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小澜,别容不下琉璃,她就剩余我这个大哥了
    虽然没有正面对她流露出异样的眼神,但她相信秦筝的话……

    也因此,好长一段时日,她都是尽量地避开顾晋晗,甚至是短信等消息都不回。

    “你明白什么?”顾琉笙问她。

    “不是从顾晋晗那边得知就是从顾琉璃那边得知,顾琉笙,你好好想想她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说真的一开始我真以为顾琉璃是个好姑娘,柔柔弱弱的,乖巧听话,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今天就不会这么质问我!醢”

    她被气极,反而笑了起来,不过这个男人对顾琉璃的好,也不是她三言两语可以瓦解的,甚至可能惹得顾琉笙不满。

    “是琉璃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但她也不过是夸你眼光好罢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她?”

    这一说,心底的气更是旺盛了许多,犹如一把火落在洒了汽油的柴火上缇。

    “虽说日久见人心,但你顾琉笙的心可能早早就已经被蒙蔽了,我多说无益。袖扣一事,就算我做得不对!”

    争执下去,在他的眼里依旧是她的不对,也就没有再争执的必要。

    不过经过这么一事,她也明白一个事实,顾琉璃对于顾琉笙来说确实很重要。

    简水澜回到房间里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看了一眼还在餐桌上生闷气的男人。

    “画廊那边过几天就要开张,我去看看,晚上会晚点儿回来,有朗月在暗中保护,你也无需担心。”

    “所以你现在就连跟我相处都不屑?”顾琉笙站起了身。

    “这样的两个人放在一起只会吵架,我到外头避避,顺道看看画廊。”她很快转身朝着玄关处走去。

    “你给我站住!”

    顾琉笙大步地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小澜,你这是在跟我闹脾气?”

    “难道不是你在跟我闹脾气吗?”

    她轻轻地笑了下,没有甩开他的手,有些脆弱地出声,“顾琉笙,这几天莫名其妙地,我觉得很累,也许是因为……我一直都觉得你对顾琉璃是兄妹之情,可是她对你是什么感情?”

    深呼吸了口气,她又接着说,“当我接到应寒邀请我看电影的时候,你是不是快气疯了?可是你给顾琉璃豪宅,给她名车,你有想过我的感受?顾琉笙,你要记得一个事实,你与她没有血缘关系!她的事情并不是你的责任!”

    他隐忍住自己的怒气,“我说了,我与她只是兄妹,明白吗?如果琉璃对我有别的感情早几年就会让我知道了,不会等到现在,更不会一口一个大嫂地喊你!”

    简水澜站在原地不语,只是低头看着被他拉住的手。

    这一只手曾多次将她从水深火热当中拉到他温暖的怀抱,可现在这么拉着她,却让她觉得一阵阵冷意。

    见简水澜不语,顾琉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澜,别容不下琉璃,用她的话来说也剩余我这个大哥了,你明白吗?我给她房子住,给她车子,给她钱,都只是因为她是我的妹妹!”

    看吧,她还什么话都没说,就已经被他冠上容不下人的罪名了。

    简水澜笑了笑,抬手将他的手拂开。

    “顾琉笙,我没有容不下她。我只是让你明白你对她是兄妹之情,可是她对你是否也是一致。再谈下去,今晚怕是谁都不好过,我去一趟画廊。”

    “你晚上没有吃饱!”

    很显然,顾琉笙并没打算放她离开。

    “我已经是个大人了,饿了或是饱了我自己能够明白,也可以很好地照顾好自己。”

    她做的最为得心应手的,大概就是照顾自己了。

    看着她丝毫不留恋地离开,顾琉笙上前走了几步,可最终还是没有留她。

    这个女人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他轻叹了声。

    虽然不放心,可想到还有朗月在暗中保护,等到晚了还不回来,他再亲自去抓她回来。

    画廊早已经装潢完毕,因为即将开张的缘故,里面已经放置了不少的画。

    她开了门打开了灯光,看着一幅幅展示出来的画,一颗心依旧没有安静下来。

    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看着崭新的办公室,如今已经按照她喜欢的风格布置,雅致明亮,几盆绿色的盆栽绿意盎然。

    里面所挂着的图也是她亲手绘画,她的画风偏暖,色调明亮,给以希望的感觉,因此办公室更显得温馨。

    可简水澜没有因此而感觉到心底舒服一些,看着墙壁上一副她绘画的水彩,灵感便是从明珠度假村那边得来的。

    大片的黄色绚烂油菜花,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微微抬起头来,似乎在看着前方,目光温柔且深情。

    那是那一天顾琉笙看她的目光,温暖、眷恋。

    简水澜走了过去,抬手轻轻地抚过已经裱好的画面,眼里多了几分失落。

    似乎从顾琉璃的出现,她就经常莫名其妙地想要发火,因为顾琉笙对她实在太好。

    从未有过一个女人这么被他放在心坎里,如果顾琉璃是他的亲妹妹她并不至于如此。

    可是顾琉璃并非是他的亲妹妹,比他更亲的人还有二叔他们一家!

