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你说他们家到底是多么缺乏媳妇啊?
    秦筝从一旁的桌上抓了一把色泽鲜艳的葡萄,往嘴里塞了一颗。

    一番咀嚼之后吐出了皮与籽,才说,“那容夫人看起来确实挺好的,可你也知道他们几个人死活要把我跟容昭熙凑一堆,也不知道哪儿看出我与容昭熙般配了!”

    又往嘴里塞了一颗,秦筝继续吐槽,“我跟容昭熙那是八字不合,一碰上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天你都不知道那容夫人看到我的时候就如狼看到了肉,我都觉得那眼睛能发光了!你说他们家到底是多么缺乏媳妇啊?”

    容夫人一直在给容承祯物色媳妇这事情千真万确,简水澜之前从顾琉笙那边听过不少这方面的事情。

    而且特别中意的就是晏家的女儿,也就是宴桐,晏殊的亲妹妹醢。

    不过容承祯对于宴桐倒是没有那些心思,但容夫人的心思不少。

    宴桐她倒是有瞧见一次,有晏殊这样的哥哥,她自然也不会太差,不过与晏殊的容貌相比,还是被遮掩了许多光华。

    “顾琉笙有跟我讲过关于容家的人,父母恩爱,兄友弟恭,容夫人也不是个势力的人,若真有一天你嫁入容家,应当也是吃不了亏才是,反正会比我在顾家好受许多,你要是摊上顾夫人这样的婆婆,估计你会想直接将她踹床底下,我没骗你!缇”

    看到秦筝吃提子,简水澜将剩余的苹果几口啃完,将果核朝着垃圾桶的方向扔去,正好砸中,而后也抓了一把提子。

    “这世上能有几个像顾夫人那样的婆婆了?不过豪门本来就不好嫁,至于我跟容昭熙八字没有一撇,再说我也不喜欢他,只是他们这些人一个个喜欢乱点鸳鸯谱。”

    说了这些话,秦筝看了一眼时间,“估计顾大男神也快回来了,你现在还病着,他肯定舍不得我跟你说太多话,费神,你好好休息,我去一趟容昭熙那边看看,一会儿就直接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简水澜也不留她,“去吧,明天要是忙就不用过来看我了,我这也没什么大毛病!”

    两人正在道别,顾琉笙正推门而入,手里还提着一只食盒。

    “秦小姐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秦筝哪儿敢留在这边当电灯泡,立即摇头。

    “不了,我去一趟容昭熙那边看看他腿断得怎么样了,回头再过来啊!”

    她冲着简水澜一挥手,帅气潇洒地离开了。

    秦筝走后,顾琉笙将食盒打开,一层层放在桌上。

    此时简水澜已经不再输液,倒是可以自由行动也就没有再病床上吃饭,而是到了外间。

    饭菜虽然清淡为主,但还是很丰盛,看得出来是宴氏私房菜的菜色。

    **

    云夫人被抓之后,所有杀害简韵与栽赃嫁祸简水澜毒害云水溶的的证据全都指向了她。

    云夫人并不承认,但有云水溶与陆萧的对话,加上由宋微起诉,云夫人也知道自己没有再出来的可能了,甚至最后的判刑有可能是死刑。

    宋微也起诉了云水溶指使白莲谋害与造谣简水澜的事情,如今云水溶尚在拘留当中。

    只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云水溶谎称肚子疼,可能动了胎气,再送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便不见了云水溶的人影。

    最终查了监控,才发现云水溶已经乔装离开了医院,并不知所踪。

    警方立即下了通缉令,可几天之后,依旧没有云水溶的消息。

    所有的罪名只是指向云夫人与云水溶,并没有云盛什么事情,然而宋微没打算放过百盛。

    此时百盛正式宣布破产,云盛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就连云家,包括他名下的几处房产也被拿去抵押了。

    短短几日所发生的事情,让云盛承受不住,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

    荣华富贵,已经远离了他,此时更是无家可归,无处可去。

    云夫人被抓,云水溶下落不明,剩余的一个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女儿,早已断绝一切。

