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若有那么一日,我会不留余力地将她抢过来
    想了想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又说,“我先回去了!”

    此时简水澜正从厨房走来,看到正好走的顾晋晗便问他,“不留下来喝杯茶?”

    “不了,本来说晚上要陪我妈一块儿吃饭的,都这个点了再不回去,我妈又得说我了!对了,我妈说你好些时日没有去我家了,有空就常过去陪她说说话。w”

    简水澜点头,“好,我会的!你开车慢些。”

    顾晋晗在玄关处换好了鞋,冲着他们两人帅气地挥手,转身离开醢。

    顾琉笙折回了沙发旁,看着上面的袋子,都是些品牌的,价格不菲。

    可是他今天一条消费的短信都没有收到,“小澜,为什么不刷我给你的卡?”

    简水澜关好了门走了过来,“这些今天全部都刷晋晗的卡,包括琉璃的那些也是。缇”

    很显然她没打算跟他聊下去,便提着几只袋子离开,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落在沙发上剩余的一只小巧的袋子。

    “那是给你买的,花我的钱,喜欢就收下,不喜欢就扔了!”

    她今天的气还没有消下去呢!

    花她的钱……

    顾琉笙在沙发上坐下,从袋子里取出一只白色的精巧的盒子,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对很简洁大气的袖扣,倒是很适合他的品味。

    顾琉笙将盒子盖上,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个小女人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吧!

    今晚上关于应寒的事情,也是他表达方式太过激烈了一些。

    想了想,虽然心中还憋着一口气,但毕竟他是男人总该先一步低头。

    拿着盒子朝着房间走去,见衣帽间的门敞开里面的灯亮着,他走了进去,看到简水澜正在忙碌。

    他将几只空下来的购物袋收拾了下,拿到了外头长廊的垃圾桶里,再回来的时候,简水澜已经将东西都整理好。

    见她就要走出衣帽间,顾琉笙很快拉住了她的手。

    “你送我的袖扣,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也算没浪费了我的钱。”

    “几晚上的事情……很抱歉,我不该冲着你发脾气。”

    简水澜冷笑了声,甩开他的手。

    “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冲我发脾气,没别的事情我睡了!”

    “我想……”

    “我没兴趣!”简水澜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

    顾琉笙看着简水澜回了房间,直接钻到了被子里,还是走了过去,很快地上了床,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不管她是否挣扎,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嘴,将她所有抵抗吞入腹中。

    **

    顾晋晗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看到她母亲还坐在餐桌前,一桌的饭桌似乎已经冷了下来,他心里咯噔了下。

    “妈!”他笑得有些勉强。

    顾二夫人朝着他望去,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顾晋晗,你还知道回家啊!”

    “妈,我错了!今晚上琉璃说要去韶光一品楼吃饭,加上大哥也来了,所以就……妈,你别生气啊,气坏了身子不好,放心我今天胃口不错,还能再吃!”

    而后他很快让佣人过来将饭菜拿去厨房重新热一遍,在顾二夫人面前坐下,讨好地笑着,“妈,回头我要是这么晚回来,你就先吃,可别饿着自己啊!”

    “不能够回来吃,怎么就不懂得先打个电话回来?让我白等!”

    “我错了!母上大人原谅我可好?”

    顾二夫人轻哼了声,“是不是跟你大嫂一块儿吃饭,就忘记了要给我电话了?”

    “自然不是,我这不是……担心琉璃伤害了大嫂,得时时刻刻盯着!”

    “琉璃柔柔弱弱的,怎么会伤了水澜?再说了阿笙在,还需要你?”顾二夫人反问。

    “妈说的是!但大哥不是让琉璃给蒙骗了吗?”

    顾二夫人皱起了眉头看他,“我倒是不明白你怎么就将琉璃想得这般坏!”

    “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看到的只是表面,所以不论我怎么说你们都不相信,也幸好晋暄与晋曦没有被她所蒙蔽。其实一开始我还以为大哥不会被蒙蔽,可是……许是琉璃掩藏得太好了吧,而且大哥对琉璃也没有什么戒心。”说到这里顾晋晗笑了笑。

    顾二夫人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确实眉头皱了起来,一脸的忧心。

    “我还是觉得不大放心,晋晗我虽然不想你与你大嫂走得太近,可我知道你大嫂她是个很好的姑娘,没什么心机,妈有些不放心,回头你让你大嫂过来一趟,我跟她提点儿。”

    她皱着眉头看向顾晋晗,“毕竟……我是觉得琉璃也没有什么心机,但是感情的事情说不准,谁晓得日积月累地相处到最后会演变成为什么感情。”

    “不管怎么说琉璃与你大哥没有血缘关系,那么有些事情就该避开,甚至该劝琉璃回来,而不是私自给她豪宅养着,这算什么?也难为水澜了。”

    这件事情上,她就觉得顾琉笙办得不对,而顾琉璃也糊涂。

    只不过她更想知道简水澜的态度,她养出来的孩子,绝对不能成为她最为痛恨的小三!

    听到自己母亲的言辞,顾晋晗笑了起来。

    “妈,说真的,你三观这么正,有时候我都以你为豪,你简直比大伯母还有四婶好了太多!”

    “就你嘴甜!”

    顾二夫人笑了笑,“回头记着让水澜过来一趟,或者我直接找她也成!”

    说话的期间,佣人已经将饭菜热好了,晚饭不是特别丰盛,几样菜都是顾晋晗喜欢吃的。

    虽然在韶光一品楼吃得很饱,但见着他母亲等到现在都未吃,顾晋晗也打算多少再吃一些。

    晚饭之后,顾晋晗回到了浴室里冲了澡,而后去拆他让简水澜帮他挑选出来的一对袖扣。

    纯宝石蓝色镶嵌银边,不算花哨,但很有时尚感,若是搭配上白色衬衣,深色西装,倒也不会显得太过死气沉沉。

    顾晋晗将袖扣放到了抽屉里,便舒坦地躺在了床上,取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图片。

    找到一张简水澜荡秋千的照片,他将照片放大,足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还有那明媚的笑靥。

    “顾琉笙,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若有那么一日,我会不留余力地将她抢过来。”

    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一声轻叹,怎么就不早点儿遇上?

    如今成为他的大嫂,再喜欢也无济于事。

    抬手轻轻抚着那张明媚的脸庞,细细地描绘着她脸部轮廓,他将图片放大。

    看到她嫣红的唇,还有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得极为绚烂与开怀,最后将屏幕凑近了他的唇,覆了上去。

    **

    风光了大半辈子的云盛,在失去一切之后,自然无法承受如今的日子。

    奈何身上的钱不多,好一点儿的酒店根本就不够付上一晚。

    不想流落街头,只好用自己剩余不多的钱拿了一大半租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

    然而这样的出租屋虽然不大,可燕城的地金贵得很,虽然只是一个月的房租,也让云盛咬牙狠心付上。

    住习惯了豪宅,常年享受着被佣人伺候的生活,吃的更是山珍海味。

    如今落到这样的境地,居住的是不到十平米的简陋房间,一日三餐都得靠自己动手,还得挑最为便宜的买。

    他从未下厨,如今炒个菜都难,只能一天三餐以泡面度日。

    几日下来,整个人消瘦一圈,脸上的皮肤因此松弛不少,鬓角的头发全白了,看起来更是显得苍老。

    几天泡面生涯,云盛越吃越是生气,只恨不得去将简水澜抓来狠狠地毒打一顿。

    她在顾家吃香喝辣,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却放任他这个父亲在外头居住破旧狭窄的房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