着晏殊的方向望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晏殊已经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香槟,站在他们两人的对面。

    他们几人虽然多年不见,然而容承祯与姜紫瑜大了晏殊几岁,如今还是隐约可见少年时候的模样。

    晏殊走了过来,朝着容承祯望去,对方那张俊逸的脸庞还存在着几分少年时候的清秀,晏殊露出一笑。

    “你是承祯吧!好久不见了容大少爷!”

    容承祯从一旁端过一杯香槟,举杯与晏殊的杯子轻碰。

    “确实好久不见,宴姑娘!”

    突然听到这个称呼,晏殊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加深了笑容。

    “这么多年前的外号,你倒是还记得,也是难为你了!”

    而后看向容承祯旁边长相略显得几分阴柔俊美的男子,晏殊又道,“想必你就是目前鼎鼎有名的姜院长,姜紫瑜吧!”

    姜紫瑜举杯,“是我!往后哪儿不舒服了,去燕南医院,全部打八折!”

    “多年不见,姜院长的嘴还是这样不饶人!这一杯我敬了!”他一口干了手里的香槟。

    姜紫瑜也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香槟,朝着晏殊一笑。

    “倒是长得硬气了许多!”

    晏殊笑了笑,不与他计较太多,“对了当时你们几个人玩得好,除了你们二人还有顾少与苏少……”

    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最终落在人群里极为耀眼夺目的一对璧人身上,姜紫瑜也顺着晏殊的目光移去,勾起一笑。

    “当初你一心一意地想着长大后要嫁给顾少,如今顾少已经娶了老婆,怕是宴姑娘要伤心了!”

    晏殊也回想到了当初的记忆,低低一笑。

    “不过是当初童言童语,毕竟我年纪小你们几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后,你倒是还记得,失陪下!”

    他转身朝着那一对璧人走去,刚才那全场最为夺目的女人还拿着手机拍他呢!

    没想到她的身份竟然是顾少夫人!

    晏殊朝着他们二人走去,侍者重新给他倒了一杯香槟,他走到他们二人面前。

    “想必你就是顾少了,这一位便是顾少夫人了?”

    顾琉笙将晏殊上下打量了一番,当年那个好似面粉捏成的小娃娃倒是长成了另一幅模样,而且身姿挺拔。

    “我是顾琉笙,这位是我的夫人,简水澜!”

    而后他朝着简水澜正式介绍,“今晚上宴会上的主角,晏家的大少爷,晏殊,小名宴姑娘。”

    也就是她为此难过了两天的“第三者”!

    简水澜此时也没与顾琉笙闹脾气,大大方方地一笑,朝着晏殊举杯。

    “宴少,我敬你!”

    “不敢!”晏殊也举杯与她轻碰。

    正在此时,台上一名穿着浅黄色礼服的女人站在台上,含笑出声,“我是宴桐,大哥难得回来,今晚上只是喝酒吃饭聊天还是显得有些单调了,不如咱们来玩个游戏,一会儿会有人将折好的纸张发给大家,每张纸张里面都画了一颗心。”

    “但如果男士打开的是一颗红色的爱心,今晚就可以跟我跳一支舞,可如果是女士打开的也是一颗红色的爱心的话,那么今晚就有荣幸跟我大哥跳上一支舞,不知道大家可愿意一起玩?”

    在场的男士听说可以与晏家的小姑娘跳舞,一个个都兴奋起来,然而不少女生听到有机会可以与晏殊跳舞,也都有些期待自己能被抽到。

    毕竟晏家是燕城三大家排行第二,虽然比不得顾家,然而晏家也是不容小觑的。

    若是能与晏家结亲,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晏殊听到宴桐的提议,不过是笑了笑,也没反对。

    顾琉笙就显得有些兴致缺缺,拉住简水澜的手。

    “咱们不参与!”

    简水澜倒是有些兴致,“在场的人那么多,你觉得有可能被我们抽中吗?一起玩玩吧!”

    看到简水澜兴致不错,顾琉笙虽然不愿意,但也没说什么。

    很快有工作人员过来分发对折的纸片,男女以蓝色和粉色分开区别。

    没多长时间,参加宴会的男女一个个手里都拿到了一张纸片。

    尚未拆开的时候,顾琉笙就先发了话,“如果抽到的是红色的心,而又不愿意跳舞的,怎么处理?”

    宴桐似乎也没想到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毕竟与他们兄妹跳舞可是难得的机会,毕竟他们晏家是许多人想要高攀的主。

    不过看到对方是顾琉笙,宴桐一下子也明白了过来,顾氏集团的顾琉笙确实完全不需要依靠他们晏家,她倒是没有丝毫的尴尬,只微微回以一笑。

    “顾总的问题,不知道大家可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简水澜轻扯了下顾琉笙的袖子,小声道,“你这不是顾虑得太多了?这么多人能轮到你?也不看看今晚上出席的男士有多少!”

    “未雨绸缪!”

    他可没想跟别的女人跳舞,不晓得回去之后,这个女人又得吃多大的醋!

    姜紫瑜难得在这样的场合发表了意见,“顾总是已婚男士,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老婆误会,如果不愿意上台跳舞的话,不如……自罚三杯,游戏重新来就是!”

    宴桐想着不愿意与他们跳舞的也就一个顾琉笙,总不能够在场这么多男人都不愿意吧。

    而且姜紫瑜已经发话了,宴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问在场的人。

    “不知道姜少的意见,大家觉得如何?”

    台下议论纷纷,但最终大多数还是选择了赞同。

    毕竟也没几个人会愿意自罚三杯,而不去与晏家兄妹跳舞。

    然而顾琉笙又发话了,“我倒是认为抽的那个人可以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伴上台跳舞,前提是对方也同意。”

    姜紫瑜觉得自己刚才的意见白提了,原来顾琉笙自己都想好了。

    既然是顾琉笙提出来的意见,大家更是没有意见,纷纷通过。

    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与台上的那两个人也无区别,毕竟晏家兄妹如此耀眼。

    听到顾琉笙提出这样的提议来,薛长轩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纸片,只希望自己能被抽中,到时候他就去请简水澜跳一支舞,这也算是能够接近她的机会。

    今晚上的她是如此的炫耀夺目,看过她之后,再看别人,就绝对不过是些庸脂俗粉罢了。

    薛长轩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女人的喜欢,一日深过一日,不可自拔!

    宴桐见众人都没有意见,轻笑了下,“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就请大家将手中的纸片打开。”——

    题外话——谢谢a_7x83e1n送给本文9张月票!谢谢赫连绾绾送给本文6张月票!谢谢kikiwang_2008送给本文3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