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这个女人难得来找他一回,可是又躲到了哪儿?
    典型的欺软怕硬!

    容昭熙抱着大箱子回头去看简水澜,“嫂子,这是要放哪儿?”

    “我车子在停车场,送那边就好!”

    “好咧!”容昭熙抱着大箱子大步朝着车库的方向走去。

    秦筝见此,骂了声,“狗腿!醢”

    简水澜在一旁笑,“以前是对容昭熙挺有偏见的,不过后来接触发现容昭熙身上倒是没有那些富家公子的臭毛病,听顾琉笙说他的私生活还算干净,喜欢他的女生不少,但洁身自爱,重点是,容昭熙真是小鲜肉,长得不错啊!容家的基因好,看看容**oss就知道了!”

    容昭熙长得好看这一点,秦筝还是承认的,可是人品就不好说了!

    若是没有一开始那些不愉快,对于容昭熙的姿色还是很满意的,可惜了,他的姿色掩盖不了他的斑斑劣迹缇。

    秦筝轻哼了声,“反正我跟他是没可能!既然容昭熙那货给你送过去了,我就不去送你啦,回头有时间咱们经常出来逛街吃饭常联系,可别把我给忘记了!”

    简水澜点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今天又住回了西江月圆,你有空就去那边找我,这些天我也没什么事情,画廊又尚未开业,时间大把地有!”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秦筝,简水澜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容昭熙已经在那边等候了,她将后备箱打开,容昭熙便将箱子给放了上去。

    “嫂子要不要上去喝杯咖啡?你若是去找大哥,大哥准高兴!”

    “不用了,容**oss现在准忙着,而画廊那边还在装潢,我去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容昭熙也就不留她,“那你开车慢些!”

    简水澜上了车后朝着他挥手,“我走了,再见!”

    容昭熙帅气一笑,也朝着她挥手。

    车子在画廊的附近停下,她看着外头搭起了不少的架子,外头有工人正在忙碌,便下了车朝着画廊走去。

    老实说这个地点她是挺满意的,并非道路旁,而是在里面,然而地方不难找,避开了前面的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场面,里面显得清幽静谧了许多。

    但因为周边街道开了不少店都很吸引人,过往的人也有不少,还有不少游客。

    之前有来过几次,简水澜与他们打过招呼,询问了一番进程,又到里面看了一下。

    发现都做得不错,而且进度也不慢,按照这样的速度,下个月就能够收工。

    因为画廊距离顾氏集团并不算远,她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过去等上一会儿,顾琉笙也就下班了,她便又开着车子朝着顾氏集团行驶。

    并非第一次过来顾氏集团,然而她还是第一次单独过来找他。

    简水澜直接将车子开往停车场,就上了楼,顾琉笙的办公室在32楼,她很快上了电梯,朝着长廊走去,一直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

    她想了想,最终没有敲门而是轻巧地拧开了门,小脑袋往里面一凑,环视了一眼偌大干净的办公室,竟然没有看到顾琉笙的存在。

    她走了进来,并且将门一关。

    朝着总裁办公桌走去,在那真皮高级座椅上一坐,旋转了一圈,心里不禁喜滋滋的,顾氏集团总裁位置啊!

    原来顾琉笙每天都是这样的感觉,坐在这里就是差了个秘书给她倒杯咖啡!

    简水澜坐在椅子上完了会儿,见他整洁的桌面,电脑还是打开的状态,她动了下鼠标,竟然要输入密码。

    想了想,她输入了他们家的密码,发现密码错误。

    而后又输入顾琉笙的生日,还是错误。

    她输入了自己的生日,也是不对。

    顿时有些恼火了,难道他还用了别人的生日作为密码?

    想到他几张银行卡的密码,还有各种他常用到的数字,以及两人的手机号码,甚至是他们领证的日期一一输入,都是错的。

    在尝试无数个密码之后,简水澜最后尝试了自己的名字拼音,而后小心翼翼地按下了确认键,竟然成功了!

    一抹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密码设置这样简单,也不怕被人给猜出来!

    想她就直接说嘛,弄这样的密码,她若是不来岂不是都不知道了?

    她看了一眼电脑简洁的桌面,而桌面上的壁纸正是他们去明珠度假村拍的照片,只有她一人站在油菜花地。

    照片是顾琉笙拍的,角度与她的表情都捕捉得很好。

    看到笑靥明媚的自己,难道顾琉笙每天上班都这么盯着她看?

    正得意的时候,听到门把被拧动的声音,吓了简水澜一跳,整个人朝着桌子底下钻了过去,小小的身子缩在了里面。

    她才钻进去躲好,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听脚步声还不止一个人。

    顾琉笙走了进来,嗅到了空气中一股独特而熟悉的香气,很浅淡,但是存在。

    他这办公室很少有女性员工进来,几乎不会有这样的香气,偶尔他母亲过来一趟,留下的也是浓郁的香水味。

    然而此时办公室里的香气却不似香水味,而是一股让他觉得熟悉的香气。

    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看到了他办公桌上的一只黑色小巧的女性包包,他记得早上简水澜出门的时候,就是拎着这一只包包。

    这个女人难得来找他一回,可是又躲到了哪儿?

