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我简水澜有必要放着优质的琉笙不爱,去跟你抢个渣男
    云盛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但还是忙着去招待客人。

    薛家父母此时也尚未得知自己儿子的踪迹,这都已经过了吉时,怎么还没有出现?

    “怎么办?长轩这个时候怎么就这么不懂事,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让薛家丢了脸面?”

    此时薛夫人急得团团转,奈何又联系不到薛长轩偿。

    薛父也着急,又气又怒,只恨不得等薛长轩回来狠狠地甩他几巴掌!

    顾夫人看着婚礼迟迟没有开始,心里也着急起来。

    可别又跟订婚的时候发生什么幺蛾子才好!

    她朝着里面走去,看到正着急的弟弟与弟妹,便走了过去。

    “阿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时间都过了这么久,还不见长轩过来?他可是今天的新郎,该不会这样不懂事吧!”

    薛权便是薛父的名字。

    薛父与薛夫人看到顾夫人脸色又阴霾了几分,最终还是薛夫人先出了声,“嫂子,长轩从昨晚上就联系不到人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你说这婚礼可怎么继续才好?”

    薛父也点头,“姐,这可怎么办?这么下去,薛家还有什么脸面?”

    今天来的都是贵客,而且不少宾客都是看在顾家的面子上才肯来的这一趟。

    听到薛夫人的话,顾夫人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

    “荒唐!当初不是他自己说要娶云家的女儿吗?怎么婚礼的时候又反悔了?再说云家那女儿不是都已经怀了好几个月的孩子了吗?这个长轩怎么就越长大越是不稳重了?”

    说到这事情薛夫人更是恨铁不成钢,气得自己捶起了心口。

    “这还不是顾少夫人她……让长轩成日里魂不守舍的,私下还与他见面,看看长轩都被害成什么样子了,有家也不回,有孩子了还不管不问,成日里都在想着自己的表嫂!真是气死我了!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别说丢了薛家云家的脸面,就是顾家都要被人指点了!”

    然而毕竟今天顾琉笙也是到场的,薛夫人也不敢太过大声,之前薛长轩得罪了他,现在都已经斩断了与他们的合作,让薛家损失了不少。

    又是简水澜那个女人!

    自从她出现之后,什么状况没有断过?

    要不是顾琉笙护着,她早就铲除了这个女人,永除后患!

    顾夫人那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此时流露出一丝阴狠。

    不过就怕简水澜不出错,她若是出了错的话……

    “现在要紧的还是外头的宾客,不过今天薛家的脸面也算是丢尽了,只能够弥补!”

    她看向自己的弟弟薛权,“长轩如果还不出来的话,那就暂时取消婚礼,对外告知,长轩身体不舒服,被送去了医院,或者是直接让薛家未来的少夫人独自将婚礼进行!”

    “这……”

    薛夫人脸色有些担忧,“嫂子,这样可行吗?”

    薛权也觉得不大可靠,“姐,老实说取消婚礼的话,下回再办长轩肯定也不乐意,可如果让水溶独自举行婚礼的话,云家那边……”

    “云家那边怎么样我可管不着,再说了云盛那样势力的人只要高攀上了薛家,还管什么颜面,难道要让外头的宾客看着薛家的笑话不成?”

    不管怎么样薛家也是她的娘家,只有娘家越好,她在顾家的位置才能更稳当!

    于是薛权与薛夫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都点头了。

    于是当云水溶被告知要一个人举行婚礼的时候,满心的不甘,这不是要丢她的脸面吗?

    往后众人议论纷纷的只会是她云水溶今日的狼狈,燕城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盛与云夫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然而为了能够高攀上薛家他们也没说什么。

    云水溶被迫一个人站在台上,婚礼上主持的司仪显然也未曾面对过这样的情况。

    然而有钱人家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倒也淡定地说起了开场白,简单地说了新郎突然出现不适,被送到了医院。

    婚礼也算是开始了。

    宾客坐满了位置,顾琉笙与简水澜还有秦筝三人依次坐在了一起,看着台上的新娘,秦筝就忍不住笑,果然是精彩啊!

