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我说了跟他分房睡,他毫无留恋地走了
    打开播放,果然是高清晰,而且色调都很不错,就是音乐也都听得清楚,那时候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两人身上,倒是没有发出多少杂音。

    简水澜接受过正规的舞蹈训练,每一个动作都很完美,与他配合也默契撄。

    那一袭红色的礼服在镁光灯中极为耀眼,旋转的时候裙摆翻飞,还有那细细的高跟鞋与那一双若隐若现纤细的腿在灯光中显得极为莹白玉润。

    一段视频,顾琉笙足足看了两遍,而后将视频拷贝了一份放在电脑里。

    那一晚上,他倒是觉得那么多的名媛,都比不上他的老婆来得耀眼夺目。

    朝着另一边的房间走去,看到房门锁着,顾琉笙轻叹了口气,直接敲门偿。

    “开门!”

    “想都别想!今晚上我就直接睡在这里了,这一个月里你就自己睡主卧吧!”

    此时简水澜正将一件外套扔在了床上,好久没有独自回来这里睡了,她看着熟悉的大床,整个人直接在床上滚了一圈。

    突然门上传来咔嚓开锁的声音,声音立即朝着那一扇房门望去,房门被推了开来。

    简水澜朝着外头望去,看到顾琉笙手里的钥匙,当即就有些傻眼了。

    她立即跳下了床,吸着棉布拖鞋朝着梳妆台的方向走去,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取出一串钥匙,然后再看看顾琉笙手里的钥匙。

    “混账,你怎么还有我房间的钥匙?”

    顾琉笙笑了笑朝着她走去,晃动手里的钥匙。

    “备用钥匙,当时让宋微帮我多打了一把,没想到用上场了!”

    他看着凌乱的床

    上无奈地摇头,走了过去将那一件大衣拿起挂好,又将她扔在床上的包包也拿起挂好,顺手将被子整理了一番。

    “穷讲究!”

    简水澜一脸的嫌弃,“你现在整理好了,一会儿我睡的时候不也得将被子拉开?去去去,这一个月里玩上我就睡这里了,等回头我再想想怎么对付容**oss那混蛋!”

    睡这里还是睡主卧,她又做不了主。

    顾琉笙也就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将刚才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那一段视频直接发到她的手机。

    “看看这一段视频!”

    简水澜听到来消息的提示音,取出手机打开一看,点击了播放,便将手机横过来观看。

    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舞台上镁光灯照耀在跳舞的两人身上,她的目光落在那挺拔的身影上,每一个动作都发挥到极致,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后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没想到这个男人虽然不言苟笑,平日里也一副高冷的模样,然而跳舞确实很不错,而且与她配合得挺有默契的。

    “你怎么会有这一段视频?”那一场宴会并没有请任何的媒体过来。

    “跟姜院长买来的,花了一百万!”

    他笑了笑,抬手轻碰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小脸,看到她眼里一副败家玩意儿的神色盯着他看。

    顾琉笙又道,“放心,这一百万早晚会跟姜院长翻个几倍要回来!”

    他低头在她淡粉柔嫩的唇上落下一吻。

    简水澜直接将他推开,她才不在乎他跟姜院长买多少,这两人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于是在他面前伸出了手。

    “将钥匙给我!”

    顾琉笙还真乖乖地将备用钥匙给了简水澜,“那行,你早点儿睡觉,我不吵你了!”

    于是简水澜就眼睁睁地看着顾琉笙当真干脆地转身走了!

    一点儿想要留下的想法都没有?

    他是不是有外遇了?

    这货肯定是出轨了!

    不是宴姑娘,那也有可能是……

    她想起那一天宴会上那个长得眉清目秀又年轻的晏家小姑娘,又想到顾夫人有意与晏家结亲,该不会……

    呜呜呜……

    简水澜愤恨地将房门给关上,然后反锁,心疼地抱住了自己。

    为什么要这么容易胡思乱想?

    简水澜关闭了屋子里的灯,缩在了被窝里给秦筝发信息:我怀疑顾琉笙不爱我了!

    秦筝好些时候才回:刚才洗澡呢,话说顾大男神不爱你爱谁?

    翦水清澜:谁晓得?我说了跟他分房睡,他毫无留恋地走了!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你自己作死能怪谁?还记得我之前送给你的那一条睡裙吗?你去穿上直接扑过去,我保证明天顾大男神绝对下不来床!

    翦水清澜:刚说了分房,我现在还扑过去,你不觉得我会很没面子吗?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他若是真出轨了,你会更没有面子的!

    翦水清澜:呜呜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对了下个月初二云水溶和薛长轩完婚!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哈哈哈!这两个贱人终于要凑在一起不出来祸害人了,就是便宜了云水溶往后是薛家少夫人的身份,薛长轩虽然是个渣,可是薛家说到底还是有钱啊!

    翦水清澜:这个热闹我打算去凑,你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两个贱人终成眷属,想想都激动,自然要去。

    翦水清澜:回头还有更让你吃惊的事情,先不告诉你,好啦,要睡觉了!

    此时同样窝在被窝里的秦筝一脸嫌弃地打出一行字:那就不要吊我胃口!

    简水澜将手机往枕头下一放,心中还对顾琉笙有些气愤,气着气着倒也沉沉睡去。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算着简水澜是否睡下了。

    感觉到差不多了,他朝着书房走去,在抽屉里取出一只木盒子打开,里面排列着整齐的钥匙。

    每一格子里还贴上了标签,目测全部有上百把。

    取出其中一把钥匙,顾琉笙将盒子放回去,唇角勾起一笑,简水澜以为他就只有一把备用钥匙?

    那还真是太天真了,每个房间的备用钥匙有二十把,就是为了防备今晚这样的状况。

    关闭了书房的灯,又关闭了客厅的灯光,直接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轻轻转动钥匙,只听得细微的咔嚓声。

    推门而入,一室的漆黑,想必简水澜已经睡下了。

    他打开了床头灯,看到了窝在被子里只露出半张小脸的女人,此时已经睡熟,就连他开了房门都不知道。

    看了三秒,顾琉笙掀开了棉被躺了进去,并且将床头灯关闭。

    靠近简水澜,许是因为熟悉的温暖怀抱,让她没一会儿就手脚并用地缠了过来。

    黑暗中,顾琉笙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女人还是身体诚实些。

    **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简水澜迷迷糊糊醒来,抬手去摸手机,摸了好几下都没有摸着。

    最后一把将枕头给掀开往一旁扔去,枕头在床上翻了几下滚落到地上,不过倒也让她摸到了手机,在屏幕往上一滑,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简水澜又接着睡,蒙着被子,一分钟之后,闹铃声又响起了。

    一只纤细的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摸了一会软总算是摸到了手机,往上一滑,整个世界又安静了。

    然而简水澜还是没有起来的打算,继续睡得迷迷糊糊。

    如此五次之后,顾琉笙站在房门口看着那藏在被子里的女人无奈一笑。

    每天早上需要设置五个闹钟以上,还不一定爬得起来的女人还真是少见!

    每一分钟就设置一个闹钟,每一分钟就要起来将闹钟关闭,然而一关闭还能接着睡。

    如此反复,他很怀疑是如何忍受的。

    顾琉笙走了过去,看到被扔在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了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放好。

    而后拿起被扔在床边的手机将所有的闹钟都关闭,将被子掀开,露出简水澜双颊有些嫣红的小脸,揉了揉她凌乱的长发。

    “起不来早上就请假吧!”

    “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