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你这小丫头太瘦了,这样怎么给阿笙生孩子?
    没有理会周围的目光,顾琉笙远远就看到了端着饭菜的江姨,他大步走了过去。

    “江姨,小澜在哪儿?”

    “在客厅里陪着老爷子说话呢,夫人也在客厅里。”

    如果是简水澜与他母亲单独相处,他还有些担心。

    但爷爷在,他母亲也不会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来,也就是言语上冷嘲热讽,不过在老爷子面前还是会收敛一些醢。

    他抱着大束的香槟玫瑰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远远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声,许是听到他的步伐声,几个人都朝着外头看了过来。

    简水澜一下子就看到了西装革履的顾琉笙抱着大束的香槟玫瑰朝着她走来,立即起身朝他迎去。

    看到顾琉笙张开了双臂,她笑着也不顾还有旁人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仰着小脸问他,“今晚上怎么这么晚回来?缇”

    对于这样的怀抱,顾琉笙觉得特别受用,见着她仰起的小脸,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去了一趟花店,给你挑选了店里开得最好的香槟玫瑰,送你!”

    简水澜离开他的怀抱接过他递来的大束鲜花,问他,“这一束有几朵?”

    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在花店里挑花的样子,忍不住就觉得一颗心特别暖和。

    “99朵!花语是天长地久!”

    这个男人想与她天长地久!

    简水澜抱着鲜花,笑得极为开怀,“我很喜欢!”

    “那就……”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

    “刚不是才亲过……爷爷还有你妈妈都在呢!”

    简水澜扭捏了下,“去洗手吃饭,爷爷等了你好些时候了!”

    顾琉笙也没有为难她,揉了揉她的长发,在她的耳边低语,“那晚上我们就好好玩吧!”

    至于怎么玩,他说了算!

    顾琉笙回房换了一身居家的衣服,洗了脸又洗净双手才朝着客厅走去。

    一家子聚在一起,顾老爷子高兴脸上也少了平日里的严肃。

    顾夫人保持着平日里的温婉,也没说起今天薛家的事情,毕竟薛家是她的娘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也觉得没脸。

    不过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她还能不晓得?

    定然是跟她的儿子与简水澜脱不了关系!

    薛家生意上最近受创厉害,那都是因为她儿子的手笔,而引起这些原因的都是因为简水澜。

    简水澜与云家的关系,云水溶会沦落至此,怕也都是简水澜的功劳在其中。

    想到这里,她扯着唇笑得有些嘲讽,在顾老爷子动了筷子之后,也拿着筷子默默地吃着。

    顾老爷子看到他们小两口感情这么好,距离他抱重孙子的时日感觉又缩短了许多,胃口也好了一些,觉得今晚上的菜味道都很不错。

    “你们年轻人多吃点儿,还有你这丫头太瘦了,这样怎么给阿笙生孩子?”

    顾夫人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难看起来,然而却也什么都没有说。

    听到顾老爷子的话,简水澜立即点头。

    “我会很努力地吃,将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

    顾琉笙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鸡翅,“嗯,爷爷说的是,小澜确实太瘦了!”

    是瘦了点儿,然而该大的地方一点儿都不含糊。

    吃了一半,顾老爷子心情大好地出声,“那云水溶的事情,你没少插手吧?”

    顾琉笙低声一笑,“媒体是我让人找过去的,就算是报了上回的仇,不过此事跟小澜没有关系,小澜并不清楚我会找媒体过去,谁让上回云水溶污蔑小澜!”

    至于陆萧,他没打算告诉他们。

    顾老爷子点头,“这云水溶年纪轻轻,心眼儿倒是不少,如今这样也是她咎由自取,云家那些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薛家想着跟云家结亲,也是瞎了眼!”

    一说到这个事情,云夫人的脸色就更差了,终于忍不住出声,“阿笙,若是云水溶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私下好好教训就是,怎么还弄成这样,薛家这一回可是丢了不少的脸面!”

    “那小澜呢?他们就怎么敢这样污蔑她?而且当初这样的事情丢的还是顾家的脸,可是薛家有给予我们任何的表示吗?况且云水溶是被长轩捉奸在床,我也没侮辱她什么吧!”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一眼顾夫人,至于薛家丢脸,这不过是给薛长轩一个小小的教训!

    简水澜取过一旁的湿巾擦拭了下唇角,朝着顾夫人望去。

    “当初云水溶的凭空捏造,让我一个人丢脸也就罢了,还害得爷爷住了医院,丢了顾家的脸面,还让琉笙白白戴了这么多的绿帽子,我倒是很赞同琉笙这么做,否则他们还以为我们顾家是好欺负的!”

    “况且想必起来,琉笙做得也不算过分,他不过就是让媒体过去,如果云水溶不做这些事情,那些媒体过去也就是捕捉到薛长轩与云水溶恩爱的画面,不至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两个人往后怕是没有恩爱的画面了,婚礼的时候薛长轩能够抛下云水溶。

    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薛长轩还在心底高兴终于可以摆脱云水溶的纠缠了。

    “嗯哼!”

