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我头一次听到搂着睡一晚还算清清白白的话
    “容**oss,您别吓我,求您了……”她禁不起吓的!

    容昭熙的脸顿时也黑了,“大哥,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

    “就是,他怎么可能在你母上大人的面前提起我,容**oss,求您真别吓我,大不了这一顿饭我不吃成不?撄”

    见家长偿?

    可是他们这是哪门子的见家长?

    让容夫人知道她曾经将容昭熙给猛揍了一顿,估计她也得去了一层皮。

    另一边简水澜笑了起来,朝着秦筝调笑看了过去。

    “呦,这么快就要见父母,那我们的赵老师怎么办?估计你父母该着急了吧!”

    而后得意地朝着容昭熙瞥了一眼,秦筝可不止他容昭熙一人喜欢着,在公司里头可是也有不少人喜欢的,目前还有个赵老师!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赵弦从秦筝的口中说出来,她觉得印象挺不错的。

    容昭熙尚未有意见,容承祯就先蹙起了眉头问简水澜。

    “什么赵老师?”

    “过年的时候秦筝回了一趟老家,他父母就给她看中了个老师,我觉得挺不错的!”

    容承祯抬手轻敲着桌面,朝着容昭熙投去一瞥,容昭熙别提多憋屈了。

    早知道他就不过来蹭这一顿饭了!

    为什么一个个都想着将他与秦筝放一起?

    秦筝忙道,“容**oss可能误会了,见家长这样的事情可别胡说,我禁不起这样的吓,再说我跟容昭熙真的什么都没有,不信你问他!”

    容昭熙也很快点头,“大哥,连她都说了不需要我负责了,我跟秦筝清清白白!”

    一旁沉默着给简水澜夹菜的顾琉笙终于出了声,“我头一次听到搂着睡一晚还算清清白白的话!”

    那场面,他可是第一个看到的,当时就应该拍下来给大家鉴定是否真清清白白!

    秦筝觉得顾大男神今天真的一点儿都不可爱!

    于是放弃了解释,默默地吃着菜,化悲愤为食量!

    容昭熙也放弃解释了,因为他的解释在他们眼里完全是越描越黑。

    简水澜趁此给他们每人都倒了一杯红酒,转移了话题,“行了行了,咱们都喝一杯!”

    五个人举杯轻碰,都一口干了杯子里的红酒。

    一杯下肚,来短信提示声就响了起来,秦筝从包里取出手机打开一看,见着是赵弦的,脸色立即一变。

    握草,白天果然不能说人!

    简水澜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她旁边的秦筝脸色一变,问道,“怎么了?”

    秦筝打开了消息,看到赵弦发来的信息时,脸色变得更厉害了。

    赵弦:下周要去一趟燕城,你父母问你有没有想要吃的,我顺道带过去给你。

    秦筝将手机递给简水澜,简水澜看了一眼眼睛就发亮了。

    “果然白天不能说人,这一说赵老师,下周赵老师就要过来了,你们老家的酸枣糕好吃,再给我带两斤吧!还有那盐水鸭,不要真空的,反正飞机飞过来很快的,香薰鸡腿也很不错,要现做的,还有那芒果干的味道让我又怀念了一阵子,这个也必须要!暂时就这么一些了,快麻烦你的赵老师都给我带一些吧!”

    一旁的顾琉笙默默地将这几样她爱吃的东西记下。

    秦筝一脸的为难,“回头我让我妈给我们邮寄过来好不好?咱们不麻烦赵弦了!”

    她跟赵弦又不熟悉,让他带这么多的东西过来,好似有些不好意思!

    容承祯又开始敲桌子了,“忘记跟你说了,下周我要去外地出差,有些事情需要秦秘书协助,所以……你怕是不能够接待你的赵老师了!”

    容昭熙一脸的哀怨,他自然清楚他大哥想要撮合他与秦臻。

    听到容承祯这么说,秦筝双眼一亮,第一次心甘情愿地接受出差。

    于是迅速给赵弦发了一条短信:谢谢赵老师,很不巧下周我得跟着**oss外地出差,怕是不能够接待赵老师了!

    赵弦:工作的事情要紧,不过我会在燕城待上一些时候,等你出差回来再见不迟。

    秦筝觉得自己受到了两重攻击,为什么还要出差?

    估计这一次不想见都不行了!

    于是回复了一条:那就麻烦赵老师帮忙带酸枣糕与芒果干各五斤,盐水鸭与香薰鸡腿不要真空的各两只,若是太重了,就麻烦赵老师直接发快递!

    而后她发了一条公司的地址给他。

    远在晋城的赵弦看到秦筝的这一条信息时,忍不住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很快回复:好!

    都是些小女孩喜欢吃的东西,倒是符合他对她的第一印象。

    秦筝看到赵弦的短信朝着简水澜一笑,“搞定!过几天就不会缺了你的吃的!”

    于是简水澜对于赵弦的印象又上升了几分,再一看对面的容昭熙,看来容承祯想要撮合他与秦筝的这一条路,有点儿漫长!

    简水澜给他们兄弟二人都倒了酒,笑嘻嘻地开口,“为了过几日我有晋城的特产可以吃,我敬你们兄弟二人一杯!”

