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兄弟,老实说你该不会对宴姑娘生出什么感情吧!
    虽然心底还是觉得以顾夫人的身份,想要包养几个小白脸什么的还是很容易。

    唐卿的姿色不错,身板又佳,被顾夫人看上眼,他也觉得正常。

    顾琉笙一脸阴沉也并非姜紫瑜的怀疑,而是姜紫瑜确实说到了实情。

    “我妈一直不喜欢小澜,唐卿的出现小澜怀疑与我妈有关,今天唐卿去见小澜了,只怕与她说了什么让她误会的话吧!”

    姜紫瑜却是不以为意,“那不正好?唐卿看上弟妹,若是他的出现于顾夫人有关,这样一来三弟妹就对他有了戒备之心,你可就能够少了一号情敌,我看那唐卿对三弟妹确实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醢”

    顾琉笙阴沉着脸,沉默了些时候,突然起身朝着外头走去,姜紫瑜知道他必定是有话要说。

    看了一眼沉睡的简水澜,也尾随出去,顺手将房门掩上。

    外间的沙发上,顾琉笙入座,姜紫瑜也走了过来,在他的对面入座,知道他有话要说缇。

    “你觉得我这几年待琉璃如何?”

    没想到一下子将话题扯到顾琉璃的身上,姜紫瑜微微一愣,看向他,反问,“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自然是真话。”

    难不成他待顾琉璃的态度真让人给误会了?

    可是顾琉璃出国养伤这么多年,他也就出差的时候顺带去看过她一次,平常也是手机联系,很平常的兄妹情感罢了。

    姜紫瑜沉吟了些时候,突然一笑,“其实在知道琉璃并非顾家骨肉的时候,我一度以为你与她会走到一起。毕竟你素来不近女色,对于琉璃也算是唯一能够接近你的女人了!”

    “我待她只有兄妹之情,这一点,别告诉我你们不懂!”

    “可最后不是暴露出她并非你的妹妹?说真的,别说有我这样的想法,就是承祯或是苏焕都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当初你说与三弟妹结婚,我确实大吃了一惊。”

    顾琉笙沉默了,就是姜紫瑜他们都这么想,只怕他以前确实给人留下误会的举动。

    尽管如此,他对顾琉笙确实没有男女之情。

    而昨晚上顾琉璃会在电话里自然地谈起简水澜,并且称呼她一身大嫂,应该对他也无男女之情才是。

    “以往我确实不近女色,对于琉璃也不过是兄妹的态度,你也知道当初……宴姑娘的离开确实让我有些不好受。”

    此时的他眼里多了一份沉重,似在回忆过往,“毕竟那时候我们几个人玩得很好,宴姑娘虽然小我们几岁,却很喜欢跟在我的身后,后来有一天宴姑娘突然就离开了,而顾琉璃正好被二叔带了回来,琉璃自幼与晋晗他们也不亲,毕竟身份尴尬,所以更喜欢跟在我的身边,也就补足了宴姑娘离开的遗憾。”

    姜紫瑜笑了起来,大老爷一样地将腿舒坦地搁放在对面的茶几上。

    “敢情你对顾琉璃的好,都是因为当初宴姑娘的离开,兄弟,老实说你该不会对宴姑娘生出什么感情吧!”

    毕竟晏殊当时长得实在太漂亮,一张脸跟个女娃娃似的,就算是现在长大了,可是姿色不减当年。

    “你觉得可能吗?”顾琉笙反问。

    “可不可能你自己心底有数,今晚上该不会是三弟妹吃醋了?”

