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她伤害你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参与
    去顾氏集团上班,顾琉笙这么轻易就答应,看来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小

    分开四年多,虽然他已经结婚,可是他们之间的感觉并没有改变。

    **

    一桌的饭菜吃了个七七八八的,秦筝舒坦地扶着肚皮,满足地又喝了一口果汁。

    “还是觉得跟你吃饭舒坦,这几天下来我吃得最为痛快的一餐了!醢”

    简水澜笑了起来,“回头我要是有时间就经常过来找你吃饭,这边新推出来几样下午茶的茶点,我听说很不错,上回琉笙带了几个回去,确实很美味,要不你要几样回公司吃?”

    秦筝双眼一亮,“这个必须的!反正晏家也不差这么几个钱,每样都给我来一份!”

    简水澜招来了服务员,“每样新出来的下午茶点心,都给我打包一份。缇”

    没过一会儿,几样东西都打包过来,秦筝细细看了一眼,满意地点头,而后一看时间。

    “差不多到上班的时候了,我要先走了!你呢?”

    “我一会儿再去送几份请柬,就不去公司见容**了,到时候帮我带去。”

    而后想到容家还有一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简水澜问她,“对了,容昭熙的伤养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据说每天都躺在床上哀嚎着无聊,要不是现在腿上还打石膏,他都能蹦下来,我倒是想看他蹦下来看看,那一瘸一拐地肯定好玩!不过别的伤势都好得差不多,就剩余那一条腿了。好啦不说,我要先走了!”

    秦筝拎着打包的差点,冲着她挥手。

    简水澜也挥了挥手,将杯子里剩余的果汁一口气喝完,而后朝着收银台的方向走去,直接取出了那一张晏殊给她的金卡。

    服务员看到这一张金卡的时候,一下子都变得恭敬起来,而后问她,“您是顾少夫人吗?”

    简水澜点头,还以为他们这边的金卡是有登记名字的。

    “怎么了?”

    “请您稍等一下!”

    那服务员很快拨打了个电话,几句之后,便用金卡将账给结了,这才恭敬地双手递还给她。

    “顾少夫人,我们宴少请您上楼一趟。”

    上楼?难道晏殊在楼上吃饭?

    简水澜冲着收银员一笑,“请问宴少人在楼上吗?”

    “是!晏少刚过来不久,还说若是今天顾少夫人有过来的话就让她上楼一趟。”

    简水澜一想自己确实有一份邀请函想要给他,于是点头一笑。

    “谢谢!”

    她上了二楼,此时已经快到两点了,人也少了一些。

    目光在偌大的空间一扫,最后看到了了坐在角落的那一个清秀到可以说是很漂亮的男人,此时他正朝着她举杯一笑。

    笑容特别的吸引人,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举手投足都能够吸引人眼球的男人。

    简水澜朝着他走了过去,想了想还是喊了一声,“宴少!”

    毕竟太熟悉,一声宴姑娘,实在不妥。

    “其实你刚才想喊我一声宴姑娘的?”晏殊轻笑了声。

    “毕竟不熟悉,所以最终也没敢这么称呼你!”

    简水澜冲着他一笑,指了指他对面的空位,“不介意我在这边坐下吧?”

    “请坐!”晏殊伸手邀请她入座。

    简水澜便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入座,晏殊问她,“还要再吃一点?”

    “我刚才吃饱了!谢谢!”

    她虽然能吃,可刚才跟秦筝确实吃了不少,担心浪费了粮食,两人都是敞开了肚皮吃的。

    “那想喝什么果汁?这边的果汁都是现榨,无任何添加剂。”

    简水澜想了想,“那麻烦给我一杯芭汁。”

    晏殊点头,朝着一旁的侍卫挥手。

    “上一杯芭汁!”

    没过一会儿,一杯芭汁就送了过来。

    简水澜喝了一口,问他,“谢谢你之前给我那张金卡,很好用!”

    “顾少夫人喜欢就好。不过,顾少夫人不好奇我找你来有什么事情?”

    “确实很好奇,不知宴少找我有什么事情?”毕竟她与晏殊真的不是那么熟悉。

    晏殊喝了一口果汁,看向眼前清秀年轻的女人。

    “想跟你聊聊唐卿的事情。”

    唐卿……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简水澜突然就皱紧了眉头,但想到在晏殊回来的洗尘宴的时候也看到唐卿,而且两人的关系并非一般。

    然而她很显然不大愿意跟他谈论这个人,“我觉得那可能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简水澜很快转移了话题,“我今天本来也打算去找你的,正好在这边遇上,也省得我去找你。”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份邀请函递给他,“我的画室这周日开张,就想请你若那天有空就去帮我撑撑场面!如果有看到喜欢的画,我可以送你几幅!”

    也算是还了他送给他金卡的情谊。

    晏殊接过邀请函,看着上面他的名字,是手写的,很秀气漂亮的字迹。

    而后打开一看,轻轻点头,“那天若是有空,定然过去欣赏画作。”

    “那就多谢了!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等等!”

    晏殊喊住了她,“你可能对唐卿有什么误会吧!”

    “没有误会,也没想过与那个人再有牵扯,今天谢谢你的果汁了!”

    她轻轻一笑,提着包包起身,“告辞!”

    只是才转身走了几步,就看到唐卿走了过来,神色虽然淡漠,可是看到她的时候眼里还是有了波动。

    这是自从简水澜知道他与顾夫人存在勾结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因此,看到唐卿的时候,她眉头轻蹙了下,回头又去看晏殊,晏殊只是露出微微一笑。

    唐卿拦住了她的去路,“画廊开张就没打算邀请我?怎么说,咱们也认识一段时日了。”

    “我觉得没有邀请的必要,更甚至没有见面的必要,难道上回我跟你讲的还不够明白,需要我再讲一遍你才会听清楚?唐卿,我说过,我简水澜对你只有厌恶,再无其它!让开——”

    看到唐卿没有让开的打算,她便转身打算朝着另一条走道离开。

    只是唐卿却是拉住了她的手,“水澜,你这么做对我公平吗?我跟顾夫人之间的关系,并非你所想象的那般,我知道顾夫人对你做过的事情,然而我从来就没有参与,明白吗?”

    直接甩开了唐卿的手,简水澜的目光瞬间就泛冷了下来。

    她看着眼前高大冷漠的男人,眼里都是嘲讽之意,“那些事情我不管,但是你的出现未免太过巧合,让我不得不防,而我对你始终也存在戒备之心,我不管你跟顾夫人是什么关系,我只想着要远离你,明白吗?”

    “至于对你公平不公平……这从来就不再我的考虑范围,我承认一开始你对我有过解围,可是你出车祸的时候,顾琉笙给你安排了医院医治,也算是相抵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突然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几分尖酸刻薄起来。

    “再说了谁晓得你一开始安的是什么心思!”

    “只是正巧遇上了,没有别的心思,我跟顾夫人早前就认识了,除此之外,她对你的伤害,我没有参与过。”

    他甚至想阻止,也不明白顾夫人为何对简水澜如此厌恶,程度已经到达了必须除掉她,只是目前顾夫人也不敢轻易出手了。

    “你的话要是可以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简水澜没理会他的打算,回头去看依旧坐在那边笑得风轻云淡的男人,“宴姑娘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我是认为有误会说开就好,唐卿也许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

    “若我现在要走呢?”

    “请——”晏殊伸手。

    简水澜转身立即从另一边的走道离开,唐卿还想追上去,然而晏殊已经开口,“唐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