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薛长轩怎么就将她一个人扔在婚礼上了?
    一旁的秦筝就笑了起来,“云大小姐最近还真是胖了不少,熊腰虎背的!”

    云水溶听到她们两人一人一句地损她,心中虽然气愤,可想到今天她是全场最为瞩目的女人,也保持了那一份气度,于是笑着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

    “没办法怀了孩子总得为孩子着想,吃少了怕饿着孩子,吃多了胖点儿倒也还好,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撄”

    此时云夫人正与薛夫人寒暄,云盛看到简水澜也过来了,便也朝她走了过来偿。

    这一回倒也和蔼可亲地打了招呼,“水澜,你能来参加你妹妹的婚礼,我很欣慰,怎么不见顾总呢?”

    秦筝直接翻了记白眼,懒得理会,反正只要简水澜不吃亏就好。

    简水澜上下将穿得人模人样的云盛打量了一番,前段时日还可见两鬓斑白,如今许是因为云水溶大婚之日,所以开始斑白的两鬓倒是染得漆黑如墨。

    她微微勾起一笑,“云盛,我还真不记得我妈什么时候又给我生了个妹妹,所以请你别动不动就来一句妹妹成不?我会显得反胃的,还有,我来参加这个婚礼也不过是因为薛长轩与顾家的关系,绝对不会是因为你与云水溶!”

    她笑了笑,此时手机里传来短信提示声,她以为是顾琉笙发来的,也不看眼前那一对过来巴结的父女,拉着秦筝的手转身就走。

    那一股高傲的劲儿,让云盛的脸色几乎都要铁青起来,这个孽女,这么多的宾客就不能给他点儿面子?

    那简韵是怎么教导女儿的?

    云水溶一见着简水澜越是无礼她就越是高兴,云盛更是不可能让她重新回到云家,云家再怎么破落,最终也只能是她云水溶的!

    就凭她现在姓云!

    看到简水澜高傲地离开,云水溶立即抱住了云盛的胳膊。

    “爸,姐姐也是一时没有气消,爸爸别将她的话放在心上,等姐姐不生气了就会回来跟我一起好好的孝敬爸爸!”

    云盛叹了口气,而后轻轻拍着云水溶的肩膀。

    “还是溶溶懂事啊!”

    才走了没几步远的简水澜听到身后的话也不去理会,倒是秦筝就有意见了。

    “这两个人还真是能装,果然是真正的‘父女’啊!”

    简水澜笑了声,“不需要去理会,反正他们在我这边也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如今他们也不敢直接对我冒然动手,说真的,之前也没觉得顾少夫人这个身份如何特别,最近倒是觉得还挺好用的,最起码那些人畏惧顾家!”

    所以再不喜欢她,也会给她三分颜面,或是巴结。

    看到云盛这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可别提她心里有多爽快了!

    她将打开了短信,发现并非顾琉笙给她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然而看到内容的时候,简水澜一蹙眉头,明白是谁发来的。

    “我在燕城中学,走过当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回忆还青涩的我们。水澜,好想回到那个时候,每天可以缠着在你的身边,虽然你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然而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觉得那几年是我真正快乐的时候。你来一趟这里,好吗?我等你!”

    简水澜粗粗看了一遍,知道是薛长轩发来的短信,忍不住地皱眉。

    他们是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然而她从未给过薛长轩追求她的机会,全程都是薛长轩死缠烂打。

    那个时候的薛长轩确实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出身好,容貌在那些男生里面也算是极为出挑的,是不少女生心中的男神,然而她对于薛长轩也没什么好感。

    不过后来云水溶知道了薛长轩的存在,便开始各种吸引他的目光。

    此时一想到这两个人,简水澜就觉得有些堵心了。

    一个今天的新郎不好好在婚礼现场弄点儿热闹给她瞧瞧,给她发这一条信息是什么意思?

    简水澜想也没想直接删除。

    让顾琉笙那只醋坛子知道,只怕是要身体力行地惩罚她。

    秦筝看到简水澜在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之后,脸色就有些不好,忙问她,“怎么了?”

    简水澜轻叹了声放轻了声音,“你知道薛长轩在哪儿吗?”

    秦筝自然是摇头,而后神情惊诧,“你知道?”

    “在燕城中学!”

    燕城中学……

    秦筝可不陌生,“那不是你们以前就读的中学吗?他去那里做什么?”

    “去那边抒发神经病吧!”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新郎还是没有出现,薛家人都将一颗心急到了嗓子眼,宾客里更是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过来问新郎怎么还没有出现。

    云水溶迟迟没有等到薛长轩,心底也着急起来。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婚她是结定了!

    不为她自己不为她云家,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如果没有嫁给薛长轩,云家必倒无疑,肚子里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甚至……

    她与陆萧就更无可能了!

    眼见宾客议论纷纷,云水溶一直都努力让自己保持得体的微笑,然而眼里还是透露出了她此时此刻的情绪,这个薛长轩怎么就将她一个人扔在婚礼上了?

    难道不知道这会让她很难堪?

    说到难堪,他薛长轩会在意吗?

    想到这里云水溶嘲讽一笑,眼见众人的议论声比刚才还要大,她一身婚纱站在人群虽然一直保持着笑容,然而现在这样的笑容已经挂得很是勉强了。

    云夫人走到她的身边,在她的耳边低语了一番,云水溶听后脸色一变,眼眶都要红了起来。

    “妈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薛长轩竟然没有来过这里,这还是她妈妈从薛家的下人口中打探出来的。

    “不管怎么样,都要薛家给我们云家一个交代!记得先别自己乱了分寸,那可是给我们云家还有薛家丢脸,明白吗?”

    云水溶乖巧地点头,“妈妈,我知道了!”

    她站在人群里,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因为薛家与顾家的关系,所以薛家那边的人来而来不少。

    而云家虽然来的没有薛家这么多,但毕竟是与薛家扯上关系,今天倒是也来了不少。

    可薛长轩竟然想要让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面对!

    她的手有些颤抖起来,朝着前方那一排位置走去,找了一处空位坐下,然而才坐下没多久,耳边就传来了一阵阵议论的声音。

    距离她最近的一个打扮还算得体的中年妇女朝着云水溶走了过来。

    “这么新郎还没有出现?我们都来等这么长时候了,该不会是……”

    云水溶摇头,脸上洋溢起得体的笑容。

    “虽然时间差不多了,不过我相信长轩哥哥很快就会出现的,麻烦您再等等!”

    “这哪儿是差不多时间了?距离婚礼开始的时间都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了!”

    “就是,这婚礼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个办得起来!”

    “之前订婚的时候就弄得满城风雨,这结婚的时候该不会也要成为一出闹剧吧!”

    “若是这样子,薛家这一回可是真要丢尽脸面了!”

    “薛家这一回还真是丢得一点儿面子里子都不剩余了!”

    “怕是明天我们燕城的头条便是今天的婚礼了!”

    “……”

    难堪的话语一声声在周围响起,云水溶的眼里有些泪意,从白色精美的手提包里取出手机,拨了薛长轩的号码,然而很快被机械的女音告知对方已经关机。

    联系不到人!

    薛长轩这是去了哪儿?

    云水溶着急地朝着云夫人望去,云夫人倒是比她还要沉得住气,可尽管如此,脸色还是很不好看。

    订婚的时候他们云家因为得罪了顾琉笙,关于云水溶所有的不堪全都上了头条,那一段时日云家可以说是丢尽所有的脸面!——

    题外话——谢谢wfyxj送给本文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