    一个人的婚礼!

    看到这样狼狈的云水溶,简水澜心情虽然痛快,然而还是觉得可怜。

    当年她就知道云水溶若是与薛长轩在一起,那么被毁灭的必定会是她云水溶!

    薛长轩是有钱有势,长得也算不错,然而他这样的男人也不是云水溶能够爱得起的。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顾琉笙看着云水溶身上的婚纱,又侧脸去看身边的女人,低低一笑,而后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自己的手突然被握住,简水澜不明所以,“做什么?”

    顾琉笙只是这么一笑,并没有回答她。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台上的云水溶在隐忍了许久之后,看到台下第一排那么耀眼的两个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心里犹如被猫儿突然给挠了一下,生疼且痒让她几乎要抓狂。

    凭什么她单独一人举行婚礼,而她简水澜明明什么都没有了,却还能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她简水澜凭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云水溶突然提着裙摆,后面长长的裙摆拖在了地上,她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跑去,一下子就拉扯住了她的手。

    “姐姐,长轩哥哥一定跟你联系了对不对?你一定知道长轩哥哥在哪儿对不对?姐姐,你别将长轩哥哥给藏起来好不好?你将他还给我啊,你已经有了姐夫了,为什么还要来霸着我的长轩哥哥不放?我就只有他了,他是我孩子的爸爸啊!你抢走了长轩哥哥,那我的孩子该要怎么办?”

    许是因为心中生悲加上心底的不甘,云水溶是哭着喊出来的。

    一口捂着小腹,一手拉着简水澜的袖子紧紧不放,整个人处于崩溃的状态。

    这样的场面谁都没有料到,就连薛家与云家都没有料到。

    顾琉笙很快将简水澜拉回了自己的怀里护着,并且从云水溶手中扯回了简水澜的袖子,旁边秦筝看到云水溶疯狂的样子立即就站了起来。

    不等简水澜反

    攻,她就已经指着云水溶的鼻子骂,“喂,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啊?自己的男人看不住不愿意跟你结婚,你就这么诬赖别人,顾少夫人有必要放着优质的顾总不要去跟你抢一个不要脸的薛长轩?刚才就是连司仪都说了薛长轩那是突然生病了被送去了医院,依我看如果薛长轩要真是生病了,估计还是你这个未过门的新娘给克的!”

    说到这里秦筝觉得正说得顺溜呢,立即又接了刚才的话,“燕城里的人都知道你云水溶并非云家的亲生女儿,想必你的亲生父亲也是被你克死的吧!”

    身后不远处的容昭熙捂着眼不忍直视,这个女人真是一点儿口德都没有,什么都敢说!

    伶牙俐齿的,这个时候倒是派上用场了!

    简水澜并不想秦筝参与太多这些烦人的事情,她从顾琉笙的怀里站了出来,将秦筝拉到自己的身后,冷眼看着狼狈的云水溶,而此时薛父与薛母还有云家父母也走了过来。

    “云水溶,薛长轩没有出现在婚礼上那是你的事情,别让自己的男人厌烦了就只会随便污蔑人,诚如秦筝所言,我简水澜有必要放着优质的琉笙不爱,去跟你抢个渣男?”

    热闹看得也差不多了,简水澜一手牵着秦筝的手,一手牵着顾琉笙的手。

    “我们走吧!这样的婚礼参加了也没多大意思!”

    顾琉笙只是警告地瞥了一眼身后跟来的薛父薛母与云家夫人,什么话都没说,跟上了身边简水澜的步伐,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顾琉笙一走,不少看在顾家而来的宾客,在看了这样的场面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也起身纷纷告辞。

    被邀请到的宴家、姜家、容家与苏家等人,在看到顾琉笙他们一走,此时也都走得一个不剩——

    题外话——《穿越:王爷,你快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