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等你,你不来,我不走
    这么一闹,现场的宾客竟然走了大半,一下子场面就冷清了下来。

    顾夫人有些头疼,这个云家的女儿怎么还是个拎不清的主?

    薛夫人虽然不满意云水溶的表现,只恨不得现在就甩她一巴掌让她清醒,然而看到她的肚子,只有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撄。

    而此时云水溶的脸色更是煞白,狠狠的捏住了自己的手,回头看着走来的几个长辈偿。

    想到云水溶肚子里的孩子,云夫人立即上前安抚她。

    “溶溶,别气了,孩子要紧,可别为了这些事情动了胎气!”

    她就担心这个时候若是动了胎气,必定是要上医院去检查的,只要上医院一检查,他们云家就什么都没了!

    其余几人一听到孩子的时候,怒气才稍微消减了一些。

    劳斯莱斯!

    秦筝爱不释手地摸了摸车身,想到是顾大男神当司机,自豪感油然而生,燕城三大家之首的顾家大少爷给她当司机呢!

    虽然不是只载她一人,可想想还是激动得要死!

    她喜滋滋地上了车,简水澜也跟着上了后面的座位。

    顾琉笙看着后车座两个女人,本想让简水澜到前面的副驾驶座位上坐着,可想到刚才秦筝的义气,也就没这个要求了。

    简水澜舒展了下身子,心情也大好。

    “找个地方我请你们吃饭,刚才在那边我就吃了一小块蛋糕,现在都到午饭时候了!”

    秦筝摸了摸扁扁的肚皮,也觉得饿了。

    “正中吃什么好呢?”

    简水澜想了想,提了建议,“我们家楼下的餐厅都还很不错,带你去尝尝!”

    而后看向正在开车的顾琉笙,“喂,中午吃楼下的餐厅,怎么样?”

    “你可以喊我一声老公!”

    秦筝忍不住就笑,轻撞了下简水澜的胳膊,暧昧一笑。

    简水澜直接选择忽视了顾琉笙的话,秦筝想起婚礼上的事情忍不住就笑。

    “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这么精彩的婚礼,这一趟真是来得值了!”

    看到云家人的表情,云水溶一个人进行不下去的婚礼,这一次来的那么多宾客,估计薛家和云家都丢尽了脸面。

    “他们不是希望我参加他们的婚礼?然而次次都是受虐!我都怀疑他们是否有受虐狂了!不过今天薛长轩还真是狠,当初说要娶云水溶的是他,与云水溶订婚的也是他,将她一个人抛在婚礼上还是他!”

    听到简水澜说这事情,秦筝就笑,“你当时就说了想要对付云水溶压根就不需要出手,一个薛长轩就足够将她毁个彻底,如今可算是一语成谶!看她在婚礼上是挺可怜的,不过一想到她每次装可怜侮辱你的时候,我就恨不得她能够再惨烈些!”

    反正云家的人她真是一个都不喜欢!

    “行了,咱们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说说你跟赵老师的事情吧,如今可有进展?”

    简水澜直接换了个话题,云家的破事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她对云家也无兴趣,反正如今的云家已经蹦跶不起来了!

    经过今日之事,更是丢尽了脸面。

    “能有什么进展,我也没打算跟他有进展,赵弦是长得好看,性子也好,可是……我感觉不到来电,会不会是他太好了,或者是因为就是我爸妈安排的相亲,就总是感觉怪怪的,如果是我自己误打误撞给碰上了,说不定还真有那么点儿可能!而且……”

    秦筝皱了下眉头,又说,“那赵弦也不见得是看上我,兴许就是觉得毕竟与我父母认识,所以也就相互认识一番,可能也没有那些看得上看不上吧!”

    简水澜抬手捧住了秦筝的小脸,稍微有些婴儿肥,加上皮肤不错,看起来特别减龄,倒是有点儿姿色,特别是像今天这么一打扮,整个人的气质都出来了。

    “我敢打赌赵弦八成是看上你了!就赌……一百块的蛋糕!”一天吃两块能吃五十天!

    赵弦看上她?

    秦筝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简水澜很肯定地点头。

    然后秦筝就瞥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飞机场,又去看了一眼简水澜胸口处的波涛汹涌,而后看了看前面正在开车的男人,啧啧,这个男人的艳福啊!

    男人应该都喜欢身材这样完美的吧!

    于是秦筝来了自信,觉得赵弦还不至于看上她吧!

    “赌就赌!要是赵弦对我没有男女的喜欢,你欠我一百块蛋糕!”

    简水澜如今出手绝对不会是便宜的蛋糕,他们家那个冰箱里的蛋糕她吃上一块就吃不下别的。

    赌一百块的蛋糕……

    正在开车的顾琉笙无声一笑,也就是小女生的赌罢了。

    **

    此时婚礼乱成一团,然而薛长轩却独自走在燕城中学的林荫小道上回忆他过往的青春!

    新郎没有出现,会给新娘怎么样的难堪,或者给薛家与云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薛长轩比谁都清楚。

    可是一开始他就表明了态度他是不会娶云水溶的,更不会去承认云水溶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种!

    是他们两家人固执地要将他们两人绑定一起,所以怪不得他!

    一切,不过是他们自作自受!

    看着给简水澜发送过去的短信,可是简水澜迟迟没有回复,虽然没有署名,然而那些话只要她看过就能知道是谁发送的,也许已经被她删掉了吧!

    这个女人对于他从来就不肯给一丁点儿的怜悯!

    读书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依旧还是这样的!

    他的喜欢,他的追求,从来就不被她放在眼里,可也因此更是吸引他的目光。

    薛长轩想起过往他也是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出身薛家,又是大少爷的身份,成绩优秀,运动或是文艺方面也都没有落下,是初中部与高中部不少女人所崇拜的人物。

    然而简水澜的眼里从未过有他,不管怎么追求,怎么死缠烂打,怎么诱惑,始终无动于衷。

    而那时候的他,也从未想过放弃。

    如果不是云水溶的介入,如果不是云水溶后来成为薛家的继承人,也如果不是因为云水溶灌醉了他爬上了他的床,他一定不会选择了云水溶而放弃简水澜。

    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如果没有爬上他的床,简水澜又怎么会对他是这样的态度?

    她一定是在责怪他明明追求着,转眼却是爬上了别的女人的床!

    薛长轩想到这里只恨不得甩上自己一巴掌,他为什么要眼瞎选择了云水溶?

    他为什么不能够再坚定一点,当简水澜被当成毒害自己妹妹而被赶出云家无处可去的时候选择信任她。

    说不定当时简水澜就能够心软,被他感动而接受了他。

    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薛长轩想了许多,也回忆了许多,一个早上的时间也去过许多当年走过的路,读过的教室,他的,还有她的,才发现这个地方每一个角落留给他的全都是回忆。

    一直到11:50的时候,铃声响起。

    学生纷纷冲了出来,有朝着食堂跑去的,有朝着校门离开的,也有部分喜欢运动的直接朝着篮球场跑来,没多久几个男生就打起了球来。

    薛长轩在一块长椅上入座,远远地看着,回忆起高中的时候他也是校篮球队的。

    打球的时候,篮球场上都能围绕着好几圈的女生,可是那些女生当中从来就没有简水澜。

    她的不喜欢很明显,他的喜欢也从未断过。

    想到这里,薛长轩不死心地又给简水澜发了一则短信:我知道你看到消息了,水澜,我在燕城中学的篮球场上等你,你不来,我不走。

    发送过去之后,久久还是没有等到她的任何消息。

    是没看到,还是看了却当做没有看到?——

    题外话——《倒霉穿越:绝色小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