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是,放过她们
    “没什么,只是被吓了一跳,想到上回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不过上回是有预谋的,这一次应当只是意外吧!

    秦筝也是心有余悸,“要不,我们回去吧,等下回再过来逛就是。撄”

    出了这样的惊吓,简水澜也没心情再逛下去,白莲也点头偿。

    “走回去也要十几分钟,我们下回再过来逛!”

    只是当她们三个人没走几步,前方就有一群人冲了过去。

    有的持刀,有的拿着棍子,人数不少。

    一开始三个人也没想到这些人是冲着她们来的,可是当其中一人持着刀子朝着简水澜的方向砍了过来的时候。

    一只纤瘦的手适时地出现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一个狠力下去,只听得骨头被折断的声音。

    朗月折断了对方的手腕还不死心,又一脚踹了过去对方整个人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

    此时一群人蜂拥而上,简水澜看着连朗月都出现了,而且对方这么多人,弄不好要伤到她们三人。

    当即就想要拉着秦筝与白莲就跑,白莲却先她一步尖叫出声,原来有个人拿着棍子直接朝着白莲就挥了过来。

    幸好白莲蹲了下来躲过一劫,而后一手拉着简水澜一手拉着秦筝就跑。

    “快跑,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此时对方的人越来越多,朗月虽然没有败落的迹象,然而对方那么多人一时间想要解决掉去保护简水澜也有些困难。

    这个时候简水澜也不敢让朗月分心,赶忙就跟随着她们两人朝着附近的小巷子跑了进去。

    里面冷清了许多,倒也跑得顺畅。

    整整跑了两条巷子,感觉到脱离了危险,三个人才喘息着停下了脚步。

    秦筝跑得脸色有些发白,“水澜,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像是冲着我们而来的!”

    简水澜点头,抬眼去看白莲。

    白莲平日里似乎不常运动,跑了两条街整个人就有些瘫软下来,此时正蹲在地上喘息着。

    她首先怀疑的便是白莲,然而刚才对方似乎也没打算放过白莲。

    难道不是她?

    不过很明显是冲着她而来的!

    深呼吸了口气,她看向秦筝与白莲。

    “你们还能跑得动吗?”

    这几天她是跟着顾琉笙学了两招,然而才学几次,打起来完全没有看头的。

    秦筝点头,“我们还是先回公司吧,那边人多!”

    白莲也点头,“是要回去,可是我有点儿跑不动了!”

    秦筝与简水澜很有默契地一人拉起白莲的一手,拖着她就要离开。

    可是才走了几步,便听到拐弯处传来的脚步声,简水澜与秦筝相视一眼,连忙朝后要退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十几个人穿得流里流气,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还有的嘴里叼着烟,很明显都是些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他们的手里拿着棍子与长刀还有酒瓶子,简水澜看到这么多人一步步朝着她们走来。

    她们三个也一步步后退,刚才跑了两条巷子,这个时候还真有些跑不动了。

    “水澜,怎么办?”

    秦筝的声音明显都颤抖了起来。

    简水澜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我去拦住她们,秦筝你先跑,跑回去找救兵!”

    秦筝立即摇头,“不会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将你扔在这里!”

    她怒目朝着那一群朝着她们走来的男人瞪去,“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们若是敢对我们做出什么事情,你们绝对都不会活过明天的!”

    为首的那个男子吐出了嘴里的烟,猥琐地将她们三人看了一遍。

    “呦,这么漂亮的三个妞,兄弟们,今天这是直接打还是怎么的?旁边那个女人的身材可真好,留给我!剩余的给你们!”

    他的目光***裸地落在简水澜的身上,只恨不得用目光剥了她的衣服。

    简水澜蹙着眉头,藏在身后的手拨打了一个号码,也不知道有没有拨通,随即就出了声,“你们休想,不过我想你们想要对付的人是我,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是,放过她们!”

    刚才遇上那一拨人,现在又遇上这一拨人,很明显都是同一个批人,只不过分散开了。

    而且刚才朗月留下来对付那些人,难道是……

    调虎离山之计?

    简水澜突然就松开了白莲的手,拉上秦筝的手朝着一旁后退了一步,目光带着怒意,看向白莲。

    “白莲,是不是你?”

    白莲一脸的不解,摇了摇头,“水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秦筝也是知道白莲的底细,一下子也明白了过来,她一脸愤怒地朝着白莲望去。

    “今天就是你设好的局吧?白莲,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你就是佟莉的妹妹!”

    听到秦筝直接将话给说开,白莲从刚才的不解的神色一下子就转变了过来。

    “原来你们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简水澜,我姐姐的下场都是你害的!你那个保镖只怕没有那么快过来救你吧,今日你会落得什么下场,那只能怪想要你死的人太多了!”

    而后白莲看向那一群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这两个女人今日就是你们的,玩死了都不关你们什么事情!一来会有人给你们钱,二来也不用你们担上什么事情!”

    众人一听这话,立即露出贪婪的目光,特别是简水澜那个的身材更是男人所喜爱的。

    简水澜强忍住心中的不适,深呼吸了口气,这个时候朗月怕是没有办法赶出来救她,现在她只能自救,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拨打出去。

    秦筝听到白莲的话,立即就冷笑了起来。

    “白莲,我倒是想看看你最后的下场,果然佟莉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的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到那些人一步步逼近,秦筝拉着简水澜的手也一步步后退,白莲站在一旁却是笑了起来。

    “我什么样的下场谁会知道,我现在只知道你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而后白莲冲着那一群人望去,“你们这是不打算要钱了?这么拖拖拉拉的!”

    那些人立即淫笑了起来,朝着简水澜与秦筝的方向走来,此时简水澜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顾琉笙就算接到了她的电话,也不可能那么快敢过来,朗月又被支开走,那么她现在只能努力自救。

    而且秦筝是无辜的,她不能让秦筝在这里出了事情。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张俊秀冰冷的容貌,简水澜的眼离开也瞬间闪过一抹希望。

    她对着那一群人一步步靠近的男人突然就冷笑了开来,此时拉着秦筝也不往后退了。

    “你们在这一条街上混的,想必都听说过唐卿这一号人物吧!”

    她想起燕城不少娱乐场所都让唐卿给承包了,这些街道上的混混只怕也是经常出入那些娱乐场所的。

    之前看到那几个喊唐卿为老大的男人,也是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与这一群人不相上下。

    果然为首的那个人就出声了,“怎么,小姑娘还认识我们老大啊?”

    听到这话,简水澜松了口气,果然唐卿的大名他们还是听过的。

    “你们可知道我是唐卿什么人?如果让唐卿知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事情,唐卿可不会放过你们,我可是唐卿的救命恩人,唐卿可是还欠了我一个人情!既然你们称呼唐卿一声老大,应当都知道他这个人的手段吧!”

    如果直接说出她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只怕这一群人也不会相信,还不如拿唐卿出来。

    看到那些人似乎有所顾忌,白莲就有些着急了起来。

    “她哪儿认识唐卿什么的,不过是要自救罢了,你们是不是不打算要钱了?今天只要你们毁了这个女人,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会信守承诺给你们一人五千块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