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那你就趁着月份还不算大,将这个孩子拿掉吧
    云盛急了,朝着薛长轩望去,“贤婿是不是误会了?也许这事情并非如我们所想的一样!”

    薛长轩深深呼吸了口气想要让自己的呼吸更为顺畅一些,可是这么一吸都是屋子里***恶心的气味,让他一张脸都被恶心得煞白一片,胃里满是酸水。

    “为了高攀薛家,你们云家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果然都是一家肮脏的,幸好水澜已经跟你们断绝了所有的关系,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们这样无耻下作的家人!撄”

    “我以前可真是瞎了眼瞎了心,今日之后薛家与云家断得干干净净,从此往后只为敌人,这事情我薛长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偿”

    一想到自己这些时日所受的气,一想到他与简水澜从当初变成这样的场面,更是恨不得让云家永远没有翻身之地!

    这样也好,总算可以与他们一家都断绝所有的关系!

    与云家有过牵扯之后,他丢了多少次的脸。

    他冷冷地看着屋子里的人,笑得阴冷无比,而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差点儿让他窒息的地方。

    薛长轩一走,陆萧也打算偷偷地跟着离开,然而才放慢了动作起身,云夫人就眼尖瞧见了他。

    想到他们云家就要因为这个男人而毁掉,就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

    都是他,如果不是他的话,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场面!

    云夫人一把冲了过去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陆萧的脸上,这一巴掌不轻,打得陆萧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可他也不过是冷冷地瞥了一眼云夫人,很快就朝着外头走去。

    陆萧走了!

    云水溶捂着发疼的脸看着被打了一巴掌的陆萧离开,特别心疼,不过看到他走了也好。

    就是接下来她的父母绝对不会放过陆萧的,“妈,你打他做什么?是我自己找上他的!”

    云夫人几乎要被云水溶这个蠢得要死的女儿给气得失去理智,她阴狠着神色回头看她,直接一巴掌也甩在了她的脸上。

    “你看看好好地事情如今全部败露,到手的荣华富贵全都没了,溶溶你是不是打算过回当初的穷日子?你也不看看云家现在的生意一落千丈,我们也只能够依附薛家,可是你竟然让薛长轩抓到这样的把柄,你可知道薛夫人面色铁青地等候在酒店门口吗?你简直是……你让妈怎么说你好?这些年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以为这事情是稳当的,没想到这状况是一出又一出,如今就连薛家也放弃了云家,还有什么盼头?

    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既然已经让薛长轩知道不是他的,那么就不能够再留下!

    两巴掌甩在同边的脸上,下手都是不轻的,很快就肿胀了起来。

    云水溶捂着火辣辣的脸看着他们,泪水没停地掉着,她单手揪紧了身上的被子。

    “妈,薛家不会要我了,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我也不晓得薛长轩怎么会找到这里来,我……一切都很隐蔽的……”

    说到这里云水溶突然就停止了哭泣,难道是因为昨天手机忘记带回去,而且陆萧正好给她发了那一条短信被薛夫人看到了吗?

    可是他们没有密码,况且手机一直放在餐桌上,不像是被动过的,如果昨天被薛夫人看到了,薛夫人昨天就直接质问她了……

    可是想到她母亲刚才所说的薛夫人面色铁青地等候在酒店门口,难道薛夫人是打算不打草惊蛇,然后直接让薛长轩过来抓奸吗?

    否则他们母子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

    是不是今天早上她跟薛夫人说了要去商场买衣服的时候,薛夫人就已经起了疑心?

    “怎么办?”

    云夫人冷笑了起来,“事到如今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我让你将陆萧送出国去,或者将他清理了干净,你若是按照我所说的来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还不去将衣服穿上,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陆萧,毁坏了一切计划的陆萧,绝对不能留!

    云盛气得脸色发沉,很快转过了身,云夫人也只有转过脸去。

    趁此云水溶将衣服迅速地套上,很快就下了床,想到刚才被那一群记着给捕捉到了不少的画面,立即忧心忡忡。

    她走了过去,拉住了云夫人的手臂。

    “妈,怎么办?刚才长轩过来的时候,还有一大群的记住也蜂拥而上,他们拍了照片,怎么办?”

    想到之前简水澜在网络上的流言蜚语,这一次她被人拍了这样的照片若是被发上去,她的名声就完全毁了!

    订婚之后她也被传了不少的流言蜚语,然而没有什么有力的照片。

    可是这一次完全不一样,那么多的照片,那么多加的媒体,足够让人相信,只怕连陆萧都能被人肉出来。

    云夫人沉重地闭上了双眼,朝着一脸阴沉的云盛望去。

    云盛此时也看了过来,一双眼睛从未有过的阴骘,直接扬起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却不是打在云水溶的脸上,而且直接甩在了云夫人的脸上。

    “看看你教导的什么女儿?没有一点儿用处,还给云家找来了这么大的耻辱!”

    他是越想越气,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结果全都被这一对母女给毁了!

