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怎么我们的嫂子让别的男人给亲了?
    不过目前,可能还要算上一个薛家!

    此时,一辆崭新的黑色路虎在巷子口急速停了下来,许是因为赶得急的原因,车子发出了尖锐的声响。

    众人都朝着巷子口望去,只见一名高大清俊的男人朝着巷子里走了过来。

    “老大!偿”

    那一群混混立即出声。

    唐卿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微微勾起一笑,笑得几分淡漠。

    “这个时候你倒是想起了我!”

    简水澜一摊手,加上一个耸肩,神色有些无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你的兄弟今天想着要毁了我!”

    染发的男子立即摇头,“不不不——老大,嫂子,都是误会,全都是误会!”

    他抬手指向被一左一右抓着的白莲,“老大,都是这个女人指使我们做的,她说只要我们兄弟今日毁了嫂子的清白或是让嫂子死了,就给我们兄弟一人五千块钱,而且还是分了两拨,一拨先将嫂子的保镖困住,我们就是下一拨直接对嫂子动手的!”

    唐卿默默地朝着白莲望了一眼,落在她肿胀的脸上,而后看向简水澜。

    “你打算怎么处理?是奸了还是杀了?”

    白莲听到这话的时候,立即瞪大了双眼。

    “简水澜,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说出幕后之人是谁,你会对我从轻发落的,你不可以言而无信,你不可以毁了我,你已经毁了我的姐姐了!”

    听到白莲的话,简水澜缓缓勾起一笑。

    “我是答应你可能会让顾琉笙对你下手轻点儿,然而这是唐卿不是顾琉笙,他想要奸了你还是杀了你,我也做不得主啊!”

    白莲惊恐地摇头,“不……你不可以这么对付我,不可以……”

    “怎么你可以这么对付我,我就不能够这么对付你了?”

    简水澜反问,“我问你,你要对付我便直接对付我,为什么连秦筝也不放过?她可是跟你有过什么仇恨吗?”

    秦筝几步走了上来,“白莲,这一条路可是你自己选择的,自己找死还想怪谁?”

    要不是看到她的脸如今已经平衡了,她也想甩她一巴掌,刚才差点儿吓死她了!

    巷子口此时也传来一声急刹车的尖锐声响,几秒之后,一个身形高大颀长的男人快步跑了进来。

    简水澜回头去看,就见着顾琉笙西装革履地朝着她这边跑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顾琉笙最后将目光锁在简水澜的身上,走进她,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可有受伤?朗月呢?”

    简水澜摇头,“没有受伤,朗月被他们支开了。”

    顾琉笙才松了口气,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没事就好!”

    而后看向一旁的秦筝,问她,“秦小姐没事吧?”

    被这么一问候,秦筝立即受宠若惊,赶忙摇头。

    “没事,没事!就是水澜受了惊吓!”

    顾琉笙看向简水澜,低头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

    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时,最后还是那一群小喽啰先发了话,“老大,那不是我们的嫂子吗?”

    怎么自己的嫂子让别的男人给亲了?

    老大还能这么淡定地站在这里?

    唐卿淡淡地瞥了一眼,缓缓地回了一句:“未来的嫂子!”

    嫂子嫂子的,在手机里顾琉笙已经不止一次地听见,此时听到唐卿这么说,他松开了简水澜,朝着唐卿望去。

    “看来唐先生还没放弃对我妻子的追求!”

    听到这话,一群小喽啰更是佩服他们老大了,原来他们老大喜欢有妇之夫!

    唐卿倒是老实,“确实如此,不过这话题唐某认为现在不适合谈,不如顾总先看看眼下这样的局面该如何处置,这个女人是交给你还是交给我?”

    此时被点名的白莲脸色煞白地看了看唐卿又看了看顾琉笙,而后求救地朝着简水澜望去。

    “救救我,简水澜,你答应过我的,你必须要救我!”

    秦筝担心简水澜心软,立即就出声,“那你刚才是想怎么对付我们的?我觉得先奸后杀还便宜了你呢!白莲,自己造的孽就自己偿还吧!”

    顾琉笙看向简水澜,“这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刚才从她那边得到幕后之人是云水溶,想必一些证据都在手机里,至于白莲的话,就交给警方处理吧!”

    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反正有顾家施压也觉得不会便宜了白莲。

    牢狱之灾……

    听到简水澜的话,白莲的脸色煞白,难道往后的几年也要如她的姐姐一样?

    不要……她不要坐牢,“简水澜,你答应我的,你怎么可以不信守承诺?”

    那染发的男子上前直接又一巴掌甩了过去,“我们嫂子什么时候答应要放过你了?将你送警方还是便宜了你,或者你打算让我们先奸后杀?”

    顾琉笙听到那一句嫂子的时候瞥了一眼那染发的男子,正打算拨给宋微拨打电话的时候,看到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的朗月走了过来,脸上沾染了点儿血迹。

    简水澜看到朗月脸上的血迹时,忙问,“你没受伤吧?”

    朗月摇头,“没有,别人的血罢了!”

