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顾琉笙连声音都带了几分轻佻,“你就这么想我?”
    “这一点我从未否认,也因此一直都在忍你!”

    顾琉笙一步步朝着她走进,目光阴骘淡漠,让顾夫人无端地心生恐惧,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阿笙……”

    “妈,你明知道爷爷年纪大又一直有高血压的情况,一旦受了刺激就容易引发心脏病,你还敢给他看网络上那些不实的消息!是不是爷爷出了什么好歹,就没人敢管着你了?偿”

    顾夫人只觉得对方给予的压迫太大,忍不住又往后后退,脸色有些不好。

    “我给他看怎么了?简水澜不要脸跟别的男人做出那些事情,我就是想着老爷子一个不如意下了命令让你们离婚,我……我怎么会想到老爷子会突然如此……”

    “你怎么就不会想到?你忘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爷爷才入院一次吗?还有,我跟小澜永远都不会离婚!”

    看到自己的母亲无路可退,整个后背贴在白色的墙壁上,顾琉笙没有再逼近,而是抬手放在了她的肩头,眼底没有丝毫的温度。

    “妈,你要记得爷爷才是你真正的靠山,倘若有朝一日爷爷没了,那么你做出这么多出格的事情一旦暴露出来,你以为你还能像此刻这样生活着?你要知道若是让几个婶婶知道你的品行,她们能够容忍得了你?几个叔叔他们又会让你继续待在顾家?别说二叔与四叔,就是三叔便第一个容不得你!”

    孤夫人的脸色极为苍白,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的时候,眼里有些泪意。

    而后轻缓地出声,“阿笙,你不会让妈妈走到那一步的对不对?”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医院里这边有我看着,就不劳烦妈在这里了。”

    顾琉笙没有多说,转身入了病房,并且顺手关上了病房的门,徒留顾夫人一人站在外头。

    顾夫人看着紧闭的门,许久之后冷冷一笑,眼里恢复了之前的阴狠。

    这个儿子的眼里,看来已经没有她的存在了!

    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母亲他都不想要了?

    半个小时之后,顾安歌赶到了医院,顾老爷子尚未醒来,看到顾琉笙守在病房,他走了过去。

    “怎么你爷爷突然就病倒了?之前我看他一切都好好地!”

    顾琉笙眼里闪过一抹自责,“抱歉,是小澜遭遇陷害,爷爷看到了消息一下子给气的!”

    顾安歌倒是有些明白了,网络上的事情他自然也清楚,但对手手段劣质,一眼就能看出。

    估计他父亲当时只是看到那些言论与图片没来得及细想,一下子就给气到了。

    “可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幕后之人是云家,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顾安歌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将目光落在病床上昏迷中的老人身上,看到这样的顾老爷子。

    顾安歌心底有些不好受,轻叹了声,“你爷爷这么一看,还真老了!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的,对我来讲犹如一座永远都不会倒下的大山,如今是真的年迈了!”

    已经到了禁不起被一个言论给气的。

    “三叔也明白爷爷如今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三叔年纪也不小了,何不成家?”

    听到这话顾安歌无奈一笑,“没有喜爱,娶了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别人?”

    顾琉笙忍不住就想到自己娶简水澜的时候也是没有喜爱的,然而一点一点地被她吸引,一点一点地沉沦,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牵动他的心。

    “我倒是觉得其实华楚楚很适合三叔的,三叔何不追求看看?”

    顾安歌直接白了他一眼,“罢了,华楚楚的一颗心可是在你的身上,三叔没那自信能从你身上夺回,再者,我与华楚楚的年纪相差甚大,等过十年她依旧美好,我都已经成为糟老头了,三叔可不敢去糟蹋了人家姑娘。”

    两人聊了几句,二叔一家与四叔一家也都来到了,病房里热闹了许多。

    不过也都在外间谈话,一道老爷子的病床前一个个就是连声音都放轻了许多。

    探望之后,一群人都到了外间,留下顾琉笙在病床前守着,一个多小时之后,顾老爷子才有醒来的迹象。

    顾琉笙见此立即让人通知姜紫瑜,姜紫瑜今天本来是可以准时下班的,奈何医院里住进顾家的老爷子他也不敢怠慢,直接就留了下来,打算等顾老爷子情况稳定之后再走。

    他带着几名医生护士过来给顾老爷子检查,检查完之后,交代了一番,这才又带着大批人马离开,病房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顾老爷子醒来并不说话,只是安静地躺着,因为刚醒来也没人敢问什么,都在外头候着。

    顾安歌尚未成家,看到他们一个个拖家带口的,便走了出去。

    “二哥、四弟,你们就都先回去吧,今天这边先由我看着,等明天就由二哥来守着,医生也说了,爸这边要住院观察几天,没那么快出院的。”

    知道顾老爷子暂时并没有大问题,两家人也都安心了,便一一告别。

    病床边,顾琉笙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已经清醒但沉默的顾老爷子,由衷地道歉。

    “爷爷,对不起,这事情让你给气着了,但小澜是被云家陷害的,如今证据证人都已经找到了,网络上的风波也已经平复。”

    “被陷害的?”

