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而亲自毁掉这一切的那个罪魁祸首就是……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犯了错误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看到云盛这么对待云水溶,云夫人直接朝着云盛扑了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地骂,“云盛,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过要好好善待水溶的,你还亲自给她改了名字,可是现在水溶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就可以对她不好了?”

    “这些年来,我们母女为了你做了那么多,水溶更是待你犹如亲生父亲,事事讨好你,依顺你,将你哄得高高兴兴的,可是你现在都成为什么德行了?”

    云盛被云夫人掐得脸红脖子粗的,云水溶想过去帮忙,又想到自己的肚子这么大了,万一伤到了孩子。

    而且刚才云盛完全没有将她当成女儿,看她的时候那厌恶的程度完全不亚于他厌恶简水澜的程度醢。

    于是站在了原地,冷冷地看着他被掐住了脖子。

    最终云盛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挣脱开来,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云夫人的脸上。

    “蒋芹芹,我对你们母女已经仁至义尽,我让你们母女饿过一天穷过一天吗?这些年来我对不起过你吗?我为了你们母女连自己的妻女都不要了,你现在倒是来骂我没有良心!缇”

    云夫人突然就安静了,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迷惘。

    是啊,她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就是这个男人给予的。

    可是她觉得荣华富贵的生活,已经差不多快到尽头了!

    而亲自毁掉这一切的那个罪魁祸首就是……

    云夫人捂着被打疼的脸,目光阴骘地盯着云水溶,一步步朝着她走近。

    “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看看你现在都成为什么样子?到手的荣华富贵让你玩没了,你看看云家现在变成什么鬼样子?”

    她的目光朝着她的肚子移去,眸光凌厉,“云水溶,你今天就跟我去一趟医院将孩子给打掉,留着这个孽种你打算做什么?”

    又是要她将孩子打掉……

    云水溶惊恐地摇头,护着肚子一步步后退。

    “妈,我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你留着这个孽种做什么?难道你还指望他继承薛家的一切?当初我谋划了那么长时日,一切都到了这个地步,结果你看看你做出了什么事情?”

    “那个陆萧我早就说了不能留,不处理干净早晚有成为祸害的一日,看看你偏偏不信,一意孤行,害得我们跟你一起遭罪,你看看现在云家在燕城还有立足之地吗?”

    云夫人越想越气,冲了过去,一把甩在了云水溶的脸上。

    “今天你若是不给我将这个孩子拿掉,你就给我滚出云家,我没你这么丢人的女儿!”

    这一巴掌甩得不轻,云水溶最后是扶着身边的墙壁才没有倒下。

    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一样,她捂着发疼的脸,看着向来疼爱她的母亲。

    原来没有了利用价值,她在他们的眼里就真的什么都不是!

    云水溶求救地朝着云盛看去,跑到了他的面前直接跪下。

    “爸爸,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孩子……你知道吗,我今天出门是去找姐姐的,让她高抬贵手放过我,放过我们云家。”

    “爸爸,现在能够救我们的就只有姐姐了,我去给姐姐认错,将姐姐哄高兴了,她就会让顾总对我们手下留情的。”

    “如今我们依靠不得薛家,可是还有姐姐啊,姐姐再怎么不喜欢云家,可始终爸爸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的身上还流着爸爸的血。”

    “你让妈妈不要拿掉我的孩子,我愿意去将姐姐给哄高兴了,我们给姐姐赔不是,我相信姐姐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脸色本来很不好看的云盛,听到云水溶这么说突然也觉得云家还有希望。

    简水澜就是再不承认他这个父亲,然而身上始终流着他的血。

    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有她的存在?

    他的眼里衍生出一股希望,现在云水溶已经废了,公司已经败落如此,他也无力挽回。

    但是简水澜她不一样,她现在是顾家的少夫人,只要她一句话,顾琉笙一定放过百盛,放过云家。

    看到云盛的转变,云水溶仿佛抓到了一丝希望,她抱住了云盛的大腿,抬起脸眼里都是祈求。

    “爸爸,我求求你,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能够说服姐姐让百盛起死回生,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上流有一半爸爸的血。”

    “百盛以往也有简水澜母亲的一部分心血,简水澜一定不会甘愿让百盛倒闭的,否则怎么会一直拖到现在,只让百盛一直处于亏损当中,爸爸,我求求你了,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的,爸爸……”

    她不敢说出简水澜之前说出那样无情的话,但现在她只求能够先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往后的事情往后再想办法!

    云盛确实有些心动了,毕竟云水溶所言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去。

    简水澜再狠,那百盛也有她母亲的一部分心血,她又怎么舍得百盛就此从商业里消失!

