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这两人恩爱秀的啊,欺负她是单身狗吗?
    此时正在西江月圆楼下餐厅吃饭的简水澜听到手机短信提示音,打开一看内容,立即就皱起了眉头,这个薛长轩到底是几个意思?

    什么叫你不来,我不走?

    好好的新郎不去当,找来勾搭她做什么撄?

    也怪不得云水溶成日里觉得她简水澜想跟她抢夺渣男了!

    她想也不想直接删除了短信,顺道拦截了这个号码偿。

    看到简水澜盯着手机皱眉,顾琉笙问她,“怎么了?”

    秦筝也朝着简水澜望去,一下子似乎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眼里闪过一抹看好戏的神色。

    若是让顾琉笙知道薛长轩对简水澜纠缠不清,只怕薛长轩会更惨!

    简水澜露出一笑,“没什么就是一条诈骗信息,已经删除并且拦截了!”

    “以后要是还收到这样的信息,直接将对方的号码发送给宋微,宋微会去解决!”

    “嗯!”

    简水澜立即点头,顺道给顾琉笙的碗里夹了菜。

    秦筝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也经常收到诈骗信息,要不要帮她解决下?

    这两人恩爱秀的啊,欺负她是单身狗吗?

    两条间隔一个小时的短信都没有收到回复,薛长轩并没有死心,在又等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按捺不住拨打了她的号码,然而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这是被她拉黑了吗?

    坐在长椅上的薛长轩无奈一笑,简水澜是不肯给他丁点儿的机会吗?

    有放学的女生路过的时候看到那个俊秀的男人坐在长椅上,都忍不住赞美出声,而后一群女生议论纷纷,时不时地回头去看上一眼。

    球场上的人走了,整个校园里似乎也冷清了几分。

    两点的时候,不远处的教学楼传来郎朗读书声,一时间薛长轩仿佛回到了当年。

    他站在教室窗子边上看着里面读书的女孩,青涩、美丽,认真、刻苦!

    **

    这一场婚礼,云家丢了脸,薛家也失了颜面。

    结束之后,云家父母心中有怒,可毕竟对方是薛家,他们也只有默默忍受,最后离开。

    宾客早就散了,薛家人也离开了酒店,回到了薛家。

    婚礼最后艰难地一个人挺了下来,没有新郎的婚礼,但在薛家的眼里,云水溶也算是过门的媳妇了,毕竟她的肚子里怀着是他们薛家的种。

    依旧联系不到薛长轩,一直到了天黑还是不见薛长轩回来。

    薛权一怒之下砸了不少的东西,薛夫人也无可奈何,云水溶虽然难堪、怨恨,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也就默默地忍下了。

    她回了房,看着好些时日不曾住进来的房间,里面只有她一个人的东西,再无薛长轩的,就连一个他的衣服也都找不到!

    这是打算抽离她的生活吗?

    想得美!她云水溶想要的绝对没有得不到的道理!

    今天是婚礼,接下来就是结婚证了!

    只有拿了结婚证,她才是真正的被法律承认的薛家的儿媳妇。

    深呼吸了口气,云水溶洗掉了脸上的妆容,又将婚纱换了下来,将浑身上下都洗了一遍,吹干了一头短发,无力地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来短信提示音响起,云水溶打开一看,见着是陆萧发送来的,顿时眉眼都是笑意。

    只有这个男人是全心全意地在爱着她了,此时此刻,她是如此地想念。

    想念关于陆萧的一切,这是她的新婚夜,却要独自一个人度过。

    如果今天的新郎是陆萧那就好了,绝对不会让她这样难堪的!

    可是她的爸爸妈妈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一无所有的陆萧?

    而她……

    得不到薛家的一切,她是不会放弃的!

    “今天一切都顺利吗?大宝贝儿,早点儿休息,想你和我们的孩子了!”

    云水溶很快回复:不顺利,一点儿都不顺利,陆萧,我好想你!

    担心被外面路过的佣人听到,云水溶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这才拨通了陆萧的电话,那边陆萧很快就接起。

    “大宝贝儿,现在方便讲话?”

    “嗯!很方便!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陆萧,我好像你,你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

    说到这里,云水溶哽咽出声。

    “溶儿,你等我,我明天早上就回燕城,明天下午你若是方便就去一趟郊外的酒店,我在老地方等你,我也想你了,想你还有孩子!”

    沈蓉蓉抱着手机点头,“好,回来要小心些,别让妈妈发现你回来了,如果妈妈知道你回来肯定会对你下杀手的,所以千万要小心些!”

    “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

    想到他们常去的那一家酒店就是云家的人都不清楚,云水溶才有些安心,便开始期待明天。

    已经好些时间不曾见过的陆萧了,她想他念他,如此地疯狂。

    两人又在电话里温存了好些时候,云水溶也将今天婚礼上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仿佛这些委屈都得到了宣泄一般。

    结束通话之后,云水溶一颗心都觉得平稳了许多,她多么庆幸这个时候陆萧出现。

    否则她只能在薛长轩这个深渊里永远爬不出来。

    **

    等了一个白天,又一个夜晚。

    一直到了隔日清晨,断断续续有学生过来上课。

    冻了一夜的薛长轩才清楚简水澜不会过来了,他顶着一身风霜离开了学校。

    回到薛家,薛家一大清早立即就热闹了。

    薛权与薛夫人得知薛长轩回来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便让佣人去将薛长轩喊来客厅。

    薛长轩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又换了一身衣服,看着镜子里疲惫落魄的自己,满是血丝的一双眼闪过一抹狠戾。

    云水溶得知薛长轩回来,她也换了身衣服去敲薛长轩的房门,没想到房门很快就被打开。

    她看到了好久不见的薛长轩,依旧那么高大俊秀,可是一双眼睛却充满血丝。

    “长轩哥哥……”

    虽然心中喜欢上陆萧,可是对于这个她真心喜欢了多年的男人,此时云水溶还是感到了一阵悸动。

    薛长轩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朝着外头走去,见此云水溶立即跟上拉住了他的手臂。

    “长轩哥哥,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我们都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而且昨天还是我们的大婚。”

    “滚开——”

    薛长轩直接将云水溶给推开。

    往后踉跄了几步,云水溶摔在了地上,只觉得肚子有些疼,然而也不敢表露出来,否则惊动了薛家的长辈只会让医生过来,到时候纸包不住火,就什么都完了。

    毕竟好几个月了,薛长轩没有碰过她!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一点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忽略掉腹中的不适。

    “长轩哥哥……”

    眼里的泪水汹涌而出,模糊了视线。

    薛长轩只是冷冷地笑着,看着眼前在他眼里已经变得丑陋不堪的女人。

    “云水溶,你现在满意了吧!如果当初不是你将我灌醉爬上了我的床,我会沦落至此吗?我会为了云家继承人而选择你放弃了水澜?”

    “那简直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的错误,我又怎么奢望水澜来原谅我?都是你这个心思歹毒的女人,跟你的母亲一个德行!给我滚出薛家,薛家岂是你能来的地方?”

    又是简水澜……

    为什么薛长轩的心里就全部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为什么当初她不随着简韵去死?

    云水溶也是发了狠地去恨,可是她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无助地看着眼前无情的男人。

    “长轩哥哥,我们昨天已经结婚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我才是你的妻子啊,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承认?”——

    题外话——谢谢15072294819送给本文6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