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来这世上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让他想要宠到骨子里
    一旁的简水澜也将刚才拆下来的盒子收拾了,两人刚才都喝了酒,此时有些睡意,便相拥一起。

    顾琉笙抱着怀里的女人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亲得浑身都火都被撩了出来,索性也不委屈了自己,将怀里的女人狠狠地折腾了好一番。

    几次之后,简水澜筋疲力尽,媚眼如丝地窝在了他的怀里,觉得身下有些黏腻难受得很,便挣扎着要起身撄。

    顾琉笙直接将她横抱起来,两人朝着浴室走去,浴缸里放温水的时候,简水澜找到了一条皮筋将自己的头发高高盘起。

    而后随着顾琉笙步入浴缸里,任由温热的水浸泡着身子,四肢百骸都得到了舒展,特别舒服偿。

    她靠着男人的胸口,感觉到他胸膛的起伏,而顾琉笙的双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撩火。

    柔软的薄唇在她的耳边轻轻舔弄,丝丝的快意朝着四肢百骸袭击而去,简水澜舒服地躺在他的怀里哼哼出声。

    好不容易将两人泡洗干净,顾琉笙扯过一旁柔软的浴巾细细地将她身上的水渍擦拭干净,他的动作轻缓,犹如擦拭一件无价之宝。

    看着白皙细致的肌肤上留下他之前给予的痕迹,顾琉笙很是满意。

    擦拭干净,双双倒在了床上,这么一番缠绵之后,简水澜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倒是顾琉笙得到餍足之后,那些睡意早已不见,整个人都清醒了几分。

    他看着怀里的女人,满足地轻叹了声,从不知道原来这世上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让他想要宠到骨子里,幸好这一辈子遇上了她。

    单身三十几年,身边没有一个知冷暖的人,他并不觉得如何。

    可当这个女人闯入他的生命之后,如果再让他回到过去的日子里,他反倒不知该怎么生活了。

    细细地亲吻她的唇,顾琉笙满足地将她抱紧,而后闭上了双眼,两人的脸靠得极近,鼻尖都碰在了一起,呼吸交错一起。

    这样时刻感觉到对方的存在,让他极为安心。

    没过多久,睡意袭来,沉沉睡去。

    **

    接下来的几天,顾琉笙都带着简水澜去燕南医院探望顾老爷子,周六周日的时候就直接留在了医院过夜。

    顾老爷子虽然不愿意,但无奈他们小夫妻固执,也就随他们去。

    在医院里观察了一个星期,见顾老爷子各种指标都正常,姜紫瑜才放了话,顾老爷子可以出院了,并且嘱咐了一通注意事项。

    顾老爷子出院的那一天,顾琉笙与简水澜也暂时搬回了顾家老宅,打算在那边居住半个月,时间不是很长,简水澜尚能接受。

    而她手里最新一期的杂志已经安排下去印刷,杨络也让人事重新招聘。

    手里头目前也没什么事情,杨络就让她不需要每天过来上班,只需要等到招到人的时候过来帮忙面试,等确定之后再将手里头的东西转交即可。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简水澜也就没怎么去上班,闲着的时候就陪着顾老爷子喝茶谈天,偶尔下几盘棋,输得她都不想吭声了。

    更多的时候闲着,她就开始着手画着画廊的结构图,打算里面由自己设计。

    打算作为画廊的地方距离顾氏集团不远,占地面积算起来也不算小,不过那一处地方空置了许久,里面的规格简水澜并不满意。

    所以打算将里面的几面墙壁凿掉,重新设计,到时候装修成她想要的样子。

    几天的时间她画了好几幅平面图,从里面挑选了两幅出来又做成3d效果图,而后将成果打印出来。

    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而且进行放大打印,打算让顾琉笙帮忙参考。

    而且她还打算到时候也做一个网站,所以这些天没有去公司,但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顾琉笙下班的时候,问清楚简水澜的去处。

    得知她在书房,于是沐浴之后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其中身上的毛衣就是简水澜送给他的那一件黛青色的毛衣。

    此时简水澜正在看她设计的图案,两个方案看起来都还挺满意,但从中挑选一个就有些为难她。

    两种的风格都不大相同,格局也不一样,不过作为画廊,在设计上都合理。

    顾琉笙到了书房的时候正看到简水澜正对着一堆画纸做比较,他走了过去,抬手轻放在她的肩上。

    “又在忙画廊的事情了?这几天没去公司,也不趁此好好休息!”

    简水澜将画纸往桌上一放,抬手握住了他搁放在她肩上的手,回头抬起小澜朝他一笑。

    “不上班也没什么事情,午后去陪了爷爷一些时候,又看了一个小时的片,我也是才来书房没多久,你回来得正好,我设计了几套画廊装修的方案,从中挑选了两个方案,但不知选哪一个,你帮我看看!”