    顾老爷子重重地点头,“阿笙跟小丫头说的倒也没错,倒是大媳妇你可要跟薛家的人好好说说,毕竟他们也是顾家的亲家,顾家丢了面子,他们薛家脸上有光?”

    毕竟是薛家理亏,顾夫人也不想让顾老爷子将火气发到自己身上,于是勉强一笑。

    “爸,我知道了,回头我会跟薛家的人好好说说,这些事情如今已经闹得这样不好看,但……也希望爸能够跟阿笙说说,网络上那些消息还是赶紧让人删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薛长轩怎么说也是她弟弟唯一的孩子,被戴了绿帽子,而且云水溶还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

    估计这几日薛家的人都不好过了!

    而且这事情沸沸腾腾到现在还被炒得越来越火,连薛长轩都没有办法控制,这里面怕也是因为顾琉笙的原因。

    如果他不让人撤走,这燕城还有人敢将往上的消息撤了?

    顾老爷子朝着顾琉笙望去,“阿笙,你怎么说?”

    简水澜也朝着顾琉笙望去,虽然不想这么快放过云水溶。

    但经过这事情,云水溶如今的处境定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薛家人不会接纳她,她在云盛的眼中也没多少用处了。

    那些东西删除了倒也没什么,不过她还是更想知道顾琉笙最后会如何处理。

    顾夫人看向顾琉笙,“阿笙?”

    顾琉笙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看到他们三人眼巴巴地都盯着他看,最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让云水溶亲自过来给小澜道歉,否则这些消息就永远挂在网站上吧,反正是她自己不要脸面,什么时候道完歉,让小澜满意了,我就让人撤走!”

    只要他一日不撤,就没人敢撤!

    听到顾琉笙的要求,简水澜低低一笑,如今云水溶这一副样子,估计能够将所有的恨意都转嫁到她的身上来。

    还让云水溶给她道歉,简直跟要了她的命一样。

    想着这事情必定跟薛家有关,让云水溶去道歉,倒也不难。

    她想着等饭后去一趟薛家,提点一下弟妹。

    **

    静谧的夜晚,简水澜将那一大束香槟玫瑰放在了梳妆台上,坐在一旁轻轻嗅着上面淡雅的花香。

    想到这些是顾琉笙一朵一朵亲自的挑选的,更是觉得这一束鲜花美轮美奂。

    顾琉笙洗漱之后,看到简水澜正对着那一束香槟玫瑰傻笑,走了过去,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

    “公司里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再忙上两天,过两天我带你去玩!”

    “去哪儿玩?”

    简水澜听到这话双眼一亮,明媚的三月不去玩,真对不起这样的好时光。

    “这个季节油菜花开得很不错,我们去看看吧!也不用去太远的地方,燕城就有,在明珠度假村附近就有大片的油菜花,就在那边居住个三五日。”

    这个度假村简水澜倒是听过,“那里我去过,初中的时候我考了年段第一名,我妈就带我去那边玩了几天,不过当时年纪不大也就是跟着泡泡温泉,看看周边的景点,我还带了作业去那边完成呢!”

    想到这里简水澜就忍不住笑,对于过往的记忆,更多的还是母亲,至于云盛……

    就算她考第一名,云盛也很少正眼看她,更别说一句夸赞的话。

    “原来你还是这么认真学习的学生呢!”

    明珠度假村是顾家的产业,一想到简水澜学生时代曾去过那边,心中也有些高兴,不过当时她是初中生,而他已经接手家族企业了。

    这么一想,顾琉笙又觉得自己的年纪与她相比,确实大了不少。

    他看着对面的镜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看来得注重保养了。

    不过两人这么靠在一起,还真是配一脸!

    想到这里,顾琉笙冲着镜子一笑,抬手轻捏了下简水澜紧致细嫩的小脸。

    “大后天我带你去玩,你也趁着这两天收拾下衣服,在家里好好休息,至于画廊的事情大事小事先不用去管了,现在正在重新装潢期间,别的事情就交给宋微处理,宋微有这方面的经验。”

    简水澜立即点头,“就我们两人?”

    “嗯!就我们两人。你要是喜欢热闹,等我们先过去住个几天再喊他们过来。”

    他更喜欢两人世界,但如果简水澜也想要人多热闹的话,那就推迟让他们过来。

    简水澜突然就皱眉,仰着漂亮的小脸蛋看他。

    “唉,可惜秦筝跟容**oss都会出差,我最好的朋友也就秦筝一人,那到时候你就喊上苏焕他们吧!前提是他们有空的话。”

    如果秦筝也在的话,她肯定也喜欢去明珠度假村,泡温泉,看油菜花,还有不少美食。

    “好!都如你说了算,如果真要他们也过来度假村,那到时候我们就多玩几天,玩到他们出差回来!”

    顾琉笙答应,而后他的手顺着她的领口伸了进去,紧致柔嫩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

    他在简水澜的耳边低语,“现在该是我们好好玩玩的时候了!”

    而后在她的耳朵上细细地亲吻着。

    简水澜听到他这么说,便晓得原来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将这事情挂念一个晚上!

    耳朵本就是敏|感的地方,被他这么一亲,立即滚烫起来。

    而他的手所到之处更撩起一阵阵火热,简水澜嘤咛一声软在他的怀里——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