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顾大男神估计也想要个孩子了吧
    这个时候怕是云家的人都快到酒店了!

    薛父下了命令,“去找,不管这个孽

    子在哪儿都给我在婚礼举行之前给我找回来!”

    薛夫人也着急得不得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关机了偿?

    一会儿婚礼开始了没有新郎那岂不是要闹笑话撄?

    之前订婚的时候就闹了笑话,成为燕城的笑柄,如今又要再来一次吗?

    薛夫人也给薛长轩打电话,然而对方依旧都是无法接通。

    她不死心地打了公司里的电话,是秘书接的,也没有薛长轩的行踪。

    昨晚上他就没回薛家,这些天更是成日里闷闷不乐,早知如此,就该早早将他给绑着!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也来到了婚礼现场,今天的秦筝也仔细打扮了一番,雄赳赳气昂昂地跟在简水澜的身边。

    “你说一会儿该有多么精彩啊?”

    顾琉笙那边已经得到了关于薛长轩的第一手消息,说是昨晚上薛长轩就没有出现过。

    现在薛家的人满燕城地寻找薛长轩,好几个薛长轩会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

    简水澜笑了笑,她今天就是过来看热闹的。

    “倒是有些可惜了,这两个人把婚一结多好啊!”

    婚后的某一天最好让薛长轩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不晓得薛长轩会是如何脸面。

    而云水溶也绝对不会在薛家待得下去,云家更是岌岌可危。

    云盛见云水溶没有为他争取到多少利益,必然不会给云水溶好脸色看。

    对于云盛的了解,怕是除了后来离婚的简韵,就是她简水澜了!

    而后简水澜觉得不对,还有一个人也了解云盛,那就是现在的云夫人!

    秦筝也立即附和起来,“没错没错,贱人就该凑在一起!不过一想到今天可能没有新郎,你说云水溶该有多么尴尬?”

    一想到云水溶对待她与简水澜的那一副嘴脸,秦筝就幸灾乐祸。

    顾琉笙看着她们两人一人一句,无奈一笑,带着她们朝着里面的地方走去,三人才一坐下,顾琉笙便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

    想到简水澜是以顾少夫人出席的在场的也没几个人敢为难她,便道,“这边的东西还算不错,你们无聊的话就吃点儿,刚才看到宴姑娘,我去看看!”

    “哪个宴姑娘?”简水澜随口一问。

    旁边秦筝立即就捂着嘴笑了起来,宴姑娘的梗她可是知道的。

    她也见过宴姑娘的照片,确实是个上品男人!

    虽有几分阴柔秀美,但也不会显得女气,让她忍不住就想拿来跟应寒作比较。

    “晏殊!还能是哪个宴姑娘?”

    简水澜狐疑地盯着他看,摆了摆手,从旁边取了一块蛋糕咬了一口,“随你!”

    顾琉笙轻捏了下她的小脸,转身就走。

    秦筝也取了一块蛋糕慢慢地吃着,一脸的羡慕。

    “顾大男神对你还真是不错!”

    “他敢对我不好,回头家法伺候!”简水澜傲娇地扬了扬漂亮的下巴。

    两人没等上多久,就听到有人喊,“新娘子到了!”

    秦筝激动了起来,紧紧握住了简水澜的手,放轻了声音,“贱

    人来了,好戏即将开场!”

    简水澜喝了一口热饮,将剩余的一口蛋糕吃了下去,又喝了一口,这才拍了拍手起身。

    “咱们去看看!”

    反正不管薛长轩会不会出现,都是一出难得一见的好戏。

    两人牵着手朝着外头走去,正巧碰见顾夫人正走了过来,顾夫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路过的时候轻哼了声,随即走了进去。

    一旁的秦筝也听到了,正想出声骂她几句的时候,简水澜立即捂住了她的嘴。

    “那个女人你惹不得,手段狠毒得很呢,就是当初差点儿撞死我们两人的罪魁祸首!顾琉笙他老妈!”

    秦筝听到这话的时候,回头去看,只看到顾夫人远去的身影,而后看向简水澜。

    “就是你那恶毒的婆婆?”

