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她直接凑了过去在顾琉笙的脸上印下了一吻
    感觉到容承祯的打量,简水澜也没有丝毫的怯意,大大方方地任他打量。

    “容**oss一直没有遇上喜欢的人,应当是缘分未到,也许不久的将来那个人就会出现了,其实一开始我很想将秦筝介绍给你的,秦筝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虽然比不得容家的家世,但秦筝性子好,没有什么心计,不过我听琉笙说容**oss不吃窝边草,这才作罢!”

    “秦筝……撄”

    容承祯笑了起来,“还真别,不是我喜欢的菜,不过秦筝的条件也很不错,我妈倒是也想见见她,毕竟昭熙与她有过……偿”

    简水澜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两人就是喝醉了屋子里没开暖气,天气冷搂着睡了一觉,这样的事情还谈不上负责一回事!”

    所以还是别败坏了秦筝的名声,再说秦筝也没打算让容昭熙负责。

    容承祯看了一眼腕表,“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就先上楼了,至于你辞职的事情我已经同意,什么时候走都成,到时候杨络会给你办好离职手续!”

    送走这一尊公司里的镇宅之宝,他还是有些舍不得的,要知道简水澜在他公司里上班,这一段时间里顾琉笙给了他多少生意。

    简水澜立即摇头,“不用麻烦杨总监了,手续我会去找人事的办理好!”

    知道简水澜的性子,容承祯也没有坚持。

    “都随你,人事那边我已经说过了,有什么问题你直接电话给我就是,对了,中午昭熙也一道去吃饭,你要不要喊上秦筝?”

    最后一句话,简水澜顿悟了,这容**oss是打算撮合容昭熙与秦筝!

    看来容家的人是接受了秦筝,就剩余容昭熙与秦筝两人的问题了!

    送走容承祯,简水澜抱着桌上的香槟玫瑰,深深地嗅了一口气,而后将它拍了照片存好,这才将花束放置一旁。

    许是旁边有一束花的缘故,办事效率也提高了不少。

    11点半的时候,简水澜给秦筝发了信息:中午一起吃饭!

    那边秦筝很快回了信息:嗷呜——今天顾大男神舍得让你出来吃?

    翦水清澜:一块儿吃!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那我岂不是又要变成最明亮的灯泡了?我怕顾大男神用眼神秒杀了我!中午我还是吃食堂吧,不要理我……

    翦水清澜:你想太多了,还有两大男神,一块儿呗!

    一听到还有男神,那边秦筝立即发了好几个好色的图:那等我!

    于是到了下班的时候,简水澜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独自到了公司门口等待顾琉笙,而直接将秦筝无情地抛弃在停车场。

    当秦筝看到容承祯与容昭熙一道出现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卖了!

    容昭熙也没想到吃个饭还喊了这个老女人,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

    秦筝立即就笑了,装模作样地走到了自己的车子旁,手放在那一处被容昭熙撞凹进去的地方。

    “容家二公子对于这一处地方应当不会感到陌生吧?”

    容昭熙瞥了一眼车尾凹进去的地方冷冷地笑了,“没想到都这么几个月过去了,你还没修!还有……之前是谁说以往的事情一笔勾销,老死不相往来的?这个时候提这些事情,莫不是你想要反悔?”

    他可是做到了,没当着她的面一口一个老女人!

    秦筝一想也是,“这一回倒是我糊涂了,见谅见谅,继续保持老死不相往来!”

    说着瞪了她一眼,朝着容承祯的方向走去。

    “容**oss不介意我坐你的车吧?”

    容承祯点头,“很介意,我的车子不接送女人!”

    秦筝立即翻了个白眼,“可是我见你载过水澜啊!”

    难道简水澜在他的眼里不是女人?

    “那是我三弟妹,秦秘书若是不介意的话,就坐昭熙的车子吧,反正你们俩都已经……”

    后面的话已经明显到不需要他说出来了!

    秦筝立即点头,“很介意!”

    “我介意!”

    同一个时间,容昭熙也出了声。

    吃个饭这么没有诚意?

    秦筝翻了个白眼,“行,算你们厉害!”

    要不是不知道去哪儿吃饭,她需要蹭他们的车子吗?

    她秦筝也是有车一族!

    于是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中午去哪儿吃饭呢?”

    “容**oss他们不是知道吗?中午还是容**oss请客的!”

    秦筝嘟嘴,“你怎么不早说是他们,若是我知道就不去了,又不告诉我地点,又不让我蹭他们的车子,一点儿请客的诚意都没有!”

    还两个男神,就容昭熙那货?

    “宴氏私房菜!你自己开车过来,吃饭的时候我替你报仇!”

    秦筝的心情立即就好了起来,“好,我现在就自己开车过去!”

