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我那么那么地爱你,为了你我受了多少的委屈
    薛家再也不会有她的立足之地,薛长轩更不可能跟她去登记,被她母亲知道肯定得被责骂死。

    而她失去了利用价值,云盛还会对她这样好吗?

    毁了云盛的计划,云盛只会厌恨她,就如他厌恨简水澜一样撄!

    一瞬间云水溶只觉得自己被惊恐包围,只能死死地拉着身边陆萧的手偿。

    她就剩余陆萧了,别的今日之后全都会失去的!

    一旁的陆萧也拉起被子裹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脸色有些难看。

    薛长轩就这么冷漠地看着这不堪的一幕,目光落在那些不知从何进来的记者身上。

    “都给我出去!”

    本来这事情他知道就好,不管最后怎么处置云水溶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可如今被这么一群记者给拍到,丢的还是他薛家的脸面。

    可想而知明天的头条就是他薛长轩被云水溶怎么戴绿帽子了,此时他更是恨不得去掐死云水溶,这个让他多次丢了脸面的女人!

    他当初是有多瞎,才会放弃了简水澜,选了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给乱棍打死!

    毕竟是薛家的大少爷,那些记者也没敢多招惹,而且该拍的他们也都拍得差不多了。

    于是也没打算将薛长轩得罪得太过,纷纷抱着相机离开,最后一个离去的还不忘将房门关上。

    薛长轩就这么安静且阴沉地看着床上苟合的两人,没过多久,一抹阴冷的笑容的浮现在他的唇角。

    “云水溶,我就说了孩子肯定不是我的,今日起所有的一切都断得干干净净,所有的东西全都还给薛家,滚回你的云家去,今日起,薛家与云家势不两立!”

    他取出手机很快给云盛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报了个地址。

    “云盛,马上过来这里将云水溶带走,今日薛家所受的耻辱,我会让你们云家一点一点地还上!”

    虽然被戴了绿帽子,可是这一刻,薛长轩却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终于与这个女人断得一干二净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的一个错误抉择,已经让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云水溶听到薛长轩的话,煞白了一张脸,她想要过去求他,可是被子底下的自己什么都没有穿,她急得泪水流了一脸。

    “长轩哥哥,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所见到的、见到的……”

    可是也不知道他出现了多久,想要解释都觉得苍白无力,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云水溶,你是不是当我薛长轩是个傻子?这样子我若是相信了你的鬼话,薛家的一切我也用不着去继承了!还有,别一口一个地喊长轩哥哥,我听着恶心!”

    他冷冷笑着,目光如刀,只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人给凌迟了!

    一旁的陆萧,拉起了一旁的裤子也管不得身下的黏腻直接在被窝里迅速地穿上,而后将上衣套上。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身边的云水溶。

    云水溶知道事到如今,薛长轩是不可能再让她回到薛家的。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一切都做得那么隐秘了,为什么薛长轩还会知道并且找了过来?

    她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会直接在薛长轩的眼皮底下暴露出来!

    此时她也管不得薛长轩了,立即拉上陆萧的手。

    “陆萧,你快走,快离开这里!”

    留在这里,等她父母来了,绝对不会放过陆萧的。

    陆萧也有离开的打算,然而薛长轩直接堵住了去路。

    “今天你们两人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当然了我不介意你们是横着出去的!”

    陆萧紧紧的握住了云水溶的手,而云水溶听到薛长轩的话也着急了起来。

    陆萧不能死,她如果靠不住薛家靠不住云家,那么就剩余陆萧了!

    想到还怀着陆萧的孩子,她微微松了口气,最起码陆萧会看在他们的孩子不会扔下她的!

    云水溶稳了下心神,目光凄凉哀怨地看着不远处西装革履的男人。

    她的双手死死地揪着身上的被子,却不忘往下面拉了些许露出她胸口因为怀孕的缘故更是深了几许的沟壑。

    “薛长轩,这一切全都是你自找的,如果不是你一心只想着简水澜那个贱女人,我会这样子吗?”

    “我那么那么地爱你,为了你我受了多少的委屈,可是你从来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你将我对你的感情当成了什么?”

    “我云水溶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所有全都给你,陆萧他对我好,疼我宠我,全都能够迁就我,在你身上得不到的,他都可以给我!我本打算爱你一辈子的,是你将我逼迫到如此境地!”

    “你要知道我爱了你爱了那么多年,从我转学到燕城中学看到你之后,你想想我对你的感情,那时候我对你一心一意,如果不是你后来这么对付我,你觉得我会这样?”

    薛长轩冷笑,“所以,你打算用别人的孩子来薛家享受繁荣富贵?云水溶,你做梦!今日起,我会让你从天堂坠入地狱,所有你欠水澜的你就等着慢慢偿还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对她做了多少的事情,你跟你的母亲一样都不是好东西!这一次水澜被污蔑,想必也有你的手笔在里头,我就等着顾总对你出手,到时候不晓得你会如何!”

