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这么跟着她,别人看着还以为这货真喜欢上她了!
    秦筝想要阻止,但售票人员已经接过了赵弦递来的钱,并且撕了两张票递给秦筝。

    俨然将他们当成了一起游玩的情侣。

    秦筝看着手里的门票,有些尴尬,“赵老师,这样的话,太不好意思了!”

    赵弦露出一笑,“总要给我一个绅士的机会吧?”

    他都这么说了,秦筝也就报以一笑,“先去看油菜花吧,就是不晓得现在油菜花如何了,不过路途有些远,走的都是山路,也没有车子过去,全程靠走路,不如我们先去买点儿吃的带过去,省得中午的时候饿了,那边除了油菜花还有护城河可以划船,一路风光无限!醢”

    看到秦筝笑得灿烂,赵弦也觉得心情很不错。

    “好,先去买点儿食物吧!”

    秦筝带路,买了一些方便携带的东西,都是面包与饼干还有两瓶水拎在了手里缇。

    但最后都由赵弦付了钱,东西不贵,于是也就没说些什么。

    倒是今天赵弦背着一只黑色的背包,看到秦筝手里拎着的食物便将东西全都塞到了黑色的背包里。

    “东西背着方便一些。”

    秦筝本来也懒着拎着这么多东西走山路,赵弦愿意背着最好。

    后来她嘴馋,又打包了好几样东西,拎在手里边走边吃,边朝着赵弦笑,一块烤豆腐让她吃得嘴角都是油。

    “赵老师不介意吧?”

    “给我一串烤丸子。”赵弦直接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丝毫不介意。

    秦筝听到赵弦这话,立即眉开眼笑,更是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相处。

    赵弦拿了一串烤丸子吃了一口,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小姑娘,一件单薄的粉色毛衣,一条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

    因为纤瘦的缘故穿在她的身上格外好看,特别青春动人。

    背着一只小号的黑色包包,一头长发绑成可爱的花瓣头,从后面看还像个学生的样子。

    青涩,美丽。

    前方不远处,大清早就过来这边与人谈项目的容昭熙,远远地就看到了秦筝,还有秦筝身边的男人。

    容昭熙倒是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宴氏私房菜的时候也见到秦筝与这个男人吃饭。

    看到两人有说有笑地边走边吃,突然就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怎么每次一见她都在吃?

    “……容小少爷,容小少爷!”

    听到身边的声音,容昭熙才回过了神,朝着身边的几个人歉意一笑。

    “很抱歉突然看到熟人,这事情回头我再找你们详谈,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改天一起吃饭!”

    容昭熙与他们简单打过招呼,便朝着秦筝他们的方向走来,帅气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前几天咱们不是才过来这边玩过吗?怎么又来了?”

    看到她吃得油腻腻的嘴,容昭熙一阵嫌弃。

    在一个男人面前吃成这一副德行,不也不怕被人嫌弃。

    上回在宴氏私房菜看到她的时候也吃得跟饿死鬼一样,丝毫没有女人该有的样子。

    秦筝也没想到会在这边遇上容昭熙,见他这么问,眉头一挑,将最后一口烤豆腐吃下,才出声,“那你不也过来了?”

    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上?

    有些人以前从来不会遇上,一旦遇上之后,就开始各个角落里都能冒出来。

    “我是来谈项目的,不像你……”

    而后朝着秦筝身后的男人望去,“喏,你就是赵老师吧?”

    他猜也能猜出来,最近他大哥老是在他面前提起这人,还是在老家秦筝相亲相来的。

    赵弦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不过见他与秦筝谈话的样子也知道他们是相识的,于是颔首,朝着赵弦伸出了白净的手。

    “我是赵弦,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容昭熙见他伸出了手,也没打算让自己看起来过于幼稚,于是也伸出了手与他握上。

    “容昭熙,秦筝的同事。”

    两人松开了手,秦筝却觉得怎么气氛一下子就怪异了起来?

    于是盯着赵弦看了几眼,又去看容昭熙,许久终于朝着容昭熙出声,“你不是过来谈项目的吗?还不快走,别影响了我们游玩!”

    “项目谈得差不多了,没看到现在都几点了吗?还有嫂子吩咐我要多照顾你,如今看到你与一个男人单独游玩,实在不放心,所以我决定就跟着你们一起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好跟嫂子交代!”

    他觉得这个理由还挺好的,一看这个男人就是对秦筝有意。

    万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例如被占了便宜,他还真没法子跟简水澜交代的,毕竟让他给遇上了!

    秦筝知道他这一口一个嫂子喊的就是简水澜,不过本来就她带着赵弦游玩,若是加上这货的话,于是眼珠子一转。

    “我能他能出什么事情?我们要去看油菜花,你又不是没有看过,你跟着过去做什么?没别的事情别挡道!”

    “看了一遍再看一遍不成吗?之前看盛开的,现在看凋谢的多有意境!这就是生命的过程,这么深奥的问题,估计你这个女人也不会懂!”

    容昭熙也不理会秦筝,直接朝着赵弦望去,挑衅一笑,“赵老师觉得如何呢?”

