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死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现在活着才是受罪呢
    简水澜哼了声又觉得有些疑惑,勉强让自己睁开了双眼。

    看着对面穿戴整齐的男人,最后揉了揉眼睛问他,“你怎么进来的?”

    她记得睡前反锁了!

    “走进来的!偿”

    “你怎么走进来的?”

    “双腿走进来的!”

    简水澜拉住了他的手,“你明知道我问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昨晚上反锁了,备用钥匙也在我这边呢!”

    爬窗子的吗?可冬天的夜晚她一般都是窗户紧闭。

    “进来你的房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既然醒来了就起来吃饭,要是想接着睡,我给你请假。”

    春寒料峭的,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这样拼,在家里开着暖气睡觉多好。

    简水澜哼了两声,“你是不是藏了备用别的备用钥匙?”

    顾琉笙没有理会她的问题,“既然想要去上班那就起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快起来吃饭,不然一会儿时间来不及你又得狼吞虎咽的!”

    顾琉笙从柜子里找了一整套衣服放在床上,“今天就穿这些吧!今天气温很低,多穿点儿。”

    简水澜看了一眼那一堆衣服,就是内衣都给她搭配好了。

    她打了个呵欠,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睡意正浓啊,为什么要上班?

    又赖床五分钟,实在是不能再赖下去了,简水澜才不情愿地从被窝里起来,困得一双眼都是泪意,她很快换上了衣服,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梳洗完之后又去抽屉里找备用钥匙,发现好端端地放在那里,那么顾琉笙是怎么进来的?

    餐厅里,顾琉笙已经将早餐都端了上来,正坐在那里等候。

    等了好些时候,才等到简水澜穿戴整齐地走了过来,倒是洗过脸之后整个人倒是精神了许多,等到简水澜走来,他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在他的身边坐下。

    “每天早晨起得这样艰难,不如辞了致远的工作吧!”

    “不要,我在那边挺好的,不过你之前不是说了让我开家公司吗?我倒是有那么点儿兴趣,反正我现在的钱也都存在卡里没多少用处,还不如拿来开家公司,读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画画,那时候就特别想要开一家画廊,画家的资源我倒是有一些还挺不错的。”

    至于客户资源的话,到时候还得请顾琉笙他们帮忙了!

    顾琉笙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也有了底。

    “我那边有一处地方还挺适合开画廊,地方虽然不是很大,可是作为画廊也是绰绰有余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去看看,至于开展画廊需要办理的手续我会交给宋微办好。”

    “什么都交给宋微去办理,就连场地也都是你出的,那我岂不是什么都不需要做了?”

    她还想着租一处地方,但既然顾琉笙有适合的场地倒也不错。

    “那一处地方虽然适合当画廊,然而里面肯定需要重新布置、装潢,很多事情都还需要你忙着,而且你要有适合的资源,燕城不少文人雅士,就是商人也不少人喜欢收集那么几幅画,将来生意好起来的话,就够你忙了!”

    简水澜点头,“那行,我先给你借个场地,等我赚了钱就还给你,既然你说了让宋秘书帮忙,正好我也可以跟他请教一些问题!”

    毕竟还是职场新人,虽然有这方面的热情,却无经验,然而宋微除了生不了孩子来不了大姨妈,似乎人类会的他都会,是个全能男秘书!

    顾琉笙将一碗粥盛放到她的面前,又将一盘生煎推到她的面前。

    “场地还需要借?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钱不够用的话就用那张黑卡去刷,没必要为我省钱。”

    简水澜听他这么说,立即眉开眼笑,想到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画廊,心里就忍不住高兴起来。

