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简水澜,我的孩子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了
    “说真的,薛家只是将你赶出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像他们这样的受害者,处理你的手段应当挺多的,可是薛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手啊!”

    丢了这么大的脸面,薛家在燕城里如今也是风雨不停。

    “你懂什么!”云水溶突然压抑着声音怒问。

    “我确实是不懂你为何如此作死!”

    她搅拌着咖啡,笑容浅浅的醢。

    云水溶最恨简水澜这一副嘴脸,不论什么时候都能这样笑着,仿佛什么都无法将她击倒。

    一个被云家赶出去的人,她理应活得很悲惨,她凭什么还能这样笑着?

    这个时候云水溶是很想冲她发脾气,可是想到网络上久久不平息的事情,她就算再怎么恨,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对她发作缇。

    于是深呼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控制住。

    “简水澜,我为之前对你做过的事情道歉,我不该收买白莲对付你,如今我也受到了惩罚,我希望你可以让顾总停手,我现在在云家已经没有身份地位,在云盛面前我已经失去了被他利用的价值,我妈还一直想要让我去医院将孩子打了,在云家过得水深火热!”

    她摘下口罩,狠狠灌了一口水,“简水澜,你也知道我妈的性子,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很大的缘故就是因为她的教育,从我开始接触到云家的时候,我妈就告诉我看到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了没有?”

    “过着跟个小公主似的,什么都是用最好的,穿最好的,上最好的学校,要我努力讨好云盛,我才能够过得跟你一样。”

    “不可否认,那时候我很羡慕你的生活,觉得你就真的跟公主似的,在你面前我就是只丑小鸭,在我妈一遍又一遍地教育下,我就觉得你那些美好的生活就该是我的。”

    “所以我就想着要抢走你的所有,你的爸爸,你的家,你跟公主一样的生活,包括喜欢你的薛长轩!”

    “简水澜,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之前对你的伤害,你看看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就连这世上唯一爱我与孩子的陆萧,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到底是落在了我妈的手里还是怎么了,反正我从出事之后,就一直联系不到他了……”

    想到陆萧,云水溶突然就哭了起来,她确实很担心陆萧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而这个意外如果不是她母亲所为,就是云盛所为。

    简水澜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云水溶哭,然而此时的云水溶确实哭得很伤心,想到陆萧……

    这个云水溶还真是没有眼光,一次又一次遇上了渣男。

    陆萧这事情怪不得顾琉笙,若她云水溶没有这样的心思,就不会上了陆萧的当。

    简水澜摇头,“我是不会原谅你曾经对我所作所为,那时候我被陷入风波,只怕你都不知道是怎么高兴的。”

    “还有,若不是我正好认识唐卿,当初我跟秦筝只怕都不会顺利逃过一劫,你可以直接对付我,但是云水溶,我告诉你,休想动到我身边的朋友,否则我简水澜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她的眼里一片厉色,不见刚才的温和与笑意。

    云水溶确实让眼前这样的简水澜给唬住,她觉得简水澜似乎有些改变了。

    以前的她虽然也是伶牙俐齿,与她斗嘴几乎占不到什么便宜。

    可起码不会有这样厉色的眼神,她的改变是因为顾少夫人的身份吗?

    她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突然计从心来。

    “简水澜,我的孩子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了,虽然很多人不欢迎他的到来,但这是我的孩子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住她,将他平安生下来。”

    “我希望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你可以让顾总将网络上针对我的事件让人删除了,我不想我的孩子出生之后接受别人的指指点点,更不想让孩子知道这些事情!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云水溶突然起身,一手扶着肚子,另一手扶着桌子,朝着简水澜跪了下去,眼里真真切切都是祈求。

    云水溶虽然没有云夫人那样有心计,然而简水澜知道她的演技比云夫人更胜一筹。

    特别是在扮柔弱的技术上,炉火纯青!

    对于云水溶的举动,她自然无动于衷,然而不少人看到眼前这一幕。

    见不着云水溶的面容,只看到她一个背影,但毕竟云水溶来咖啡厅有些时候了,又是戴着口罩与墨镜,所以不少人都对她挺注意的,只知道是个孕妇。

    如今一个孕妇朝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跪着,一下子都联想到了正室怀孕求小三离开的场面,而小三不为所动,还悠闲地喝着咖啡。

    于是不少人都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有人对着简水澜冷嘲热讽。

    看到这一幕,简水澜只是觉得好笑,这个云水溶向来也只会这一招。

    让自己变成弱者,而她简水澜只能承受万夫所指。

    可惜了,她从来就不会因为别人的指指点点而产生别的情绪,那不过是别人的看法罢了。

    见简水澜不语,云水溶眼里浮出泪水。

    “简水澜,我都这样求你了,也知道错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原谅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也会当上母亲,也会有想要保护的人吗?我喊了你那么多年的姐姐,这个孩子出生那也该喊你一声姨妈!”