    说到这里,薛长轩冷冷笑开,他突然很想顾琉笙的手段,会让云水溶如何地痛不欲生。

    他看着只以一条被单裹着身子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有心思勾引他,以为她这么将被子往下拉扯着他就会有反应?

    也不看看她刚才做了多么肮脏的事情,如今看到她只觉得倒进了胃口!

    “你以为你真的爱我?如果不是薛家在燕城有权有势,甩你们云家好几条街,一开始你会这么死缠烂打?甚至不惜用了手段爬上我的床?”

    “你以为你真的爱我吗?你不过是想要抢尽所有水澜的东西,她的家,她的父亲,她的公司,她原本云家所有的东西,到最后因为我爱她,所以你见不得她好,凡是属于她的,你都想要抢走!”

    “云水溶,我告诉你,你毁了我,我也必定要让你从此往后与水澜云泥之别,你只能仰着脸高高地仰望她!她永远都是你无法相比的!”

    早已对于薛长轩死心,可现在听他这么说,云水溶还是觉得心底一阵阵地揪疼起来。

    这个男人对她当真是无情无义!

    对于今天抓奸在床的事情,薛长轩理应对陆萧愤怒的,可是从头到尾,只将他当成空气。

    云水溶原本是该感到高兴的,她想要保护陆萧,可是看到薛长轩当真如此,又觉得可悲。

    但不能否认薛长轩的话,她确实很想将简水澜所有的东西都抢到手!

    如果不是顾琉笙这个男人她不敢得罪,对于她的搔首弄姿也不放在眼里,她自然也不会将顾琉笙这样完美的男人便宜了简水澜!

    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如今的场面就算她装柔弱,薛长轩也不会心软。

    这个男人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厮混一起,只怕除了被骗的愤怒就剩余松了口气吧!

    终于可以摆脱她云水溶了!

    云盛与云夫人来得很快,房门被敲响的时候,云水溶正埋在被子里哭泣。

    一旁的陆萧听到敲门声显得有些手脚无措,这个时候逃离不得,也只能坐在云水溶的身边。

    不同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而云水溶依旧浑身未着片缕,只用被子包着身子,脸上都是泪水,看起来哭了许久,眼睛都肿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味依旧,让人作呕,薛长轩几乎是硬撑着等云家的人过来。

    等云家的人一过来,与云家的所有破事就可以完全斩断了!

    听到敲门声,云水溶很明显不知该怎么办,眼里都是恐惧。

    她看着一旁始终沉默的陆萧,她的家人绝对不会放过陆萧的,也怪她怎么就忍受不了分离让陆萧回来了!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薛长轩走了过去将房门打开。

    云盛与云夫人看到阴沉着脸的薛长轩,又见是在这里见面,两人心底都有不好的预感。

    但云盛还是堆起了笑容,“贤婿,怎么会约我们在这里见面呢?”

    云夫人心底也忐忑不安,但看到薛长轩的时候面色依旧柔和。

    “长轩,我们都好久不见了,你们结婚之后都很少回云家看看,回头记得带溶溶回去看看我们两老,如今蓉蓉出嫁,云家就剩余我们两个总是孤寂了许多!”

    薛长轩冷笑,“你们放心,今天起云水溶就会回云家好好地陪着你们两老,往后云水溶都不会住在我薛家了,我们薛家可供不起这样不知廉耻丢人现眼的女人!”

    听到薛长轩的话,两人心中更是忐忑难安。

    看到薛长轩让开,他们两人便走了进去,一进入房间就嗅到空气中一股***的味道,两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当他们看到床上包裹着被子的云水溶还有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两人的脸色瞬间都变得特别难看。

    云水溶与陆萧的事情,他们两人都是知道的,云夫人也是见过陆萧的,然而云盛尚未见过陆萧。

    然而此时看到这样的情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让他不解的是怎么这个时候云水溶又跟那个男人混在一起了?

    云夫人看到陆萧的时候只觉得震撼,不是说让他出国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

    她走了过去,颤抖着出声,“溶溶,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云夫人的质问,云水溶一下子就心虚了起来,她低下了头,只呜咽着不敢出声。

    云盛走了过去一巴掌直接就甩在了云水溶的脸上,因为力道过大云水溶整个人朝着一旁倒去,身上的被子也被扯开,露出未着片缕的身子。

    云夫人眼皮一跳,虽然气她坏了大事,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立即过去将被子拉起盖住了她的身子。

    可也免不得拉长了脸说她一顿,“溶溶,你看看你做的是什么糊涂事?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他强迫了你?你别怕告诉妈妈,妈妈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眼见这个时候云夫人还能说出这样睁眼瞎的话,薛长轩更是恨自己有眼无珠。

    “云盛,看看你养的好女儿,竟然住在薛家还与别的男人如此不堪,而你们竟然还敢用别人的孩子想要代替薛家的,你们的目的也不过是要薛家的财产罢了,很可惜一切不会如你们所愿!”——

    题外话——谢谢喜欢2送给本文1朵鲜花!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