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所以顾琉笙这是打算跟她算账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顾琉笙听到她一瞬间变得那软萌的声音,觉得一颗心都快化了。

    “嗯,我现在就回家,给我煮一份鱼片砂锅吧!”

    听到顾琉笙说马上要回来,简水澜觉得雀跃了许多。

    “那好,我给你煮一份鱼片砂锅,你回来时候开车慢点儿啊!偿”

    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立即兴致勃勃地起身,冲着秦筝问,“吃不吃鱼片砂锅?顾琉笙要回来了,咱们一块儿吃!”

    虽然晚饭跟秦筝吃了不少,不过这都11点了,她还能再吃些。

    秦筝一听这话立即摇头,“那我睡觉去,单身狗见不得你们秀恩爱的!”

    说着就穿着棉布拖鞋朝着客房的方向走去,她怕留下来当一颗超亮的电灯泡要招顾大男神恨的!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没有立即开车回去,而是登陆了微博。

    打算看看关于简水澜的负面新闻是否全部都清除干净,搜查了一番,见没有漏网之鱼这才安心了。

    只不过当他看到简水澜的微博转发了一条应寒的微博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细细地看了一眼应寒发的那一条微博,看到一开始就以顾少夫人称呼眉头才缓缓舒展开来。

    算他应寒识相!

    点击第一张图的时候,顾琉笙知道这张便是原图,他本来也想让人去找这一张原图,但网络上的东西找一张图片犹如大海捞针,没那么快就可以找到。

    这应寒能够找到这一张图当真是他的工作人员恰好有些眼熟才找到,还是花费了人力找到?

    可不管是哪一点,也都证明了他应寒的运气好,让他顾琉笙欠了他一个人情。

    这一张原图由如今火得如日中天的应寒发出,再适合不过了。

    毕竟网络多少人是应寒的小雪花,他的一个言论能让不少人信服。

    只不过当顾琉笙点开第二张图片的时候,看到照片里面笑靥如花的两人,眉头忍不住又皱起,而且那背后的墙壁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顾琉笙很快就想起这不是他们家的墙壁吗?

    什么时候应寒又去他们家了?

    想到这里,顾琉笙也没了再继续看的心思,加快油门,朝着西江月圆的方向开去。

    回到家里,也都快凌晨了。

    屋子里很安静,但有一股鱼片砂锅的香气,特别鲜美。

    朝着里面走去,正看到简水澜从厨房里端着一只热气腾腾的砂锅走了出来,看到是他,还不忘冲着他露出一抹美丽的笑靥。

    顾琉笙也回以一笑,“先放桌上,我去换身衣服就过来吃。”

    想着刚从医院回来,他顺道迅速地冲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袍,短发用毛巾擦拭干净,回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一身清爽利落。

    桌上摆放两只砂锅,他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不见秦筝的身影,看来她还是有那么点儿眼色的,住在他们家里的时候,还算会自觉地给他们空间。

    简水澜看到了他举动,忍不住一笑。

    “秦筝怕我们伤害了她这只单身狗,你说要回来的时候就将自己关房间里了,连夜宵都省下了!”

    “算她识相!”

    顾琉笙拿起筷子,吃了几片削薄去骨的鱼片,而后问她,“我在你的微博上看到了转发应寒最新的那一条微博,什么时候应寒来我们与你合照了,我怎么不晓得?”

    所以顾琉笙这是打算跟她算账了?

    她突然暗暗地庆幸这一段时日与应寒接触的次数不多,偶尔看到也都是在西江月圆碰上的。

    这一处地方居住的非富即贵,就是云水溶想要过来都得经过盘查,更别提白莲了。

    否则今天微博上被传出的若是还有应寒,怕这事情就不会这么轻易解决,甚至要给应寒带来不小的麻烦。

    “就是你上回去江城出差,我跟秦筝不都是应寒的小雪花?想着应寒就居住在楼上,所以我们就邀请他来家里一起吃饭,那一张照片是秦筝给我们拍的!”

    看到顾琉笙的面色不善,简水澜立即也将秦筝拖下了水,“当然了,我也给秦筝跟应寒拍了很多他们二人的照片!”

    要知道现在网络上那些小雪花最羡慕的就是她了,竟然被应寒给称为朋友。

    这样的荣誉,还真没几个小雪花拥有的。

    所以说他出差的时候,她一个人跟他们玩得还挺快活的?

    顾琉笙狠狠压下心底的不适,“以后想要邀请男士来我们家做客,最好有我在,明白吗?看看今天的情况,应寒本是公众人物,如果今天的图片里也有他的存在,那么这事情就不会这么好处理了,包括应寒本身也会惹上很多的麻烦!”

    说起今天的事情,简水澜便有些心虚了,毕竟确实是她平日里没有注意,才让白莲钻了空子,于是乖巧地点头。

    “知道了!不过……网络上的事情不是到了天黑前就解决得差不多了,你晚上又去忙什么事情了?”

