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这么无可挑剔的男人,凭什么她要便宜了别的女人?
    “你忘记了吗?”顾琉笙问她。&&&

    简水澜想了想,而后摇头,她忘记了什么?

    不过简水澜却是看着桌上的蜡烛,“顾琉笙,你就这么放任烛火在家里燃着,然后去接我,不怕火烧了房子?”

    这举动是不是太危险了?

    这一刻,顾琉笙觉得有些挫败,不是应该很感动地盯着他看吗醢?

    这跟火烧房子有什么关系?

    他走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今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这些都是我下午一个人准备出来的,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时间太赶,还是有些仓促了。”

    “我原本打算带你出去了旅行几天的,但想到你的画廊才开张没几日,便只好作罢,等明天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就带你旅行去!缇”

    简水澜一愣,结婚周年纪念日……

    她还真忘记了,这么快就结婚一周年了?

    简水澜垂下了眸子,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我忘记了!”

    当时领证之后,结婚证连同结婚协议书都让她藏了起来,毕竟当时是协议结婚,所以对于日子并没有特别去记。

    “我倒是想起了领证那一天,烈日下你将我扔在了公路上!”

    顾琉笙也想到了,“对不起!那时候对你不好!”

    结婚第一天就将她半路扔在公路上,现在想想,自己的行为确实过分了。

    “很长一段时日你都对我很不好!”简水澜一点儿也不客气。

    “是!所以以后都只对你一个人好!”

    也所以,顾琉璃压根就不用放在心上吗?

    就算顾琉璃真对顾琉笙有什么想法,只要顾琉笙的心中是她,是否就不畏惧?

    简水澜笑了起来,握上了他的手。

    “你要只对我一个人好,我也会只对你一个人好!”

    “去换身轻便的衣服再过来!”

    简水澜立即点头,看到顾琉笙西装革履的样子,她打算打扮地美美地再出来。

    浑身上下都清洗了一番,吹干了头发,便将头发挽成减龄的花瓣头,有一只精美别致的发夹作为点缀,简单地画了个淡妆。

    而后又到衣帽间取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换上,换好之后,她看着镜子里的女人。

    优雅而美丽,特别是这礼服领口的设计很别致,领口有些大,正好将她的身材衬托出来。

    若是平日里穿这样的礼服出门,顾琉笙绝对不会答应,但在家里也只是穿给他看而已。

    换了一双高跟鞋,整个人瞬间就又高挑纤瘦了几分,简水澜发现没有纰漏,这才朝着外头走去。

    此时顾琉笙已经等了些时候,当看到简水澜的模样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他起身快步朝着她走来,握住了她的手,目光触及到她胸口的沟壑时,目光幽深一片。

    看来这样的礼服还是可以多准备几套放在家里穿,反正也是给他一个人看。

    顾琉笙将她带到了怀里,低头给她一记深吻。

    离开的时候,两人的气息不稳,顾琉笙深深地看着怀里一张脸羞红的女人,忍不住低头又吻了上去,只恨不得直接将她就地正法了。

    经过这一番耳鬓厮磨,礼服有些凌乱,简水澜只好将晚礼服重新拉好,目光深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问她,“我这么打扮,好看吗?”

    “差点把持不住,你说呢?”这是给予她最高级的赞美。

    简水澜感觉到他身子的变化,无声一笑,拉着他的手朝着餐桌的方向走去。

    手里从一旁取了一个粉色的气球,顺手就绑在了椅子上。

    “我很高兴,你能记得!并且准备,所以……顾琉笙,我请你跳一支舞吧!”

    她伸出了手。

    看到面前的那一只白嫩纤细的小手,顾琉笙握了上去,两人很快随着轻缓的音缓缓地移动舞步,身子却是贴得很紧,紧到简水澜觉得顾琉笙会不会中途把持不住。

    她能够感觉到他的需求,那么地强烈。

    一记吻落了下来,简水澜也热情地回应着,一双手早已就搂上了他的脖子,然而舞步未停,音舒缓,带着几分醉人。

    一支舞跳完,简水澜已经七荤八素,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微微露出一笑。

    **

    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了下来。

    顾琉璃看着桌上杨晨准备的饭菜,却没了胃口。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杨晨喝了几口汤,见着顾琉璃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便问她,“琉璃,是不合胃口吗?”