    顾琉笙没有回答他,从姜紫瑜这边知道他眼里对于顾琉璃的态度。

    也有些了解在他母亲的眼中,对于顾琉璃与他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然后添油加醋一说,简水澜自然是要误会。

    轻叹了声,顾琉笙起身朝着里面走去,姜紫瑜觉得这边也没他什么事情便离开了。

    病床上,简水澜还在沉睡,只是睡得很不安稳,不知是身子上的疼痛还是梦靥让她蹙紧了眉头。

    他坐在床边握紧了她的手,担心她肚子疼,一只温热的大手始终覆盖她的腹部。

    一晚未眠,就这么坐在一旁看着她清丽的容颜。

    隔日清晨,顾琉笙就让人准备了清淡而丰盛的早饭,简水澜这一觉睡得沉,一直睡到了九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醒来。

    此时脑袋疼得厉害,倒是肚子的疼意已经减轻,就是腰酸依旧。

    顾琉笙看到她醒来,立即就笑了。

    “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

    说着,顺手覆上她的额头,发现已经不似昨天那般滚烫了,但还是有些低烧。

    疲惫地哼了一声,很显然她还记恨着昨天的事情,顾琉笙有些无奈,松开了她的手,起身倒了一杯温水喂她喝下。

    “既然醒来了,就吃点儿东西,一会儿吃药,你昨晚上什么都没吃,又折腾了一晚,也该饿了吧!”

    他将杯子放好,倒了一碗粥,回头看到简水澜下床,连忙上去按住她的手。

    “还在输液呢,你下来做什么?”

    “我上卫生间你也管?”简水澜白了他一眼。

    顾琉笙从一旁的包里取出一块卫生巾递给她,一手扶着她,一手推着输液架,带着她进来卫生间。

    简水澜看到他压根就没有离开的意思,蹙了下眉头,虽然是夫妻,可毕竟上卫生间她还真没那被看的嗜好。

    “你不出去,杵在这里做什么?”

    顾琉笙揉揉她的长发,将声音放柔了几分,“我在外头等候,有什么问题直接喊我,知道吗?门别关上。”

    他出来的时候,将门虚掩着。

    然而简水澜担心他突然进来,直接将门给关上顺手反锁。

    顾琉笙只有无奈一笑,都结婚这么久了,每次入卫生间对他总是如防贼一样。

    解决了急事之后,简水澜看了一眼还在输液的手,便简单地刷了牙,又用毛巾洗脸。

    外头传来顾琉笙让她开门的声音,她毫不理会。

    简单的梳洗之后,看到一脸煞白的自己,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个痛经而如此。

    出了卫生间,顾琉笙便去查看她的手,见没有碰着,才松了口气。

    “怎么就不听话呢?”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回到了病床上躺好,揉着发疼的额头。

    顾琉笙将小桌子架起,将每一样都往上面放。

    “起来多少吃点儿,一会儿吃药。”

    简水澜依旧不想搭理他,继续揉着额头,只觉得疼起来真是要命。

    “头疼?”他问。

    许久之后她终于忍受不住地吱声,“疼……”

    “我给你揉揉!”

    顾琉笙也就没有再逼迫她吃饭,双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揉着,“这边吗?”

    “嗯,太阳穴疼,额头也疼,右边的地方也疼。”

    随着顾琉笙的举动,倒是舒坦了许多,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二十分钟之后,顾琉笙看到她没有再吱声才松开了手。

    “先把早饭吃了,一会儿我再给你揉揉,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难道不饿?”

    简水澜只好爬了起来,看到一桌上的食物倒是真觉得饿了。

    两碗香糯的白粥,一人一碗,然而顾琉笙没有动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吃,偶尔给她夹菜。

    弄得简水澜有些不自在,“你干嘛不吃,盯着我看做什么?”

    “昨天的事情很抱歉,我不知道唐卿跟你说了什么,但我猜测这些事情一定与琉璃有关,我与琉璃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兄妹,你别误会,也不需要放在心上。琉璃对我想必也只有兄长的感情,昨晚上还给我电话,说想见见你,你是她的大嫂!”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出来。

    “昨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了,就此粉饰太平吧!”

    “可我不喜欢粉饰太平,哪儿有让你介意的地方,你尽管说出来。小澜,有任何的想法你都可以跟我说,别跟我赌气,你若是不说我也只能去猜测,猜测的还不一定是正确的,我不想我们之间有任何的误会,你明白吗?”

    简水澜直接放下了手里的勺子,“不想我吃饭就直说,说这些让人吃不下饭的事情做什么?”——

    题外话——

    完结文《穿越:王爷,你快滚!》

    还有一更啊,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