    宋微跟着走了进来,在看到顾琉笙的变化之后,顺着他的目光移去,顿时明白了。

    他将手里的资料递到他的面前,“顾总,这是薛长轩之前亲自送来的企划案,他希望能够再与我们合作,企划案我看过了,确实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而且很多地方也算是便宜了我们,看来这一次薛长轩还是很有诚意的!”

    顾琉笙并没有接过,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

    “之前我说的话,你都白听了?”

    听到他这么说,宋微一耸肩,知道薛长轩是彻底没戏了。

    “我明白了!”

    他缩回了手,看着手中薛长轩一定奋战了好几天的企划案,因为顾琉笙的一句话即将变成废纸,而后想起一事。

    “顾总,什么时候给我放三天假呢?再不去看,油菜花都要结籽了。”

    顾琉笙沉吟了些时候,好心情地点头,“你将手里的一些要事先交由给黎景与向漠去办!”

    黎景与向漠,都是他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的助理。

    宋微一听到自己的假期来了,瞬间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

    “加周六、周天吗?”

    那可就有五天的假期了!

    顾琉笙没有回答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

    就宋微这样的劳碌命,一天不被他使唤就浑身不对劲,别说五天假期,他相信不需要三天,他就会乖乖回来给他卖命了!

    没有回答,那就有可能是五天假期!

    宋微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净的牙,“那我明天就不来公司了,一会儿将手里剩余的活都给黎景与向漠,放假期间,顾总就尽量别给我电话了!”

    说着,他吹了个口哨,转身就走。

    顾琉笙也不搭理他,在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最后朝着一旁休息室的方向走去,拧开门把,里面倒是没有任何身影。

    这女人不是过来找她吗?怎么将包包往桌上一放,就不见了人影?

    最后他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正在打开简水澜的手提包,却瞥见自己的电脑被动过。

    他的电脑设置了密码,此时所见的是桌面那一张被他设为壁纸的简水澜的照片。

    看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色都柔和了几分,甚至可以想象出简水澜坐在这个位置上一遍遍尝试密码的样子,那一张小脸上的表情一定极为精彩。

    他设置的密码是她名字的拼音,当她输入密码发现启动成功时,心里应该很高兴吧!

    刚要打开包包看她手机在不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两条腿上被什么东西给突然抱住。

    毕竟过于突然,顾琉笙还是很难得地被吓了一跳,可依旧面不改色地朝着下面望去。

    却见简水澜不知什么时候躲在桌子底下,此时正双手抱着他的大腿,仰着一张小脸朝着他笑。

    见此,顾琉笙也忍不住就笑了,他朝着后面退了几步又将那张老板椅给推开,给她留出足够的空间出来。

    双手护着她的头上以防她磕碰到,边笑着问她,“怎么就躲在这里了?”

    简水澜笑嘻嘻地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本来要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听到有人进来吓得我赶紧就钻桌子底下了!”

    她拉着他的胳膊问他,“快中午了,你这边事情都忙完了吗?咱们回家吃饭好不好?都好久没有回去西江月圆了,一会儿顺道去买菜,中午我烧饭,你整理卫生!”

    她可没忘记今天要回西江月圆,顾家老宅虽然不错,与顾老爷子相处了这么多天,顾老爷子也似乎开始认可她的身份,对她还是不错的。

    但每日顾夫人难免还是要阴阳怪气地戳她几句,心底还是更喜欢回到西江月圆住着。

    一句回家吃饭,完全取悦了顾琉笙,他轻轻点头。

    “这边没什么事情了,咱们回家吃饭,还有,下回若是来这边不管进来的人是谁,你都不需要躲躲藏藏!”

    他主动拎了她的包,另一手牵着她的手,带着她朝着外头走去,边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走吧!”

    下了电梯,朝着外头走去,不时有员工见着他们的总裁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还帮她拎着包,都不由得有些羡慕。

    三三两两碰见认识的就由此讨论起来,“那个女人是谁啊?竟然让我们总裁这么对待这,好羡慕啊!恨不得让我们顾总也拉拉我的手。”

    “你想太多了,我们顾总岂会随随便便就去拉你的手!要我看,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外头传闻的顾少夫人了!”

    “长得可真漂亮,气质也好,跟我们顾总还是很般配的!”

    “顾总的微博你们看过了吗?这个肯定就是少夫人,微博名翦水清澜,上回见着她的照片觉得很漂亮,没想到本人更好看!”

    “……”

    两人都开了车,顾琉笙便让朗月出来直接将简水澜的车子开回西江月圆,而简水澜则坐在了他那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

    两人在超市里买了新鲜的蔬菜与鱼肉,便回到了西江月圆。

    简水澜在屋子里整理买回来的东西,顾琉笙又下了一趟楼,将秦筝送的那一箱特产给抱了上来——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