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原来你就这点儿胆子,也只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要不是被你气着,我能开那么快的速度?我能撞树上?要不是为了你,我会那么晚离开明珠度假村?秦筝,你可别给脸还不要脸!”

    “呵……就说你技术渣,上回撞我车子,这回直接撞树了,你还死不承认!”

    “你……你个死女人!”

    要不是他现在行动不方便,绝对跳下去掐死她!

    秦筝却是肆无忌惮地笑着,“来啊来啊,也不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还这么凶!醢”

    “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还不快去倒水!否则,我跟我妈说就是你害得我,回头看我妈不直接将你留下给我负责!”

    说到这里,容昭熙阴测测地笑开。

    果然一句话,让秦筝的气焰灭了不少缇。

    “那我在你妈来之前就走,再见!”

    秦筝冷哼了声,转身就要离开,然而门口却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

    “这是来客人了?”

    秦筝暗叫不好,不会真来了吧?

    容昭熙冲着秦筝一挑眉,看来他母亲治得了这个女人!

    死定了!

    秦筝想也没想,看到床底下可以藏人,二话不说直接钻了进去。

    她可不想让这个容夫人对她有什么误会,她绝对对她儿子没有丝毫的兴致!

    容昭熙瞧见秦筝身子一矮立即就不见了人影,嗤笑了声,“胆小鬼!”

    他母亲又不是洪水猛兽,这么害怕做什么?

    而且没必要一下子就躲在床底下吧?

    当初看到他的时候那一副嚣张气焰,都哪儿去了?

    没一会儿容夫人就进来了,看到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忍不住疑惑,“刚才不是还听到屋子里有声音吗?怎么就你一人?”

    刚才她在楼下是看到程少郡带着那几个女同学离开的。

    容昭熙嗤笑了声,“人家当你是洪水猛兽呢!”

    而后抬手指了指床板的地方。

    容夫人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后朝着床底下的方向望去,突然有些明了。

    这是藏床底下了?

    秦筝窝在里面,因为床板过低,进去的时候还磕碰了下脑袋,疼得正龇牙咧嘴,而此时也不敢出声。

    要是让人从床底下给揪出来,她这脸面也就丢光了。

    容夫人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至于看到她就钻床底下?

    不过刚才听到的是个小姑娘脆脆的声音,怕是脸皮薄,于是抿唇一笑,给容昭熙一记眼神,特意将声音提高。

    “我去看看你大哥来了没有,说是要给你带饭过来,这都什么时候了!”

    等到容夫人一走,容昭熙才带着几分得意出声,“原来你就这么丁点儿的胆子,也就只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妈一出现,你可就乖了!”

    他还真没想过秦筝这样的性子,会被她母亲一个声音吓到躲床底下,真是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我呸,我这不是担心让人给误会了!”

    说着秦筝就要爬出来,却是一个激动又撞到了床头,“哎呦”了一声,疼得泪水都快下来了。

    她揉着撞了两下好似都长包的头顶,从里面爬了出来,瞪大着双眼盯他。

    “容昭熙,我就是疯了才答应你大哥过来,果然好心没有好报,还浪费了我几百块钱买水果!”

    容昭熙是知道她连撞了两下床板,他在病床上都能感觉到那撞上来的力度,也就没了刚才的得逞。

    “快去给我倒水喝,你是想要渴死我吗?”

    “刚才怎么不让你妈给你倒水喝?”

    “我就高兴让你倒,你害我撞树的,又不是我妈害的,凭什么让她给我倒水?”

    “就凭你是她生的,就凭车子是你自己开的,什么破技术,回头让你看看姐姐的技术!”

    秦筝揉着撞疼的头顶,可最后看到他吊着的那一条腿还是朝着桌边走了过去。

    看到桌上有两只杯子,便问他,“哪只杯子是你的?”

    “你觉得我能用粉色这么娘的杯子吗?”容昭熙直接白了她一眼。

    “谁晓得你心底是不是就这么娘!”

    秦筝轻嗤了声,取过白色杯子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

    容昭熙觉得自己要真没受伤,肯定冲下去将她毒打一顿,什么不打女人,他可以将她当成男人。

    反正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也从来就没有女人该有的样子。

    他接过杯子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喝了几口温水,又将杯子递给她。

    “我大哥刚才有过来一趟,并且说了,今天下午放你假,你就好好待在这里吧!”

    秦筝立即就摇头,“我才不要呢!我就过来看你撞得如何而已,难道还要我伺候你吃喝拉撒睡?容昭熙你可别在我面前太将自己当回事了,我秦筝可不喜欢你,什么容二爷的心上人,回头你赶紧去跟你那哥儿们解释清楚!”

    容昭熙冷笑,“别说得好像我就会喜欢你一样,秦筝也不看看你那模样,干瘪身材不说,年纪肯定还比我大,一身廉价,还没有半丁点儿的女人味,你觉得我会看上你?”

    “你这臭小子,是谁教你这么跟女人说话的?”

    在外头站了些时候的容夫人听到病房里容昭熙那一番混账话就推门而入,直接去掐容昭熙的手臂。

    “你这混小子又皮痒了不成?”

    “妈——手下留情,没看到我还是伤患?我腿都断了,还脑震荡,你不该让我静养吗?”

    “看来伤得也不是很严重,都还能这么对待姑娘说重话!”

    容夫人被他给气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去看一旁穿着深色职业服装的年轻女人。

    将她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遍,见是个清秀的小姑娘,也没有容昭熙所说的那么差劲。

    她很快就换了表情,让人都觉得亲和了几分,“你就是秦筝吧,我是昭熙的母亲,我常听昭熙提起你,还说你是个多好的姑娘。刚才那些话你可别放在心上,昭熙的脾气一冲起来就是这样,回头我多训着他,不过我这儿子啊,可是很少跟女人说这么多话的!”

    言下之意,容夫人冲着她一挑眉头。

    容昭熙直接就翻白眼了,他什么时候说过秦筝是个好姑娘了?

    能不能这样颠倒黑白,有没有想过他这个伤患的感受?

    容夫人的话,秦筝只相信了一半,至于容昭熙会说她是个好姑娘,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这个男人若是在他家人提起她,只怕没少在他家人面前抹黑她才是!

    不过看到容夫人态度温和,秦筝也不好直接甩脸子,还是客客气气地喊了声,“容夫人!”

    容夫人点头一笑,“你吃过了吗?一会儿承祯就送饭过来,一块儿吃吧!”

    “不——不用了,我马上就走了,容夫人再见!”

    看到秦筝就要走,容夫人直接将她拉住。

    “下午我有事情要忙,他大哥下午也有事情,昭熙的脾气我又不安心将他交给护工照顾,这小子一躺在这边就一直喊无聊,你与他年纪相仿,正巧你过来陪着他说说话,就一个下午好不好?”

    看到容夫人诚恳的语气,然而秦筝有些尴尬。

    “容夫人,这个……不大合适吧?”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们是同事,而且还……”

    她暧昧一笑,“男女朋友有什么不合适的?行了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要走,你留在这边也好,一会儿他大哥送饭菜过来你们一起吃就是!”

    容夫人压根不给秦筝拒绝的机会,又朝着容昭熙望去,“你要是敢欺负人家小姑娘,回头我让你爸爸还有你大哥揍你!”

    容夫人也没有多留,很快就走了,还贴心地关了门。

    病房里就剩余他们两人,秦筝有些欲哭无泪,怎么一个个就误会她与容昭熙的关系?

    “你到底是怎么跟你家人说的?容昭熙,你少污蔑我的清白!”——

    题外话——

    谢谢米奇1980送给本文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