    顾琉笙很少加班的,他都将加班的机会扔给了宋微。

    “爷爷病倒了,明天你就请假我带你去趟医院,你好好的给爷爷认错。在医院里陪他一天吧,爷爷虽然看起来严肃,但其实对于我们孙儿辈的都很心软,而你又是我们这一辈的第一个孙媳妇。”

    “我突然就跟你领了证,对于爷爷来说太过突然,但时日一久,爷爷就会了解到你,他其实很喜欢你这个孙媳妇的,否则也不会每次你回去的时候都让人将你喜欢吃的海鲜都端在你的面前!”

    他确实可以感觉到顾老爷子对于这个孙媳妇的满意,每次带简水澜回去,家里都会热闹许多,顾老爷子也都会出来陪他们吃饭。

    今日虽然被气到了,然而在他解释之后很快就相信简水澜是无辜的,那是因为顾老爷子也知道简水澜不是个不安分的女人。

    简水澜一听到顾老爷子因为她的的事情而病倒,心中又是着急又是羞愧,她放下了筷子,抿着唇看他。

    “那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可恶的云水溶,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看到她眼里的担忧与自责,顾琉笙浅浅一笑,抬手以柔软的指腹轻轻揉着她细腻的小脸。

    “已经脱离危险,病情也得到稳定,也是妈多事一看到网络上的消息就将事情都捅到爷爷那边,其实这样的事情爷爷那边也会有知道的渠道,然而妈那边定然是添油加醋,所以一时激动血压上升,引发了心脏病,幸好及时送到了医院,加上爷爷的身体还算硬朗,才这么快脱离危险,等观察几日没什么大碍,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已经脱离危险,病情得到稳定,简水澜才松了口气,今天这些事情确实给顾家丢脸了,还给顾琉笙戴了好几顶的绿帽子。

    也幸亏他理智,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她,不然这委屈有她受的,百口莫辩。

    想必白莲与云水溶都算好了她的下场,却不知剧情突然扭转,她们二人是何感想。

    “那现在你回来了,是谁在陪着爷爷?”

    “三叔守着,明天白天换我们去看看。”

    简水澜立即点头,看了一眼这么晚,也不知道杨络睡下了没有,于是取了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请假。

    那边杨络倒是很快批准,并想她道歉。

    简水澜才想起杨络也是这一次事件里的男主之一,只回复了一句:给你惹麻烦了。

    许是因为太晚了,杨络倒是没有再发短信。

    鱼片砂锅吃了一半,顾琉笙才问她,“你打算什么时候辞职?”

    简水澜吸溜着地瓜粉丝,含糊出声,“这一期杂志已经到了收尾阶段,没什么问题的话,等杂志结束之后就可以辞职,我后天上班就去写辞职信,不过我在致远也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了,所以打算等杨总监那边寻两个适合的接手我与白莲的职位,再走,你觉得呢?”

    “如果需要的话,我弄两个适合的过去!”

    “别别别……你弄过去的人,估计他们得当菩萨供着!”简水澜立即拒绝。

    顾琉笙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一手筷子一手勺子地配合着吃地瓜粉。

    简水澜看着自己吃粉丝都习惯吸溜着,再一对比顾琉笙的优雅,有些咋舌。

    这个男人要不要连吃个粉丝都吃得这般优雅?

    看到简水澜吸溜着粉条,娇嫩的唇上都是汁水,看得他心中一动,想也不想直接凑了过去,将她唇上的汁水都舔干净,并细细地将她的唇形描绘了一遍。

    看到她耳尖泛红才满意地离开了她的唇,抬手去碰她泛红的耳尖。

    “这么容易害羞啊!”

    吃个粉条需要这样子吗?

    她低头默默地吃着,只觉得这一张脸皮还是不够厚,被他这么一亲就热了起来。

    顾琉笙却是很满意她的表现,“今天那么多人认为我顾琉笙被戴了多少顶的绿帽子,其实说到底真正受害者才是我,所以……”

    他凑了过去,在她的耳边轻缓呢喃,“老婆晚上是不是该热情一些?”

    她哪一次不热情了?

    简水澜在心底咆哮。

    “有些晚了,明天还要去看爷爷呢!”

    “无妨,我早点儿结束就是!”

    他哪一次能够早点儿结束了?

    还不是得将她折腾得活来死去才肯罢休?

    **

    隔日一早,他们二人先送秦筝去了一趟致远公司,便去了燕南医院。

    此时顾老爷子刚吃过早饭,医生也早早过来检查,正无趣着坐在病床上与顾安歌下棋。

    他们来的时候一盘棋刚杀一半,顾安歌正捏着白子犹豫不决。

    简水澜看到顾老爷子手上打着点滴,整个人看起来精神都没以往好,虽然还是一脸的严肃。

    想到这个潮老头还是因为她而病倒,就觉得满心的愧疚。

    顾琉笙带着她朝着病床的方向走去,顾安歌还在犹豫不决。

    顾老爷子抬眼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简水澜立即上前冲着顾老爷子讨好地笑。

    “爷爷,都是我的不对,还让爷爷给气病倒了!”

    “你哪儿不对了?”

    顾老爷子又瞥了她一眼,气色倒是不错。

    看来昨天的事情也没将她给打击得怎么样,倒是自己竟然还让人给送来了医院,果然是不得不感叹自己老了!

    愿意说话,事情就不是太过严重,简水澜连忙在旁边的凳子上入座,诚恳地握住顾老爷子没有打点滴的手——

    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