    简水澜说着将两套方案整理出来分开,从整体到细节都摆放好。

    顾琉笙的目光落在图纸上面,细细地看着,最后指向了其中一套颜色明亮有些的方案。

    “我觉得这一套挺不错的,展览的地方这么设计挺有意思,挂上画之后,整体的感觉比另一套好上一些,而且格局设置也更为合理,若是最后都按照你这样的设计来装修,设计效果不错,另一套虽然也挺好的,但是总体来说没有这一套吸引人!”

    很显然这两套方案简水澜都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很多细节无懈可击。

    简水澜看着第一套方案,被他这么一夸,也顿时觉得挺好的,想必之下颜色确实明亮一些,而且几个布局也算新颖,于是下了决心。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用第一套方案!”

    她满意地将图纸收起,“等明天我就去联系装潢公司,让他们按着图纸来做即可!”

    顾琉笙直接将确认下来的图纸整理好放在一旁,“等明天我直接交给宋微去联系就好,公司旗下也有不少装潢公司,到时候让宋微安排,自己人做起事情也比较放心。”

    “那会不会太麻烦宋秘书了?”

    宋微平日里就要忙碌顾琉笙的事情还有公司的事情,如今连她这些琐事也都一并交给宋微,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宋微能力确实不凡,然而一个人被当成无数个人来使用,这么压榨员工真的好吗?

    “不会,这些事情对宋微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看到简水澜眼里对宋微的同情,忍不住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对了,你母亲的事情我已经让宋微调查得差不多了,等收拾了云水溶,咱们再一起收拾云家!”

    听到这话,简水澜眉头立即皱起。

    “也就是说……我妈的事情确实并非意外,而是真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想起那一场车祸,想起她母亲为了护她而死,简水澜就觉得一阵阵的揪心,眼里很快泛红。

    “目前有证据将一切都指向了云夫人……”

    看到简水澜泛红的双眼,顾琉笙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

    “云家欠你的,云水溶欠你的,我都会帮你一一讨要回来,接下来你等着看云家的戏就好了,小澜,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再让人这么欺负你了!”

    那些欺负她的人,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一滴泪滴落下来,简水澜靠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琉笙,谢谢你!”

    “你我是夫妻并不需要说到谢字,我做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你母亲也是我的岳母,为自己的岳母讨回一个公道这不是理所当然?这些事情咱们先不谈,等最后我再一一告诉你!”

    看到她的眼泪,顾琉笙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疼,抬手擦拭去一颗泪水,又有不少泪水倾泻而下。

    一想到可能是云夫人的手笔,简水澜想到那一张嘴脸,恨不得去撕了她,许是因为心底的恨,让她整个人都有些发颤起来。

    “如果真是云家的手笔,我不打算放过他们!包括云盛!”

    “放心,到最后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不是你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而是云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倒是帮了我许多!”

    她深吸了下鼻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在了他的毛衣上。

    顾琉笙看着毛衣上胸口的位置那一滴晶莹的泪珠,“别哭了,你这样子让我很心疼!”

    他见不得他的泪水,特别是伤心与难过的泪水。

    简水澜抬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朝着他露出一抹笑容。

    “差不多到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去喊爷爷吃饭吧!”

    站起身,她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但心底还是对于刚才的事情不能释怀。

    不过既然顾琉笙已经有了证据,那她母亲车祸的真相也差不多到了该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未来的时日,她一定会让云夫人很难过!

    去了顾老爷子的院子里,顾老爷子正在园子里修剪花草。

    此时正值阳历三月,草长莺飞,许多这个季节的花草都长出了花苞,还有不少早已盛放,那些休憩了一整个冬天的树木此时更是吐露绿意,整个园子里一片浓郁的春日气息。

    脚边扔了不少修剪下来的枝桠,顾老爷子手里拿着一把大而锋利的剪刀。

    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他将一枝多出来的枝桠修剪掉,回头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两人朝着他这边走来。

    简水澜走了过来,接过他手里沉重的大剪放在一旁。

    “爷爷,吃晚饭了!”

    顾老爷子点头,“好!”

    而后将视线落在顾琉笙的身上,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今天穿得还真有些像个毛头小子了!”

    听到顾老爷子这话,顾琉笙扯开了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小澜给我买的衣服!”

    “嗯。眼光不错!比起你成日里打扮得那么老成好看了许多。”

    “爷爷眼光真好,一下子就看出了琉笙与平日有所不同!我也觉得琉笙这么穿挺好看的,回头给他买点儿亮色些的衣服试试看!”

    自己的眼光得到肯定,简水澜立即也拍起了马屁。

    看到他们小夫妻感情还不错,顾老爷子满意地将目光落在了简水澜依旧平坦的小腹上,从过年到现在又过去了将近两个月了,怎么还是没听到动静?

    顾老爷子的视线没有逃过顾琉笙与简水澜,看到这样的场面,顾琉笙低头一笑。

    将简水澜带到怀里,转移了话题,“爷爷吃饭去吧,妈今晚跟一些交情不错的夫人吃饭,要晚点儿才回家!”——

    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