    结束了通话,秦筝上了自己的车子,看着容承祯与容昭熙的车子在前面,她加大了油门。

    车子从他们的身边绝尘而去,很快就剩余一个车屁股转个弯就消失不见。

    “这个老女人是在开火箭吗?”容昭熙有些傻眼了。

    坐过秦筝的车子的容承祯,对于秦筝的车速已经领会过了。

    几辆豪车停在宴氏私房菜的停车场,当然少不得秦筝的那一辆白色的车子。

    他们三人到的时候,顾琉笙与简水澜已经到了。

    还是老位置,这个时候正是午饭的时候,里面座无虚席。

    因为是容承祯请客,他坐在了主位,而后让侍者将他们点的菜都送上。

    满满的一桌,还要了几瓶红酒,简水澜的目光落在了那几瓶红酒上,主动给他们几个人倒了酒,而后朝着容承祯与容昭熙举杯。

    “前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给你们兄弟二人添麻烦了,来,我先敬你们一杯!我干了,你们随意!”

    她一个姑娘家干了,就不相信他们两个大男人能够随意!

    看到简水澜一口喝了杯子里的红酒,顾琉笙立即阻止。

    “饭都没吃一口怎么就喝上了?”

    容承祯有些咋舌,她一个小姑娘家一口全干,他若是随意,还不让顾琉笙给鄙视死?

    于是也很干脆地举杯,“三弟妹言重了,倒是让你在公司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自罚三杯!”

    他喝了杯子里的酒,又给自己连倒了两杯,也都一口气干了。

    而后给容昭熙使了个眼色,容昭熙立即会意,“对于被***的事情也是我不够注意自己的言行,虽然是对方采取了角度,但也给嫂子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与误会,我也自罚三杯!”

    容昭熙也很干脆,三杯下肚,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简水澜看到他们每人一下子就灌了三杯立即朝着秦筝使了个眼色,秦筝立即会意,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容承祯举杯。

    “容**oss,我来致远也有一年多的时日了,今日就敬你一杯,谢谢容**oss这些时日对我的提携与肯定!”

    虽然经常剥削她的劳动力!

    “秦秘书客气了!”

    容承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很干脆地喝下。

    而后秦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敬容昭熙,“容家二少爷,我也敬你一杯,刚才在停车场是我失礼了!”

    容昭熙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好说,本少爷向来不与人一般见识!”

    一杯下肚之后,秦筝又举杯了,“之前多有误会,我再敬你!”

    容昭熙看到她难得真诚地想要道歉,心里一乐,也举杯干脆地喝下。

    简水澜见此,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顾琉笙看出来了简水澜这是打算灌醉他们两人,虽然不知内情。

    但老婆想做的事情,他必定是无条件支持,不过却不需要她喝这么多。

    于是接过简水澜的杯子,朝他们兄弟举杯。

    “行了,我也敬你们兄弟一杯,小澜在致远公司里多亏了你们照顾!”

    这一杯酒,容承祯喝得有些心虚,他虽然也想给简水澜照顾,然而照顾得出了不少事端。

    而容昭熙喝得更是心虚,他之前还跟这个嫂子杠上了!

    灌了他们几杯之后,简水澜看着一桌的美味佳肴,立即笑了起来。

    “都别喝酒了,先吃一些吧,一会儿我们再喝,今天非得喝他一个痛快!”

    反正容承祯请客,这里的酒还这么贵,她非得拉上秦筝多喝上几杯。

    秦筝也贱兮兮地笑了起来,看到他们这么一会儿就被他们三人灌下五杯,也算是为了刚才的事情给报仇了!

    别以为她秦筝好欺负,她这人睚眦必报!

    顾琉笙无声一笑,冲着容承祯望去,“给我老婆放一个下午的假!”

    容承祯瞥了一眼对面的夫妻,自然点头。

    “行,我一会儿给杨络打个电话告知他三弟妹下午在我那边忙着,顺道也给秦秘书放了假!”

    秦筝一听到这话,立即觉得容承祯的头上都顶着光环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容承祯满上。

    “容**oss,我再敬你一杯!”

    容承祯一口干了。

    简水澜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而后给容承祯满上。

    “英明的容**oss,我也敬你!”

    容承祯又一口干了。

    看出这两个女人的意图,顾琉笙笑了笑,给简水澜夹了菜,“行了,一会儿再喝!”

    而后低头而简水澜的耳边低语,“你想要灌醉他们两人,一会儿我帮你灌!”

    简水澜贱兮兮地就笑了起来,也不顾这么多人在场,她直接凑了过去在顾琉笙的脸上印下了一吻,然后认认真真地吃了起来。

    这一吻让顾琉笙特别受用,然而对面那三人的目光就有些意味深长了,特别是秦筝索性直接埋头大吃。

    遇上这样的场面她还是别出声地好,破坏了这样的气氛,往后西江月圆就不欢迎她了,所以她一直以来都特别识相!

    容承祯也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啧啧出声,“你小子别这么让人羡慕嫉妒恨!”

    容昭熙夹了菜,也叹了声,“大哥,你也该给我找个嫂子了!”

    容承祯没有理会容昭熙的话,直接朝着秦筝望去。

    “秦秘书,这周周末有空吗?我妈经常听到昭熙提起你,所以很想跟你吃顿饭,又觉得如果直接去了公司找你有些唐突了!”

    “咳、咳嗽——”秦筝差点儿被一块排骨给噎死!——

    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