    顾琉璃勉强冲着她露出一笑,“不是的,我有些吃不下。”

    “那怎么行?你看看你瘦了这么多,不多吃点儿气色怎么会好看?”

    听到杨晨这么说她,顾琉璃有些慌张了起来,她抬手去碰脸,着急地问她,“很丑吗?”

    杨晨摇头,“我们琉璃自然是燕城最美丽的名媛,你忘记了当初你可是燕城第一名媛,若不是你走了这么多年,才让晏家的姑娘平白捡了这么大个的便宜。如今你回来了,这个第一名媛也该是你的!”

    “可是……我的气色很不好看吗?”

    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信心的,第一名媛的称号虽然也有顾家光环的缘故才得到的,但是还有她的美丽与才华。

    她想到几次见到简水澜,她的气色都很好,白里透粉,就算不化妆,一张脸也是极为好看,特别是那皮肤几乎可以掐的出水来,让她特别羡慕。

    她再怎么美丽,可终究还是大了简水澜好几岁,皮肤上再如何保养,也比不得她了。

    杨晨见着她担忧的模样,笑道,“倒也不至于不好看,就是多吃点儿总会更好看些!这个山药汤很不错的,你多喝一些。”

    顾琉璃并没有多少胃口,然而想到自己的气色怕是真的不大好。

    于是多多少少也喝了半碗汤,再之后就一口也吃不下去了,整个人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杨姐,你知道吗?今天是……阿笙跟大嫂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你说这个时候阿笙会在做什么?他会不会陪着大嫂到外头吃饭?会不会陪着她一起过一个浪漫的纪念日?”

    杨晨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就笑了。

    “顾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工作,为人又冷漠,谁都不爱搭理,对那简水澜好,怕也只是表面功夫罢了,毕竟是他自己扯证的女人,在外头自然要给点儿面子。”

    “至于这样的纪念日……顾总生日的时候他自己都不意过,区区一个结婚周年纪念日,又怎么会放在眼里?而且他又不爱热闹。”

    她点头,“是啊,阿笙最不喜欢热闹的,这么多年来,每一年过生日阿笙都不服出席宴会,就算大伯母再多费心思地办生日宴会,可他都没有出现过一次,最多也就是跟容大哥他们几人在一起热闹一下,也只是与他们几人热闹罢了,从来没有人可以参与他们的!”

    想到这里,顾琉璃才微微松了口气,可是马上又忧心忡忡了起来。

    “可我总是觉得阿笙对待这个大嫂,有些不大一样。阿笙最讨厌别人触碰到他,可是阿笙似乎不讨厌大嫂的亲近。”

    就是她在他的身边,也不敢去碰他的手,就怕被他嫌弃,最多的也就是拉拉他的袖子。

    而顾琉笙对她最为亲近的举动也就是偶尔会摸摸她的头发,再无其他了。

    顾琉璃有些坐不住,未等杨晨开口,又说,“你吃饭吧,我没有胃口,出去兜风一圈!”

    杨晨见她起身就要走,立即将她拉住。

    “琉璃,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去兜风做什么?你中午本来就吃得不多,晚上怎么能不多吃点儿?看看你瘦的!”

    “我吃不下……”

    顾琉璃失神地摇头,没有再搭理杨晨,取了包包就下了楼。

    杨晨本想追上去,可最终也只有化为一声轻叹,到底还是止住了脚步。

    她是知道顾琉璃的性子,不达目的不罢休。

    粉色保时捷跑车顺着城市的道路迅速而去,车内,顾琉璃的脸色很是不好,一双平日里柔弱的眼睛此刻更是藏着一股狠劲。

    **

    晚餐顾琉笙是费了心思,每一样菜都是他亲手烧出来的,一旁还有好几样简水澜喜欢吃的饼干。

    论厨艺,简水澜知道顾琉笙分分钟甩她好几条街。

    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简水澜看着眼前俊美如斯无可挑剔的男子。

    这么居家,对她也好,凭什么要便宜了别的女人?