    简水澜一个人待着也无趣,而且晚上就吃了那么几口,肚子也有些饿了。

    再生气,也不可能委屈了自己的胃!

    想了想,她给秦筝打了个电话。

    “亲爱的,愿不愿意舍命陪小女子?”

    那边传来秦筝兴奋的声音,“水澜,我告诉你,我必须告诉你,你知道我看到谁了?”

    “你看到谁了?”

    听到她兴奋得语无伦次的声音,简水澜有些好奇她看到了谁。

    “你猜啊!”

    “应寒?”

    能够让秦筝如此兴奋的,目前大概就一个应寒了。

    “讨厌,一下子就让你给猜了出来,我在人民广场遇上的,现在正跟着应大男神喝咖啡,你要不要过来?不过……这个时候你过来的话……估计顾大男神会不愿意。”

    “你们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们!我都还没有吃饭呢!”

    “怎么,你们家顾大男神舍得让你饿肚子?”

    简水澜笑了下,“一言难尽!”

    秦筝最后报了他们的地址,简水澜关了画廊的门,很快驾车离去。

    半个小时不到,她来到了秦筝所说的人民广场,而后在繁华的街道上找到了秦筝所说的咖啡厅。

    她推开了玻璃门,就看到最里面的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里秦筝正朝她挥手。

    简水澜走了过去,看到背对着她的男人,从备用不难看出是应寒,戴深色鸭舌帽。

    此时应寒正回头,看到她的时候,影藏在墨镜里的那一双眸子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染上笑意,唇角也微微勾起。

    “倒是挺快的,晚上开车还是慢些比较安全。”

    此时的应寒戴着墨镜,许是因为喝咖啡的缘故,倒是没有戴口罩。

    可清晰看到他笔挺的鼻子,粉色形状漂亮的唇,还有完美的下巴,笑起来的时候唇角那张扬的弧度让人新生愉悦。

    莫名的,看到这样的笑容,她的心情平缓了许多。

    不愧是她喜欢的男神!

    “我正在画廊那边,过来这边也不是很远。”

    简水澜笑了下在他的对面坐下,而后敲了下秦筝的脑袋,“要是我没有给你电话,你是不是就该要忘记我了?”

    秦筝吐了吐舌头,“我哪儿敢忘了你,这不是顾大男神看得紧!”

    很明显简水澜并没打算提起那个男人,给了秦筝一记白眼,便听闻应寒说道,“前天真的很抱歉,后面有给你惹上麻烦吗?”

    “没事儿!对了你们吃过晚饭了吗?”

    秦筝点头,“吃过了。”

    应寒却道,“还能再吃一些。”

    于是最终三人决定到了附近一家餐馆,应寒将菜单递给简水澜与秦筝。

    “想吃什么你们尽量点,今晚我请客,可别跟我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

    简水澜瞥了一眼菜单,发现价格都不少,但她心情不好,还是一口气点了好几样自己喜欢吃的。

    秦筝虽然刚才已经吃过了,但男神请客,自然是可以胃口大开,于是也不留情地点了好几样。

    看到她们两人一口气点了十几样菜,应寒这才满意了,自己又加了几样。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色香味俱全,简水澜刚才在家里也不过吃了几口外卖,此时自然也饿了。

    也不管对面坐着的就是她的男神,毫无形象地大快朵颐。

    倒是秦筝还是尽量地去保持一个淑女的形象,吃得比平日里都淑女了许多,饭菜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看得一旁的简水澜有些发懵,轻撞了下她的胳膊。

    “你这么吃能饱?”

    秦筝哀怨地瞥了她一眼,男神面前,忍不住就想要淑女一些。

    真不是装,而是可恨的本能啊!

    应寒低低一笑,“其实不需要这样的,之前的事情咱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你是个很好的姑娘,在我面前只要做好自己就成了。”

    秦筝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尴尬了,但她性子本就不是扭捏的,也就笑了起来。

    “那啥……那时候你也真是的!我都尚未表白你就给我拒绝了,我秦筝还真是活了这么大,这么喜欢一个人,你起码得等我将告别的台词说完了再拒绝啊!我可是……准备了好久的!”

    说到这里,秦筝自己先是笑场,又有些无奈,那一天她真的冷得大姨妈都快冻成血豆腐了。

    可为了美丽,还是穿着短裙,细高跟,将自己里里外外都仔仔细细地打扮了一番。

    简水澜也笑,“就是,都不给我们秦筝一个将表白台词说完的机会,听说还是准备了好久的台词,到现在秦筝都不肯让我知道内容了!”

    看到秦筝现在可以坦然地在应寒的面前说出来,便知道她大抵也将这事情放得差不多了。

    “看到你们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我就说过再见面不会尴尬的。”

    这两个女人还是较为神经大条,不过这样开朗的性格倒是很好相处。

    秦筝端起了果汁朝着应寒举杯,“那我敬你一杯,回头咱们就都将过去的事情忘记了,重新来过,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永远当最为挺你的小雪花!”

    “算我一个!”简水澜也朝着应寒举杯。

    应寒举杯与她们两人轻碰,“谢谢你们!很高兴认识你们!”——

    题外话——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