    不过一想到待了一年多的致远公司,简水澜还是有那么些许的舍不得。

    **

    这个年她们母女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冷冷清清的。

    又因为在外地,除了顾家的人过来拜访送了些礼,还有安排了几个佣人伺候,倒也没有什么人过来了。

    原本沈夫人是想带着沈蓉蓉回湘城医治的,可是想到沈蓉蓉的脸只怕回去之后免不得要让熟人看到。

    而且到时候不少人会去医院探望,沈蓉蓉这么好面子又哪儿承受得了。

    于是沈夫人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在燕城熟人较少,过来医院探望的人并不多。

    沈蓉蓉没有见着他们,情绪倒也还算安稳。

    只是因为脸上的伤,沈蓉蓉还是消沉了许多,成日里闷闷不乐,也不与人说话,眼里总是一片阴沉与抑气,完全没有以往的张扬与乐观。

    不过最近沈蓉蓉倒也不怎么砸东西了,只要别让她看到任何可以当做镜子的东西。

    之前已经接好的骨头,因为沈蓉蓉三番两次的失控,而又摔断,重新接了三次骨头。

    医生放了话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将来走路都会有困难,沈蓉蓉这才安分了许多。

    只是腿上的伤势比之前还要重,所以这么长时日过去,沈蓉蓉依旧行动不便。

    沈夫人提着食盒过来,看到病床上消瘦了好些的女儿,心里是揪着疼的。

    早知道会如此,当初她就阻止让她住进顾家,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还受了一身的伤与委屈。

    沈夫人走了过去,握住了沈蓉蓉的手,语气温柔。

    “蓉蓉,起来吃午饭了,吃过午饭妈给你讲一个今天听来的好消息!”

    沈蓉蓉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如今双眼上的淤青已经消散干净,视力也恢复了,脸上的伤势也已经拆线,然而伤口上依旧狰狞,毁了那一张脸的美丽。

    “来,妈扶你起来!”

    沈夫人知道沈蓉蓉虽然不理会,但现在的情绪已经安稳了许多,也就一如以往将她扶起让她靠坐着。

    沈蓉蓉淡淡地看了一眼沈夫人,“我都这个样子了,所有的消息对我来讲没有意义!”

    “那可不一定,这个消息可是跟苏燃有关的,你不是说了是她害你的吗?虽然警方那边没有从监控找出任何她害你的蛛丝马迹,但是现在的苏燃你肯定很有兴趣知道!”

    说到这里,沈夫人的语气都轻快了几分,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什么叫做大快人心大概就是这样了!

    听到是与苏燃有关的消息,沈蓉蓉的眼里立即蒙上一层深深的恨意,如果不是苏燃,她也不会这样凄惨地躺在这里了!

    一张让她引起为傲的脸毁了,腿也坏了,想起自己这样的惨状,她就恨不得让苏燃也都一一尝上一遍!

    是苏燃那个贱人的什么消息?

    见着沈蓉蓉果然有兴趣知道,沈夫人露出一笑,倒了一碗汤给她。

    “这汤对你的伤势很不错,你慢慢喝,妈这就是说给你听!”

    沈蓉蓉接过了汤喝了一口,“现在可以说了吧!”

    沈夫人笑了起赖,“之前不是有人传苏燃失踪了好些天吗?年前的时候苏家的人是找到了苏燃,但是苏燃却是差点儿病死,在燕南医院医治了好几天,一直到了大年初六才出院,可是出院之后的苏燃只是病好了,然而……”

    说到这里,沈夫人卖了个关子,“你猜她怎么样了?”

    沈蓉蓉一听到苏燃还有这样的遭遇,却是心情好了许多,眼里都明亮了几分。

    “然而怎么样了?苏燃怎么不去死?”

    “死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现在活着才是受罪呢!”

    一想到那个女人如此伤害自己的女儿,知道她的惨状,沈夫人的心情都明亮了许多。

    “苏燃疯了!”

    “疯、疯了?”沈蓉蓉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沈夫人点头,“确实如此!苏燃疯了,现在她那个喜欢男人的兄长正四处带她看心理医生,然而苏燃依旧是每天疯疯癫癫的,只怕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