    然而无处可去的云盛,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简水澜。

    顾家那么多的产业,就算没有给他好的安排,但是随便给他一处房子,他也算是有了安身之地。

    到时候看若是想要东山再起,靠着顾家也不算难,就是担心简水澜现在看到他没落了,不肯收他。

    云盛极为后悔,如果知道简水澜最后能够嫁入顾家享受荣华富贵,当初他怎么也不会将她赶出云家。

    与其悉心教养云水溶,弄到最后这个样子,还不如好好地将简水澜养着。

    至少他能够当上顾琉笙的岳父,还怕没有到手的荣华富贵?

    想到这边,他只有无尽的悔恨,将云水溶悉心教养,然而她最后都弄成什么样子了?

    还不如一个早已被他放弃的弃女,如今高攀上顾家,若是将来怀上顾家的孩子,前途不可限量。

    也将少夫人的位置坐稳,想要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简水澜从画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等候在西江月圆外头的云盛,想到云盛现在的遭遇,她忍不住一笑。

    正想视若无睹地将车子开进去,云盛已经不要命地张开了双臂拦在了前面。

    不得已,简水澜只好停下,却是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云盛,你这是打算给我妈偿命吗?”

    云盛没有离开,依旧站在车前拦住她的去路。

    “水澜,你下车来,爸爸想要跟你谈谈。”

    简水澜看向他,“爸爸?云盛,我早就被赶出了云家跟你断绝所有关系,没看到这些时日的新闻吗?”

    “所以的事情报纸上都写得一清二楚,我简水澜早早地就跟你们断绝了所有的关系,还是被你亲自给赶出云家的门,如今云家破产,你这是想起我了?”

    说到这里,她啧啧笑了起来,一脸的嘲讽,“听说云水溶逃走了,你怎么不去找她呢?她可才是你的好女儿啊!”

    云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然而想到自己如今一无所有,走投无路,也不得不放低自己的姿态。

    “水澜,我知道你怨恨爸爸,爸爸当年糊涂,才会让她们母女害了你和你的妈妈,爸爸知道错了,当初就不该跟你妈妈离婚,也不该相信了蒋芹芹的话,害得你年纪那么小就离开了云家,独自生活,这几日我每每想起自己做过的错误,就恨不得将自己毒打一顿!”

    她很快接话,“那你就将自己毒打一顿吧!不过你打不打都跟我没有关系,云盛,别来找我了,从我这边你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当初我妈的处境,我的处境,什么叫一无所有,什么叫绝望,你就好好地尝尝吧。”

    “我妈这个人向来敢爱敢恨,奈何她眼瞎看上了你,在你这边栽了个大跟头,如果她还在,看到你这样的处境,一定会很高兴的!”

    看到云盛没有离开的打算,简水澜只好叫来保安,“你们还杵在那边看热闹吗?没看到这个人死皮烂脸地横在我面前?”

    看到那些保安就要过来,云盛也急了,毕竟这边并非人人都可以进去的,于是搬出了顾琉笙。

    “你们谁敢过来,我可是她的父亲,是顾琉笙的岳父!”

    果然,那些保安人员一听到顾琉笙的名字,一个个都不敢上前了。

    简水澜也不着急,冲着保安人员一笑。

    “云家的云盛,这几天在新闻上出尽了风头,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那么顾琉笙会有这样的岳父?还有你们可别忘记了,顾琉笙的妻子姓简,这云盛是哪门子的岳父?不过是个杀人犯的丈夫,他的女儿是云水溶,难道你们不知道?”

    云盛一次次地以她们母女为荣,这一次她要他每每想起他们母女只有厌恶与丢脸。

    果然,几个保安人员在听到云家的时候,神色就有些变化,特别是听到云水溶的时候。

    毕竟云水溶之前可是在燕城火了一把,如今她的消息在网络上依旧被传得沸沸腾腾——

    题外话——

    谢谢188****6737送给本文9张月票!~么么!还有一章节,得等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