    听到云水溶的恳求,云夫人也有些动容。

    不是为了她的孩子,而是为了云家可以起死回生。

    她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从云夫人这个身份上获取了不少的好处,享受着贵妇的生活,实在没有办法回到过去的穷日子。

    如果云水溶能够让简水澜说服顾琉笙放过百盛,倒也不错,只要云家旭日东升,还怕养不起一个孩子吗?

    犹豫了些时候,云盛朝着云夫人望去。

    “你觉得这事情如何?”

    云夫人点头,“可以试试看,但是……溶溶,这事情我跟你爸爸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若是半个月之后没有说服他们放过云家,那么你就乖乖地上医院,将孩子拿掉!”

    云水溶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

    她感激地出声,“谢谢爸爸,谢谢妈妈,我一定会做到的,一定会让云家恢复到过往的辉煌!”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她做很多事情了。

    **

    一家三口,难得在事情发生之后在一起吃过了晚饭,佣人过来将碗筷收走,云水溶就先回了房间。

    期间云夫人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一脸的阴沉。

    看到桌上有一台笔迹本,她很快开机,而后打开了微博。

    才发现首页上的第一条消息就是他们云家的事情,她阴沉着脸打开,是几段录音。

    “陆萧,今天起,你先离开燕城避避吧……”

    “离开燕城?溶儿,是不是你现在怀了孩子,我的任务结束,所以你现在不需要我了?”

    “我也不想让你离开的,可是……我妈说了若是不让你出国的话,很有可能会对付你,我不想让你出国,也不想你出了什么事情,所以,陆萧,听我的话你先离开燕城一阵子,等我的消息。”

    “我先伪造出你已经出国的证据,让我妈安心,然后再联系你。你不需要离开燕城很久,你也知道我现在离不开你的!”

    “陆萧,明天你就先离开燕城吧,我给你二十万,你就当做去旅行,不够的话再跟我说。还有你的号码必须换个,我妈的手段你不会了解的,一旦有一点点的可疑之处,她只会对你赶尽杀绝,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陆萧你明白吗?”

    “我妈的手段你永远不会明白的,当初为了赶走简水澜,我妈不惜给我下毒,让我命悬一线,陷害简水澜,最后将她永远地赶出云家!陆萧,你要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

    “给你下毒?不可能……她怎么样也是你的母亲,怎么会给你下毒呢?”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妈的厉害之处,若不是了解她,我也不会选择让你暂时离开燕城,你离开燕城我还能知道你是否完好,若是出国的话,我怕我妈还会对你下手,对她来说只有死人才是最为安全的!”

    “你不走的话,很有可能我们都再也见不到,陆萧,我是很舍不得你的,可是你知道吗?当初我妈为了保她云夫人的位置,收买了人对简韵的车子动了手脚,所以车子才会失灵撞上了货车,那个货车的司机也被我妈给收买了,拿了好多的钱,最后双方都死了!”

    “陆萧,我妈若是想要对付一个人,绝对不会让对方活着的,你只有先暂时离开这里……”

    “……”

    录音不少,一条条下来,声音都是她所熟悉的。

    陆萧是她去夜店给云水溶挑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云水溶顺利怀上孩子。

    而那个泄露出她秘密的女声则是云水溶!

    云盛也听到了这些录音,他的脸色也是一变,朝着云夫人望去。

    “这些是什么?”

    云夫人刚才的脸色还是阴沉一片,此时苍白一片,怎么所有的事情云水溶全都跟陆萧说了,而且还被放到了网上?这不是要……

    她看向云盛,“这些事情,你别告诉我其实你压根就不知道?云盛,我所做的事情,很多都是由你默认的,你是知道的,然而从来就不曾阻止过!”

    云盛却不这么想,只觉得一切都完了!

    “我是问你,这些东西怎么会被放在网上?蒋芹芹,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

    云夫人冷笑,“怎么,你现在要和我撇清楚关系了?”

    云夫人也是知道云盛是个什么德行的人,然而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情去搭理他,而是抱着笔记本朝着云水溶房间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云水溶刚换了一身舒服宽大的睡衣,手上受伤的地方重新用创可贴贴上,而脸上的五指印记依旧明显。

    这几日她最经常遭受的就是挨巴掌,也就没有再去理会。

    看到云夫人推门而入,神色不好,云水溶心中咯噔了下,但还是出了声,“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云夫人冷笑,“云水溶,你来看看你所做的好事,我要被你害惨了!”

    云夫人在一旁的布艺沙发上入座,将笔记本往桌上一放,打开了第一条录音。

    “陆萧,今天起,你先离开燕城避避吧……”

    “离开燕城?溶儿,是不是你现在怀了孩子,我的任务结束,所以你现在不需要我了?”

    “……”

    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云水溶的脸色大变,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她与陆萧的对话?

    这些对话还是当初在他们在酒店里的对话。

    “妈,这是什么?”云水溶颤抖着声音问她——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