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平日里对着这么帅气的顶头上司,赏心悦目
    “嗯!”顾琉笙低沉一笑,在她的耳边一阵低语。

    听完之后,简水澜对他一脸的崇敬,“看来真不能得罪了你,否则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这一招,实在狠毒,她倒是很想看看云水溶那一日的下场!

    既然对她无情,那就别怪他们无意偿!

    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加上有人给她按摩,简水澜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走出房间,看到客厅里秦筝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慢慢地喝着。

    看到她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暧昧。

    简水澜无语一笑,此时顾琉笙从厨房端了一杯热牛奶出来递给她。

    “趁热喝了。”

    简水澜接过试了下温度,不算烫嘴,于是喝了两大口之后才朝着秦筝走去。

    顾琉笙便将客厅的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待到顾琉笙一走,秦筝这才出了声,“刚才肯定特别香艳吧!到底是谁下不来床了?”

    简水澜直接白了她一眼,“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香艳,你这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东西?”

    “我洗个澡也就十来分钟,你们这一进去都快一个小时了,这一个小时里面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秦筝立即就否认了,“顾大男神那样的身板与毅力,怕是这区区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完全不够吧,起码得两个小时或者更多!”

    简水澜一拍她的脑袋,“胡说什么,哎呀呀,秦筝你这不会是思春了吧,快说说跟你的赵老师发展到什么情况了?”

    “哪儿有什么情况,异地恋多辛苦!”

    秦筝傲娇地一耸肩,“况且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我,还是别看上我了,否则我就要请你吃一百块的蛋糕!”

    “你要是能够嫁个对你好的,别说一百块蛋糕,一千块的蛋糕我都舍得送你,一天让你吃两块不到两年估计你就得成为胖子了!”

    “为食物而胖,我义无反顾!”秦筝傲娇地抬起了下巴。

    简水澜喝了一口牛奶,舒服地往柔软的沙发上一靠。

    “秦筝,我想要辞职了!”

    辞职……

    秦筝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消逝,“要开始忙你的画廊了?”

    “嗯!致远公司是挺好的,不过开画廊也是我读书的时候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而且我在顾家,也想闯出一番事业,总不能够叫顾家的人给看扁了!”

    “如今顾琉笙愿意给我提供场地,资金的话,我那边也存了不少,拿出来也足够了,一开始这画廊我也没打算弄得多大,之前去看过场地,我觉得还挺不错的。”

    说到这里,简水澜轻叹了声,“就是不能够跟你在致远了,我本来想让你过来帮我的,但是又觉得致远也挺适合你的,文秘工作本来就是你的专业,而且那边的事情你现在也处理得得心应手。”

    “加上容**oss是个挺不错的上司,除了喜欢压榨员工,别的都挺好!长得又好看,平日里对着这么帅气的顶头上司,赏心悦目!”

    秦筝道,“画廊这一块我还真不大懂得,就是想帮你也不知从何帮起,不过不管怎么样,反正都在燕城,有空的时候就常出来吃个饭就是。就任凭咱们的交情,就算不在同一家公司里,那也是最好的朋友!”

    秦筝也将牛奶往桌上一放,整个人舒坦地靠在简水澜的身边,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水澜,白莲说出了幕后之人是云水溶,那么你可想好怎么对付她?是要交给警方处理,还是怎么样的?”

    简水澜神秘一笑,“接下来有好戏一场,所有的证据就先留着吧,等到最后给云家重重一击!”

    这一次,她要云家彻底在燕城消失!

    欠她们母女的,也该是云盛偿还的时候了!

    看到简水澜笑得神秘而邪恶,秦筝也知道她必定是有法子对付。

    就算没有,她还有顾琉笙这么一大座的靠山。

    “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今天可还真把我吓到了,幸好你这么机智,原来那个就是唐卿,长得还真好看!”

    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模样,不过那一张脸确实无可挑剔。

    “好看是好看,奈何是个疯子,简直不要命的!不过他开车的时候也跟你一样,你们都是开飞机的架势,简直将公路当成你们家的。”

    秦筝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得意,“那是因为我开车技术好!”

    “你那技术……”

    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简水澜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当初科三的时候也不晓得是谁差点儿就将教练给甩出了车窗,吓得教练的脸色都发白了。”

    她们是在大学的时候考得驾照,为了那一本驾照,学得那是呕心沥血。

    特别是选择了夏天的时候去练车,多少防晒霜都没用,最后还被晒得脱了一层皮。

    想起那时候的事情,秦筝也笑,可是转眼,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回来之后又是泡澡又是喝牛奶,两人说了些话,之前的惊吓也缓和了许多。

    秦筝想到顾大男神一直在书房里,也不好一直霸占着他的女人,这个时候回去,估计简水澜也不放心,于是她打了个呵欠。

    “有些困了,我去你们家的客房睡一觉!”

    看到秦筝朝着客房走去,并将房门关上,她将剩余的牛奶喝完。

    端着两只玻璃杯子到了厨房清洗干净摆放好,这才将双手擦拭干净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她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只看到顾琉笙面色阴沉地坐在电脑前。

    她走了过去,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看到屏幕上的图片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

    简水澜抢过顾琉笙手里的鼠标,将图片一张张打开放大。

    看到图片上的女主是她,而这一组照片几乎每一张的男人都是不同的,她一张张看了过去。

    里面有与唐卿在机场的,照片的角度让两人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与杨络一起吃饭的,杨络夹了菜,那举动看着却似乎要往她碗里放的样子。

    与陆屿走得很亲近的,视觉上两人的手似乎还牵在了一起。

    还有容承祯坐在车子里,而她而车窗旁弯身,那样的角度看起来很暧昧,犹如她刚亲了他的脸一样。

    看到这里的时候简水澜就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就连与容昭熙说话的照片也被拍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站着相互对视,也不懂怎么就让人感觉出一股深情的意味来。

    又往下看了几张,都是她与不同男人的照片,每一张都让人觉得亲密。

    特别是最后那一张,她一眼就看出是ps过的,一个顶着她脸的女人与一个男人正在翻云覆雨。

    而上面那一段文字更是过分,甚至挑明了她的身份是顾家的少夫人,然而恬不知耻地与男人勾搭一起,分明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深呼吸了口气,冷冷一笑。

    “这都是些什么鬼?”

    顾琉笙的脸色依旧是阴沉的,“已经在处理了,然而好几家网站都有,一时间尚没有办法完全清理干净。看来这也是云水溶或者该说是白莲的最后一招了。”

    “你信我?”简水澜问他。

    “如果是一两个男人的话,我还能觉得有些异常,可毕竟那些男人比不得我,你没必要如此没眼光地放着我去跟别的男人。再说连承祯与昭熙都没有放过,况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致远公司的员工,能够拍得到这些照片的,应当也是在你身边的人,除了白莲再无其他。”

    顾琉笙握住了她的手,“今日才发生被围堵的事情,现在又往网上发布这些消息,看来白莲的余生最好都在监狱里度过!”

    说到这里,他的眸子里满是冷冽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