    赵弦看了看容昭熙又看了看秦筝,最后拒绝。

    “可能有些不方便吧!”

    容昭熙索性自来熟地攀上了赵弦的肩膀,“有什么不方便的?莫不是赵老师打算路上对秦筝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举动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更是得跟着全程监督了,否则对我嫂子可不好交代,要知道我嫂子生气了可是很吓人的!”

    “你就扯吧!”

    秦筝白了一眼眼前这个二货。

    赵弦看了看秦筝,至于容昭熙所说的见不得人的举动……

    如果小姑娘没有答应,他自然不会去对她做些什么。

    最后容昭熙还是如愿以偿地跟在了他们两人身边,一路上跟着秦筝斗嘴,反倒赵弦有些插不进话。

    赵弦是跟在他们身后的,看着前方两个年纪相仿的人相互贫嘴,突然就有些羡慕容昭熙。

    他的性子素来沉稳,话也不多,只怕要让人觉得无趣了许多。

    之前知道秦筝是个开朗的女孩,今日她才发现原来也是个伶牙俐齿的姑娘。

    与容昭熙贫嘴,一直都稳稳地占了上风,反倒容昭熙好几次都被她气到跳脚。

    见着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赵弦微微蹙起了眉头。

    一路上领略着周围的风光,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终于来到了那一片一望无垠的油菜花之地。

    这个时候的油菜花已经不复之前开得那样惊艳,当初过来初初绽放,特别好看。

    此时虽然依旧绽放,但已经是尾期了,等过几天就该开始凋谢。

    但不影响的是远远望去那一片无垠的黄色,让人看了心情特别好,加上今日的阳光明媚。

    秦筝伸开了双臂深深呼吸着清新空气,“还是这边的空气清新许多,城市里太过喧嚣,每天闻到的都是尾气。”

    而后看向赵弦,问他,“赵老师应该不会失望吧?”

    赵弦看着眼前大片的油菜花,还有刚才一路走来的风光,处处都是春意,他点头。

    “确实没有白来一场,这附近的风光很多还处于较为原始的。”

    虽然有被开发,但这些山山水水还是尽量没有去动到,保留了原有的味道。

    秦筝走了这么一大段路,早就累了,她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

    “我们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走了这么远,都有些累了!”

    听到她喊累,容昭熙轻嗤了声,“这么容易累,还敢带人出来玩!”

    秦筝撇唇抬眼去看他,见他虽然西装革履,但看起来依旧清清爽爽,不似她现在估计看起来狼狈。

    又转眼去看赵弦,见他白衬衫依旧,也如容昭熙一样清爽干净,顿时就有些不满了。

    “我腿短不成?跟着你们两个男人我这个体力已经算很不错了!”

    赵弦见她累着,从背包里取出一瓶葡萄糖水拧开瓶盖之后递给她。

    “喝点儿水!”

    秦筝顿时就满意了,朝着容昭熙得意一笑,而后接过瓶子咕噜咕噜地猛灌了几口,觉得热气都消散了许多。

    “今天这样的气候都可以穿断袖了!”

    赵弦笑道,“走了这么多路才会觉得热,一会儿就要觉得冷了!”

    他指着不远处的木椅,“那边可以休息,我们到那边休息一会儿吧!”

    秦筝立即点头,将瓶子给拧紧了,率先带领他们朝着不远处的木椅走去,木椅设在一棵大树下,正好可以遮阴。

    秦筝小跑了过去,没想到有个人比她更快,一屁股直接在木椅的中间大老爷一般地坐下,顺便朝着秦筝嘚瑟地挑眉。

    赵弦一下子就知道了容昭熙的意思,这是在防备着他呢!

    从他出现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一直对他存在敌意,看来他对秦筝有着不一般的心思。

    而秦筝单纯,倒是没有多想,跟他除了贫嘴倒也没有别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就轻松了许多,看着秦筝在一旁入座,他从背包里取出一大包的食物递给她。

    “走了这么长的路,你也该饿了,不够的话,我包里还有几包玉米肠子和水。”

    刚才喝了几口葡萄糖水,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秦筝接过打包的食物,将袋子打开,抱到他的面前。

    “赵老师喜欢吃什么呢?”

    赵弦从里面取了一个面包,见着容昭熙是半路加入他们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大方与成熟,他从背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喝吧!”

    容昭熙也与不他客气,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几口,冲他一笑。

    “谢了!”

    “你来这边除了会吃会喝还会作什么?你这货,没事儿跟过来做什么?”秦筝一脸嫌弃。

    容昭熙从她的手里的袋子取出一包饼干拆开,冲着她一笑。

    “还是看着你,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跟我嫂子交代?我嫂子离开公司的时候可是一再地交代我要照顾你!若是你被人给欺负了,必要的时候就搬出自己容家二公子的身份!”

    在赵弦的面前,他也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

    秦筝嗤笑,“一口一个嫂子,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水澜就是你亲嫂子了!”

    这么跟着她,别人看着还以为这货真喜欢上她了!

    虽然之前她与简水澜也觉得容昭熙这货喜欢她,就是容昭熙死活不肯承认——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