    顾琉笙瞥了一眼朗月,“这里就交给你处理,记得那个女人交给警方处理!”

    “是!”朗月立即回道。

    白莲看着朝她走来的朗月,而后将目光死死地盯着简水澜的身上,心底冷冷地笑着:“就算你现在逃过这一劫,可是另一劫,我就不相信你可以逃过!”

    反正都是牢狱之灾,她也不怕了,谁让她出尔反尔的?

    看到有人接手,唐卿冲着那些人出声,“既然如此,都散了吧!”

    一群小喽啰立即点头,路过简水澜的身边,立即又出声,“嫂子,刚才得罪了!”

    简水澜有些头疼,特别是顾琉笙还在这里。

    朗月已经带着白莲离开,一下子一条巷子就剩余他们四个人。

    顾琉笙朝着唐卿望去,“唐先生若是不想短短几个月内换第三辆路虎那就请注意言行举止,不过看来,唐先生对于路虎的这一款还真是钟爱得很!”

    唐卿点头,“确实如此,我唐卿要的就不会更换。”

    言下之意,他看中的女人也是如此。

    “那也你有换得到的机会!”

    而后他将话题一转,“今日虽然因你而生事,但确实最后也因你缓了我妻子的危机,这个人情,我顾琉笙就当欠你了!”

    顾琉笙也没与他多说,带着简水澜与秦筝离开。

    唐卿看着那一道纤瘦的身影,也跟上了脚步,只不过是朝着他那一辆黑色路虎走去。

    三人回到了车子里,顾琉笙揉了揉简水澜的小脸。

    “下午就不回公司了吧!”

    简水澜朝着后面的秦筝望去,“下午请假吧,一会儿到我家休息下。”

    秦筝刚才也确实被吓到了,现在里面的保暖内衣还有些湿气,穿在身上也不舒服。

    于是点头,“那好!我去请假!”于是直接给秘书长打了一个电话。

    简水澜想了想,也直接给杨络打了个电话。

    “杨总监,我这边刚出了些事情,下午就不回去上班了,至于白莲……想必到时候你们会明白情况,白莲下午也不会回去公司了!”

    杨络有些不明白,声音里也染了几分紧张,“小简,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白莲是佟莉的亲妹妹,来致远就是为了报复我……”

    她简单地解释了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

    她想,等这一期的杂志忙完,让杨络再招几个人接手她与白莲的岗位,她也该辞职了。

    顾琉笙很快将车子开了出去,简水澜想到中午他有重要的客人要接待,便问他,“你这么匆忙赶了过来,公司的事情没事吧?”

    “没事,已经交给宋微了,下午我就不回公司了,在家里陪着你。”说着,他侧过脸看着脸色还有些苍白的简水澜。

    **

    回到家里,顾琉笙立即去开了暖气,冰冷的屋子里逐渐升温。

    秦筝尴尬一笑,“水澜,我先去洗个热水澡,刚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简水澜一笑,“去吧,我那边的衣服随便你挑!”

    秦筝欢快地比了个ok的手势,便朝着客房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简水澜刚才跑了两条巷子,也是被吓了一身的冷汗,顾琉笙便也让她进去浴室好好的泡个热水澡,他则是入了厨房温了两杯热牛奶。

    四肢有些冰冷,浸泡在温水中,四肢逐渐找回了感觉。

    简水澜闭着眼睛舒服地泡着,嗅着沐浴乳的清香,突然听得钥匙转动的声音。

    她立即瞪大了双眼朝着外头望去,果然看到浴室的门被推了开来,换了一身休闲衣服的顾琉笙进来之后顺手关闭了浴室的门,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你你你……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而后庆幸水面上都是泡沫,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住,也就是除了露出外头的这么一张脸。

    顾琉笙岂会这个时候出去,“担心你一个人害怕,我过来陪着你!”

    “自己的家里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你出去,我很快就洗好了!”

    她没有在一个男人眼皮底下洗澡的习惯啊!

    然而她却看到顾琉笙挽起了双手的袖子,将手伸到了泡沫中,一下子就碰到而来她的肩头,本来就被热气熏红的小脸,此时更是红润了几分。

    然而顾琉笙的手也没别的举动,只是在她后背上的几个穴位轻轻的推拿着。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就是想着你刚才担惊受怕的,给你按摩几下,让你放松些。”

    于是简水澜只觉得自己的脸更是滚烫,就是耳朵都燥热了起来。

    “当初就不该留着白莲这个隐患,让你以身涉险。”

    虽然安排了朗月,然而若是再遇上调虎离山之计呢?幸好简水澜机智地想到了唐卿,以此拖延时间。

    “我拿了白莲的手机,想必里面有她勾结云水溶的证据,一会儿我看看,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顾琉笙想到云水溶竟然如此恶毒地想要置简水澜于死地,那么这一回他毕竟不会对云家任何一人手下留情。

    想了想,他道,“没事,还有一出好戏可看,这些证据就先留下来,到时候一并还给他们!”

    “你都有安排了?”否则怎么会知道还有一出好戏可看?——

    题外话——鱼儿的完结古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