    看起来是有几分姿色,也不显老,甚至可以说得上优雅,然而秦筝并不喜欢这个女人,特别是听到她的身份的时候。

    可确实幸好简水澜捂住了她的嘴,这个女人她还真惹不起!

    万一惹急了,估计还能对她这个小人物出手。

    简水澜点头,“就是她,看到她的时候你躲远点儿,这个女人的手段不少,也许还看你跟我走得近对你出手呢,尽量别去得罪她,能忍则忍!”

    以往她是不想忍,然而现在起码得看在顾琉笙的面子上给她几分薄面。

    秦筝真心觉得豪门不好嫁,“有这样的极品婆婆,那小日子该怎么过呦!”

    简水澜笑了笑拉着秦筝朝着外头走去,果然看到云盛与云夫人带着穿着婚纱的云水溶走了过来,身后还有几个花童给她提着裙摆,正缓缓走来。

    而迎接他们的则是薛家的父母,却不见新郎,这一幕倒是有些好玩了。

    当看到云水溶的时候,秦筝立即就惊讶了,“那是云水溶?怎么一段时日不见,胖成这样了?我的天,剪了头发不说,一张脸都要变成大饼脸了!这还是上了妆的效果啊!”

    那体重起码得胖了十斤吧!

    以往的云水溶就是一朵不胜娇柔的白莲花,如今还真是圆润了不少,瞧那肩膀都肉感了不少,而且这一身婚纱并不凸显腰身,该不会也胖出小腹了吧?

    而后她问简水澜,“云水溶真怀孕了?”

    简水澜点头,“确实是怀孕了!”

    不过这个孩子可还真不是薛长轩的!

    秦筝就皱了眉头,“怀孕还真可怕,这才怀上多久啊,怎么就胖了这么多,难道生个孩子还真会这样惨烈?这要是等孩子生下来,坐月子之后……简直不敢想象!”

    秦筝有些害怕了!

    “因人而异吧!”

    简水澜倒是觉得胖点儿也没什么,只要孩子好!

    反正等孩子生下来再好好减呗!

    而后秦筝贼兮兮地问她,“你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孩子?顾大男神虽然看着不大,但是年纪摆在那里,估计也想要个孩子了吧!”

    一说到这里简直就成为了简水澜的心病,“唉!老实说我都怀疑我们之间是不是哪个出了问题,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可就是……我虽然不着急生孩子的事情,可你也说了他年纪确实不小了!”

    顾老爷子也会暗示她孩子的事情!

    秦筝想了想顾琉笙的体格,觉得应该不会有那一方面的问题,而简水澜也年轻健康,肯定也不会有问题。

    “我听说越着急越想要的反而要不了,你也别多心,生孩子这样的事情顺其自然,况且你们也才结婚没多久!”

    简水澜想了想也觉得可能是她自己的原因,特别是后面这一段时日,每次想起来就觉得他们两人之间肯定其中一人出了什么不孕不育的毛病。

    两人正聊着那边云水溶握住了薛夫人的手,目光四处搜寻着,含笑问她,“妈妈,怎么不见长轩哥哥呢?”

    薛夫人被她这么一问眼神有些躲闪,“长轩刚才还在呢,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让人去让长轩过来!”

    而后薛夫人冲着旁边薛家的一个佣人吩咐,“快去招招大少爷,婚礼都要开始了!”

    那佣人得了吩咐点了点头很快就走了。

    在薛家谁不知道昨晚上薛长轩就不见了,到现在都尚未露面呢!

    远远的,云水溶就看到了简水澜,她自己提着长长的下摆朝着她走了过去,脸上含着笑容。

    “姐姐,你也来参加我和长轩哥哥的婚礼了,你能够来我真的很高兴!爸爸和妈妈看到你过来了,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简水澜回以一笑,“怎么说薛长轩也是我丈夫的表弟,我这个当表嫂的自然也会随着他出席这样的婚宴,所以云水溶,你真不需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这一声姐姐我可真不敢当!”——

    题外话——《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