    百盛已经如此艰难地支撑着,员工都快跑完了,他还欠了不少的债务,就等着薛家看在是亲家的份上扶持一把。

    结果所有的事情都暴露出来,薛家对他们只有恨之入骨。

    云夫人直接被打傻了眼,她很快冲了上去跟云盛扭打一起。

    “云盛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这些年来我给你筹谋了多少,就连自己的女儿都拿来帮你,可是你呢?自己无能还要怪别人?”

    云盛一下子被云夫人给挠了好几道伤口,他自然不会任由云夫人这么对待他,直接对着云夫人一番拳打脚踢。

    “我无能……这么多年来你们母女吃的穿的用的住的还不都是我给你们的,你现在是打算忘恩负义吗?”

    两人扭打一起,双双都很快受了伤,云水溶看着这一幕心中着急。

    本想去拉开他们两人,但想到自己的肚子里还怀着陆萧的孩子,万一磕碰到怎么办?

    等到云夫人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云盛才松开了手,然而他也得到多少便宜。

    脸上被云夫人抓了不少的伤痕,脖子上还被咬了一口,血肉模糊的看起来骇人。

    云夫人被他一番拳打脚踢,好几下都直接打在了肚子上,疼得躺在地上呻吟着,看到他们两人终于打完了,云水溶才朝着云夫人走去,将她扶起。

    “妈,你有没有怎么样?爸,现在都这样了你们两人怎么还掐上了?”

    云盛冷冷地看了他们母女一眼,冷哼了声,转身就离开了这一处肮脏的地方。

    云夫人脸上是肿着的,她捂着发疼的肚子,呸了一口血水,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这个云盛现在觉得我们母女没有可利用的地方就想要抛弃了我们?他想得美,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而后狠狠地将云水溶给推开,“都是你,看看你做的事情,云水溶,你是不是打算害死我才甘心?好好地薛家,已经到手的繁荣富贵,可你偏还要勾搭上陆萧那个没用的东西!”

    “妈,你别这么说陆萧,陆萧他对我很好,他爱我,从没有人像他对我这么好过!”

    “他对你好能当饭吃吗?他不过是夜店里出来的,能比得起薛长轩金贵吗?薛长轩有钱有势,跟着他我们母女什么苦都不用吃,可是你……造孽啊!我怎么就养出了你这样的东西?”

    说到这里,云夫人的目光死死地落在云水溶明显的肚子上,眼里满是狠意。

    “既然薛长轩已经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你就趁着月份还不算大,将这个孩子拿掉吧!等这风波过了,妈再给你找个好的婆家,你要知道妈现在只能靠你了!”

    打掉孩子……

    云水溶惊恐地摇头,“不——妈,不可以,这个孩子是陆萧的,我不会同意打掉孩子的……我不会同意的!我喜欢这个孩子,陆萧也很喜欢,陆萧他不会同意我将孩子拿掉的!我也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

    她要去找陆萧,既然这边都已经毁了,她就只剩余陆萧了!

    云水溶没有再理会云夫人,取了自己的外套与包包惊恐万分地离开了房间。

    云夫人想去追,然而身上的伤势不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水溶离开。

    她的眼里一片阴郁,她想要清理的人从来就不会失手!

    陆萧,还有云水溶腹中的孩子,都不能留了!

    **

    这几日都是雾天,阴阴沉沉好几日,难得今日放了晴。

    天空是放晴了,宋微的心中却还是一片雾霾。

    每日里超量的工作让他有些心累,他站在窗前看着外头明媚的景色,整个心情都好了许多。

    如今已经是二月底了,踏青好时节,就他每日忙得焦头烂耳。

    虽然酬劳很高,然而有的时候他其实很想撒丫子跑了。

    为自己挤出来的难得的空闲时间,宋微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拿着手机在网络上找了一张大片黄色明亮的油菜花图片。

    他打开朋友圈编辑了一条信息:假装有空去看了油菜花。

    并且选择了所在位置——公司的地址,而后连同油菜花的图片上传上去。

    那边顾琉笙也刚忙完些事情,好心情地刷朋友圈,其实也就是为了刷刷简水澜这几日更新的朋友圈,而后看到了宋微刚发的消息。

    办公室的他沉吟了些时候,随即笑了起来,很快给宋微评论了一条:等这几日忙完,给你三天时间看油菜花!

    而后想了想,这个季节确实适合看油菜花。

    这几日简水澜没有去上班,画廊的事情目前处于装修状态,可以暂时停下来。

    琐事先交给宋微打理,而他空出几天带简水澜也去看看油菜花,这个时候正是踏青的好时节。

    宋微惊喜地看到了顾琉笙给他的评论,三天的假期,他决定那三天关闭所有通讯!

    宋微:顾总,可别让我等太久,油菜花再不去看都要开败了!

    消息刚发出去,手机铃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宋微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陆萧,想了想便很块接起。

    “事情怎么样了?”

    话筒那边传来陆萧讨好的声音,“宋先生,事情已经依照原来的设定败露,如今薛长轩已经知道,并且来了许多的媒体,想必云水溶这一次难逃一劫了!”——

    题外话——《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