    简水澜想了想,觉得不管顾琉璃的心思如何,她都不能主动放手。

    只要顾琉笙对顾琉璃没有男女之情,她就无所畏惧,可最害怕的是顾琉笙对顾琉璃的感情。

    简水澜举起杯子含笑朝他望去,“真的对不起,领证之后,我一直都将证件连同协议书都放在一起,那时候领证你也知道……我们都不是因为相互相互,所以对于结婚周年纪念日,我确实没有放在心上,我不知道的是你还记着,并且准备得这么好。琉笙,谢谢你!”

    他们之间的婚姻一开始只是因为一书协议,后来就悄然变成了爱情。

    变成了她所想要的爱情的样子。

    顾琉笙也能理解她会将今天的日子给忘记了。

    笑了笑,“无妨,明年我会做得更好,也希望明年咱们都能够记着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

    杯子轻碰,鲜红的液体入了口。

    “嗯。我会记得的。还有……前些时日对不起……我也不该这么对你发脾气,谢谢你所有的包容。”

    为了顾琉璃,她确实与他发了不少的脾气,甚至是冷战。

    既然不打算将顾琉笙让出去,那么她就要捍卫自己的婚姻!

    只要顾琉笙不与顾琉璃太过过分,那么她就能够坚定地与他走下去。

    感觉到今晚简水澜的变化,顾琉笙觉得这几天憋着的一口气总算是可以松下来了。

    透过温馨的烛光,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一双眼睛犹如淬入了点点星光,格外的明亮。

    肌肤更是细致白皙,如牛奶一般,透露出一股健康的光泽,刚才品尝过的唇娇艳而瑰丽,带着足够的诱惑。

    只是这么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目光落在她胸口的沟壑时,顾琉笙只觉得身子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深呼吸了口气,浅浅一笑,“你也没有错,有错的在于我,是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罢了,今晚这么美好,就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尝尝这些菜,都是我亲手烧出来的。”

    简水澜不爱西餐,为了新意,他这几天可是对着菜谱挑挑选选,研究了好几样。

    当然也不缺乏海鲜,不过都是以贝类为主,这么美好的气氛,他可不想简水澜直接对着螃蟹啃了起来。

    虽然……一开始觉得有些吃惊,可现在想想还是很可爱的。

    他想,这大概就是爱吧,之前所有看不惯的坏习惯,如今都接受了。

    这一餐,简水澜吃得十分满足,吃饱喝足之后,他们打算中途休息一会儿,等晚些再吃蛋糕。

    于是双双坐在了沙发上,也没有开灯,只是外头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所以拉开了窗帘。

    十六楼的高度,可见远处华灯一片。

    烛火依旧燃烧,带着轻微的细响。

    两人难得安静地腻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

    半个小时后,粉色保时捷下陡坡过急,来不及刹车。

    虽然尽量以车身擦过身边的树,但没注意的是车头撞上了前面的枝干,顾琉璃整个人被这么一撞,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难受。

    可到底她还是踩住了刹车,此时的她脸色煞白一片,仿若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一出车祸。

    脑袋疼得厉害,也不知道是撞到了哪儿,顾琉璃颤抖着双手从一旁取过包包,拿出手机。

    第一个就是拨打给顾琉笙,然而手机里传来的机械的女音让她有些崩溃。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rry,the-nber-y-ded--per-ff”

    关机……

    这么时候,顾琉笙为什么要关机,是为了不让人打扰吗?

    不会的……

    顾琉笙不会这么做的!

    他的心里不可能有简水澜,不可能!

    一滴泪从眼里溢了出来,顾琉璃见顾琉笙的电话拨打不通,只好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

    然而里面传出一致的声音,更是让她绝望!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她无力地看着手机屏幕,眼里的泪水更是汹涌。

    是简水澜偷偷地将顾琉笙的手机关机吗?

    她怎么敢这么做!

    头实在疼得难受,顾琉璃无奈之下,只好拨打了杨晨的电话。

    “我出车祸了,你过来送我去医院看看……”她虚弱地抱了个地址。

    杨晨就知道可能会出事,此时听得顾琉璃说出了车祸,确实生生吓了一跳——

    题外话——

    收到小侄儿送给本1张月票、henhenzj送给本1张月票!谢谢你们!今天更新一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