    这一杯敬得容承祯与容昭熙两人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她不应该敬秦筝吗?

    不过容承祯倒是很快就知道了简水澜的意图,看来这是在报复他们刚才没有顺道送秦筝过来,然而他这是被扫到了台风尾。

    不过想到前几日网络风波是他公司里员工闹起的事端,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理亏,所以也就默默地接受他们的灌酒。

    之后,顾琉笙就开始于容承祯与容昭熙谈起了公司里的事情,期间三人喝了不少。

    但容昭熙与容承祯之前就已经喝了好几杯,又几杯之后,两人都有了些醉意。

    业务的事情简水澜与秦筝没多少兴趣去听,加上有顾琉笙负责灌他们两人酒,于是都敞开了肚皮吃。

    容昭熙偶尔朝着她们两人投来一眼,不论什么时候看,这两个女人都在吃,胃口特别好的样子,一桌的饭菜几乎都进入了她们两人的肚子里。

    也就顾琉笙财大气粗才养得起这样的女人吧,若是他养秦筝……

    肯定得吃垮了他们容家!

    他养秦筝……

    容昭熙被自己这突然的念头给吓得不轻!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两点多,容承祯与容昭熙被灌了不少的酒,两人直接趴在了桌上。

    顾琉笙也喝了不少,不过他酒量不错,加上期间都是他在灌对方,此时还算清醒。

    简水澜看到他们二人最终倒下,冲着秦筝一笑。

    “给你报仇了!”

    秦筝也满意了,“赵老师过来我不好意思让他带太多特产了,回头我再让我妈多邮寄一些特产过来,绝对让你啃到饱!”

    一旁的顾琉笙终于明白女人都是睚眦必报的!

    无奈一笑,顾琉笙打了个电话,喊了宋微让他再吩咐两个司机过来。

    一个负责将秦筝送回家,一个负责送容承祯与容昭熙回容家,而宋微则是送他们夫妻二人回西江月圆。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顾琉笙喝了不少的酒,加上中午没有午休,此时也有了些睡意,他一回来就去浴室刷了牙齿,将自己的酒气刷洗干净,而后里里外外都冲洗了一番。

    出来的时候一身清爽冷冽的气息,特别好闻。

    简水澜洗了把脸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一出来就被顾琉笙搂在了怀里,狠狠地缠绵了一番,亲得简水澜就要透不过气来。

    松开她的时候,一张小脸带着浅浅的红晕,眼睛更是犹如寒星一般,格外明亮,看得顾琉笙心底一动。

    呼吸有些急促,简水澜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双手怀抱着他劲瘦的腰,深深呼吸着他身上刚沐浴之后的清冽香气,满肺腑都是他的味道。

    难得的温馨时光,顾琉笙特别享受。

    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安分起来,却突然听得简水澜开口,“我之前要送你一样礼物,差点儿给忘记了,你等着!”

    她离开了他的怀抱,朝着客厅的方向跑去。

    顾琉笙倒是有些期待简水澜送给他的礼物,他朝着窗子走去,将窗户拉开了一边,外头午后的阳光倾泻过来,带着几许暖意与明亮。

    简水澜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直接递给他。

    “你拆开看看!”

    顾琉笙接过盒子,并不是很沉,盒子也不算很大,上面蓝色的包装挺雅致的。

    解开绸带,又将包装纸拆开,露出一只白色的盒子,牌子是他没有听过的。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期待里面的礼物。

    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一件黛绿色的毛衣,做工不错,一眼就可以看出是纯手工的。

    顾琉笙将盒子放在一旁,取出毛衣大致上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个尺寸是他可以穿的。

    “去帮我找一条可以搭配这件的裤子,我试试看!”

    简水澜立即点头朝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在众多的裤子里最终挑选了一条深色系列的休闲裤,顺道又挑选了一双直板鞋,便兴致冲冲地朝着顾琉笙走去。

    “唔,试试看合不合身!”

    顾琉笙一一接过,直接将窗帘拉上,就在她的面前直接将睡袍脱了下来换上。

    简水澜倒是没有回避,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这男人的身材多看一眼都觉得特别赏心悦目。

    顾琉笙很快就换上,就连鞋子也换好,站在简水澜的面前问她,“怎么样?”

    毛衣穿在身上倒是柔软合身,这个颜色他也可以接受。

    看到从之前的西装革履换成这么休闲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容易接近了许多。

    他的肤色偏白,不论是暗色还是亮色的衣服都很适合,毛衣的肩宽与长度她都用手量过,挑了最为合适的尺码,穿在他的身上果然刚好。

    而且这么穿特别显年轻,就像个二十出头的男人一样,她很满意地点头。

    “好看!特别减龄的穿着,往后我经常给你买这样的衣服,在家里穿或是出去游玩的时候都很适合!”

    顾琉笙平日里的穿着都是暗色系列的,回头她给挑一些明亮些的颜色试试看。

    顾琉笙从落地镜看着自己难得这样休闲的打扮,也觉得很满意,这毛衣是羊毛很柔软不扎皮肤,而且尺码刚好。

    想到这个女人给他挑衣服的时候都习惯用手衡量衣服的尺码,心里就一阵阵的柔软。

    他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穿上了柔软的睡袍,并将换下来的衣服折叠好——

    题外话——《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