    顾老爷子在沉默许久终于出声。

    他点头,“是,她是被陷害的,难道爷爷不相信我的眼光?我看上的女人又怎会如此不堪?爷爷与小澜相处的时间不长,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也是情有可原。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爷爷可还记得之前小澜在致远公司里手臂被咬伤的事情?”

    顾老爷子虽然老了可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他轻轻点头,平日里掷地有声的声音此时都显得虚弱了许多。

    “自然记得!难道这事情跟那还有关系?”

    “之前咬伤小澜的是佟莉,小澜同个办公室的同事,平日里就喜欢针对小澜,后来她的位置被白莲顶替,当时有一些关于小澜的不实报道被拦截住,我才让人去调查白莲的底细,最终发现是佟莉的妹妹,当时本来就该将白莲揪出来的,可想到以白莲一己之力不可能做哪些事情,便猜测白莲背后有人。”

    看到顾老爷子的神色逐渐缓和了下来,顾琉笙又说,“所以小澜没有打草惊蛇,想要查出白莲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也就在今天她们终于动手了……”

    顾琉笙慢慢地将白莲与云水溶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顾老爷子又沉默了好些时候,他自然相信自己孙子的话。

    “云家实在是欺人太甚!那么你总不能够容许他们这么欺负那丫头吧!”

    能够这么说起简水澜,顾琉笙知道顾老爷子这是相信简水澜是清白的。

    “爷爷放心,云家的人我自然不会放过,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加上当年简韵车祸的事情小澜一直怀疑并非意外,所以我打算等简韵的事情查清楚了再将所有的新仇旧恨与云家一并清算干净!”

    这也是他第一时间没有去动云水溶的理由。

    知道顾琉笙的铁腕手段,也不是个肯让自己吃亏的主,顾老爷子这才有些安心了。

    “也是我太过着急了,一看到你母亲风风火火地拿着消息给我看,一下子就动了肝火,若是没什么事情明天就出院,这么晚了,留下你三叔,你就回去吧!”

    一个小姑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没个男人陪着,在西江月圆那边连个佣人都没有。

    虽然这么想着,但顾老爷子的声线还是严厉了几分,“让那个小姑娘记得自己的身份,毕竟是顾家的少夫人,这么让人抓着把柄,打的还是顾家的脸面,那些照片虽然是采取了特殊的角度,但如果与那些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不会让对方有机可乘!”

    顾琉笙立即点头,“爷爷说的是,往后我也会多提点小澜的,但医生说了,爷爷的身子状况目前还不算太平稳,还得留院观察几天,往后爷爷可真不能够随便动怒了,时间有些晚了,今晚上就让三叔留下来陪着爷爷,等明天早上我带小澜来看爷爷。”

    顾老爷子原本不想留院观察的,但这一次给他的感觉是真的老了,只得轻叹了声,“罢了,留院就留院,让你的叔叔婶婶他们都回去吧,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

    “好!那爷爷好好休息,若是饿了就让三叔给你准备些容易消化的食物,江姨也会留下来,有什么事情,爷爷直接吩咐江姨就是。”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1点了。

    说了这么会儿的话,顾老爷子也有些疲惫了,他闭上了眼睛小憩。

    顾琉笙离开之后,顾安歌就走了进来。

    看到顾老爷子闭目也不知道睡了没有,但还是问了,“爸,我听阿笙说你晚上都没吃,刚才让江姨给准备了一份白粥,要不起来喝几口再睡?”

    闭幕眼神的顾老爷子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不用了,我倒是不饿!”

    想了想,又问,“网络上那些东西都摆平了?”

    顾安歌笑了起来,“爸还不相信阿笙的能力?”

    “不是不信,是想着他太过护着那小丫头了,说不定还对我说谎呢!”

    “爸你也太过激动了,不就是爆出那么点儿事情怎么就弄成这样?几张找这角度拍的照片,加上一张ps的照片罢了……”

    看到顾老爷子怒目瞪来,顾安歌连忙止住了话题,“行行行,我不说还不行吗?你好好休息,别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您这么着,都让我觉得您老了!”

    “能不老吗?”

    顾老爷子反问,“你看看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你怎么还不给娶个媳妇?将来我拿什么颜面去见你妈?你看看你大哥这一脉,如果他还在的话说不定都快当爷爷了!”

    “这不是没有意中人?”

    顾安歌长叹了声,一脸的惆怅。

    **

    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11点了。

    顾琉笙才想起今天晚饭尚未吃,想着简水澜向来晚睡,这个时候一定还没睡下。

    于是尝试着给她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起,“你晚上回来吗?”

    听到对方那带着几分急迫的声音,忍不住一笑,就连声音都轻佻了几分,“你就这么想我?”

    “滚——你要是不回来我就锁门了!”

    “小澜,我还没有吃晚饭呢!”

    话筒那头正与秦筝看片的简水澜听到顾琉笙几分可怜的声音,心里立即就软了下来,“怎么忙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你现在回来吧,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