    简水澜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上,起身冷冷朝着云水溶一笑。

    “别,我可当不起这个孩子的姨妈,我妈只有我一个女儿,你云水溶姓简吗?”

    她的神色又是一变,笑容染上了几分疯狂,目光扫过那些窃窃私语与对她指指点点的人,突然声音也大了许多。

    “云水溶,你跟你母亲早晚得为你们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

    她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离去。

    云水溶的名字在网络上可是火了好几日,此时听到简水澜这么大声说话。

    她心里一惊,连忙取过口罩戴了上去,而后扶着桌子起身,慌忙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却有不少人围了上来,就连服务员看她的时候眼里都带着不屑。

    有人喊了出来,“她就是云水溶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真是晦气!”

    “长得也不怎么样,这么臃肿,竟然还敢给薛大少爷戴绿帽子!”

    “人家薛大少爷才没看上她,听说婚礼是她一个人完成的,薛大少爷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估计就是因为长得不好看,所以在那一方面才需要找别的男人满足!”

    “亏我刚才还觉得她可怜,以为是正室被撬了墙角,倒是误会了那位漂亮的女士了!”

    “往上不都出了证据,那孩子还不是薛大少爷的,而且那个在夜店里做鸭子的男人,叫什么陆萧,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如此敢玩,这会儿还真玩出大事了!”

    “……”

    周围的话语一声声极为刺耳,云水溶一手护着肚子迅速地朝着外头走去,此时她只想要远离这些人,她死死地咬着唇,眼里都是恨意。

    “简水澜,你好样的!我都这么低声下气求你了,你竟然还在最后摆了我一道!”

    离开了好时光咖啡厅,远远地就看到了简水澜,她很快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简水澜,你就当真这样不顾情面吗?云家丢脸,你就这样高兴?云盛是对你不好,可是他再不好,他始终是你的父亲,如果没有他,谁能给你生命?你现在能在顾家里过得风生水起的,还不是因为云盛他给了你生命!”

    简水澜冷笑,一下子就挥开了云水溶的手。“云水溶,不——或者我该称你一句蒋美丽,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来到云家之前的名字?蒋美丽,我告诉你,云盛他是你爸爸,不是我父亲,我没有那么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父亲!”

    就因为云盛给了她生命,却又如此对待她的母亲与她,所以她更恨他!

    恨不得她母亲所尝过的委屈与绝望,云盛全都亲自品尝一番!

    她母亲真的什么都好,唯独眼光实在差到了极致,一腔热情都给了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一听到蒋美丽这个土到极致的名字的时候,云水溶眼里有着懊恼与恨意。

    “你不承认云盛是你的父亲,但是不可改变的就是你的身上始终流着他给你的血,你若是不想要认他,那就将你身上属于他的血都放了干净!”

    简水澜冷哼,“你以为我不想吗?跟你们云家有关的一切,都叫我恶心!蒋美丽,你等着吧!你们欠我的,欠我母亲的,我都会让你们一一偿还!”

    说到这里,她轻缓一笑,优雅而美丽,一双透彻明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看,红唇轻启,“蒋美丽,这才刚刚开始呢,别这么快就承受不了!”

    **

    云水溶狼狈地回到了云家,她摘下了口罩往垃圾桶扔了进去。

    看到几个佣人看她的目光怪异,云水溶冷冷哼了声。

    这些人再看不起她,不也是得为他们云家干活,拿他们云家的钱!

    一个小小的佣人也敢看不起她?

    就不怕被赶了出去?

    云水溶才回到屋子里,一只白色的杯子正好朝着她的方向飞了过来。

    幸好她身高矮,那一只杯子擦过她头顶的头发,落在了地上,碎成瓷片,云水溶被生生吓了一跳。

    里面云盛与她母亲正在对骂,从郊外的酒店开始,这两个人几乎是一见面就要掐架。

    每每双方都不会好过,她母亲毕竟是个女人,虽然爪子利了些,然而禁不住云盛的拳打脚踢,伤的地方都是身上。

    而云盛所伤的则是他的脸,这几天伤痕不少,也因此都没有去公司了。

    知道这个时候过去,也不过是让他们烦心,讨得一顿骂,云水溶并不去理会屋子里的情况,转身就要走。

    然而云盛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转身的云水溶,立即出声,“你给我站住!”

    心底一颤,云水溶到底还是停下了脚步。

    “你这个孽女,云家的脸都已经让你给丢尽了,你竟然还有脸面跑出去丢人现眼,你是觉得给我丢的脸还不够多吗?我云盛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多年,看看你都成为什么德行了?你这个样子还是以前的云水溶,还是我悉心教养的女儿吗?”

    云盛被气得操起一只花瓶直接砸在了云水溶的脚边,花瓶碎裂,吓得云水溶惨叫一声。

    她只觉得手背上一疼,有尖锐的瓷器迸溅起来扎了进去,立即见血。

    幸好她今天穿着厚厚的打底|裤,所以两条腿才没有受伤——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