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你都跟我生了这么多天的闷气,不打算和好?
    云盛没想到简水澜会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特别是现在车子堵住了去路,后面已经有好几辆豪车停在那边等候。

    住在西江月圆里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他云盛之前丢尽了脸面,现在又被简水澜提出,当即就有些恼火。

    “水澜,有你这么说你爸爸的吗?你下来,爸爸找你有事情,咱们好好谈谈好不好?这么多人,如果我丢脸了,你也丢脸不是吗?”

    “我简水澜有什么可害怕丢脸的?我跟你又没有丝毫的关系,不是吗?云盛,别等到一无所有的时候才想起我,跟你讲,我简水澜早就不是云家的人了,没有养你的义务。让开,不然我让保安将你丢出去,到时候更丢人的还是你!”简水澜看着外头的云盛一阵冷笑。

    后面的车子被堵着,有些开始不耐烦地按着喇叭醢。

    一辆白色的豪车走出来一个戴着鸭舌帽与墨镜的男人,高大帅气,看起来特别年轻的样子。

    应寒是看到了前面那一辆普通的车子,在这一堆豪车里特别显眼,知道车主是谁,他走了过去,看向简水澜。

    “水澜,可有需要帮忙的?缇”

    简水澜见是应寒,本来要喊出他的名字,只是张了张嘴想到他的身份,随即勾起一笑。

    “堵到你们的车子啦?真不好意思!”

    “无妨!”

    他看向挡在车头的那个中年男人,对他自然也有所闻。

    “云先生在这边挡了路,就不怕有人报警,到时候丢了脸面……算了,你也不是第一次丢脸!”

    而后看向那些保安,“你们是怎么做事的,还不将云先生拉开,难道西江月圆现在都可以这样没规矩了?”

    应寒的声音很轻缓,然而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压力。

    保安知道居住在这边的人大都是不能惹的,急急忙忙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将云盛给拉走。

    云盛的脸色更是难看,冲着简水澜就喊,“水澜,你要这么对待爸爸吗?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对待我?高攀上顾家,你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可以不认?”

    简水澜知道这么下去只怕这边的人要对她指指点点,她虽然不怕,但也没想给顾琉笙惹上麻烦。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顾家的少夫人,于是下了车,冲着被保安拉开的云盛冷冷望去。

    “云盛,麻烦你看清楚你是云盛,而我是简水澜,咱们不同姓,你是我哪门子的爸爸?”

    “早在你为了害死我母亲的云夫人,为了毒害自己女儿而嫁祸给我将我赶出云家的时候,你就已经主动跟我断绝了一切关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你虽然没有参与,可是你却放任了她们母女的行为!”

    “这些年来我自力更生,从不依靠你们丝毫,如今你们一家子没落了就来找我?以为我简水澜就是那么好欺负的?以为这样就能给顾家抹黑?”

    解释清楚之后,简水澜也没有停留地打算,与应寒打过招呼,就钻了进去,将车子开进西江月圆。

    应寒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又回头去看云盛,皱了下眉头,就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云盛还在众人面前数落简水澜的不孝,然而这一段时日云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此时也没人去相信云盛的话,再说简水澜之前背的黑锅已经洗清,自然也没人说她一句不是。

    豪车一辆辆地驶入西江月圆,此时大门被关上,保安也回到保安亭里。

    云盛依旧被拒在门外,一想到刚才自己所丢的脸,还有简水澜强硬的态度,就恨不得去掐死这个女儿。

    果然是没有教养!

    可如今能依靠的也只有简水澜了,否则他连今晚都不知道该去哪儿。

    云盛并没有离去,而是等到夕阳西下,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行驶过来。

    云盛立即跑了过去拍打着窗子,恳切地出声,“顾总,顾总……”

    车子停了下来,顾琉笙降下车窗,看向狼狈的云盛。

    “云先生有事?”

    “顾总……水澜对我这个父亲可能有所误会,劳烦顾总上去跟她说说好……”

    顾琉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一无所有的时候才想起她,吃香喝辣的时候,可有想过她为了生活、为了交学费正在四处打工,生活如此艰辛。”

    “云盛,小澜早早就跟你没了关系,你最好别再来这边,否则我会以***扰的罪名起诉你,到时候让你们夫妻在监狱里团聚!”

    车窗关上,黑色的车子行驶而去。

    云盛留在原地,神色焦虑,他现在身上就连住酒店的都不够,难道要他去住便宜的旅馆?

    风光了这么多年,向来养尊处优,外出的时候居住的也都是一等一的酒店,如今他又怎么拉得下面子去居住便宜的旅馆?

    如今能够依靠的人除了简水澜,其余的人更不会对他伸出援手。

    毕竟云家如今的现状便是拜顾家所赐,他们又怎么可能冒着得罪顾家的风险来帮他一把?

    **

    简水澜并没有被云盛影响到心情,此时正在跟秦筝电话,索要之前打赌的一百块蛋糕。

    电话那头的秦筝觉得将自己卖了都不够买一百个蛋糕,暗地里将赵弦给狠狠骂了一顿。

    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对她产生可疑的男女之情,还说了想以结婚为目的地与她交往。

    “那就这么说好了,每隔两天给我送来两块蛋糕,送到满一百个为止!”

    “知道啦!知道啦!明天开始就给你送去!”

    顾琉笙走了过来,看到正在聊天的简水澜也没有去打扰她,而是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一身清爽,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看到简水澜已经结束通话,正在玩着手机,而此时已经是六点了。

    厨房里没有丝毫的油烟味,他也知道简水澜必然没有下厨,他倒了一杯水喝下,朝着简水澜望去。

    “今晚上我们一起下厨吧!你负责切菜,我来烧菜。”

    简水澜却是头也不抬,目光依旧落在手机屏幕上。

    手机不停地滑动着,懒洋洋地应了声,“顾琉笙,我今天不能下厨的,昨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死活按不对数字,电话拨打不出去,今天查了下周公解梦,上面说了今晚忌烹饪!”

    顾琉笙庆幸已经将水喝下,否则难保不会喷了出来。

    这个梦是怎么跟不能下厨扯上关系的?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可顾琉笙也没有说她一句不是,只是笑了笑。

    “那你想吃什么,今晚我下厨就是。”

    “没胃口,不想吃!”

    “那我去订餐好了,宴氏私房菜或者想吃江姨烧的菜都成。”

    简水澜依旧沉迷于游戏当中,好一会儿才出了声,“随便你!”

    “你病好之后好几天都吃得较为清淡,现在没什么问题了,我煮两份鱼片砂锅吧!”

    鱼片砂锅……

    简水澜一下子就觉得饿了起来,双眼一亮,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这些小细节没有逃过顾琉笙的眼睛。

    他忍不住一笑,她就算是生闷气,也是格外的可爱。

    走了过来,揉了揉她的长发,“我就喜欢你这一副样子,明明在跟我闹脾气,却在美食面前溃不成军,不过你都跟我生了这么多天的闷气,不打算和好?”

    偶尔闹点儿脾气就当是调节生活气氛,可这天数一长,他也有些吃不消了。

    简水澜只是拂开了他的手,没有理会。

    顾琉笙笑了笑,凑了过去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接到她瞪过来的眼神,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酥了。

    他起身朝着房间里走去,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才朝着厨房走去。

    里面很快传来忙碌的声音,简水澜朝着厨房的方向偷偷投去一瞥,觉得自己这么快不生他气有些没面子,不过细细一算,这么一闹也有十来天了——

    题外话——

    《穿越:王爷,你快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